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194章 榮譽印章8  
   
第194章 榮譽印章8

兩只巨錘猶如雙龍出海,勢不可擋,樂文輕輕一閃,手中長劍的劍尖後勾,立劍于前向後上方隔開了凶惡大漢的進攻.≧ ≯≯

剛才這凶惡大漢的迅猛一擊也只不過是想試下樂文的身手,沒想到樂文還有兩下子,他只是蔑視的哼聲一笑,手上揮動雙錘的力度又加重了幾分,揮舞的虎虎生風,有一只路過的蒼蠅飛過,竟然一下子就被凶惡大漢雙錘給擊落在了擂台上的紅地毯上,凶惡大漢手中的雙錘揮舞的倒底有多快就可見一斑.

樂文要不是運用了太極劍法,加上武當的內功心法,恐怕早就要被這迅猛的雙錘給吹成肉泥了,可他練習太極劍法也沒有多久,被這凶惡大漢的逼得也是節節敗退,只能左閃右躲.

在雷台下觀看的出局者們看著擂台上兩人的激烈打斗,都紛紛小聲議論了起來.

"這凶惡大漢一看就知道是個使雙錘的好手,誰要是被他錘一下,恐怕不死也要掉半條命吧."

"那是,看來你不知道這大漢的來頭吧,他可是三年前文武雙全的張解元,不但文采飄逸,武功更是鮮有人能敵."

"原來這大漢名頭這麼大啊,看來這大漢入圍前三名是十拿九穩的了."

"然也,這使劍的少年如果再不投降,那就是自找死路啊."

"誒,快看,這少年使得什麼劍法,竟能撥開砸向他的巨錘……!"

只見那凶惡大漢見樂文一直躲閃,大有招架不住的樣子,便想使出十成功力一招把樂文擊敗.

可他只覺左手上的那只巨錘,猶如失去了控制一般,再砸向樂文的那一刻,竟然被樂文虛步點劍,手中的長劍順著他的揮出巨錘的力量由下而上,插步繞劍,便把凶惡大漢左手中的巨錘撥落了開來,這一招叫做挑簾式,以虛避實.

凶惡大漢臉上一驚,可右手上的另一只巨錘卻沒有放緩絲毫,更是暗暗提了口內力,想把樂文給擊得粉身碎骨.

樂文只是冷冷一笑,嘴角上揚,眼中露出一絲譏諷之色,使出一招順水推舟,往後輕輕撤了一步,躲過大漢揮來的巨錘,微微一側身,重心落于兩腳之間,劍尖反刺,竟然只是一個呼吸間,剛剛還在凶惡大漢身前的樂文,現在已經舉著手中長劍,架在了那凶惡大漢的脖頸上了.

"你已經輸了."樂文淡淡一笑,對還想反身揮錘的凶惡大漢說道.

這大漢剛才就覺得脖頸一涼,他就心道不好,可他怎又心甘,剛才他處處站在上風,可轉眼之間,他的脖頸上就架上了一把長劍,他還想回身一搏,可接著脖頸的涼意,隨著他的轉身變成了疼痛,被長劍架著的脖頸處也劃出了一道淺淺的傷口,鮮血順著脖頸流了下來.

事已至此,凶惡大漢即便再不甘心,也只要好漢不吃眼前虧,要是他再轉身,那就是死路一條,因為他被制服還做掙紮,如果死了,那就是白死,給傻子也不干啊.

"本官宣布,本場比武,樂文勝出!"

"好!……"

"哎呀,真是厲害啊,剛剛明明都要敗了,可我剛才只是眨了一下眼睛,他就贏了,我還沒看到這樂文如何贏得呢."

"這樂文使出的莫非就是武當山的太極劍法?果然神妙,可惜流傳于世大多都是普通太極劍法,真正高深的劍法從不外傳,要不然李某也想學上一學呢."

"高深的太極劍法不外傳,那這樂文又如何學得?莫非他是武當弟子?可看起來不像啊……"

"你懂什麼,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估計這樂文一開始就是想耍弄一番這大漢,耍夠了才一擊把這大漢給拿下的."

其實樂文哪里是想耍弄這大漢啊,他剛開始只是運用武當的輕功絕技梯云縱,想以步法多變來迷惑對手,可這大漢的功夫也實在厲害,他還沒有真正的用太極劍法來和別人比武呢.

