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185章 我的洞房不用鬧  
   
第185章 我的洞房不用鬧

次日,三叔得知樂文回來了,而且還想讓他幫著看八字,選日子,准備結婚,還一娶就是兩個,一個是正妻,一個是小妾,心道:"這小子豔福不淺啊,一回來就帶兩個侄媳婦,好本事.≧≥ "

只是他的易經八卦莫名消失,搞的他這半年多來,日不思食夜不思寐,恐怕他打死都想不到竟然是他的侄媳婦給他盜去的吧.

三叔來到樂文家,給他的兩個侄媳婦和樂文都看了一下八字,現三人的八字乃是天作之合,配的不能再配了,再仔細的看來看這兩個侄媳婦的容貌,都乃是傾城傾國,沉魚落雁之姿,暗道:"好福氣,好福氣."

想他這些年來也賺了不少錢,不說多,手里最起碼存了上萬兩銀子了,按理說,一般像他這麼有錢的男人大多都會娶上幾房小妾,可是他卻懼怕家里那只母老虎,一直不敢再娶上一房小妾.

即便是他時常在城中做生意,不怎麼回家,可他也不敢去風月場所尋花問柳,真不知他是真的懼內,還是和這個時代脫節了.

而樂文喜歡的丁珂兒更是個母老虎中的王者,自打樂文來到這個時代,認識了這個王者母老虎,就沒少被這個王者母老虎調戲和蹂躪,可連樂文自己都不知道,他為啥還這麼的喜歡丁珂兒,樂文每當想到這里,都不禁想道:"難道我有受虐傾向?"

可是俗話說打是親,罵是愛,樂文覺得丁珂兒對他更多的是愛,如果是別的女人敢虐樂文,樂文才不吃這一套,因為樂文既然喜歡丁珂兒,那就會接受她的一切,而不是因為喜歡受虐,才會喜歡上丁珂兒.

算了,不解釋了,解釋就是掩飾,搞的樂文好像真的喜歡受虐一樣.

三叔給侄兒樂文選的結婚的好日子是十日後,而十日後剛好就是七月初七,七夕節,是牛郎與織女在鵲橋相會之日.

可這次看來,樂文這個牛郎要和兩個織女在鵲橋搞雙飛燕了,這真是個好日子,想到日後,都可以雙飛燕,樂文不禁心中微微一顫,心道:"我日,老子想想都是爽的."

在送三叔走後,丁珂兒神秘一笑道:"其實本女俠早就知道咱倆的八字是天作之合了,要不然本女俠也不會隨你走南闖北的走上半年多之久,還有你還真本事,竟然把崔志那惡霸收了成你的小弟,咯咯……"

"什麼太不尊重我二弟了,那是我二弟,怎麼是小弟呢,不行相公要罰你."

此時的樂文和丁珂兒正在廂房內的軟榻上互相抱著,說著悄悄話,而樂文的三條腿正頂著丁珂兒那嬌挺的兩瓣.

只聽"次啦"一聲,樂文一把就撕碎了丁珂兒的衣裙,把丁珂兒嚇的嬌軀一顫,她還是第一見樂文如此粗魯.

丁珂兒雙頰緋紅,美目含春,嬌嗔道:"你,你怎如此粗魯,人家才不要,相公壞死了."

在樂文的字典里,女人只要說男人壞死了,那就是覺得他還不夠壞,是想讓他更壞才好.

樂文想到這里,毫不客氣的一把就把丁珂兒推到在了軟塌上,可就在這時,只聽門外想起了腳步聲,隨之就是接踵而來的敲門聲.

"咚咚,相公,奴家可以進來嗎."

樂文正想說不可以進來時,只見絲柔已經推開了房間的木門,我日,原來剛才太過急切,房間的門閂都忘插上了,這到好,讓絲柔這小丫頭看到了春光一片.

不過絲柔也不是第一次見到了,不但不害臊,還嬌滴滴的說道:"相公,奴家也要……"

說著便一邊脫著身上那薄如輕紗的衣裙,當絲柔來到了軟塌時,她那嬌體上已經一縷絲線也沒有了.

上次丁珂兒是在昏迷給開了苞,還是和絲柔一起在迷迷糊糊中伺候了相公一夜,可現在他們都是清醒的,她怎麼好意思,如果是和樂文單獨在一起倒還好.

