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172章 山谷  
   
第172章 山谷

"你們是何人?"

樂文幾人剛騎上馬,就聽到響起一聲粗狂的聲音,回頭一看,是個獵戶打扮的獵人.

這獵戶一看就是練過的,雙眼露出一縷精光,長得粗眉大眼,一身的腱子肉,彪悍無比,一手上拿著一把長弓,一手從背後的箭筒里抽出一支羽箭,搭在箭弦之上,正微微眯著雙眼,好像隨時都要給前面的幾人來上一箭似的.

"……在下幾人只是路過此地,不知閣下有何事?"樂文看著獵戶箭拔弩張的樣子只是淡淡一笑,調轉馬頭,反問道.

"哼!何事?你們莫不是這來山上盜墓的盜墓賊!"

獵戶見樂文對他毫不在意,不覺心中有些惱怒,雖然對面四個人,而且都帶著兵器,但是他可是這里的老獵戶了,真打起來,他身上可有獵戶專用的響箭,只要了這響箭,山下的獵戶就都趕來了,他們這幫人肯定跑不了.

(響箭就相當于火藥信號彈,原理大約和現代的煙花和二踢腳差不多的鳴炮.)

龍一聽這獵戶說他們是盜墓賊,心中的火"騰"的一下子就冒出來了,拔出劍鞘里的玄鐵重劍,指著獵戶怒喝道:"你這厮,你以為你那把破弓,爺爺就怕你啊!"

"你!你想干什麼?!"

他見龍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撥出一把足夠百斤的寶劍就要砍他的樣子,不覺心中有些膽怯,可是表面上還裝作一副鎮定自若的樣子.

本來獵戶箭拔弩張的也就是想震懾一下對方,沒想到對面的幾人都不好惹,一言不合就要打起來的樣子,他就一把弓箭,怎麼能同時對付四個人,雖然他有響箭,可是他現在看對面的架勢,只要他敢招呼人手.那他肯定要先被剁成肉泥不可,想到這里額頭不由的冒出一絲冷汗.

樂文不想在這里招惹是非,給龍使了個眼色,龍便把劍收了回去.面無表情道:"閣下為何一口咬定我們就是盜墓賊啊?"

獵戶見對面的龍收回了寶劍,心中微微一緩,可是他拿著弓箭的姿勢卻絲毫未變,警惕的又望了望幾人道:"這越秀山乃古南越國皇族陵墓群,除了那觀音閣的尼姑外.通常來就是某家們這些居住在山下的獵人乃是古南越國遺民,某家看你們的打扮並不像獵人,不是來這越秀山盜墓的盜墓賊,又是何人?"

"哦?古南越國遺民?古南越國已滅亡千年之久,閣下憑何證明你就是南越國遺民?"樂文眼中露出一絲讓人察覺不到狡黠之色,淡淡一笑問道.

"憑什麼?你說憑什麼!我說是就是!"獵戶一提起他是古南越國遺民,臉上就顯出一副傲然之色,頭仰的更高了,一副牛氣沖沖的樣子.

"既然你這麼肯定,那在下有一事問你.如果你答的上來,那就證明你的確是古南越國的遺民,如何?"樂文擺出一副不相信的樣子,瞟了一眼獵戶說道.

"如此甚好,你只管問便是!"獵戶想必也是端著那副架勢端累了,也收回了弓箭,拍了拍胸脯,信心自滿道.

樂文見這獵戶上鉤了,心中一悅,臉上卻沒有絲毫表情的問道:"那我來問你.閣下可知龍血丹是何物嗎?"

"龍血丹?"獵人從來沒有聽過這種東西,撓著頭想了半晌,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這龍血丹,某家不知.不過某家的確是古南越國遺民,不信咱們就一起下山找某家的族長."

樂文沒想打這自稱古南越國遺民的獵戶也不知道的樣子,看來唐兄在古書上看的傳說並非是真啊,雖然沒從這獵戶口里套出什麼話,但是樂文卻要這獵戶給繞進去了,現在獵戶考慮的問題是怎麼證明他是真的古南越國遺民.早已經把樂文幾人是來干什麼的給忘了到一邊了.

"不必了,在下幾人還有要事在身,就先告辭了,以後有空再來證明你是不是古南越國遺民吧."

樂文騎在白馬上給獵戶抱了抱拳,給幾人使了個眼色,幾人會意,微微一笑,調轉馬頭,揚起一道塵土,便朝山下奔去,只留下那獵人還傻傻的站在那里在想龍血丹倒底是什麼東西呢.

