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171章 傳國玉璽  
   
第171章 傳國玉璽

樂文拿著火把在玉質的棺蓋上照了一會,低聲喃喃道:"這棺蓋的玉質一看就是皇家專用的玉石所制成,想必這里面定然是趙佗無疑了.≥ ≯網 "

"丁珂兒,你覺得這棺槨還會不會有機關?"樂文對盜墓一竅不通,還是扭頭看了一眼丁珂兒問道.

"你三叔的《易經八卦》只講了如何卜算風水,八卦方位,尋龍點穴,可是並沒講如何破解機關,如何盜墓呀……"

丁珂兒見樂文一進來,就事事問她,她其實也不知道,就有些不悅的白了樂文一眼.

"那只能冒險一試了,大家提高警惕!"

既然已經打開了第一道棺槨,現在放棄就有些可惜了,樂文提醒了一下身邊幾人,然後抽出背後插的黑金劍,一把便挑開了玉質的棺蓋.

"轟……!"

挑開了玉質棺蓋,呈現在幾人眼前的是一個木質的槨.

"金絲楠木?"

樂文一眼便辨別出了這就是,這金絲楠木更是皇家專用的木材,民間是禁止使用的,只要誰敢隨意動用,販賣,便是誅滅九族之罪.

"哈哈,看來趙佗那老頭定然在里面了."龍也知道金絲楠木是皇家專用,看來沒錯了,便一把推開了金絲楠木的棺蓋.

"啊?!……"

"嗯……?"

"天呐,怎麼會這樣!"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只見在龍推開金絲楠木棺蓋的同時,本來都會以為里面要不然會突然蹦出了個粽子,要不然就會是個千年干尸,可是他們眼中看到的卻是空空如也.

"這太不可思議,莫非這南越皇帝飛了不成?"龍心中又是驚訝,又是疑惑,還帶點遺憾,看來這下白忙了.

樂文收回驚異之色,低頭心道:"難道這是真的是座疑塚?可疑塚為何設置了這麼多陷阱,偏偏這口棺材卻沒有設置任何陷阱,而且還用了三層上等棺槨,莫非這里面有什麼玄虛?"

"嗯?這棺槨里鋪的皇布怎麼有突起?"

丁珂兒的目光突然落在了棺槨內皇布的一處突起上,伸手指著那里,面露驚疑的問道.

"唰……!"

"讓俺看看!"

龍一把便把那塊皇布給抓到了一旁.

"玉璽?"

只見在龍把皇布拉開的同時,竟然在棺槨的一角露出了一塊上面雕琢著一條活靈活現的龍,玉璽全被是藍田玉雕琢而成,樂文拿起玉璽看到上面雕刻著八個蟲鳥篆字"受命于天,既壽永昌",而且這玉璽還熠熠光,在樂文手中猶如一顆夜明珠一般.

"這……莫非是傳國玉璽?傳說和氏璧在黑暗處,它能熠熠光,能除塵埃,能避邪魅,因此又稱'夜光之璧’."

丁珂兒也聽說過傳國玉璽上面雕刻著這麼八個字,而且傳國玉璽用的和氏璧就是藍田玉,還有傳說中傳國玉璽會光的事情.

話說傳國玉璽經過魏,西晉,前趙,冉魏,東晉,宋,南齊,梁,北齊,周,隋,傳到唐朝,至五代後梁,後唐時失去蹤影.

有關玉璽的失蹤之說,現時有三種說法:

1.後唐末帝李從珂之時,玉璽便失蹤.

2.公元946年後晉出帝被遼太宗捕獲之時丟失.

3.傳國璽是在元順帝手上再度失蹤的,元朝皇室曾有玉璽之記錄.

明軍攻入元大都,俘獲諸王子6人,玉璽兩枚,元成宗玉璽一枚,元朝共11個皇帝,其它皇帝玉璽均沒有繳獲.

據《二十五史綱鑒》載:公元137o年5月,明軍橫掃漠北直搗應昌之時,繳獲元順帝出逃所帶到漠北的一批珠寶.其中既沒有元朝的諸帝之玉璽,又沒有傳國璽.由於傳國璽的下落不明,明,清兩朝均沒有傳國璽.

是故明朝開國時,明太祖朱元璋有三件憾事,其中件就是少傳國之璽.

"這玉璽上怎麼還有一角好像是被摔破了呢?"身旁的絲柔有些不解的問道.

