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167章 尋藥2  
   
第167章 尋藥2

"那當然,我們怎麼說也是一大家子人嘛.≯ "

樂文說著不禁又把身前的丁珂兒摟緊了一些.

"哦,你們是一家人,那我又算什麼."

丁珂兒覺得被樂文摟的緊了,微微撐了撐,扭頭白了一眼樂文,不屑著說道.

"你說算什麼就算什麼咯."

樂文見丁珂兒想要撐脫開來,反而壞壞一笑,把丁珂兒摟的更緊了.

"你這個壞蛋,趁本女俠……,把本女俠和絲柔都……,要不然本女俠才不跟你呢."

丁珂兒又想到羞人的事情,雙頰微紅,不禁伸出芊芊玉手在樂文的身上狠狠的掐了一下.

"哎呦……痛……你怎麼下手沒輕沒重的."

樂文的腰間被狠狠了掐了一把,痛的他像被蜜蜂這一下一樣,又痛又麻,不禁叫出了口.

"兄長,你怎麼了?"

"沒……沒事,被蚊子咬了一下,哎呦……"

在前面的龍和絲柔都聽到了樂文的痛叫聲,以為生了什麼事,龍連忙回頭問了一句,絲柔卻是知道兩人生了什麼事,心中的醋意不禁更勝了一分.

本來樂文和丁珂兒同騎一匹馬,絲柔就有些生氣,憑什麼丁珂兒能和樂文同騎一匹馬,而她卻要單獨騎一匹破馬,想想都讓人生氣.

丁珂兒不就比她總認識樂文嗎,可是樂文把她倆的身子都要了,卻只對丁珂兒一人好,對她卻非常冷淡,這讓她心里說不出的難受,真是氣死了.

現在倒好,他們倆個還當著自己的面,打情罵俏,當她是隱形人嗎!

"文公子,你如果覺得有蚊子咬,不如和絲柔同騎一匹吧?絲柔身上的香氣是專門對付蚊子的,你和絲柔同騎一匹,蚊子就不敢過來咬你了."

絲柔心中知道肯定是丁珂兒掐樂文,樂文才會痛叫,聽樂文說是有蚊子咬她,她就故作不知,說出這麼一番話來,把丁珂兒氣的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卻也不好說什麼,可是把樂文的心里可美的不得了,沒想到這兩女人掐起架來了,那他就有好戲看了.

唉……女人還真是很奇怪,明明相處還挺好的一對姐妹,可是一旦同時愛上了一個男人,那就不知道怎麼了,忽然變的喜歡爭風吃醋了.

不過這就和做皇帝是一個道理的,朝中的大臣都互相有紛爭,這也是皇帝想看到的,如果他們不斗爭,都齊心了,那倒黴的就是皇帝了.

可是他們都互相爭來斗去,那麼收益的就是皇帝,因為只要他們斗,就都要依仗于皇帝,獻媚皇帝,讓皇帝給他們主持公道,自然也不會謀反,可是如果他們不斗,都齊心協力,那麼就有可能共同謀反鬧事,把皇帝從寶座上趕下來也說不定.

但是話又說回來了,兩波大臣互相斗,雖然不會傷及到皇帝,不過也會惹出不少是非,女人也同樣,兩個女人互掐起來,雖然會對自家的相公更好,更體貼,可是兩個女人斗心眼,勢必會鬧出不少事端,不過俗話說,兩害相權取其輕,兩利相權取其重,兩波人斗起來還是比不斗強.

治家如治國,就是這麼個道理.

絲柔雖然邀請樂文和她共騎一匹馬,可他哪里敢啊,可著身前的丁珂兒把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樂文去不是找死嗎.

丁珂兒見樂文這家伙還算有良心,沒有因為絲柔的邀請,就馬上去和絲柔同騎一匹馬了,不禁心中一悅,竟然變的溫柔了起來,輕輕的揉著剛剛樂文被她掐了一下的腰間,柔聲道:"還痛嗎?"

這丁珂兒一下子從一只母老虎變成了一只乖小貓,讓樂文一下子還真有點緩不過來,他愣了一會,才眨了眨眼,悄聲說道:"不,不疼了,你揉的真舒服."

"哼,只要你這小色狼以後不招惹本女俠,本女俠天天讓你舒服."丁珂兒說著不禁手上揉的更溫柔了幾分,把前面的絲柔氣的臉都憋紅了.