可要讓她和絲柔這小一起伺候相公,她怎麼好意思呢,她不禁心中暗暗罵了一句:"絲柔這小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

而這個時候她的某個部位也已經濕潤異常,心癢難耐,她即便是想就此離開,她的衣裙也已經被樂文撕碎,這里又沒有她能換上的衣裙,而且她也想要了.

自從丁珂兒被樂文後,就不知怎麼了,總會有一種與以前不同的感覺,而且有時做夢,會夢到和樂文在一起做羞羞的事情,想想都覺得羞死了,可是她又有些期待,她也不知道她自己在期待什麼.

絲柔看著丁珂兒那緋紅的雙頰和略顯不悅的表情,就知道丁珂兒在想什麼了,她才不管那麼多,她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趕快懷上相公的種子,只要她先為相公生了寶寶,那相公肯定就會更愛她了.

樂文才不管那麼多,現在雖然還沒有正是成婚,可他的大炮早就蓄勢待了,廂房內又充滿了兩女那各有特色的女人體香,讓人有些神迷向往.

"相公,人家害羞."

在丁珂兒被樂文粗魯地撕碎了,她那薄紗衣裙的那一刻,她已經放下了身段,已經不再自稱本女俠了,而是自稱人家,可她還是不能像絲柔那樣自稱自己為奴家,她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姐姐如果害羞,那妹妹在你眼上蒙塊絲綢就行了."

絲柔說著就從塌邊拿起一條已被撕成細條的絲裙,悄悄的蒙在了那,已經不敢睜開眼來看這一切的丁珂兒那美目上了.

樂文不禁心中對絲柔暗暗稱贊不已,心道:"我日,這小騷妮子什麼時候還學會了這一招,真有我當年的風范,果然孺子可教也."

此情此景,兩個白晃晃的嬌體在樂文的眼前晃著,樂文又不是柳下惠,哪里還受得了的,只見兩女乖乖的趴在軟榻上翹著那嬌挺的兩瓣,樂文毫不客氣的就把他的大炮轟了出去,當他的大炮被緊緊裹住的那一刻,他不由深吸了一口氣,暗道:"好爽!"

畫面太美,不敢多看,在府宅里的那兩個俏丫鬟經過樂文的廂房時,只聽到樂文的廂房不時的響起"嘎吱,嘎吱!"的木板晃動聲和一陣陣柔美的嬌喘聲.

雖然這兩俏丫鬟未經人事,可她倆又不是傻子,總能不知屋內生了什麼,想必此刻的打戰正在膠著狀態,正是戰的難解才對,要不然也不會出這麼大的動靜.

想到這里,兩個俏丫鬟不由的俏臉一紅,耳根熱,互視了一眼,兩個俏丫鬟都從對方的瞳孔中看了那一抹春情,不由的心中一蕩,趕忙邁著小步子急匆匆的離開了.

"相公,你好厲害,奴家……奴家……"

這一戰,驚天地泣鬼神,樂文不但把丁珂兒和絲柔戰的服服帖帖,而且越戰越勇,在兩女都招架不住,無力的連聲求饒時,樂文才把第七次的炮彈射了出去,占領了那讓人的深淵.

此戰,樂文勇猛異常,大戰了一夜而無眠,看著那已經狼藉一片的軟塌,暗道一聲:"其實做男人還是'挺’好."

言罷,他才美美摟著兩個柔若無骨的嬌美娘子睡下了.

……

七月七,好日子……

有紅包,有美女,就是沒有票票,樂文想到這里,心中不由的一酸.

唐縣的富貴子弟,達官貴人,和裕源村的親朋好友,都來到樂宅慶賀樂文新婚大喜,連遠在真定府的師傅諸葛成化也收到喜帖趕了過來.

樂宅門外,敲鑼打鼓,舞獅舞龍,煙花和爆竹齊鳴,人聲鼎沸,有小孩的嬉鬧聲,也有人們的歡呼聲,街道上張燈結彩,以至于街道兩旁都已經堆滿了人,一片喜氣洋洋的氣氛,比過春季還要熱鬧幾分.

"這樂家的解元郎真是好福氣,娶了兩個如花似玉,美似仙女下凡的,也不知道這樂解元是修了幾輩子公德才修來的啊."

"你見過樂解元的兩個媳婦啊?"

"那可不是,就前些天,奴家就見樂解元帶著他那兩個俏媳婦趕回了家,沒想到這麼快就要成婚了."

"俺也看到了,這兩女娃雖然長的好看,但是也太不知羞了,還沒結婚,就騎著馬到處跑,還好樂解元不嫌棄,要是俺,再美也不娶."

