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223章 為理想而奮斗的少年3  
   
第223章 為理想而奮斗的少年3

書辦見樂文面帶不悅之色,便連忙拿著掃把給樂文打掃號舍,這書辦一臉恭敬的為樂文打掃完號舍,便又在號舍旁邊生了一個爐子.

這爐子是只有貴族官員才能享用的,普通的舉人是根本享受不了的,在這嚴寒的天氣里,那些沒有官職,不是貴族的舉人們也只能縮在小小的號舍里,凍得渾身抖,提著毛筆答卷了.

生好爐子,樂文裹著貂皮大衣,頭上帶著貂皮帽子,手上戴著貂皮手套,坐在號舍里,那書辦又連忙去給樂文准備了幾個炒菜和一碗米粥,這待遇本來是為考官們准備的,而考生都是自帶干糧的,樂文也沒想著搞什麼特殊待遇,可是這書辦一副,不讓他做,他就沒法跟那個禮部官員交代的樣子,樂文也只能享受這種特別的待遇了.

而在"臭號"和"小號"里呆著的考生們就叫苦不迭了,俗話說"二月春風似剪刀",尤其是"臭號"的考舍上面全是窟窿,一陣陣的寒冷的北風吹過,把"臭號"里的考生凍的渾身直抖,吃著籃子里的燒餅,就像吃石頭一樣,都快把牙齒給咯掉了.

想到還有九天八夜,這日子可怎麼過,兩道眼淚就不知不覺的流出來了,可是瞬間就在臉上被凍成了冰條……

等大家都吃飽喝足,洗漱完畢後,考官便開始本次會試的考卷了.

接過試卷,打開來看,仔細的審閱了一遍,這試卷的前三道題為四書題,三題之中,又以題最重,這是毋庸置疑的.

在樂文在看到題目時,便是淡淡一笑,這會試的題目也並不難嘛,這一題出自《孟子》里的《公孫丑章句》.

樂文蘸墨提筆,便在考卷上寫了起來.

孟子致為臣而歸.王就見孟子,曰:"前日願見而不可得,得侍,同朝甚喜.今又棄寡人而歸,不識可以繼此而得見乎?"對曰:"不敢請耳,固所願也."

他日,王謂時子曰:"我欲中國而授孟子室,養弟子以萬鍾,使諸大夫國人皆有所矜式.子盍為我言之?"時子因陳子而以告孟子,陳子以時子之言告孟子.

孟子曰:"然.夫時子惡知其不可也?如使予欲富,辭十萬而受萬,是為欲富乎?季孫曰:'異哉子叔疑!使己為政,不用,則亦已矣,又使其子弟為卿.人亦孰不欲富貴?而獨于富貴之中,有私龍斷焉.’古之為市也,以其所有易其所無者,有司者治之耳.有賤丈夫焉,必求龍斷而登之,以左右望而罔市利.人皆以為賤,故從而征之.征商,自此賤丈夫始矣."

寫完了前面的三道題,樂文便答起了下面的兩道題,這兩道題,這第四題涉及變法,《裴度毒宰相宜招延四方賢才與參謀請于私第見客論》.

答完第四題,然後樂文接著答第五題,第五題為《周唐外重內輕,秦魏外輕內重,各有得失論》

樂文研了研墨,提起毛筆,在硯台里沾了沾墨汁,便又答起了第五題.

"天下之患無常處也,惟善謀國者,規天下大勢之所趨,擺時度務,有以制其偏綺之端,則不至于變起而不可救.夫立國之初,每鑒前代得失,以定一朝之制,時勢所迫,出於不得不然,非能使子孫世守以維萬世之安也.嗣世之主,昧于時變,因循荒怠,不思所以持之,欲無中于禍敗,豈可得哉.吾嘗綜觀前史,曆代內外輕重之際,得失之故,有由然也.夫天子建國,居中駐外,大抵據形勝以臨天下,而操縱進退自相維系,是以四方順軌而下無凱覦,使非集權於中樞,久之必有擁兵坐大而睥睨奸命,適召天下數世之患."

會試第一場考完,由于不能出場,樂文便坐在考舍里雙手摟著肩膀,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氣沉丹田,打起坐來了,好把精力回複一下.

在第一場結束後,在"臭號"里的考生,有的都已經快要凍僵了,手里拿這一塊餅,端著考場提供的熱茶,才算是緩了緩,看著手上已被凍裂的凍瘡,一道道的血口子,忍不住熱淚盈眶,可是想到會試考完,如果能進入殿試,那麼就有可能得中"三甲",想到這里,又嘿嘿的笑了起來,搞的就像中二里出來的一樣.

在考官收卷完畢後,接著就是第二場的考卷,樂文便又進行第二場的答題.

樂文打開試卷,大略看了一下,現這第二場主要考《五經》里的《詩經》和《周禮》.

其中兩道題為《詩經》的題,剩下一道題為《周禮》的題.

第一題為《詩經》里的《鴇羽》

第二題為《詩經》里的《楚茨》

楚楚者茨,言抽其棘.自昔何為,我藝黍稷.我黍與與,我稷翼翼.

我倉既盈,我庾維億.以為酒食,以享以祀.以妥以侑,以介景福.

濟濟蹌蹌,絜爾牛羊,以往烝嘗.或剝或亨,或肆或將

祝祭于祊,祀事孔明.先祖是皇,神保是饗.孝孫有慶,報以介福,萬壽無疆.

第三題為《周禮》的里的《春官宗伯》

惟王建國,辨方正位,體國經野,設官分職,以為民極.乃立春官宗伯,使帥其屬而掌邦禮,以佐王和邦國.禮官之屬:

大宗伯,卿一人.小宗伯,中大夫二人.肆師,下大夫四人,上士八人,中士十有六人.旅,下士三十有二人,府六人,史十有二人,胥十有二人,徒百有二十人.

……

會試三場全部考完後,九天八夜下來,像樂文這種享受特殊待遇的貴族官員們倒沒什麼,雖然也是吃不好睡不好,可是比那些在"臭號"里的考生可強多了,樂文聽說在"臭號"考試的考生,在考到第七天的時候就已經昏迷不醒了,被抬回去後,竟然不治身亡了,樂文聽到後,暗暗搖了搖頭,輕歎了一口氣,離開了開場.

會試結束後,貢院的考官們按照流程,日複一閱卷,很快便到了二月底,快要到截至的日子時,終于選出了三百份考卷,湊齊了此次擬錄取的三百名額.

然後接下來就是為這三百名未來的進士排定名次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222章 為理想而奮斗的少年2     下篇:第224章 梅開三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