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188章 榮譽印章2(答謝一更)  
   
第188章 榮譽印章2(答謝一更)

順天府

位于華北平原的北端,三面環山,俯瞰中原,號為形勝.≧網

紫禁城坐落其中,在湛藍的天空下,紫禁城那金黃色的琉璃瓦重簷殿頂,顯得格外輝煌.

放眼望去,到處都是紅牆綠瓦,雕梁畫棟,金璧輝煌,鱗次櫛比,繁華的街道上,人流如織,其中也有不少是,前來參加論詩比武大會的各方才子,摩肩接踵,熙熙攘攘,叫賣聲,喧嘩聲,嬉笑聲響成一片.

街道兩旁店肆林立,車水馬龍,門庭若市,酒樓,茶館,青樓,賭坊,雕車競駐于天街,寶馬爭馳于禦路,新聲巧笑于柳陌花衢,按管調弦于茶坊酒肆,煙柳畫橋,風簾翠幕,市列珠璣,戶盈羅綺商鋪招牌旗幟高高飄揚,車馬粼粼而來,行人川流不息.

在順天府最繁華的風月樓閣內,歌舞升平,香煙繚繞,樓閣亭榭連綿相接,飛簷畫角,俯瞰著煙波縹緲的溪云湖,景色極佳,一向是順天府中游人登高飲酒的所在,給人一種似真似幻的感覺.

"哎呦,這位官人,您長的可真俊,瞧您這小臉嫩白嬌嫩,猶如含苞待放,連奴家都自愧不如呢."

在閣樓內,有許多在此玩樂或欣賞的才子,只見一名嬌滴滴的煙花女子正在挑逗一名在閣樓上聽曲的富家公子.

這公子長得格外俊美,皮膚白皙,眉目如畫,只是在他那秀美的小鼻子下卻有兩道長長的胡須,讓其顯得更生幾分俊朗.

在這位公子的身旁還坐著三名錦衣少年,其中一名身著白色錦衣的公子哥,手里搖著一把帶著獨特清香的木質畫扇,正在用著一種調笑的神情望著那名正被那煙花女子調戲的俊美公子,害的那俊美公子滿面通紅,又羞又臊.

"本公子不需要你伺候,你去找旁人吧."俊美公子狠狠的瞪了一眼白衣公子,然後又推了一把身旁的煙花女子有些不耐道.

"哎呦,公子,你不要就不要嘛,推奴家干嘛……奴家走便是了."

煙花女子沒想到這俊美公子竟然會討厭她,她還以為是這俊美公子看不上她呢,心中不悅,可那濃妝豔抹的俏臉上卻沒有顯出絲毫不悅,嬌嗔了一聲,便轉身離去了.

俊美公子看著煙花女子扭著屁股離去的背影,然後狠狠的掐了一下身旁的白衣公子,小聲埋怨道:"相公,都怪你,人家說要讓你幫人家易容,你卻只是在人家的嘴唇上貼了兩片小胡子,害的人家剛才差點穿幫."

白衣公子搖著手里的畫扇,嘿嘿干笑了兩聲,在俊美公子耳邊低聲道:"嘿嘿,怎麼會穿幫,別人只會覺得你生的俊美而已,不會懷疑的."

為何這名俊美公子會叫白衣公子相公,想必各位看官都看出來了,這便是趕了一天的路程,來到順天府的樂文幾人.

本來丁珂兒是想讓樂文給她易容的,可樂文覺得古代女子只要在嘴唇上貼兩邊小胡子,該束縛的地方束縛著,就不會有人看出來,何必要易容呢,而且樂文也是故意要看看丁珂兒女扮男裝的樣子,要是直接易容,就太沒意思了.

"相公,你太壞了,說是帶人家來喝茶聽曲,人家還傻傻的相信了,誰知道這風月樓竟然是……,人家還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羞死人了."

丁珂兒沒想到樂文一來到順天府,就帶她來這種地方,而且還是女扮男裝來的,就坐在這里沒一會,就沒少被那些煙花女子調戲,卻又不好說什麼,古代男子來這種煙花場所都是很正常的事,光明正大的進,瀟灑風流的出,根本就不算的什麼.

樂文也不叫這些煙花女子陪伴,只是和丁珂兒坐的很近,不時的還能摸點油水,可他和丁珂兒坐的這麼近,而且關系曖昧.

有些煙花女子還以為這兩人有龍陽之好呢,用一種鄙視的眼神望著兩人,心道:"這兩人好生奇怪,既然有這個愛好,為什麼還要來風月樓,害的奴家又少賺了好多銀子,真是氣死人了."

而在對面坐著的崔志和鄭良才兩人更是暗暗叫苦不迭,來這順天府知名的風月樓就是為了瀟灑一番,就算不做那些猥瑣之事,最少也要有兩個美女相伴左右吧,也能揩個油什麼的.

可大嫂在當前,他們怎好行為放蕩,只能一邊喝酒,一邊欣賞著閣樓內的曲調,崔志和鄭良才這兩個大男人也不敢坐的太近,省的被那些煙花女子用看樂文和丁珂兒那種怪異的眼神,去看他們,那他們可就冤大了.

這時閣樓內的老鴇又招呼著兩個貌美的女子走了過來,甩著手中的絹繡,笑嘻嘻的搔弄姿道:"哎呦,這兩位爺,是不是覺得剛才那幾位姑娘伺候的不好啊,這兩位可是本樓上乘的姑娘,一定包兩位大爺滿意."

這老鴇為何只帶兩名美貌女子過來呢,就是這老鴇也一早就看出來樂文和丁珂兒有特殊的愛好,即便賺不了這兩位的銀子,就賺崔志和鄭良才的銀子吧,胭脂俗粉看不上,就把樓內上乘的姑娘拿出來.

其實這兩位也非上乘,真正的上乘都正在被包著呢,這兩個美貌女子也只能算是風月樓的中等貨色,根本算不得上乘,可這姿色可比那些普通州府的花魁還要漂亮幾分,就可以想象一下這風月樓內真正的花魁是什麼樣子了.

連崔志這種長年縱橫風月場所的紈绔子弟,看到這兩個風月樓內的中等貨色都不禁暗暗的咽了咽口水,要是平常,他早出顯出他的禽獸本性了,肯定會毫不猶豫的一把一個把這兩個小妞給抓過來,狠狠的摟在懷中,好好的爽上一把.

可此時非彼時,他和鄭良才對視了一眼,看到鄭良才眼中毫無異色,心道:"莫非只是我這些日子沒動過小妞,才會出現幻覺,內心沖動?不行,崔某人也不能讓兄弟們小瞧,搞的崔某人好像沒見過什麼世面似得,頂住,一定要頂住."

其實鄭良才哪里是毫不動心啊,鄭良才是已經進入忘我狀態了,魂都不知道已經被勾到哪了,又能會有什麼表情.

樂文也是看的有些口干舌燥,不過他看著丁珂兒那種要把他殺掉一般的眼神,也只能強制忍耐,不過他那雙略顯粗糙的大手卻不老實,偷偷在丁珂兒那豐韻翹挺的兩瓣上狠狠的抓了兩把,以解燃眉之急.

只是他這麼狠狠一抓,卻引的丁珂兒雙頰緋紅,一聲低吟,她連忙伸出小手捂著了她自己那欲要張開的小嘴,然後狠狠的白了樂文一眼,心道:"相公又動邪念了,看來人家晚上又要遭殃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187章 榮譽印章1     下篇:第189章 榮譽勳章3(答謝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