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187章 榮譽印章1  
   
第187章 榮譽印章1

"樂公子……"

樂文聽到這個熟悉的蒼老聲音,就如遇到了大救星一般,在這千鈞一的時刻,那雙罪惡的芊芊玉手,也停住了行動.網≯> ≯

"上官老爺,你來的正好,樂某正想去貴府找你呢."

上官雪見到她爹來了,只是微微對他爹作了個揖,又狠狠的白了樂文一眼,便轉身離去了.

她本來是想故意調戲樂文,來破壞樂文和鄭良才的兄弟感情,可是沒想到上官老爺的出現,破壞了她的計劃,不過即使她再費盡心機,樂文也不會上當的,只會讓樂文很是反感.

當時上官雪沒有嫁給鄭良才,樂文都看不上她,何況她現在已嫁作人婦,而且還是他三弟鄭良才的女人,就算是讓樂文死,樂文也不會越雷池一步的,不過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以後還是更加小心才好.

"樂公子,你剛才與什麼呢?"上官老爺愣在原地不動,好像在想什麼,便有些奇怪的問道.

"哦,沒什麼."樂文淡淡一笑,裝作若無其事的說道.

"唉,聽說樂解元被朝廷免去了官職,老夫很是惋惜啊,不過樂公子何不棄文從商,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就像老夫,即便是當官的都要讓上老夫三分."

這上官老爺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樂文自從被罷官回鄉,就沒少被人問上這麼一句,聽的樂文耳朵都快生老繭了,沒想到這個商場上的老油條也這麼不識趣,偏偏要揭他的傷疤,還真是讓樂文無語的直翻白眼.

可樂文哪里知道,這上官老爺就是要打擊樂文的自信心,然後把樂文從官場給拉到商場,以樂文能夠明出洗水這種好東西,如果能幫他一起做生意,那他離明朝富也就不遠了,可現在的樂文什麼都不干,只需要提供原料就能每年得到一半的利潤分成,他實在是有點不甘,可如果沒有樂文提供的原料,他就更是少了一項很有潛力的大產業.

樂文現在只想考功名,做大官,哪里會想做什麼生意,他本來就對金錢不是太感冒,只要不讓家人和自己為錢而愁就行了,別的他也沒想太多.

于是,樂文只是淡淡一笑,婉言拒絕道:"樂某志不在此,讓上官老爺失望了,抱歉."

"唉,真是可惜啊,只是如今洗水的產業越做越大,老夫這把老骨頭每日忙的廢寢忘食,夜不能寐,簡直都快把老夫這把老骨頭都快累散架了,而樂公子只需要提供原料,什麼都不干,每年就能平白無故的抽取五成的利潤,這是不是太說不過去了?"

上官老爺可是一輩子混跡在商場的老狐狸,每年眼睜睜的看著辛辛苦苦得到的一大筆財富,要與別人分享一半,他怎能忍受的了,剛開始還好,也就千把兩銀子,現在動輒幾千兩,甚至要上萬兩的分給別人,這簡直是割他的肉啊.

樂文看著這個老狐狸眼中露出的一絲狡黠奸詐,他不由的暗暗心道:"我日,這老狐狸是不想割他自己的肉了,准備要拿刀割老子的肉了,你以為老子是好欺負的嗎."

心中把這老狐狸狠狠罵了一遍,可樂文臉上卻沒有半點波瀾,只是無所謂的說道:"上官老爺此言差矣,如果上官老爺不想和樂某合作了,那樂某也就沒必要再為貴府提供原料了,反正樂某也不在乎那點銀子,不如咱們就散伙得了."

對這老狐狸就要說狠話,用狠招,要不然他還以為你好說話呢,不宰你才怪.

上官老爺以為樂文是故意嚇唬他,便打著哈哈說道:"哈哈,樂公子莫要意氣用事,老夫這不也是想和樂公子商量一下嘛,老夫以為咱們四六分成才最為公平,如果樂公子覺得不妥,那也無妨,老夫名下產業甚多,也不差一項產業,何必吃力不討好呢?"

"吃力不討好?呵呵,好吧,既然上官老爺話已至此,樂某也無話可說,那咱們就散伙得了,何必要讓上官老爺您吃力不討呢,您說呢?"