在樂文四人路過越秀山的一個山谷時,看到一個背著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倒在路旁,臉色有些青,一看就是中毒的樣子,在看她小腿肚上有咬傷的傷口除了有一排鋸齒狀的牙痕外,還有兩個大牙痕,想來是被毒蛇咬傷倒在路邊了吧,如果是無毒的蛇咬傷後傷口則只有一排齒狀牙痕,並沒有那兩個大牙痕.

"樂文,這小女孩是怎麼了?"丁珂兒連忙下了馬來,托起昏迷不醒的小女孩,望了一眼樂文問道.

"看起來像是被毒蛇咬了,只是這荒山野嶺的,怎麼會有個小女孩."樂文四處望了望,現附近連一處房屋都沒有.

"怎麼辦?"丁珂兒看著懷里的小女孩,有些擔心的問道.

樂文撕下一塊布條,先把傷口上方一尺處給結紮住,防止毒血再度擴散,然後也沒有猶豫,低頭就給小女孩把傷口處的毒血給吸了出來,把吮吸出的毒液吐掉,然後再吸.

片刻後,他拿出酒葫蘆,飲了半口,噴在小女孩的傷口處,然後找了下附近的草藥在嘴里嚼了兩口,敷了上去,包紮了起來,抬頭說道:"毒液清理的差不多,不過身體里還有一些殘留,必須要找到她的家人才好."

"誒,兄長,你看這山谷里好像有一個小木屋."眼尖的龍走到山谷邊,指著山谷郁郁蔥蔥的樹林的一個很不顯眼的道.

"從這里下去,我們看看!"丁珂兒指著前面不遠處的一個下坡的岔路口說道,然後一把便抱起了小女孩躍到了馬上,還沒等樂文上馬,就往前奔去.

"唉,等等我!"

樂文一不留神,丁珂兒已經在下坡的路上了,心中直翻白眼啊,這小妮子怎麼變得風風火火的.

絲柔拍了拍馬肚子,笑嘻嘻的說道:"相公.來和奴家坐一匹嘛……!"

"好吧……"

樂文騎在了絲柔的後面,一夾馬肚子,黃驃馬嘶鳴一聲,便也往谷內跑去.

"相公.你看姐姐為了救一個陌生人,連相公你都不管了."

兩人騎在馬上,本來這匹黃驃馬和那兩匹白馬和黑馬跑的慢,現在多了一個人,跑的更慢了.跟在最後面,看著前面兩人的背影,往前趕著.

"她……她就是這樣的人,我不和她計較."

樂文翻了個白眼,想不到這絲柔這小丫頭竟然學會了爭風吃醋,背後挑事,這不由的讓樂文越來越有點看不透絲柔了,不過他也沒在乎,只是狠狠的拍了一下身前絲柔的翹起的兩瓣說道:"你這小丫頭,什麼時候學會背後說你姐姐的壞話了."

絲柔剛才俯在馬上.翹著兩瓣,只覺兩瓣微微一痛,心中卻六月天吃了個冰激凌,心里美滋滋的,回頭嬌媚的給樂文拋了個媚眼,嬌嗔道:"哎呀……!相公好壞!又拍人家那里,奴家只是覺得姐姐對相公不夠關心,為相公抱不平,哪里是在說姐姐的壞話呢……"

"好啊,你不但說你珂兒姐姐的壞話.現在竟然還敢說相公壞,相公哪里壞了?相公拍你哪里了?"樂文說著又狠狠的在絲柔的那水蜜桃一樣的兩瓣上狠狠捏了一把,假裝惱怒的斥責道.

"哎呦……!壞死了,就是你捏的那里嘛.壞死了,知道還問."絲柔只覺被樂文捏的身體的某個部分,微微有些麻,不覺低聲哼哼了起來.

"你啊,以後別再說你珂兒姐姐壞話了,聽到沒有!"樂文說著突然手上的力度加重了一下.把身前絲柔逗的玉體不停的嬌顫了起來.

"哎呀……相公,……奴家……奴家……"絲柔不知道為何臉頰緋紅,好像這種感覺在那次做夢的時候才有過,竟然伸手緊緊抓住樂文嬌喘不已.

樂文也好像知道了什麼,沒想到絲柔這丫頭如此敏感,只是逗了她一會,就……!

