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216章 皇帝陪審  
   
第216章 皇帝陪審

京師

指揮使衙門

"屬下叩見指揮使大人!恭賀大人加封高位!"

只見樂文身著一襲皇帝特賜的蟒袍,腰胯繡春刀,腰間還配著一枚純金制成的橢圓形腰牌,上面刻有錦衣衛指揮使樂文的字樣.>

樂文正襟危坐在指揮使衙門的正位之上,擺擺手,謙虛道:"兄弟們都起來吧,本座剛受陛下加封,以後還需兄弟們多多關照!"

在樂文身前跪著的錦衣衛長官們,見樂文沒有一點架子,不禁都對樂文這個剛上任的長官多出了幾分敬重,紛紛回禮道:"屬下不敢,大人文武雙全,乃是吾輩的楷模,屬下余願盡微薄之力與大人共同為皇帝陛下效力."

這指揮使衙門內的十幾名錦衣衛長官里自然也有崔志和鄭良才,樂文從來沒有當過錦衣衛,那朱厚照突然給了他加封了這麼一個職位,他還真有點措手不及,不過有崔志和鄭良才給他打著下手,他也好安枕無憂.

其實樂文加封為錦衣衛指揮使也沒什麼大事要做,就是要陪在皇帝身邊,不過樂文還有順天府尹的職務,自然主要陪在皇帝身邊的還是錦衣衛左都督錢甯,所以他也不必總陪在皇帝身邊,保衛皇帝,只需有什麼好玩的,叫上這皇帝一起去就行了,樂文都覺得好汗啊,他辦理案子,成了朱厚照玩的樂趣了,這皇帝真是有夠奇葩的.

朱厚照前段時間在豹房是變著花樣玩,可是還是覺得不好玩,便把注意打在了斷案子上面,他看樂文在斷案的時候還挺好玩的,但是又怕樂文有案子不與他稟報,便加封了他這個職務,其實有錢甯這個左都督保護他,這個錦衣衛指揮使也一直是空閑著的,現在由樂文接管,也主要是能多陪在他身邊,陪他玩.

可樂文卻是菊花一斤啊,傳聞這朱厚照有特殊癖好,樂文覺得不管是真是假,還是躲著這家伙好,省的哪天菊花不保.

在處理完一些必要的公務後,樂文便與二弟崔志,三弟鄭良才一起來到一處清淨之所喝酒聊天.

"大哥,你真是官運亨通啊,剛被皇帝陛下升為順天府尹,這就又加封為錦衣衛指揮使,成了二弟和三弟的頂頭上司了,以後咱們兄弟也可以經常在一起喝酒聊天了."

"二哥說的及是,當浮一大白,干!"

"哈哈,干!"

擺了一桌酒菜,三人坐在一起,邊喝酒邊閑聊了起來.

樂文一仰脖喝完杯中之酒,便是微微一搖頭,有些無奈的苦笑道:"咳,得了吧,你倆就別刺激為兄了,有錢甯這個左都督,為兄這個錦衣衛指揮使也不過是個擺設,還要聽從那錢甯調遣,那錢甯一直對為兄心生嫉恨,想來以後的日子未必好過啊."

"大哥不必憂慮,錢甯那厮如若敢為難大哥,俺們兄弟就和他拼了."

崔志聽到錢甯二字,便是心中一怒,這錢甯除了會在皇帝身邊拍馬溜須,受皇帝恩寵外,就是對他們這些手下擺著一副臭臉,只要錢甯覺得哪里看不順眼,便是對手下一頓胖揍,手下們礙于皇帝恩寵他,也只是敢怒不敢言,只能忍氣吞聲.

而如今樂文來了,他們也算有了主心骨了,只要那錢甯敢再隨便責罰他們,有樂文帶著他們,他們就一起對付錢甯.

俗話說,兄弟齊心其利斷金,他們兄弟聯合起來,那錢甯即便是錦衣衛左都督,想必也不敢妄動.

……

樂文回到順天府衙,便聽說有一個名叫田通的人盜賣官糧,而且他有倉庫主管官吏余堪的書信.

于是,樂文便派人把這叫田通的案犯和倉庫主管余堪抓拿歸案.

順天府衙

寬敞的大堂,迎面正中一幅畫,上面畫有海水江崖,托著一輪紅日,象征海晏河清,上懸金字匾額,上書:"清正廉明"四個大字.

府堂之上

"威武……"

只見案犯田通和案犯余堪趴伏在地,兩人都大呼冤枉.

田通被抓,就寫了份狀詞,說是余堪寫信指使他做的,可是余堪卻抵死不認.

"肅靜,案犯田通,余堪,你二人可之罪!"

樂文坐在太師椅上,一拍驚堂木,堂下的兩人便立刻止住了呼喊聲.

"大人冤枉啊,那書信並非屬下所寫啊."案犯余堪趴在地上哭訴著.

"大人,小人的這封信的確是這余堪所寫,要不然小人即便有豹子膽也不敢盜賣官家的糧食啊."

案犯田通卻是一口咬定,這封信的確就是這管理倉庫的官吏余堪所寫.

"皇上駕到!"

樂文正在想該如何辦理這件案子的時候,那朱厚照卻來了,還是一身便裝,帶著一幫錦衣大漢便來了.

"微臣叩見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樂文大汗啊,這朱厚照專門派了個人監視這里,只要樂文一審案件,這朱厚照便馬上得到通知,在一幫錦衣衛的護駕下便來到了順天府衙.

仔細一看,這幾名錦衣大漢里還有錢甯混在其中,兩人的眼神一對視,錢甯眼光中露出一絲狡黠之色,樂文不禁心道:"我日,看來老子以後的日子難熬了,如果審理錯一件案子,被這錢甯在皇帝跟前說一頓壞話,那他就吃不完兜著走了,這天下哪里有順天府尹官案,皇帝在旁邊觀看的道理,這不是為難老子嗎."

"樂愛卿平身吧,以後朕來順天府衙,愛卿就不用多禮了."朱厚照一副豬哥的樣子,一擺手,身後的錦衣大漢便搬了一張椅子,朱厚照便一屁股坐上去了.

"陛下請上座,微臣坐在這里審案即可."朱厚照坐在公堂的旁邊,樂文哪里敢坐在公堂之上啊,便連忙請朱厚照坐在公堂上面.

"愛卿不必多言,朕就坐在這里看你是如何斷案的."朱厚照說完,也不再理會樂文,打開扇子,便扇了起來.

既然朱厚照都話了,樂文哪里敢不從啊,皇帝讓咋辦就咋辦吧,樂文就這坐在一旁的朱厚照是隱形的就行了.

"來人,把案犯田通的狀詞呈上來."

樂文一拍驚堂木,衙役便拿著田通寫的狀詞呈了上來.

(未完待續...)

上篇:第215章 錦衣衛指揮使     下篇:第217章 皇帝陪審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