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217章 皇帝陪審2  
   
第217章 皇帝陪審2

樂文把衙役呈上來的狀詞和那封信放在一起,然後看著堂下低著頭,跪伏在地的案犯田通,猛的一拍驚堂木.≥

堂下的跪著的案犯田通渾身就是哆嗦.

可這一拍子,卻是驚的坐在旁邊的朱厚照突然從太師椅上蹦了起來,看著樂文想要開口說什麼,卻沒說出口.

而站在朱厚照後面的錢甯,卻是拔出腰間的繡春刀,用刀尖指著樂文,直言其名的斥責道:"好你個樂文,你竟敢驚動聖駕,你可知罪!"

樂文思考問題的時候,早就把身旁的朱厚照給忘了,本來是想拍驚堂木,震懾一下田通,誰知道卻是把身旁的朱厚照給嚇了一跳,樂文不禁心道:"還自稱威武大將軍呢,老子拍了一下驚堂木就把你嚇成這樣."

朱厚照其實也不是被嚇到了,只是他從來沒有審過案子,上次來順天府公堂也是在樂文審理結束的時候,根本就沒想到樂文突然會來這麼一下,算是給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不過他還覺得挺好玩的,對身後的錢甯一擺手道:"汝退下吧,朕並沒有被樂愛卿驚動,只是這塊木頭挺好玩,讓朕也來拍兩下."

"啪……"

"嘿,好玩,樂愛卿的這塊木頭可比朕的那塊鎮山河好用多了,錢甯,拿上,回去朕就用這塊."

朱厚照不是每天到處跑,就是沉溺于豹房之內,他偶爾興起上朝的時候用的是皇帝專用的驚堂木,名叫鎮山河,朝廷把皇帝專用的驚堂木圖案規定為龍形,取龍乃皇權之象征意,宋代為臥龍,張牙舞爪;元代刻三爪或四爪龍形;明代龍形略有變化,嘴凸頭大,頸粗身肥,刻有五爪,且頭上有角.

驚堂木的選料極為講究,以結實耐用為本,多為質地堅硬,紋理細膩的高檔紅木,如檀木,酸枝,黃花梨,雞翅木,黃楊木等,敲擊桌案時聲音響亮.但北方也有用桑,棗,黑槐木制作驚堂木的.

皇帝使用的驚堂木稱作"龍膽",亦稱"震山河".皇妃使用的稱作"鳳翥",也稱"鳳霞";輔使用的稱作"運籌",亦稱"佐朝綱",用以顯示身份;將帥使用的為"虎威",還被稱為"驚虎膽",用以震軍威;縣官使用的稱為"驚堂"或"驚堂木".

現在好了,皇帝陪同審個案子,先把樂文的驚堂木給沒收了,這叫什麼事.

樂文坐在太師椅上,手放在堂案的之上張著,手中卻是空無一物,他心里直翻白眼,暗暗心道:"我日,這還讓老子審案嗎,剛審案,就先把老子的驚堂木給拿走玩去了,你讓老子怎麼審案……"

心里雖然不爽,可是皇帝看上的東西,他豈敢說半個不字,也只能暗暗搖了搖頭,手中抓起案桌上的一張狀詞與一支毛筆,走下堂來,用手把狀詞的兩頭給蓋住,只留下中間一個字,站在案犯田通身前,斥問道:"案犯田通,你抬起頭來."

田通一直趴在地上不敢抬頭,見到樂文走到他身前,就是有些心中微微顫,這時聽到樂文呵斥一聲,他就連忙抬起頭,用一臉迷茫的眼神的看著樂文,又哭喪著臉,指著在他身旁跪著的管理倉庫的案犯余堪,哭訴道:"大人,小人真的是冤枉啊,那信的確是這余堪寫的啊."

"肅靜,大堂之內,豈容你隨意喧嘩,你來看看這個字,如果是你寫的話,你就在上面寫個'是’字,如若不是,你就在上面寫個'非’字,明白嗎?"

樂文說著就把毛筆扔在了田通的眼前,田通連忙哆嗦著手,拾起了毛筆,看了看樂文手中的那個字,然後想都沒想的就在上面寫了一個"非"字.

可是當樂文把遮蓋住兩頭的部分拿開,那田通就傻眼了,他連忙磕頭道:"大人,小人一時頭腦不清,才誤寫了一'非’字……"

樂文看出了這田通做賊心虛,可是看這田通還嘴硬,便冷笑道:"好啊,大膽案犯田通,這張狀詞,明明就是你剛剛上呈的狀詞,你竟然在上面寫了一個'非’字,看來你是頭腦不清醒啊,來人,把這田通拉出去杖刑三十,讓他好好清醒一下."

"是,大人!"

站在堂內兩旁的衙役,聽到樂文的吩咐,二話不說,拖著案犯田通便往堂外拉.

"嗵……嗵……"

"哎呦,大人冤枉啊,小人剛才的確是頭腦不清醒啊."

朱厚照這時有些迷糊了,不解道:"樂愛卿,這案犯田通並無罪過,汝為何要杖刑于他呢?"

"回陛下,這是微臣辦案的手段,陛下只需稍等片刻,便會知曉其拱手施禮道.

樂文話剛說完,錢甯就指著樂文,憤憤道:"樂文,你休要欺瞞陛下,如若你敢欺瞞于陛下,就是欺君之罪,本都督定然把你千刀萬剮."

聽到錢甯的威脅之言,樂文只是淡淡一笑,瞥了一眼錢甯道:"錢大人言之過早吧,如若下官並未欺瞞與陛下,而把本案給破了,不知錢大人又當如何?"

"哼!?該當如何?如若斷不了此案,就是欺君之罪,如果斷了……"

錢甯說到這里,卻是微微一頓,他只想把樂文給置于死地,其實皇帝來陪審,一是因為朱厚照貪玩,二就是因為錢甯想把樂文給整死.

本來他就已經把樂文給踢到了最底層的平民,可是沒想到,樂文卻得了皇帝親自舉辦的文武大會的第一名,被封為正五品千戶,把他氣的壓根直癢癢.

可接著就是隨皇帝禦駕親征,他于是又故意在皇帝身邊進讒言,把與他一起參加文武大會比試的同學都給分開,給樂文安排了一支最差的隊伍,全是老弱殘兵,本來是想讓樂文派到最前線當炮灰的,誰知道皇帝卻不讓樂文去前線,讓樂文給他當保鏢,這讓錢甯又是氣的直瞪眼.

但是讓誰都沒想的是,本來是個安逸的差事,陪在皇帝身邊,最起碼安全多了,可是樂文卻要奮然請命去前線當炮灰,這讓錢甯也有點摸不清樂文是為啥,可讓他更沒想的是,這樂文還在前線立了大功,被封為了這順天府尹,他就更是氣的快要吐血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216章 皇帝陪審     下篇:第218章 皇帝陪審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