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175章 權勢  
   
第175章 權勢

"龍,小心!"

就在龍和馬武在半空中纏斗在一起時,在龍後面的馬賊見他們的老大情況危急,便有十幾名馬賊投擲出了手中的長槍,朝龍的背部擲去.

龍聽到樂文的喊聲,便連忙側身一躍,躍回了黑馬上.

"啊……!"

龍躲過去背後的投擲來的長槍,把正在和龍打斗的馬武倒是驚出了一聲冷汗,還好他當時就看到那十幾個手下想要投出了長槍偷襲龍,早已經做了好了准備,在現龍要躲閃時,他也連忙躲了開來,不過他還是不禁心中暗罵:"這幫兔崽子,只顧搶人頭立功了,差點把老子的人頭搶去."

就在這個馬武也剛剛落在他黑馬上時,樂文和丁珂兒對視了一眼,使了個眼色,丁珂兒便知道樂文的意思,一點頭,丁珂兒用暗器給樂文做掩護,樂文一躍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便把手中的飛羽槍落在了馬武的勃頸處.

馬武沒想到這白馬少年動作這麼快,他剛感到有一陣微風吹過,勃頸上就架上了一把武器.

"誒……既然老子被你們這幾個小娃娃擒了,老子無話可說,要殺就殺吧."馬武有些不甘心的輕歎一聲,擺出一副要殺要剮隨你便的樣子.

"你以為你有幾個頭?我們只是路過,你只要讓開一條路,我們自然會放過你."樂文嘴角微微上揚,淡淡一笑道.

馬武向來吃軟不吃硬,而且他對這幾人的勇猛心中都有些佩服,四個人就把他的鶴翼陣都破了,還把他這個老大給擒住了,他現在還沒回過神來呢,他覺得樂文說的話也有道理,便對周圍想要營救他的手下,大聲喊道:"你們這些兔崽子,快把你們的武器扔掉."

"好.你現在讓你的手下退後十里,我們帶著你走一段路程,自然會放了你."樂文看這個馬賊領並沒有做什麼小動作,便似笑非笑道.

馬武沒有回樂文的話.反而對樂文抱了抱拳,一臉誠懇道:"馬某名叫馬武,馬某還是平生第一次遇到像兩位少俠這麼勇猛的人,兩位少俠如不棄,馬某願意為兩位少俠馬是瞻.你們以後就是馬某的老大."

這馬武雖然外表看起來是個莽夫粗漢,但是如此容易就肯認樂文幾人為老大,這倒是讓樂文一時也不知道他說的話是真假了,不過不管真假,樂文也不想殺這個人,他覺得這個人倒是個人才,會用兵家的陣法,如果殺了的確有些可惜.

"既然如此,那我來問爾,你帶這麼一大幫人是專門來堵我們這區區幾人的呢.還是……?"

樂文他們的打扮也並不像什麼富商,而且也沒有拉著貨物,怎麼突然就冒出來這麼一幫子馬賊,莫非是有人故意買通這個馬賊領,在這里劫殺他們?

馬武眨了眨他的小眼,連忙解釋道:"老大……您誤會了,馬某只是要去打劫富商時,路過這里,馬某的手下有個叫小六子的認識您,說您曾經殺了他們的老大.馬某就想為手下的人報仇,而且馬某觀少俠幾人所騎的良駒,乃是千里馬……"

龍一聽馬武說的曾經在這里殺過那個老大,臉色一變.怒喝道:"你那個叫小六子的手下在哪?奶奶的,俺哥哥當時放他一馬,他竟然反咬俺們一口,俺非把這狗東西給殺掉不可!"

"就是他!"這時已經有兩個馬賊押著那個小六子走了過來.

"老大,饒命啊!"小六子一臉慌張求饒道.

"啊……!"龍還沒動手,樂文就一槍把小六子給挑死了.樂文覺得這些人都是貧民無路可走才做了土匪,沒想到放了他,又去當了馬賊,這也就算了,竟然還恩將仇報,差點一不留神栽在這小子手里.

馬武在小六子的尸體上啐了一口,然後單膝跪在樂文身前,抱拳低道:"老大,殺得好,馬某以後跟定老大了."

