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184章 結義金蘭(求訂閱)  
   
第184章 結義金蘭(求訂閱)

崔志擦了擦額角的冷汗,看著一片叫好的觀眾,再看看他那條不知是死是活的獒犬,竟然低著頭像要溜走.

"誒,我說崔兄,你這是想去哪啊?"

鄭良才卻一把擋住了崔志的去路,他上次輸掉了賭局,還被這崔志當面羞辱了幾句,現在終于可以好好報仇了,他怎能這麼輕易的放過崔志呢.

"這……崔某肚子痛,想去恭房."崔志又羞又惱,心里把鄭良才的家人問候了個遍,這小子明擺著是要報仇雪恥啊.

龍一把趕上前去,抓住了崔志的肩膀,怒喝道:"你這厮,想要逃跑不成,白紙黑字,今天你不光輸了銀子,還要給俺哥哥磕頭謝罪."

崔志哪里肯甘願就范,見無路可逃,心一橫,便想耍賴,推開龍,罵咧咧道:"本大爺的叔父是京城的四品大員,你們能奈我何?"

鄭良才一聽到京城四品大員,便是心中一驚,他怎麼忘了,這崔志不好惹啊,唉,看來上次的仇又報不了了.

剛被崔志推開的龍,又一把抓住了崔志,怒喝道:"別人怕你,俺可不怕你,即便你叔父是天王老子,今天你也必須給俺哥哥磕頭."

崔志被逼得沒法了,便把乞求的目光望向了在一邊看戲的趙縣令,趙縣令本來不想攙和此事,本來這件事就是崔志自己提出的,現在崔志像要反悔,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他為崔志開脫,那不就是讓人戳他的脊梁骨嗎.

"趙縣令,崔某的叔父可是京城四品大員,您可不能不幫崔某說句話啊."這崔志表面好像是請求趙縣令幫忙,可是語氣卻充滿了驕傲和威脅之意.

趙縣令怎能不知其中利害,他便咳了兩聲,以示威嚴道:"樂解元,你可否看在本官的面上,放崔志一馬啊,他叔父畢竟是……"

樂文一擺手,面無表情,淡淡道:"趙大人,不必多言,白紙黑字在此,這崔志欺人太甚,如果小民放他一馬,想必日後他定然更是囂張無比,此等惡人怎能輕易饒恕!"

"俺兄長說的對,必須要好好的懲戒一下崔志這小子."龍指著崔志,連聲附和道.

這崔志從小就沒少給樂文使絆子,還有一次差點害了樂文的性命,要不是丁珂兒提醒他,想必他又要穿越了,想到這里,他這口氣怎麼能咽得下去,既然這次崔志自己給自己挖了個坑,那就必須要把崔志這家伙給埋了,這也算是出了一口心中悶氣.

趙縣令還想開口說什麼,不過他也勸過了,樂文不答應,他也不好再說什麼,而且他也實屬無奈之舉,崔志這小子老是拿著他的族中之人威脅他,他好歹也是堂堂七品命官,整天被這沒官沒品的小子壓著,實在不是個味,今日樂文看來是不肯放過崔志了,倒也是幫他出了一口心中惡氣.

崔志見樂文如此決絕,想必今天這三個響頭是磕定了,可是他一向囂張跋扈慣了,唐縣就像是他家開的,在他家的地盤上,讓他給別人下跪,這不是笑話嗎,這讓他以後還怎麼橫行鄉里,欺壓百姓,這一跪,他搞不好還要被百姓欺壓,這怎麼能行.

"樂文,你如果肯接崔某三招,三招之內,如果崔某奈何不了你,那崔某就甘願給你下跪磕三個響頭,你看如何?"

崔志記得以前樂文的功夫差的很,想必他只要出手,別說三招,只需一招,恐怕就能把樂文給打趴下,如果樂文不答應,他崔志甯願掉頭,也不會磕頭的,崔志雖然無賴,但是他還是有些血性的.

"好吧,既然如此,那樂某就接你三招又如何,不過三招之後,你要答應樂某一件事."

總從九應真人傳授了樂文武當的心法和功法,樂文在這一個多月里功夫和原先有著明顯的改變,別的不敢說,但是接下崔志三招,他覺得還是有信心的.

"好,樂兄果然痛快,你如若能接下崔某三招,崔某任憑樂兄處置."