"傳說西漢末王莽篡權,皇帝劉嬰年僅兩歲,玉璽由孝元太後掌管,王莽命安陽侯王舜逼太後交出玉璽,遭太後怒斥,太後怒中擲玉璽于地時,玉璽被摔掉一角,後以金補之,從此留下瑕痕."樂文對這個曆史事件還是記得很清楚的.

"可是這明明是趙佗之墓,怎麼會有傳國玉璽這玩意?"

樂文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按說這趙佗死了也有千年之久了,而曆史記載傳國玉璽在元朝才失落,這里怎麼就突然冒出個傳國玉璽呢.

"這也不一定,那地宮大廳雕刻的武帝趙佗狩獵圖,也可能只是幅圖而已,也許根本就不能代表這座古墓就是趙佗墓!"

丁珂兒對樂文所說之話質疑道,其實也的確是這樣,這座古墓除了那副武帝趙佗狩獵圖,並沒有其他物件證明這座古墓地宮就是趙佗墓.

古來在墓中雕刻著其他君王畫像的古墓並不是沒有,有些是對這些帝王的崇拜,有些是因為有血緣關系,所以死者的親屬就把帝王的畫像雕刻在地宮中,希望死者以後投胎也可以向他崇拜的帝王一樣.

"那這倒底是何人之墓?"

這不但是樂文想知道的,也是其他三人也想知道的,可是這座隱藏在古廟里的地宮卻根本沒有墓主,本來樂文以為龍血丹一定是藏在皇帝的棺槨里,卻只有一塊傳國玉璽,連皇帝的私人印章都沒有,更別提這座墓里埋的倒底是皇帝,還是王侯貴族,姓誰名誰了.

"這下好了,原本是來找救人丹藥的,現在卻捧了塊破石頭,這下算是白忙活了."龍有些垂頭喪氣的自言自語道.

"這怎麼能是塊破石頭呢,這可是傳國玉璽,傳國玉璽你懂不懂?"樂文翻了個白眼,有些不屑的鄙視了龍一眼,剛才的萬年夜光珠和金棺都讓他眼饞,可眼前這個寶貝龍卻不在意.

"那你打算怎麼辦?把這塊石頭給皇帝?"龍看了一眼樂文手中的玉璽問道.

"當然,不給皇帝又給誰?私藏傳國玉璽可是死罪."

樂文如今只想出將入相就行了,根本沒有想去做什麼皇帝,他拿著這個傳國玉璽就等于拿了一塊燙手的山芋.

丁珂兒對明朝的皇帝並沒什麼好感,要不是皇帝縱容那些狗官,她也不至于父母被奸臣陷害,而且她比樂文可多了個心眼,于是連忙阻止道:"不可,無端端的給皇帝獻上傳國玉璽,肯定會被皇帝懷疑,不但有可能擔上盜墓罪,而且還有可能會被懷疑有謀反之心."

樂文聽到丁珂兒這句話,猶如當頭棒喝,一拍腦門道:"……對啊,我怎麼忘了,咱們是易容後來盜墓的,這樣不可能有人知道,可要是要傳國玉璽交給皇帝,那就不好解釋這傳國玉璽倒底是從而來了,要是說盜墓盜來的,那就全完了,這可如何是好?"

"誒,不如這樣,反正這玉璽放在這里已經在這麼千年都沒人動,不如就放在這里算了,等以後需要再來拿."絲柔低頭想到了一個注意,對樂文說道.

"不可,這傳國玉璽不一定是在這里放了千年,也許是後來有人來過,把傳國玉璽藏到了這里,這個棺材里的尸體也很可能被盜走了,或者是變成了粽子."丁珂兒又一擺手,否決掉了.

"又不可?那你有什麼好主意?"絲柔見丁珂兒不認同她的提議,以為是丁珂兒故意的,便有些挑釁的挑了一眼丁珂兒笑著問道.

丁珂兒並不是故意否決絲柔的提議,只是她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罷了,只是現在她看到大家都望著她,便沉思了片刻,挑了挑柳眉,想故意逗逗樂文,便開口說道:"樂文,本大仙看你天生有帝王之相,不如這枚傳國玉璽就由你保管吧,日後定然用的著."

"……得了吧,丁珂兒,你別逗了,現在這種地方,我還真笑不起來,而且我說只是來取丹藥的,不會拿其他任何東西的,君子怎麼能食言呢."樂文翻了個白眼,撇嘴道.