"樂文!你倆怎麼那麼慢啊!"早已經來到山谷里的那個小木屋丁珂兒,懷里抱著小女孩,對還在後面沒有趕到的樂文兩人,嗔怒的責怪道.

"哦,這匹黃驃馬又不是你騎的那匹白馬,肯定沒你跑的快了,你怎麼不先看下小木屋有人沒啊."樂文兩人趕到丁珂兒身前,樂文下了馬才說道.

"看過了,里面沒人,可能是個廢棄的小屋吧."丁珂兒看著懷里還是昏迷不醒的小女孩,有些沮喪的說道.

"沒人?怎麼可能,我剛這外面的水缸里的水是滿滿的,而且沒有綠苔,肯定是經常使用,定然不是沒人居住,我們在這里等一會吧."樂文只是看了一下門前的水缸,就知道這里肯定有人居住的.

天色漸晚,夕陽已經悄悄的落入了西山,在白色的月牙剛剛出現在黑色的天空中,一縷微弱的月光照射小女孩那嬌嫩的小臉上時,在遠處的樹林里出現了一個拄著拐杖的白老者.

"那里有個人!"

"喂……這位老伯!"丁珂兒見到老者,臉上一喜,便對遠處的老者喊道.

老者看到遠處的幾人,便沒有露出什麼表情,還是不慌不忙的往這邊走來,可是當他走的越來越近時,看到丁珂兒懷中抱著的小女孩,才臉上一驚,連忙拄著拐杖跑了過來.

"玉兒!你們是誰?你們把我家孫女怎麼了?"這位老者一把扔開拐杖,連忙從丁珂兒懷中抱起還在昏迷中的玉兒,一臉警惕的看著幾人問道.

"老伯,您誤會了,您家孫女在山谷外面被毒蛇咬傷,是晚輩幾人救了她."丁珂兒連忙解釋道.

老者翻了翻玉兒的眼皮,然後伸出兩指搭在玉兒手腕處的脈搏上,然後剛才那種擔心的神色去了幾分,微微點點頭道:"……原來如此,老朽還以為玉兒在林中玩耍走丟了,便去林中尋找,原來她是跑到外面去了,哎,……多謝幾位少俠仗義相救,老朽感激不盡."

"哪里……晚輩也只是路過順便施救而已,老伯不必多禮."丁珂兒微微一笑,擺擺手道.

"四位少俠快請進!"

老者推開木屋,把小女孩放在木床上,然後招待幾人進屋坐下,然後很客氣的給幾人泡了幾杯茶.

"嗯……?!這茶是藥茶嗎,怎麼有一種很獨特的藥味."樂文端起茶杯,掀起茶蓋,微微品上了一小口,只覺這茶水又有一種很清香,又有些說不出的藥味,便面露疑惑的開口問道.

老者微微點頭笑道:"嗯,少俠所言極是,這的確是藥茶,乃是采用百年靈芝,然後經過老朽的獨特秘制而成,有驅寒化疾,延年益壽之功效."

"獨特秘制?老伯莫非懂得醫術?"樂文一進屋就聞了藥草的味道,一聽老者此話更是覺得老者是個隱居深谷的醫者了.

"呵呵,老朽也只是微通歧黃之術,讓少俠見笑了,老朽聽幾位少俠的口音並非越秀山附近之人,好似是中原人,不知幾位少俠為何會到此地?"老者呵呵一笑,謙虛的擺擺手,然後面露疑色的望著幾人問道.

"哦,事情是這樣的……"

樂文把來此地的目的說了出來,不過卻沒提盜墓,只是說在蘇州府有一位朋友身患重病,他們聽說越秀山附近有一種草藥可以醫治他朋友的病,不過卻沒有找到,現在正准備回去,可是不想路上卻遇到了老者的孫女,于是便來到了這座小木屋.

"不知貴友身患何病?"

老者覺得樂文說的含糊其辭,定然有所隱瞞,不過他覺得樂文說的為了救治朋友才來此地定然無疑,以老者的眼力,一看就知道樂文幾人定然不是什麼惡人,而且還救了他的孫女,因此他也不便多問.

"……晚輩那位朋友身患一種很奇怪的,很像是普通的風寒,不過找過許多大夫卻一直醫治不好,聽說如果能夠服用一種至陽之物便可醫治."樂文也不知道沈九娘所患何病,只能把知道的情況說了出來,卻只字未提龍血丹.

(未完待續...)

上篇:第171章 傳國玉璽     下篇:第173章 留戀繁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