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170章 尋藥5  
   
第170章 尋藥5

樂文覺得丁珂兒學了不少他三叔父的《易經八卦》,想來應該會知道些吧,于是便扭頭對身旁的丁珂兒問道:"丁珂兒,你有什麼好主意沒有?"

"沒有,我在你三叔父的那本古書里根本就沒看到過這種機關.網 ≥ ≤"丁珂兒扶著下巴低頭想了片刻,也只能微微搖了搖頭說道.

"這下好了,藥沒找到,這下咱們全玩完."

龍一聽丁珂兒也沒辦法,就一屁股坐在了台階上,准備把帶的干糧都吃完,然後就此了結了,就算死也要當個飽死鬼不是,想著他就把火把和玄鐵重劍都放在一旁,然後從懷里掏出一個燒餅說道:"這樓梯也太矮了,腿都伸不開,也不知道設計機關的人是怎麼想的."

龍這句話就像是條電流一般,不禁讓樂文打了個機靈,讓他突然想道:"這個樓梯的台階的落差都很小,也許就是為了讓人產生高低落差的錯覺而設計的,而牆壁上的狼圖騰一樣的記號就是陷阱,其實就是為了讓人走在台階上逐漸的偏移,再加上吸光的材料,就會讓人產生邏輯上的判斷失誤."

想到這里,樂文看著身旁垂頭喪氣的幾人,把剛才的想法說了出來,然後把相對的辦法也說了出來,其他三人聽完也連連點頭,覺得很有道理.

這個樓梯的台階寬度有米的樣子,如果樂文他們四個人都點燃火把,橫向一字排開,中間只要保持一定的可視安全距離,沒走下一級台階就互相聯絡一下,就這麼慢慢走下去,見到岔路就把腳下的整條台階都做上記號,這麼走上一個時辰,想必一定可以走出去的.

就這樣,幾人按照樂文說的辦法,展開行動,剛才走了幾個時辰都沒有遇到的骷髏干尸,竟然在這一會都遇到了,想必剛才一直都是在都一條台階,而現在他們已經走到了另一條的岔路上,看來死在這條岔路上的盜墓賊還真不少.

如果樂文不是為了尋藥救人,他定然是萬萬不會來盜墓的,即便他們都已經易容,但是盜墓非但危險重重,而且由于地下陰氣太重,對活人是有損陽壽的,不到萬不得已,樂文以後是再也不盜墓了,丁珂兒學的《易經八卦》就拿來算算卦吧,她如果以後再用來盜墓,樂文也是會阻止的.

又走了一會,在樂文幾人眼前,出現了四點微弱的綠光,幾人越往前走,那四點綠光就越明亮,等樂文幾人走到那四點微弱的綠光附近時,才現,他們已經走了那個能把人活活困死的樓梯陷阱.

"誒,我還以為這四點綠光是什麼,原來是從這兩只石獸的眼孔中出的."龍舉著火把走到石獸下面,抬頭望著石獸的兩顆綠油油的眼睛說道.

樂文走上前去,拿去火把,在石獸的身旁轉了一圈,若有所思的說道:"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碧璽獸,傳說這種碧璽獸的眼睛是用萬年夜光石做成的,只有帝王才能擁有,就算是普通的王侯也不能擁有,否則便會被誅滅九族,滿門抄斬."

"萬年夜光石?那肯定是個好寶貝!我上去給它扣下來."

龍一聽是碧璽獸的眼睛是萬年夜光石制成的,便有些心動,想要扣下來以後當蠟燭用,這樣以後晚上就不用點燈了.

"別動,我說過,咱們這次來就是為了尋藥救人,除了龍血丹,其他財寶一律不能動."樂文見龍說著就要躍到碧璽獸的頭上去摘碧璽獸的眼睛,便一把按住龍的肩膀,連忙阻止道.

"這好東西以後放在家里當蠟燭多好,放在這里連個鬼影都沒有,照給誰看啊."龍撇撇嘴,有些可惜的說道.

現在樂文四人所處的地方,很像是地宮的一個大廳,前面擺著兩個碧璽獸,眼中冒著淡淡的綠光,這個大廳很寬闊,兩只碧璽獸有三米多高,樂文幾人站在碧璽獸下面也只能仰望.

