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173章 留戀繁華  
   
第173章 留戀繁華

"原來如此,只是醫者講究望聞問切,老朽未曾見到病人,不能對症下藥……"

老者聽完樂文的講述,撫須思慮良久,才抬了抬褶皺的眼皮望了一眼樂文,有些憂慮的開口說道.網

"不知老伯可否與晚輩幾人一起前往蘇州府?"樂文對老者抱拳拱手,極為懇切的問道.

"這……老朽已在此地隱居數十年……"

老者本來想要推辭,但是眼前幾位少年畢竟救了他的孫女,他也不好推辭,便猶豫了一下,才微微點了點頭道:"……那好吧,老朽欠幾位少俠一份恩情,此次權當報答了吧."

樂文幾人在下了越秀山後便去了假面,此時的幾人都是真容.

"那晚輩就多謝老伯了,不知老伯家中一共幾口人?"樂文不知道這位老者家中的情況便想問明一下,如果還有子侄之類的家人,就可以只需帶這位老者一人去蘇州府去行了.

"唯有我這小丫頭玉兒一人與老朽為伴,家中並無他人."

老者說著又看了看躺在木床上的孫女,剛才他已經給他的孫女喂服了一粒解毒的丹藥,現在的起色已經好多了,看來已無大礙,便露出一絲慈祥,微微一笑.

"哦?!那玉兒的父母呢?"丁珂兒有些奇怪的問道.

"……唉……此事說來話長……請聽老朽慢慢道來……"老者聽到丁珂兒此話,臉色微微一變,長歎一聲,便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原來這小女孩玉兒並不是老者的親孫女,只是他在八年前采藥時,在竹林里遇到的,那時玉兒還是繈褓里的一個嬰兒,不知是被人遺棄還是什麼原因,這個嬰兒並沒有哭鬧,老者見這個嬰兒可憐.便起了憐憫之心,收養了這個嬰兒.

想他也一大把年紀了,從來沒結過婚,更別提子女了.他收養了玉兒後,雖然又當爹又當媽,但是他也覺得很開心,慢慢的也把玉兒當成了他唯一的親人,想把一身醫學之術教給她.可是玉兒對醫學卻一竅不通,怎麼教也教不會,還對外面的世界很好奇,經常偷偷跑出去玩,這次就是因為跑出去玩,才被毒蛇咬了一口,要不是樂文他們,想必現在的玉兒已經中毒身亡了.

樂文聽完後,便開口說道:"那您就帶著玉兒一起啟程前往蘇州吧,玉兒既然不喜歡醫學.不如到了蘇州府晚輩為老伯置辦點產業,你們就在蘇州府定居如何?"

"這,多謝少俠美意,只是老朽習慣了隱居于世的桃園生活,並不喜熱鬧,此次去只為救人,不為其他."老者淡淡一笑,搖了搖頭拒絕了.

"呵呵,既然如此,不知老伯何時可與晚輩幾人一起啟程?"

樂文剛才也只是一時興趣.隨便說說,對老伯的拒絕比沒在意,他自然是想趕快帶著老者去蘇州府,可是現在玉兒還不知何時會醒.即便醒了身體如果太過虛弱,也不能一路顛簸.

"明日可否?老朽的玉兒已無大礙,明日老朽給她服一粒丹藥,想必也不懼這一路的奔波了."老者飲了一口茶,又看了一眼木床上的玉兒,低頭想了一下.便對樂文說道.

"既然如此,自然最好,多謝了."

樂文心里清楚即便玉兒明日服下一粒丹藥,身體也不可能馬上恢複,只是沈九娘的病情更為重要,多耽誤一日,病情就加重一分,事情也只好如此了.

第二日,清晨一大早,天還蒙蒙亮,樂文就聽到一聲稚嫩的小女孩的聲音傳到了耳中.

"爺爺,您真的要帶玉兒去外面玩嗎?"

"嗯,是啊,你這個小調皮,昨天趁爺爺不注意,就偷偷溜了出去,爺爺也知道你在這小山谷里呆的太悶了,既然你想出去玩,那爺爺就帶你一起出去玩些日子也無妨."

"喔,太好了!玉兒終于可以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了."

玉兒一聽爺爺真的要帶她出去玩,剛才還病怏怏的樣子,一下子好像好了一大半,興高采烈的竟然蹦了起來.

老者只是簡單收拾了一下,帶來一些珍貴的藥材和衣物,便隨著幾人一起前往蘇州府了.