"馬兄請起,馬兄比樂某年長,樂某應該叫馬兄一聲才對啊."樂文連忙扶起馬武客氣道.

"誒,老大此言差矣,老大年紀輕輕就如此勇猛,想來定然不是普通人,莫非老大你們是王侯家的公子?"

普通人家的公子怎麼會有如此好的身手,尤其是那個長相威武彪悍的虎目少年,太勇猛了,不過好像不太好說話,還是這個星目少年看起來比較和善些,所以他對樂文也親近一些,有點不敢和龍說話,即使對上一眼,都讓他覺得有些心中寒.

"王侯?!呵呵,你覺得我們像嗎?"樂文不知這馬武是故意奉承他還是什麼,不過這話他喜歡聽.

"像!當然像!"馬武擺出一副很認真的表情,點頭說道.

沒想到這馬武看起來一副莽漢的樣子,還會順杆爬,不過這也難怪,能懂得陣法的人怎麼可能是一個莽夫呢.

樂文又想起了剛才馬武說他打劫的目的,便問道:"呵呵,馬兄不必如此,樂某也只不過是一介平民而已,對了,剛才你說你看出了我們騎的馬是千里馬,你莫非懂得相馬之術?"

"嗯,對,小弟非但懂得相馬,還會醫馬,小弟過去在涼州是做獸醫的,因為涼州馬比較多,所以收入也不錯,只是小弟回鄉時,看到一個地主欺壓良民,小弟一怒之下就把那地主宰了,無奈之下才做了這響馬賊."

原來這馬武非但會相馬之術,以前就是做獸醫的,這就難怪了,不過這馬武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俠義情懷,倒是讓樂文很是敬佩.

獸醫這個詞在周代已經有了,周代時已形成系統化的獸醫體系.

《周禮·天宮》:"獸醫掌療獸病,療獸瘍.凡療獸病,灌而行之,以節之,以動其氣,觀其所而養之.凡療獸瘍,灌而刮之,以其惡,然後藥之,養之,食之.凡獸之有病者.有瘍者,使療之,死是計其數,以進退這."古代獸醫大多醫馬.所以也有叫"馬醫"的.當官的叫牧司.古代是中醫,所以基本上藥方差不多,計量有增減.

樂文聽完馬武的講述,把心中的疑惑也問了出來:"原來如此,不過這就奇怪了.原本樂某還以為你在軍隊里任過職務呢,沒想到你以前是一個獸醫,既然你過去是一個獸醫,怎麼會陣法之術?"

"哦,老大,是這樣的,這個陣法是在一次打劫押鏢隊伍時,從一個鏢師身上拿到的,小弟覺得用的上,就自己學了一下.不過也只學會了這個鶴翼陣,而且還只是學了一些皮毛,並未得其精髓,讓老大見笑了."

其實這種陣法在軍隊里都有,主要是用在打仗上,並不足為奇,只是這馬武能自己學會一種陣法,而且還運用的不錯,看來也是有些潛力的.

"不知老大從哪里來,要到哪里去?"馬武看樂文好像在想著什麼.便不置可否的開口問道.

"唉,實不相瞞,樂某本是上海縣的縣令,可惜現在已經被罷去了官職.現在正准備趕回家鄉呢."本來這也不是什麼秘密,樂文便沒有忌諱的直言了.

馬武早就聽說過上海縣的少年縣令,沒想到如今眼前這位少年便是那少年青天,他一臉驚訝的說道:"縣令?原來您就是遠近聞名的少年青天樂縣令啊,聽聞樂縣令乃是解元出身,馬某仰慕大人已久.只是從未見過大人真容,今日得見馬某實在是三生有幸,唉,朝廷竟然把您這麼一位為民做主的青天老爺給罷了官,這鳥朝廷不反他作甚."

龍早就為樂文鳴不平了,現在有人也覺得是這樣,簡直是遇到了知音,他連忙上前插嘴道:"誒,馬兄,你說這話俺愛聽,皇帝輪流做,明年到我家,俺哥哥一心為民做主,這鳥皇帝卻把俺哥哥罷了官,真是氣煞人了."