丁珂兒見樂文一副君子坦蕩蕩的樣子,白了一眼樂文,眼中露出一絲狡黠之色,嫣然一笑道:"可是這傳國玉璽放在這里實在太可惜了,如果被其他人拿走,那以後再想要就難了,既然你要當君子,那我這個小女子,就不客氣了."

"……你……!"

樂文沒想到丁珂兒給他玩這一招,他竟一時無言以對,臉憋得通紅,一甩袖說道:"罷了,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誒,兄長,既然大嫂可以拿走一件東西,拿愚弟我可不可也拿走一件啊?"龍早就想要那碧璽獸的萬年夜光珠了,他見丁珂兒都可以拿走一件東西,他便也想把那萬年夜光珠帶走,帶回家當蠟燭用.

"隨你,只要你想要當女子."樂文就知道龍這小子肯定會這樣說,于是不屑的說道.

"當女子……那還是算了吧."龍可不想以後被樂文拿此事嘲笑,有些遺憾的搖搖頭道.

"既然這里沒有丹藥,我們還是分別查找一下其他地方有沒有吧."

來此地一來一回要兩個多月,而且還是一路風餐露宿,快馬加鞭的跑,樂文可不想白跑一趟.

"嗯,好!"

其他三人異口同聲道,說完便扭頭分別去其他墓室查找丹藥了.

可是又查找了足足一個時辰,除了到處是金銀財寶,而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外,卻一無所獲,連個普通的破藥瓶都沒有,更被提龍血丹了.

"唉,看來這下算白跑一趟了,唐兄的娘子如果不得到丹藥,想必真的要在明年……"樂文無奈的搖了搖頭,只覺腦袋有些暈,

"什麼明年?你怎麼知道?"

丁珂兒開始有些不明白,可是想了一下便有些疑惑,樂文怎麼這麼肯定九娘如果不得到丹藥,明年就會死掉呢,真是奇怪.

"沒,沒什麼,我只是看我那苦命嫂嫂的病情判斷的."樂文沒想到一時說漏了嘴,再看著丁珂兒一臉疑惑樣子,便撓了撓頭,尷尬一笑,連忙解釋道.

丁珂兒心中有些酸,低語道:"……九娘的確可憐,我當時看到她躺在床上病弱不堪的樣子,心中就有些酸,可是現在我們卻沒找到那傳說中的龍血丹,想必那也只不過是神話傳說吧,並當不得真."

"本來就是想著有一絲希望也一定要試試的,沒想到這一絲希望也沒有了,看來……"

樂文想說看來是改變不了這段曆史了,但是剛才他都差點說漏嘴,現在趕緊打住,他雖然能讓唐伯虎不為甯王效力,也算是改變了曆史,可是這救人一命的曆史,卻無法改變,看來真的應了那句話,閻王要你三更死,豈能留你到五更了.

"看來什麼?"丁珂兒不解的望著樂文問道.

"看來這次真的白忙活了."樂文就知道丁珂兒要問他,他不禁翻了個白眼,隨便找個理由說道.

"沒有白忙活啊,這傳國玉璽帶回去,以後肯定用的著的."丁珂兒拿著傳國玉璽在樂文的眼前晃了晃,一臉神秘的說道.

"是用的著,聽說這和氏璧有驅蚊清涼之效,馬上要過夏天了,你拿回去放在床上可是寶貝."樂文淡淡一笑,打趣道.

"你找死呀,本女俠才不要把這種東西放在床上!"丁珂兒白了樂文一眼,伸手狠狠的在樂文的胳膊上擰了一下.

"哎呀,哪里有女俠擰人的,你這麼愛擰人,不如當龍俠算了."樂文揉著被丁珂兒擰了一下的胳膊,撇嘴道.

"龍俠?這個稱號也不錯啊!不對,龍俠,龍蝦?你,樂文!"

丁珂兒一時沒注意,被樂文鑽了個空子,小小調戲了一番,被調戲了,還說不錯,看著樂文強忍著笑意,才知道被這小子耍了一把,想要再去擰樂文,可是樂文已經遠遠躲開了.

樂文四人又仔細的找了一遍墓室,可是還是沒有找到傳說中的龍血丹,只能無奈的按原路返回了.

當樂文四人走出古廟後,現此時已經是次日的黃昏了,三匹馬還在古寺廟外低著頭吃著榕樹旁的青草,馬背上的籃子里的原先放的肉干已經全部吃完了,而白牙還在籃子里呼呼大睡.(未完待續...)

上篇:第170章 尋藥5     下篇:第172章 山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