一路上,龍和老者同騎一匹黑馬,丁珂兒摟著小玉兒騎著那匹白馬,樂文和絲柔還是騎那匹黃驃馬.

樂文本來還想和丁珂兒同騎一匹白馬,只是丁珂兒覺得三人太擠了,就不讓樂文和她同騎一匹,這倒是把絲柔心里美的不得了,看來當大房有希望了.

這一路絲柔對樂文又是挑逗,又是嬉鬧,丁珂兒看在眼里記在心里,心道:"哼!死樂文,看本女俠回去後怎麼好好收拾你."

這時正在大吃絲柔豆腐的樂文,看到了丁珂兒那冷冰冰好像要把人給凍結住的眼神,渾身不覺打了冷顫,手上的動作也收斂了許多.

只是絲柔卻對丁珂兒的眼神並不在意,丁珂兒越是生氣她越是高興,更是對樂文加了幾分挑逗,把坐在她身後的樂文誘惑的也有些招架不住.

"你這小妖女,果然不愧為白蓮教的妖女護法,勾人心魄的手法怎麼如此之多."

絲柔翹著她的兩瓣在樂文那早被這妖女挑逗的已經十一點鍾的巨龍轉來轉去,樂文有些扛不住了,深深的吸了口氣,狠狠的在這小妖女的兩瓣上來了幾下,以暫解心中煩悶.

"哎呦,相公你壞死了,奴家……奴家……"想不到,沒一會,這勾人的小妖精就不行了,還真是個吸人精魄的尤物.

就這麼樂文一路被這尤物挑逗著,一路心花怒放,不知不覺已經趕到了蘇州府,這一路也不知道被絲柔這小妖女吸走了多少精魂.

"賢弟,你們回來了?!幾位辛苦了,唉,為兄怎麼看賢弟起色不太好啊,想必定然是這一路奔波勞累的吧,快請進再作敘談!"

唐伯虎剛把樂文請進門,就看到了身後的老者和牽著老者手的小女孩了.于是有些疑惑的問道:"這兩位是?"

"哦,對了,忘了對唐兄介紹了,這位老伯是世外高人.擅長醫道,我們這次未能尋得丹藥,不過這位老伯說可以試上一試,我們便請他來看看,還有這個小女孩名叫玉兒.是老伯的孫女."

樂文剛才被唐伯虎那兩句說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把後面的老者都給忘了.

"哦?!原來如此,老伯快請進."

"不知病人在何處?"

老者也沒有過多的客套,直接就問起了病人的情況.

"老伯,請隨晚輩來."

唐伯虎把幾人請到了廂房,看了一眼床上正在休息的九娘說道.

"這位便是晚輩的夫人,沈氏."

九娘聽到了說話聲,緩緩的睜開了雙眼,只見她雙眼無光,一臉憔悴不堪的樣子.身體比之前更消瘦了許多.

"相公……咳咳……!"

"娘子,你別動,這位老伯是樂賢弟請來的高人,你的病會有希望的."

唐伯虎見九娘想要起身,便忙上前扶住九娘,不讓九娘起身,並小聲安慰,不讓她放棄.

"老伯,求您快幫九娘醫治."唐伯虎把老者請到了床邊.

"嗯,沈夫人.老朽失禮了."

"無……無妨……咳咳……!"

老者伸手扶在陳九娘手腕處的脈搏上,片刻後,臉色微微一變,老者沉吟了半晌.才撫須對唐伯虎說道:"深受寒毒侵擾,如若再晚上幾日恐怕就無藥可醫了,不過還好,老朽有一祖傳秘方,驅寒回陽丹,只要每日配以老朽自制的秘方藥茶服下一粒.半月後方保無虞."

說著老者便把一個小瓷瓶從包裹里拿了出來,然後又取出了一包藥茶交給了唐伯虎.

"多謝老伯賜藥,老伯大恩,唐某沒齒難忘!"

唐伯虎剛才看到老者面有異色,心中也是一驚,聽到老者說如果在晚上幾日,他的夫人就無藥可治,更是驚的面如土色,可是當得知老者有可醫治的秘藥,在接過老者遞給他的秘藥時,兩手微微顫抖,激動不已.

"誒,不必,如若不是你的朋友救了老朽這孫女,老朽是萬萬不會千里迢迢來醫救你家夫人的."老者撫須一笑,擺擺手說道.

"多謝賢弟,多謝幾位!"

唐伯虎這段時間照顧九娘,眼見九娘虛弱不堪,精神都有些崩潰了,本來他就對樂文幾人能否尋得丹藥並沒抱什麼希望,不料丹藥沒尋到,卻尋得了一位隱士高人,這真是讓他有些意外.