"龍,馬兄你們以後不要再說此話,要是這話傳到當今聖上耳中,就是謀反之罪."

樂文雖然被罷了官,但是他並沒想去造反,造反沒有財力,人力,物力,又如何造反呢,因為他也只不過是想在這個朝代悠閑自在的生活,和家人,朋友還有喜歡的人在一起平平淡淡的快樂生活足以.

龍也覺得他有點過激了,即便他不怕死,要是連累到家人,那就不好了.

馬武無所謂的說道."老大,小弟早就是響馬了,而且身負殺人的死罪,就算不反被朝廷抓到了也是死路一條,所以小弟是無所謂的,不過老大既然是身負功名之人,小弟也不能連累老大,就不能隨在老大左右了."

"馬兄言重了,不過樂某的確是要回鄉,就不能帶著馬兄一起了,只是希望馬兄不要打劫窮苦人家,樂某就多謝了."樂文說著對馬武拱了拱謝道.

馬武連忙擺手道:"唉,老大說的哪里話,小弟今天叫您一聲老大,以後你就一生是小弟的老大,只要老大一聲令下,小弟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

"哈哈,好,馬兄,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保重!"

"保重!"

馬武要給樂文拱手告別,看到樂文的白馬便一拍腦門道:"……唉,對了,老大,您等一下,一路艱辛,老大那匹白馬雖然也是千里良駒,不過小弟的這匹所騎乘的黑馬更是在項羽時期號稱天下第一駿馬,名烏騅,此馬不但能日行千里,耐力和度都十分驚人,而且跋山涉水如履平地,小弟就此獻給老大了,望老大不要嫌棄小弟的一片心意."

烏騅馬名喚"踢云烏騅",在曆史上不但項羽擁有過此馬,而且張飛的那匹黑馬也名烏騅,為馬中英雄,與關云長的"赤兔馬"齊名,乃世間難得的寶馬良駒.

"馬兄……你,好吧,既然是馬兄的一片美意,樂某就卻之不恭了."

樂文其實早就注意到了這匹烏騅馬了,可是他並不是懂得相馬,根本就不知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寶馬烏騅,只是覺得這馬一看就知道不凡,即便是和他與龍那兩匹千里馬一比,都猶如鶴立雞群一般.

從古至今男人向來都只喜愛三樣,權勢,美人,名駒.

樂文自然也不列外,要不然他也不會去考什麼科舉,因為他明白只有考上狀元,他才會有上面的這三樣.

不過他意外的是,現在名駒這麼快就有了,白馬良駒美人相伴,如今卻少的也就是權勢了,樂文心中不禁暗暗誓:"我一定要擁有權勢!因為有了權勢我才能讓身邊的人快樂一生,安享無憂."

樂文的想法一點沒有錯,如果沒有權勢,他就什麼都不算,自己都有可能隨時被人魚肉,更別提讓身邊的人安樂無憂了.

樂文幾人對馬武拱手告別後,馬武露出一副依依不舍的表情,不過也只能如此了,只能望著樂文幾人騎馬遠處的背影漸漸消失在視線中.

"老大,你就真放過這幾個人了?"這時馬武的心腹走了過來,對還站在原地一言不的馬武有些疑惑問道.

"記住這幾個人的樣子."馬武聽到心腹的疑問,頭也沒回,只是淡淡說道.

這個馬武的心腹叫劉三,他聽到馬武的話,連連點頭,咬牙切齒道:"好,老大,您放心,小的們回頭就把這幾個人的樣子給畫下來,他們的樣子,小弟永遠忘不了的,早晚逮住他們,把他們碎尸萬段,女的拿給老大享用."

"啊……?!"

馬武沒想到心腹劉三是這麼想的,一腳就把劉三給踢的趴在地上站不起來,怒喝道:"混帳東西,老子是說讓你給老子好好記著這幾位老大,以後他們的話就是老子話的,知道了嗎!"

"哎呦……是,是,是老大!"

心腹劉三這一腳挨的冤啊,本來是想拍馬武的馬屁的,沒想到拍到了馬腿上,沒想到連他這個心腹都會錯意了,看來馬武是真心要認那幾人做老大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174章 沖陣     下篇:第176章 世外高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