墓室大廳的穹頂上刻畫著淡綠色的星河圖,在星河圖中間的一些部分,還雕刻著太陽和月亮,形象很是逼真,大廳四周的牆壁上還雕刻著十二生辰圖,青龍白虎神獸圖,還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獸類,樂文從來沒有見過.

在大廳的最右邊雕刻著皇帝狩獵圖,圖上的皇帝服飾很像當時南越國的服飾,皇帝騎在高頭大馬上,皇帝一手握著華麗長弓,一手執天子箭拉開弓弦,瞄准著前方一顆蒼然大樹下的一只正在低頭啃草的梅花鹿,皇帝的兩名大臣正在低頭接耳的好像在說著什麼.

"這個地宮好氣派,而且人物風格很像古南越國,想必這就是古南越皇帝的陵寢了."

樂文經過初步判斷,覺得應該沒錯,只是這倒底是古南越國的哪個皇帝的陵寢就不得而知了.

"兄長,快來看,這有行字.?"

龍拿著火把照了照皇帝狩獵圖的下方,隱隱約約的好像有一行字,便回頭看著正在觀摩星河圖的樂文.

"字?讓我來看看."

樂文走到龍身旁,俯下身,拿著火把在那行文字上照了照,字很不清晰,樂文看了半晌才喃喃念道:"南越武帝趙佗狩獵圖?!"

"原來這真的是趙佗墓,想不到千年來都沒人能找到的趙佗墓,竟然被我們找到了."

丁珂兒一聽樂文念出趙佗兩字,臉上浮出一絲得意的喜色,想不到她學了尋龍的秘術,第一次就找了個世間難尋的大墓,如果以後盜墓挖寶,那肯定比做飛賊打家劫舍來錢容易多了,她這個想法如果讓樂文知道,樂文一定會很後悔帶她來盜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龍血丹一定在主墓室,我們還是分開找主墓室吧."

樂文話剛說完,龍已經有些急不可耐的走到大廳通往墓室的墓道入口.

"小心!"

"嗖嗖嗖……"

"鐺鐺鐺……!"

龍剛走到墓道入口處,好像腳底好像踩到了什麼,心中暗號不好,只聽"嗖嗖嗖"聲不絕于耳,他連忙舞動手中的玄鐵重劍,擋落了朝他射來的幾十支機關箭.

樂文幾人本想上前救援,卻不了丁珂兒又好像觸碰了到什麼機關,穹頂之上的日月星辰竟好像變成了大大小小的隕石,往下砸去.

"啊……"

"鐺鐺鐺……"

"快閃開!"

絲柔不小心被穹頂上掉下來的石頭砸了一下,還好沒有砸到她的頭,只是石頭從她的衣領處劃了下來,把她的衣服都劃破了,白皙的皮膚也劃出了一道血痕.

樂文連忙推開她,擊碎朝他們落下的石塊.

突然一塊巨大的石頭隨之也落了下來,正著樂文的頂頭落下,龍手舉玄鐵重劍,縱身一躍,猛的往上一砍,然後用力一推,一下子把將要落到樂文頭頂的巨石給推了開來.

"呼……好險!"

本來樂文以為是墓頂大廳崩塌了,沒想到只是觸了機關,上面的早已經設置好的巨石落了下來而已,只見原本還算平整的穹頂,現在已經變的坑坑窪窪,上面雕刻的星辰圖畫也已經消失不見了.

"絲柔,你沒事吧?"

樂文見絲柔那被石塊劃破的上衣,還有那被石頭在白皙的背部劃了一道的血痕,連忙脫掉了自己的外衣,給絲柔披上,關切的問道.

龍也一不小心看到了這里的情景,連忙扭過頭去,以前他也看過絲柔衣衫不整的樣子,但那是畢竟樂文和絲柔只是主仆關系,現在絲柔都是他的嫂嫂了,他哪里還敢冒犯.

"相公,奴家沒事,只是背上好疼……相公……."絲柔見樂文如此關心她,心中有些感動,竟然直接喊出了相公,樂文還沒什麼,倒是把一旁的丁珂兒氣的身體有些微微抖.

"讓我仔細看看,……無妨,只是皮外傷,撒點金瘡藥就沒事了."

雖然絲柔喊他相公,但是畢竟兩人並沒結婚,當時只是不小心才生那些事,而且他真正喜歡的丁珂兒,現在丁珂兒又在旁邊看著,他怎麼敢自稱為夫呢,他又掀開他披在絲柔身上外衣的一角,仔細看了看,才開口說道,然後從懷中掏出一個小白色小瓷瓶,拔掉瓶塞,便在絲柔的傷口處撒上了一道白色的藥沫.