"唐兄客氣了,愚弟幾人也只不過想進綿薄之力而已,嫂嫂的病情能夠醫治,愚弟幾人也很為唐兄高興."

樂文本來也就是不想看到唐伯虎失去所愛後,晚年郁郁而終,才不懼艱險,其實也是想滿足他自己一個小小的願望.

"既然已無大礙,老朽家中還有事,就不叨擾了,玉兒隨爺爺回谷."

老者不想在這里多做逗留,他覺得玉兒對世間的繁華太多留戀,這是他不想看到的,當年他之所以隱居山谷,就是看透了凡塵,他覺得世間之人都太過虛偽狡詐,在他所戀之人被奸人所害,當他最後得知那奸人是誰是,他沒有去報複,他選擇了退隱山谷,只願這一世老死花田中.

"爺爺,玉兒不想回去,玉兒喜歡這里,這里的人好多,還有很多好吃好玩的,玉兒舍不得離開……"

小玉兒一臉不舍的樣子,其實在她出谷,看到世間還有如此繁華的地方時,她已經被這世間深深的迷戀了,她不想再回那個什麼都沒有的山谷了.

可是她小小年紀,不回山谷,又能去哪呢,她這時把可憐的目光望向了樂文,樂文曾向她爺爺提議讓他們在蘇州府定居,這也是她所希望的.

"大哥哥,玉兒想留在這里,請你不要讓爺爺帶玉兒走."玉兒向樂文請求道.

樂文見老者不喜歡這里,他也不能出言把這爺孫倆給拆開吧,一時也不知該如何開口了.

"爹爹,……"

"唧唧……"

只見就在這時,那個鬼靈精怪的唐桃笙牽著小猴空空,從外面跑了進來.

"誒,桃笙,你這丫頭又帶著空空跑出去玩了,快來見過你娘的救命恩人."唐伯虎伸手讓桃笙過來給幾人行禮拜謝.

"爹爹,娘的病好了?"

唐桃笙以為九娘的病好了,臉上一喜,連忙跑了過來,伸出小手撫了撫躺在床上剛剛服了藥,又昏昏睡下的九娘,小臉一板,眼角的眼淚又不覺流了出來,嗔怒道:"爹爹騙人,娘根本沒有好."

"唉,你這孩子,你娘過段日子就會好的,爹怎會騙你."唐伯虎看著女兒一臉不信任的表情,微微一笑,搖頭說道.

"是你們救了我娘嗎?桃笙謝謝你們了!"唐桃笙見爹爹不像是在撒謊,便擦了擦眼角的眼淚,笑了笑,轉身對幾人施了一禮.

玉兒見這桃笙比她還小幾歲,又看著桃笙牽著的小猴很是可愛,便蹲下小小身子,逗著小猴道:"這小猴子真可愛."

"嘻嘻,姐姐也喜歡空空嗎,那我們一起帶著空空出去玩吧."

唐桃笙覺得玉兒是她的恩人,便露出一副很友善的表情,然後伸出稚嫩的小手拉著同樣稚嫩的玉兒往外走.

"唉……這丫頭."

老者看著孫女跑出去的愉快身影,心中也有些動搖了,他不願在這繁華世界多做逗留,可是他也畢竟老了,玉兒這小丫頭還這麼小,他如果什麼時候撒手人寰了,難道還要讓玉兒呆在谷里當一輩子老姑娘不成,如果這樣玉兒肯定會不開心的,既然她留在這里開心,那就讓她留在這里吧.

想到這里,老者對樂文幾人施了一禮,抱拳道:"幾位少俠,老朽有一事相求,不知可否?"

"老伯有話不妨直說,只要是晚輩能做到的,一定會做的."樂文笑著說道.

"老朽雖然想要回谷,只是老朽這孫女留戀世間繁華,老朽也不想強求,老朽只想懇請幾位能夠收留玉兒,老朽在這里謝謝了."

老者說著就要給幾人跪下,樂文連忙攙起老者,說道:"老伯,你這是干什麼,晚輩早就說過,你們只要想留在這里,晚輩就出資為你們買處宅院,您不必擔憂."

"不,老朽是想獨自離開,留下玉兒交給幾位照顧."老者擺擺手說道.

唐伯虎一臉誠懇的說道:"老伯,您救了晚輩家的娘子,您既然想讓玉兒留在這里,那晚輩就把玉兒當成自己的女兒,您看如何?"

(未完待續...)

上篇:第172章 山谷     下篇:第174章 沖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