樂文聽到丁珂兒這話,天天讓他舒服,腦中不禁出現了一副畫面,顛龍倒鳳,不覺暗暗咽了一下口水,心道:"我去,這也太勾引人了吧,這是丁珂兒明目張膽的在勾引我嗎,女俠果然是女俠,就是有范."

"你這小色狼在想什麼呢,看你一副呆瓜的樣子,一定又在想什麼壞事了."

丁珂兒以為樂文又想到了別的女人,不覺從哪里冒出一股酸意,狠狠白了樂文一眼.

"沒,沒想什麼,就是你揉的太舒服了,以後能天天給我這麼揉,給個神仙也不換啊."樂文回過神來,尷尬一笑,不禁用他那有些粗糙的大手握住了丁珂兒那芊芊玉手,幸福的說道.

"哼,誰要給你天天揉,你想的倒美."丁珂兒見樂文得了便宜還賣乖,沒好氣的白了樂文一眼.

樂文翻了個白眼,心道:"女人變的還真快,剛才還說要天天讓他舒服,現在就不認賬了,女人真是讓人難以琢磨."

"兄長,前面有一個草亭,我們不如就在那里湊合一晚算了."這時在最前面騎著黑馬的龍,看到前面有一座很古樸的草亭,便勒住馬缰繩,指著前面說道.

"行."

幾人下馬來到草亭,那匹黑馬和白馬由于很通人性,經過一年多的時候,它們已經把樂文和龍當成了獨一無二的主人,所以樂文和龍也對這兩匹馬非常放心,不管在哪里都不用栓上的,不像絲柔騎的那匹黃驃馬如果不栓它,肯定早就跑沒影了.

龍找來一些干柴,用火折子把柴火點燃後,幾個人便圍坐在篝火旁,各自從腰間取下酒葫蘆,邊飲酒邊聊起天來.

"什麼?嫂嫂竟然偷取了俺家三叔父的《易經八卦》,哈哈."

龍得知丁珂兒竟然把他家三叔父的寶書給盜了過來,不禁給丁珂兒豎了豎大拇指,這大拇指的意思不是誇丁珂兒盜法厲害,而是誇丁珂兒干的好,他早就想整整他三叔父了,就是一直沒有機會,這下丁珂兒算是幫他出了一口氣,讓他三叔父在家好好急急.

"嫂嫂?叔叔,你是叫奴家呢,還是叫珂兒姐姐呢?"

沒想到絲柔還沒過門,就自稱奴家了,看來她是要跟定樂文了,而且聽到龍喊丁珂兒嫂嫂,她心里就不大樂意了,她和樂文生了關系,按說也算是龍的嫂嫂了,可龍只叫丁珂兒一人嫂嫂,卻不叫她嫂嫂,這讓她就有些不樂意了.

"這……"

龍從小就認識丁珂兒,而且在知道兩人彼此都有點意思後,就一直戲稱丁珂兒為嫂嫂,也只是覺得這麼叫好玩,並沒其他意思,可被絲柔這麼一問,倒是讓龍不知該如何開口了.

"這什麼這,你叫丁珂兒大嫂,叫絲柔二嫂不就得了,瞧你的那木頭腦袋."樂文見龍如癡不開竅,撇了他一眼,不屑的說道.

"呦,樂文你自己就是個呆瓜,還教訓你弟弟也是個呆瓜,果然是兩個呆瓜."

丁珂兒看著樂文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拿出兄長的架勢教訓著龍,覺得還真逗,便打趣起兩人來了.

"唉,嫂……大嫂此言差矣,俺兄長教訓俺,那是應該的,可你這個當大嫂的,怎麼能教訓自家叔叔呢."龍斜著眼看了丁珂兒一眼,半開玩笑的說道.

"你……你這龍什麼時候學的油嘴滑舌的,該打!"

丁珂兒白了一眼龍,就要給龍一個暴栗,其實她早以為把龍當成了她自家的弟弟,她家從小就她一個獨生女,她倒是一直想要個弟弟呢.

龍連忙躲開,一臉嚴肅的說道:"大嫂,你應該喊俺叔叔,怎麼還喊俺小名啊,還要出手打俺,還有沒有天理了,天下哪里有嫂嫂打叔叔的道理."

"你這龍,我就不喊你叔叔怎麼了,我就要像你哥哥那樣教訓你,看你還敢拿我開玩笑."丁珂兒才不管那一套,她喊樂文就是直呼其名,那些世間俗禮她才懶得管.

"誒,別鬧了,快聽,是什麼聲音?"

