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246章 朕為你做主2  
   
第246章 朕為你做主2

刑部大牢,俗稱天牢,由錦衣衛管理.≧

天牢內散著一縷縷濃重的血腥味,還伴隨著皮鞭的抽打聲與尖叫求饒聲,在其中的一間牢房外,剛從里面走出來兩名錦衣衛,他們手中拿著一把皮鞭,皮鞭上面還粘著斑斑血跡,一滴鮮血順著皮鞭的尖頭,滑落在天牢的青石板地上,出一道微不可聞的水滴之聲.

"這是皇帝陛下要親審的三名重犯,你們給我看牢了,既不能讓他們自盡,又要讓他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知道嗎!"

"是,指揮使大人!"

錦衣衛指揮使霍宏,身著飛魚服,腰挎繡春刀,他剛路過這里,想起皇帝需要親審的重犯,便又對看押天牢的錦衣衛叮囑了幾句,唯恐出了什麼岔子,惹到皇帝陛下不高興.

看守天牢的錦衣衛也很奇怪,這剛被關押到天牢里的三名重犯,還真是夠倒黴的,竟然惹到了皇帝陛下,這下看來想死都難了.

"皇上駕到!"

"吱呀……"

這時天牢的大門,突然被推開了,一縷陽光射了進來,隨之走進來的是一名身著金黃色龍袍,手執一把龍鳳畫扇的皇帝陛下,而在他身後還跟隨著一名身材瘦小的小太監,這名小太監就是喬裝後的丁珂兒.

"微臣叩見陛下!"

眾錦衣衛見到皇上駕臨,便紛紛連忙叩行禮.

"眾位愛卿平身吧,朕欽點的犯人在哪間牢房?"樂文一甩手中的畫扇,扇了兩下,邁步向前,漫不經心的隨口問道.

"謝陛下,請隨微臣來這邊."

錦衣衛指揮使霍宏,不敢怠慢,連忙引領皇帝朝前面的一間牢房走去.

"陛下,微臣冤枉啊……"

樂文剛來到關押許巍與黃儒父子三人的牢房前,里面眼尖的許巍就連聲哭喊道,只見許巍頭散亂,恐懼的臉上一道道的血痕,他身著白色囚服,白色囚服已經被皮鞭打的破爛不堪,渾身鮮血的被掛在架子上,而在他身旁,同樣是與他一樣被掛在架子上黃儒父子,卻是已經被打暈了過去.

自從錢甯莫名其妙消失後,他就心中暗呼不妙,一直都惴惴不安的過著日不能食夜不能寐的日子,誰知道這一天還是倒來了,他平生行惡太多,但是他實在是不知哪里得罪了皇帝陛下,以致招來殺身之禍,在被關押到天牢的這段時間,他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這件事,倒底是怎麼回事.

"你們都退下吧."

樂文看著半死不死掛在鐵架上的許巍三人,眼中透出一縷譏笑,往後一擺手,便走進了牢房.

"是,陛下!"

指揮使霍宏躬身遵命,然後一擺手,便帶著眾錦衣衛走出了天牢,在天牢之外守候.

"陛下,饒命啊,微臣實屬不知所犯何罪,還望陛下開恩,放微臣一把啊."

這許巍見皇帝陛下只帶著一名小太監走了進來,還屏退了守衛天牢的錦衣衛,進來卻只是冷冷的看著他,卻不一語,看的他心里直毛.

丁珂兒雙眼微紅,死死的盯著鐵架之上的許巍,小手緊緊的握著,指甲透過手心嬌嫩的皮膚,鮮血都從指縫中流了出來.

樂文走到許巍身前,拿起那炭爐里炙熱紅的鐵烙,在許巍眼前晃了晃,冷哼一聲道:"哼,不知所犯何罪,好,那朕來問你,你可還記得十年前,你為了一己私利,謀害丁氏藥鋪的罪行嗎?"

許巍看著眼前晃來晃去的赤紅鐵烙,眼中滿是惶恐之色,嚇的頭往後急躲,生怕被燙到一下,可是他這麼一甩頭,他額前的滿頭的亂卻甩在了赤紅的鐵烙之上,出"次啦……"一聲,隨之一縷焦糊的頭味道,散漫了開來.

"……十……十年之前?!丁家……陛下,時間太久,微臣實在是想不起來了啊."

任許巍想破頭,也想不到,搞了半天,皇帝要責問的事,竟然是十年之前的事,可是時間過去太久,他還真的想不起來了,不過讓他更奇怪的是,十年之前,陛下也不過十幾歲,皇宮估計都沒出過,他怎麼會得罪到皇帝啊.

"什麼?想不起來?那就別怪朕了."

樂文說著就要拿著赤紅的鐵烙,朝許巍那滿是血痕的臉上蓋去,嚇的許巍緊閉雙眼,慌忙開口喊道:"陛下,微臣想起來了……微臣想起來了……"

其實許巍哪里是想起來,他是為了免受這皮肉之苦,才胡亂說招認的,別說十年之前,即便是這一年之內,他都不知道謀害了多少人,他哪里可能還記得啊.

"你這個早該千刀萬剮的狗官,我家的丁氏藥鋪哪里招惹到你這個狗官了,你為何要謀害我的父親丁薛!"

樂文身邊的丁珂兒再也控制不住她的情緒了,她狠命的揮甩著手中的皮鞭,一道道新鮮的血痕又出現在了許巍的身上.

丁珂兒剛才一直都雙眼通紅的瞪著鐵架上的許巍,看著眼前之人,她恨不得要把許巍給千刀萬剮,才能一解十年來,一直壓在她心中的深深的仇恨.

許巍聽到丁薛的這個名字,忍受這甩的皮鞭,才好像想到了什麼,他腦中急的回想著,突然眼睛中透出一縷驚異,顫抖著聲音,看著眼前的小太監,疑惑道:"丁氏藥鋪……丁薛,你……你是何人?!"

丁珂兒的俏臉上滑下一道淚珠,她伸出玉手,揭下頭頂的黑色內官紗帽,一頭烏黑光亮的秀隨之散落了開來,如今呈現在許巍眼前的竟然是一名傾國傾城的美貌少女,而且他還覺得很是眼熟.

"你這狗官,睜大你的狗眼看看,我就是那丁薛的女兒,當年逃出生天的那個小女孩!"丁珂兒手執皮鞭,怒視許巍,指著已經有些呆的許巍怒罵道.

"……你……竟然是你……你就是那樂文的娘子,我知道是為什麼了,陛下,罪臣冤枉啊,這女子是那樂大學士的妻室,樂大學士對微臣一直耿耿于懷,一定是他在陛下身邊獻讒言,一定是……一定是……"

(未完待續...)

上篇:第245章 朕為你做主!     下篇:第247章 朕為你做主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