樂文說著擺出一副轉身要走的姿態,樂文也料定這老小子肯定不會讓他走,果然上官老爺一看樂文真的想要散伙,便連忙拉住樂文,擺出一副笑容可掬的姿態道:"誒,樂公子莫要動怒,和氣生財嘛,如果樂公子覺得不妥,那咱們就還按原先五五分成不就行了嘛."

這老小子是見縫插針,有一點機會就想在樂文身上割下一塊肉,但是又不能讓樂文這塊肥肉溜掉,既然眼下擱不下來這塊肉,就以後再說,要是真鬧崩了,也就沒肉割了.

"五五分成?樂某覺得上官老爺剛才的提議挺好的,四六分成就四六分成,不過這四是上官老爺的,而六是樂某的."

樂文實在是受夠這老奸巨猾的老狐狸了,這老狐狸老想宰他一刀,現在他要農民翻身作主人了,他要宰這老小子一刀,看這老小子以後還敢不敢再剝削他.

"啊?!……你……你怎能如此,……這樣吧,這件事咱們就當誰也沒提起過,這是今年的五成利潤,你拿著,以後老夫絕不再提此事,你看如何?"

上官老爺沒想到這樂文會反戈一擊,偷雞不成,反而被偷,這怎麼行,他連忙從袖筒中抽出一張五千兩的銀票遞給樂文,罷戰求和了起來.

"不行,這事沒得商量,銀票樂某收下了,可這原料以後樂文不會再提供了,你想找誰合作就找誰合作吧."

樂文毫不客氣的從上官老爺手中接過五千兩銀票,塞入懷中,然後轉身就要走.

上官老爺一看這樂文收了銀票,還是一副不客氣的樣子,放下狠話,轉身就朝路口走去,他現在腸子都悔青了,現在這洗水剛有點苗頭,如果樂文不和他合作了,找其他人合作,或者單干,那就損失大了.

他看著樂文將要離開小巷的背影,咬了咬牙,連忙跑上前去追著喊道:"慢,樂公子,四……唉,四六就四六!"

"如此甚好,只是口說無憑,原先的契約不算了,現在咱們要再立一個契約,而且契約上說明以十年為期限,未到期前,不許再過任何改變."

四六分成,樂文只需提供原料,每年就可以得到六成利潤,他也不用打理洗水的生意,如果是普通的生意,恐怕任何商家都不會同意的.

可這筆生意的利潤極大,四成對上官老爺這種大商戶也是極大的誘惑力的,因為商人的眼光都是放的很長遠的,現在的四成雖然沒有太多銀兩,不過日後這四成所得的銀兩,恐怕能讓他在做夢的時候都能笑醒吧.

就這樣,上官老爺抱著很複雜的心態和樂文又重新簽了一份契約,多這一成雖然不多,但也等于把這個老狐狸給好好的給收拾了一頓,讓他知道樂文也不是好惹的.

樂文把洗水的原料給上官家做好,便和娘子丁珂兒,結拜兄弟崔志和鄭良才一起朝真定府出.

"大哥,你可真行,能從那上官老頭手里奪走一成的利潤,三弟自從入贅到上官家沒少受氣,尤其那上官老頭一向狡猾摳門,三弟我在上官家出力不少,可那上官老頭只想讓牛耕地,不想讓牛吃草,三弟我真是有苦難言啊."鄭良才搞的像個受氣小媳婦一般,訴說著心中的苦水.

原來這鄭良才為了能夠娶到上官雪,便答應了上官雪的條件,入贅上官家,即便是到時候有了孩子,也要姓上官,不能姓鄭,而且到了上官家要給上官家打理生意,不能有任何怨言,簡直就和個不工資只給吃住的長工差不多.

上官老爺還經常給鄭良才洗腦,說他的幾個兒子都沒什麼出息,等他百年之後,這家里的產業就交給他的了,鄭良才也知道這是上官老爺拿著這塊糕點引誘著他,讓他賣力為上官家做事.

唯一不同的一點就是,可以在上官雪需要的時候,幫上官雪解決下需求,如果上官雪沒興趣,鄭良才想碰一下上官雪的一根手指頭都是難的,這也多虧鄭良才能忍,要是換做旁人,恐怕早就風緊撤呼了.

本來樂文以為這上官雪是對他有份情,才故意糾纏他的,其實樂文又哪里知道,這上官雪在以前就沒少勾搭旁人,天生就是個水性楊花的紅杏.