本來這崔志也沒指望樂文會答應,因為就算是讓傻子,傻子也不答應啊,明知道不是自己的對手,還答應,這要不然就是傻了,要不然就是將軍額橫堪走馬,丞相肚內能撐船的人物啊,想來日後的前途也是不可限量的.

三招的規矩是,樂文不能躲閃,只能用拳腳去抵擋,只要三招之內樂文被崔志打趴下,那麼崔志就不用給樂文磕頭了.

崔志的力量別人不清楚,龍可是最清楚的,龍本來就是天生神力,可崔志這家伙一身肥肉,竟然力量比他還要大,當年崔志一拳把龍打的屁都崩出來了,龍可是記得清清楚楚的,不過樂文既然已經答應了,他也不好出言阻止,只能看造化了.

"樂兄,崔某的第一招你接好了,哈……!"

樂文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崔志猛的一提起,腳下生風,"嗵!"的一拳就砸向了樂文.

"唔……!"

樂文本來已經做了防禦准備,可還是結結實實的挨了崔志猛烈的一拳,這一拳打的他渾身一顫,差點跌倒在地.

"好,沒想到半年多不見,你竟能接下崔某的第一招,那真讓崔某有些驚訝,不過你別得意,這也只是崔某用了三成的功力試探一下而已,接下來崔某就不客氣了."

接下來崔志又是一拳,猛的擊了過來,樂文連忙伸手去擋,在兩人的手臂交織的那一刻,他突然想起了太極拳的四兩撥千斤,中氣貫足,動靜緩急,運轉隨心,用意不用力,順勢借力,以小力勝大力,輕輕一把抓住崔志打來的一拳,然後順著崔志打來的力量往後一縮,然後提了口丹田的內力,竟然借著崔志打來的十成功力,一下子就把崔志給摔到了地上.

"啊……!?"

"這是什麼功夫,好厲害!"

"這是武當山的太極拳?"

崔志被摔倒在地的時候,還不知道為何就這麼被輕易摔到了地上,摔的他骨頭都好像要斷了,他萬萬沒想到,只是第二招,本來他是想把樂文給打倒在地的,可是卻被樂文給摔到在了地上,他真是羞愧難當.

"樂兄,你要罰就罰吧,崔某先給你磕三個響頭."

崔志爬起來一聲不吭,說著就給樂文磕起了頭來.

樂文沒有真正的用過四兩撥千斤,剛才只是意念一動,就運用了出來,現在還沒回過味來了呢,只聽到"砰砰砰!"三下響聲,好像把地面的土都給震了起來.

"崔某已經磕過響頭了,樂兄提的那件事是什麼事,崔某既然頭都磕了,樂兄你就只管說吧."

崔志在提出讓樂文接他三招的時候,樂文說要再提一個條件,不過什麼條件,樂文也沒有說,現在既然輸了,他也認了.

"崔兄快快請起,樂某也沒什麼條件,只希望崔兄以後不要再胡作非為,能誠心悔過,多做些善事就行了."

人沒有絕對的壞人,也沒有絕對的好人,像崔志這樣武功高強,家世顯赫的人,如果能改過自新,那樂文也算是對鄉里做了一件好事.

"……就這樣?"崔志有些不敢相信的望著樂文,他還以為樂文准備要他做什麼呢,沒想到就是這樣,他真的有些被觸動了,他抱拳對樂文施禮道:"樂兄心胸寬廣,崔某對以往所做之事甚是慚愧,如若樂兄不嫌棄崔某,崔某願和樂兄結拜為兄弟如何?"

"結拜兄弟?"樂文只是想讓崔志改過自新,沒想到這官二代竟然想和他結拜兄弟,剛剛還是生死對頭,現在就要結拜成兄弟,這也太快了吧.

"唉……也罷,既然樂兄覺得不妥,那就當崔某沒有提過吧,崔某告辭了."

崔志以為樂文不願和他結拜,不過想想也很正常,他以前處處和樂文做對,現在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變,還真是讓人難以接受,說著崔志就准備轉身離開.

樂文喝住了崔志道:"慢,既然崔兄肯改過自新,那以往之事樂某自然不會再作計較,不過樂某還像邀請樂和鄭良才一起結拜,不知崔兄意下如何?"

崔志還沒有開口,龍卻不答應了,龍不屑的瞥了一眼崔志怒道:"哼……俺才不要和這家伙結拜兄弟,要結拜你們結拜吧."

龍向來嫉惡如仇,他覺得壞的就是壞的,怎能說好就好,他不能接受,更別提結拜了.