"我說張獵戶,你就得了吧,就你這個光棍漢,別說樂解元那兩個俏媳婦看不上你了,就算是西頭那肥婆估計也看不上你吧,你這就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張獵戶被說的啞口無言,只能臉上一紅,心道:"誰讓人家樂解元長的比俺英俊,人長得丑,是俺的錯嗎."

沒想到早在明朝的一個獵戶,也早就有了這種醒悟,實在是難得.

樂宅的大院子里,擺著幾十張天地桌,座位上坐滿了前來道賀的親朋好友,嬉笑聲,道賀聲,鞭炮聲交織在成一片,小孩子們繞著周圍,互相追擊嬉戲,熱鬧非凡.

樂宅堂屋內,只見樂文的祖母坐在堂屋的上位,樂父和樂母坐在其次,大伯,大伯母,和三叔,三嬸坐在側面的位置,樂,樂琪姐和樂逸站在堂屋的一側,臉上都是一副喜氣洋洋,真心祝福的樣子.

《周禮·秋官》有司儀,負責接待賓客的禮儀,一般有地方或族內最高身份者承擔此職.

只聽趙縣令這位在唐縣算是身份最高的司儀喊道:"新郎新娘就位."

聲音剛落,新郎官樂文身著大紅袍,頭戴新郎烏紗帽,手上握著結了一個大紅牡丹的喜綢牽著新娘身著彩繡大紅吉服,鳳冠霞帔,頭上蓋著大紅蓋頭的丁珂兒邁著緩緩的步子走了過來.

《春秋傳》曰:"女為人妾,妾不娉也."

正常情況下一夫多妻的家庭里面,一個男子只能有一位正妻,稱為嫡妻,絲柔身為小妾按禮制不能隨同正妻拜堂,但是可以和新娘一起進入洞房,完成後面的儀式.

"新郎新娘進香."趙縣令這個司儀見新郎新娘已經就位,便又朗聲喊道.

"跪,獻香."

"跪,叩,再叩,三叩."

"一拜天地!"

新郎官樂文和新娘子丁珂兒拜過天地之後,接著又響起了趙縣令那郎朗的聲音.

"二拜高堂!"

新郎官樂文和新娘子丁珂兒拜過堂上的高堂,看著母親微笑著,眼中泛著淡淡的淚花,樂文能感受到母親此刻對他的祝福和激動的心情.

"夫妻對拜"

由于丁珂兒鳳冠太高了,兩人對拜的時候,一下子就對碰了一下,引的堂內眾人忍俊不禁,哈哈大笑.

丁珂兒那被紅蓋子蓋住的俏臉也不由的微微一紅,心道:"這鳳冠好重呢."

"禮成!迎送新郎新娘進洞房咯."

樂文此刻的心情也是說不出的激動,終于和心愛之人成婚了,牽著丁珂兒的手都微微有些輕顫,卻只覺丁珂兒那嬌嫩的小手卻堅定的反握住了他那略顯粗糙的大手.

洞房內

一對新人坐軟榻上,雖然兩人早已經生了關系,但是樂文還是第一次進洞房呢,都不知道該要做什麼了,腦中一片空白.

"笨蛋,還不快把人家的紅蓋頭掀起來,笨死了."

丁珂兒俏臉微紅,有些氣惱的掐了一下樂文的大手,嬌嗔了一聲.

"……啊!……疼,你怎麼掐的這麼疼."

在屋外偷聽的眾人,聽到屋內"啊"了一聲,還以為這就開始了,都不由的會心一笑,可是又覺得不對,這明明是男人的叫聲啊,真是奇怪,難道樂解元還有這個愛好?……

"叫什麼叫,都讓外面的人聽到了,羞死人了."

在樂文拿起"喜秤"輕輕的掀開了蓋在丁珂兒頭上的紅蓋頭.

"對了,我記得還要喝交杯酒,來我們碰一個."

樂文看到了桌子上的喜酒,和兩個小酒杯,便上前端起兩個小酒杯,遞給了丁珂兒一杯,然後兩人相視一笑,交叉著臂彎,對飲了一杯.

"嗯……?讓我想想,接下來還要做什麼……"

喝過交杯酒,樂文看著丁珂兒那白皙的俏臉微微泛著紅光,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著下巴,在想下面又要做什麼了.

"相公,快開始吧."

"唉唉唉,慢點……疼"

(未完待續...)

上篇:第184章 結義金蘭(求訂閱)     下篇:第186章 洞房夜~謝劍染青衣顏1W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