如果樂文知道上官雪是這種紅杏,那他斷斷是不會讓鄭良才娶上官雪的,可話又說回來了,鄭良才對待感情就是一根筋,他自從被上官雪迷去了九魂七竅,就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娶上官雪為妻,即便樂文真的知道上官雪是這種女人,那樂文恐怕也說不上什麼話,說多了,搞不好還會反目成仇,連兄弟都沒得做.

樂文看鄭良才好像也對上官老頭的積怨挺深的,便把心里的那塊包袱放下了,本來他還怕因為多要了上官家一成利潤,鄭良才會因此而不開心呢,現在看來他多要這一成利潤,是要對了.

于是他對鄭良才打趣道:"看來三弟這次要和為兄一起去真定府,也是為了逃避上官家的盤剝吧."

樂文此話,引的丁珂兒一陣咯咯嬌笑.

崔志大義凜然道:"三弟在那上官家如此淒苦,又何必要入贅于上官家呢,不如自立門戶,也好過在上官家受那鳥氣."

崔志身為唐縣一大惡霸,惡名遠揚,手下的地痞流氓也不少,自然也知道上官家的不少事情,可他現在已經是鄭良才的二哥了,當然要為他的三弟抱不平了.

而鄭良才卻無奈的搖了搖頭,苦笑道:"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三弟我這本經可真是難念,唉,不說也罷,不說也罷."

……

樂文幾人騎快馬,一路說說笑笑,本來是要去真定府的,可在路途上見許多書生才子都朝著順天府趕去,一打聽才知道,原來順天府三日後,便要舉行一場論詩比武大會.

這場大會很特殊,是朝廷專門為挑拔文武全才而特別舉辦的,不但要比文采,還要比武功,勝出的前三名不但可以受到朝廷冊封,而且還有朝廷頒的特殊榮譽印章,由于這場大會非同尋常,不像科舉考試一樣每三年就舉辦一次,而是百年難遇的升官財機會,所以很多士子都蜂擁著朝順天府趕去.

這些士子們大多都沒什麼功名,有的連童生都不是,而朝廷也並沒有規定需要什麼功名,便都想著能不能瞎貓碰上死耗子,一不小心就碰上好運了呢,以至于肚子里只要有點墨水的都想來試一試.

也有一些武人來參加的,這些武人都讀過一些詩書,但是和他們的武功比起來就大相徑庭了,真正的文武全才卻是不多.

朝廷不設置什麼門檻,讀書的大多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書呆子,平時殺個雞都害怕,更別提比武了,他們也是想著反正都大多不會武功,到時候比武就胡掄一頓,就像女人打架那般,看誰能堅持到最少也就得了.

一般真正是的文武全才大多都是名門望族出身的世家子弟,這些人從小就被家族培養,他們也不愁當官,但是聽說勝出前三名能夠得到特殊的榮譽印章,持有這種印章的人可以隨時給皇帝上書進言,是一種無上的榮譽,也是極為心動的.

于是,樂文幾人便改變了目的地,趕馬朝順天府趕去.

"相公,人家也要參加這個論詩比武大會."

樂文和丁珂兒同騎著一匹馬,就是那匹烏騅馬,丁珂兒坐在的後面,緊緊的摟著樂文,想到這個朝廷舉辦的大會沒有什麼門檻,便也想試上一試.

"娘子,你一個女孩子家,如何能去得?"在樂文的眼中,丁珂兒永遠都是他的小女孩.

"哼,如何去不得,你幫人家易容後,人家不就能去了?"丁珂兒想要易容成男子,這樣自然也就可以參加了.

可這話讓身旁騎著駿馬的崔志聽到了,他有些奇怪道:"易容?大哥你還會易容術?"

崔志也曾聽說在江湖上有一種神秘的易容術,不過好像都已經失傳很久了,沒想到樂文卻會這種秘術.

樂文當然不會說這是在白蓮教里搜刮來的秘術,而且還是那個早已經變成死鬼的堂主祖傳的秘術,那個堂主不但是靠阿諛奉承上位的,他也是靠著這本祖傳秘書才成了白蓮教分舵的堂主,要不然以他的武功,即便再會拍馬屁,也不可能當上堂主.

只可惜,他時運不濟,在剛堂主沒多久,還沒享受幾天呢,就被樂文給收拾了,還把他的祖傳秘術一同給搜刮走了,不知是該說樂文好運呢,還是那石堂主太過點背……

(未完待續...)

上篇:第186章 洞房夜~謝劍染青衣顏1W打賞     下篇:第188章 榮譽印章2(答謝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