樂文見龍不肯結拜,也沒說什麼,他知道龍的臭脾氣,便又對鄭良才問道:"小才子,你要不要結拜."

"嗯,我正早有此意,只是沒想到會和崔志一起結拜,還真是讓人有些出乎意料之外啊,哈哈."

鄭良才早就想和樂文結拜,而這個崔志從小到大沒少欺負他,他見到崔志都不覺的會有些懼意,現在卻要和這個讓他一直心懷懼意的人一起結拜,這個世界還真是奇妙啊.

于是三人來到關公廟,擺好香爐和三牲祭品,即豬肉,魚,蛋貢品,以及一只活雞三人,一碗紅酒和"金蘭譜"跪在關公面前就准備結拜.

原來看起來白白胖胖的崔志年齡會比樂文大,可是沒想到這崔志還比樂文小上一個月,而鄭良才又比崔志小上二個月多,自然樂文排行老大,而崔志排行老二,鄭良才排行老三.

儀式開始後,三人手中各拿一炷香和"金蘭譜".

"金蘭譜"每人一份,樂文三人按年齡大小為序寫上各人名字,並按手印.

樂文作為老大先立誓道:"蒼天在上,我樂文與崔志,鄭良才在此義結金蘭,今後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如違此誓,五雷轟頂!"

崔志作為老二然後接著立誓道:"蒼天在上,我崔志與樂文,鄭良才在此義結金蘭,今後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如違此誓,五雷轟頂!"

鄭良才作為老三,當兩個結義哥哥都立完誓言,他便接著立誓道:"蒼天在上,我鄭良才與崔志,鄭良才在此義結金蘭,今後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如違此誓,五雷轟頂!"

三人分長幼次序,分別先後立完誓言,然後,把雞宰了,雞血滴入紅酒中,三人各把左手中指,用針尖刺破,把血也滴入紅酒中,攪拌均勻,先灑三滴于地上,最後三人以年齡大小為序,每人喝一口,剩下的放在關公神像前.

"兄長!"

"哥哥……!"

"二弟,三弟!"

有句話叫做不打不成相識,這三個從小就認識,不過一個卻是大反派的人物卻成了樂文的二弟,可讓樂文更沒想到的還在後面呢,這個崔志不但是樂文的知己好友,而且還是將會是樂文最忠誠的戰將.

三人結拜之後,便來到唐縣的酒樓喝酒敘談,樂文叫了十幾樣好菜,幾大壇的陳年女兒紅,今天想來是不醉不歸了.

"二哥,你這些年可害苦了三弟和大哥了,今天你必須要罰酒三壇,不然不讓你回家,哈哈."

鄭良才托起一大壇酒就擺在了崔志的身前,一副今天不把崔志給灌趴下決不罷休的樣子.

"好,此情此景,當浮一大白."崔志也很高興,捧起酒壇子,咕咚咕咚只是一會就把一壇子陳年女兒紅一飲而盡.

樂文還是第一次和崔志一起喝酒,沒想到這家伙酒量這麼大,滿滿一壇酒,這家伙就像喝水一樣就飲干了,"好,二弟果然好酒量,二弟不但酒量大,而且力氣還特別大,莫非你也是天生神力?"

崔志想了一下,他好像也並不是什麼天生神力,便開口說道:"二弟不知道自己倒底是不是天生神力,只是二弟從三歲起就跟父親學習武藝,二弟我長這麼大,還真沒遇到什麼對手,只是你那兄弟龍太過生猛,如果他能練上一手好功夫,想必我是敵不過的."

"哦?!原來如此,只是二弟你有如此好的功夫,不為朝廷效力實在太可惜了."樂文想想也是,崔志這種官宦弟子,從小家人就會極力培養,只是這崔志有這麼好的背景,卻沒有一官半職倒是有點讓人想不明白.

"海,別提了,家父不想讓我從武,就給二弟安排了個文官的官職,可二弟根本就不喜歡舞文弄墨,就不干了,想讓家父為我某個武職,哪怕是去當小兵,二弟也願意,可家父根本就不同意,無奈只能賦閑在家中,整日斗雞弄狗,胡作非為了."

崔志的父親身為將軍,自然知道沙場的慘烈,誰又願意讓自己的兒子戰死沙場呢,可世事總有兩面,人若沒有了志向,也只能成為行尸走肉,除了斗雞弄狗,調戲下良家小媳婦,又做得了什麼呢.(未完待續...)

上篇:第183章 斗狗     下篇:第185章 我的洞房不用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