樂文手中的長劍如果和大漢手中的雙錘對峙,肯定要被雙錘給擊斷的,他又哪里敢直接用手中的長劍和大漢的巨錘對砍呢,所以一開始只是一味的躲閃.

可這大漢手中的巨錘越揮越猛,樂文的梯云縱步法即便再多變,也有些躲避不及了,就在這時他腦中突然閃過九應真人教給他給太極劍法招式,手中長劍一繞,便運用了出來,當他使出了那招高深的太極劍法的招式,其威力連他都傻眼了,暗暗心道,這太極劍法果然高深莫測.

第一場文武比試結束,六名勝出者的名單也隨之公布了出來.

這六名勝出者分別是,第一組的單濱,第二組的謝遠,第三組的甘浩,第四組的樂文,第五組的崔志,第六組的丁樂.

至于第六組的丁樂嘛,看名字就知道是誰咯,是丁珂兒自己取的名字,把樂文的姓當成了她的名字來用.

其實如果鄭良才沒有和樂文分到一組,恐怕這六人的名單里就會有鄭良才的大名,可他實在運氣不好,一個組里兩個解元,不管是樂文這個大哥,還是那個凶惡大漢,他都不是比不過的,只能怪自己太點背了.

而在鄭良才點背的同時,有個人卻運氣爆棚了,那就是丁珂兒,海選不但輕松通過,在第六組里的三個人不管文采和武功都是這六組里最差的,和鄭良才那組解元隊簡直是天差地別啊,連鄭良才看到這勝出的六人里有丁珂兒,也是只能哀歎不已.

"咯咯,怎麼樣,本女俠不比你們這些風流才子差吧."

在等待第二場文武比試的休息場內,丁珂兒俏皮的伸了伸小舌頭,對身旁的樂文低聲笑著說道,滿面都是得意之色.

"是,是,女俠巾幗不讓須眉,小生佩服不已,不過女俠,如果一會小生和女俠分到了一組,小生可不會憐香惜玉哦."

樂文看著丁珂兒那一臉得意,故意想先誇贊她一番,再給她挖個坑.

丁珂兒本來還一臉得意,聽到樂文後面的話,臉色露出一絲不屑,哼聲道:"哼,隨便,你以為本女俠會怕你嗎,本女俠能一路披荊斬棘來到第二場比試,靠的可不只是運氣,也是靠本女俠的實力,你不要小瞧了我們女人家."

這時,崔志走了過來,看著兩人小聲的在嘀咕著什麼,便擠眉弄眼的壓低聲音打趣道:"嫂嫂,你們竟敢在考場打情罵俏,小心考官現你是女兒身……"

丁珂兒只顧和樂文斗嘴了,連崔志什麼時候過來的都不知道,聽到崔志的話,她連忙前前後後的看了下四周,現根本就沒人現,便輕輕松了一口氣,沒好氣的瞪了崔志一眼.

"誒,大哥,剛才二弟在擂台之上可真是凶險,差點就進不了第二場了."崔志心有余悸的說道.

樂文聽到崔志此話,有些吃驚不已,不敢置信道:"擂台?不會吧,要說比文采,你輸了都很正常,可要是說擂台比武,那可是你的強項,能讓你都差點敗陣,那此人的來曆想來不凡吧?"

"那可不是,二弟也沒想到這順天府會遇到此等人物,不過還好,二弟使出了看家本領,才僥幸贏了這場比試,……哎呦……"

崔志說著還比劃著,可是他突然臉色一白,輕呼一聲,咧著嘴撫了撫後背.

"二弟,你怎麼了?"樂文連忙起身,擔心道.

"無妨,剛才二弟一不留神,被那小子偷襲了,背上挨了兩道,下場時已經包紮好了,大哥不必擔憂."

原來崔志受了刀傷,怕樂文看出來為他擔心,在包紮完,穿好錦衣後,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臉上還是笑嘻嘻的樣子,可他剛才一比劃,竟然又拉動了傷口,這才露了餡,不過他還是裝過若無其事的擺了擺手.

丁珂兒為了報複剛才崔志取笑她女兒身,譏笑道:"你這崔志,受了傷還要參加第二場比試,小心一會你被別人打的起不來,你大哥可不會抬你去回去."

崔志也知道丁珂兒是為報一箭之仇,才故意這說的,他沒有說話,只是尷尬的嘿嘿一笑,撓了撓後腦勺.