現在的情景就好像樂文和絲柔是一對夫妻,她只是個外人一樣,而且絲柔還一口一個相公,把丁珂兒氣的俏臉微紅,狠狠白了樂文一眼,樂文卻沒看到,而絲柔卻看到了,還用挑釁的眼神,望了望丁珂兒,好像是丁珂兒越生氣,她越開心一樣.

她覺得她的容貌並不比丁珂兒差,而且武功還比丁珂兒略高一些,年齡還稍長幾日,丁珂兒不就比她早認識樂文嗎,憑什麼丁珂兒能當樂文的大房,她卻不能!

尤其是龍喊丁珂兒大嫂,卻喊她二嫂的時候,明明現在她們兩人還都沒有嫁于樂文,到時候誰做大房,誰做二房還說不定呢.

想到這里,她不禁對樂文的舉止更親密了幾分,猶如真的像一對夫妻一般,看不時的看著丁珂兒那氣嘟嘟的表情,眼中更是露出幾分得意之色.

樂文也現了兩女的情況,只是不知道兩女原來還好好的,自從他和兩女生關系後,兩女之間的姐妹關系表面上好像還是維持原樣不變,可是樂文卻已經感覺出兩女已經生分歧了.

不過他不以為意,只是又觀察了一下周圍,看下還有沒有什麼可疑的地方,便朝墓道入口走去.

穿過墓道,前面除了耳室以為,並不像其他陵墓的規格,反而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墓室,好像是用來迷惑盜墓者的,幾人根本分不清哪個才是主墓室,為了節省時間,于是幾人便分開來找尋主墓室.

樂文找了幾個墓室,里面全是堆放各種銅器,瓷器和一些金銀財物的,並沒有棺材之類的東西.

又找了一會,除了又找到幾個陪葬的尸骨之外,還是沒有找到真正的主墓室.

在樂文都有奇怪這趙佗墓是不是疑塚的時候,卻突然聽到龍的聲音從不遠處的墓室傳了過來.

"兄長,你們快來!"

幾人都聽到了龍的喊聲,便匆忙的趕了過來.

"這棺槨是不是趙佗那皇帝的安身之處?"龍拿著火把在一個金色的棺槨上照了照,不置可否的問道.

只見金色棺蓋上雕刻著一條形象極為逼真的九爪金龍,兩顆眼睛竟然是像樂文的黑金劍一眼,是黑金制成的.

樂文打量著純金打造的棺槨四周,面露異色,提醒道:"不知道,不過大家不要輕舉妄動,想必這棺槨定然設有機關."

"管他呢,打開看看再說."

龍覺得兄長過濾了,一臉不在乎的執劍插進棺槨上的縫隙,然後用力一挑,金色的棺蓋在空中翻了個跟頭,便"嗵……!"的一聲落在了地上.

只見黃金棺槨的蓋子被挑開後,隨之映入幾人眼中的是一個淡綠色的玉石材質的棺槨,本來打開棺蓋,就能看到里面的槨了,誰知道里面還有一道玉石棺槨,不過這也正常,皇帝的棺槨怎麼能不多加兩層呢.

"……你這冒失鬼!我剛說完必要輕舉妄動,你就……唉!"

樂文也知道龍的急脾氣,不過事已至此,而且也好像沒生什麼事情,便只能無奈的輕歎了一口氣.

"哈哈,兄長,你看,這不就也沒事嗎?不過這黃金棺材扔在這也著實有些浪費了."龍用玄鐵重劍敲了幾下黃金棺槨,有些遺憾的說道.

"你這龍,什麼時候變的這麼貪財了,剛才想把碧璽獸的眼睛給挖掉,現在你莫非又想把黃金棺槨背走不成?"

樂文知道龍一向並不貪財,不過龍在進來這地宮後,就跟著了魔一樣,看到好東西就想帶走,還真是讓他隱隱有點擔憂.

"嗒嗒……"

"嗯?!這玉石材質好奇怪,不知是何玉制成,怎麼會出這種聲音……"龍用劍輕輕敲了兩下玉石棺槨,覺得出的聲音有些怪異,面露疑惑的問道.

(未完待續...)

上篇:第169章 尋藥4     下篇:第171章 傳國玉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