只見草亭旁的白馬和黑馬好像預感到了什麼危險,直勾勾的盯著遠處黑漆漆的樹林,打著響鼻,好像有些焦躁不安,兩眼有些微微紅,可是那匹栓在草亭柱子上的黃驃馬卻好像很害怕的樣子,眼中露出一縷畏懼之色,好像是要大難臨頭一般,使勁的扯著馬缰繩,把草亭都扯的有些微微抖,草亭上的灰塵和干~草都落了下來.

"有殺氣!"

龍拔出腰間佩戴的玄鐵重劍,從馬望著的方向,往前又望了望.

樂文抽出背上的黑金劍,一連警惕的四處望了望,並沒有現什麼異常.

"殺什麼殺,可能……"

"嗷——嗚!"

"狼……"丁珂兒好像看到了什麼,捂著嘴驚呼道.

"不對,是狼群!這下麻煩了!"

樂文這時也看到了正朝他們這邊迅襲來的野獸,正是狼群,在漆黑的樹林里,一個個瞪著綠幽幽的眼睛,大略一看,足有三四十頭的樣子,不禁讓人頭皮有些麻.

如果是老虎還好說,一般老虎都是獨自出沒,老虎雖然凶猛可是對于樂文他們根本不算什麼了,可一下出現了這麼多狼群就讓人難以對付了.

狼群是一個非常嚴密的組織,能力最強的為狼王,按能力不同劃分出不同等級,巧勝原則,狼的世界充滿了充滿了智慧與詭計,狼群的團隊作戰是很厲害的,有承擔主攻的,有負責策應的,有負擔偷襲的,狼王負責指揮.

狼群作戰,從來不打無准備之戰,無必勝信心之戰,狼群的警惕性,謹慎性,多疑性,狡猾性是其它動物只能望其項背,面對嘴邊的肥肉,如無必勝把握,狼群甯可放棄.

因此樂文他們現在的處境是很危險的,這群狼群很迅的來到樂文幾人對面的不遠處,只是見幾人都站在原地不動,心中不禁有些生疑,腳步突然也停住了.

雪原狼成年雄狼一般體重是八十公斤,草原狼是六十五公斤到七十公斤,叢林狼是五十五到六十五公斤.

只見這領頭的狼王是一只體重足有一百五十多公斤重,全身白毛,沒有一絲雜毛,看起來就像一只巨大的獒,生的十分威武,它的眼神中隱隱透著一絲狡詐和凶狠,死死的盯著眼前的獵物.

樂文四人紛紛都提高警惕,不敢有絲毫懈怠,緊緊的握著手中的兵器.

"嗷——嗚!"

"嗷……"

狼王仰起頭,望著天空的皓月,傲然的長長吼了一聲,在它身後的狼群也隨著它那讓人心中寒的吼聲,吼叫了起來,好像是故意要讓對面的獵物感到害怕一樣.

"樂文,怎麼辦?"

丁珂兒雖然自稱女俠,可畢竟也是女孩子家,天生就對動物有著說不出的畏懼,又哪里遇到過這種場面,緊緊握著兩把魚蛇雙刃的手心,都冒出了絲絲汗水.

"別動,只要我們退後一步,這群狼馬上就會撲上來."

即便幾人都身懷輕功,可是也只能躍開一段距離,和這群狼比賽跑,人類根本不是對手.

而且這三匹馬已經受驚,被狼群包圍住,肯定死路一條,樂文可不想眼睜睜的看著他的坐騎給生生的吃掉.

"奶奶的,這群鳥狼,老子和你們這些小畜生拼了."

龍有些不耐,虎目怒瞪,暴喝一聲,舉起手中的玄鐵重劍,縱身一躍就朝那頭狼王砍去.

"誒……"

樂文見龍還是改不了他這暴脾氣,根本就不管那麼多,說干就干,不禁暗歎一聲,就也跟了上去.

丁珂兒和絲柔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也是縱身一躍跟了上去.

只見龍的手中的玄鐵重劍就要砍到這白毛狼王的身上了,可這白毛狼王卻很輕松的一閃而開,動作相當迅捷,不愧是這支狼群的頭領.

十幾頭看起來也相當強壯的雄狼見龍竟然直接就攻擊它們的頭領,眼中冒出一縷綠光,後蹄猛的一蹬,一躍而起,紛紛朝龍撲去.

(未完待續...)

上篇:第166章 尋藥1     下篇:第168章 尋藥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