樂文翻了個白眼,心道:"大哥我都不敢得罪丁珂兒,就是怕被這當年的腹黑小蘿莉包袱,你敢得罪丁珂兒這個腹黑小蘿莉,不被報複才怪呢."

半晌後,第二場文武比試便開始了,樂文的對手是單濱,崔志的對手是甘浩,丁珂兒的對手是謝遠.

第二場比試的主考官是順天府尹李大人主要負責監督,下面還有三個副考官負責出題.

文比規則是副考官出一詞,兩個考生還是要在七步之內在紙張上寫下相對照的下一詞,還是一共出三詞,如果誰對不上來,就直接出局,也不用參加武比了,而如果都對上來了,那便再以武比來決一勝負.

主考官一聲開始的命令,副考官便郎朗的念出了各自的考題.

樂文和單濱的副考官是個大儒之士,儒者搖著一把羽扇,一副仙風道骨的樣子,郎朗吟道:"舊時彼岸,花開花落,憐人無心之逅.今日殘英,柳絮飛揚,桃花春風依舊."

樂文沒想到這場文比是對詞,對詞不是他的拿手好戲,反而是他的弱項,在儒者考官出完題後,那單濱都已經提筆蘸墨在白色的箋紙的上寫了起來,這種白色的箋紙稱為素箋,只材質比較好的紙張,不像第一場的紙張還微微著黃.

三步時間過去了,樂文還是沒有在素箋上題上一個字,不由急的冷汗都冒出來了,其實他已經想到了一詞,可是覺得這詞不太好,便想著再想一,可是眼見時間馬上要到了,便趕忙把這一並不太滿意的詩詞在素箋上題了起來.

轉眼之間,七步時間便到了,儒者收過兩人的素箋,便看了起來.

只見樂文題的是:"今日忘川,魂去魂來,惜誰癡情之願.舊時芳華,枝上殘香,雕欄玉砌猶在."

雖然樂文這題的這詞不太好,但是還算過關,儒者微微點了點頭,面無表情道:"勉強過關."

說完把樂文題的詞扔到一旁,便接著去看單濱題的詞,只見單濱題的詞是:"前世威風,雄姿英,可卻刀光劍影.今朝自嘲,望穿凡間,紅塵煙火綿綿."

"嗯,不錯,本官要出第二題了,你們聽好了."

儒者看完單濱題的詞,便又開始出題了,"斜陽西去,池影瑛魚,橋上雨露似珍珠.青苔退途,清簫依路,欄邊人兒泣如酥."

樂文聽完老者說完,便提筆在素箋上寫了起來,心道:"剛才好險,不過也沒辦法,要是再遲上半分,便是輸了,這單濱文采不錯,如果兩人三道題都對的上來,那麼就免不了又要在擂台上論高低了,這單濱看起來一副書生模樣,不知道武藝如何……"

別看這單濱看起來像是個文弱書生,他可是順天府的世家大族出身,文韜武略樣樣精通,本來他無意參加朝廷舉行的這場論詩比武大會,可耐不住家族對他的期盼,想讓他為家族爭取這個榮譽,便不樂意的來了.

可是參加後,他現還挺有意思的,便把他本身的狀態揮了出來,第一場的對手對他來說都不過小菜一碟,而且他看樂文剛才第一題就有點提不出詞的樣子,心道:"看來可以順利拿到榮譽印章,參加最後一場文武比試了."

兩人都各自打著心里的小算盤,七步的時間又到了.

儒者拿起樂文題詞的素箋,上面題的詞是:"旭日東升,柳陌鶯啼,簷下風霜如琉璃.紅燭燒盡,長歌送別,船中友人淚似雨."

"好,這詞對的很好,孺子可教也."儒者撫了撫胡須,贊揚道.

樂文卻翻了個白眼,心道:"我日,老子又不是孺子."

"孺子"是古時對小孩子的稱謂.出自《左傳》中記載的一個典故"孺子牛".

儒者看完樂文對詞,不禁對樂文有了改觀,把樂文題的素箋放在一旁後,便又拿起單濱題的詞,看了起來.

只見單濱題的詞是:"煙雨東駐,花引靈猴,棧道懸索憐山幽.藤蔓掩樓,碎步輕舞,荊棘紅塵夢已除."

(未完待續...)

上篇:第193章 榮譽印章7 (感謝六更)     下篇:第195章 金鑾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