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256章 朕微服私訪2  
   
第256章 朕微服私訪2

"讓開,都讓開,是誰膽敢在宛平城內尋釁鬧事啊!"

這時,宛平城內的兩名巡守衙役接到了消息,便匆匆忙的趕了過來,推開了圍觀的人群,手里舉著樸刀,耀武揚威的叫囂著.

"你們兩個來的正好,快給本公子把這尋釁鬧事的匪徒給抓起來,快……!"

那個長得獐頭鼠目的官宦子弟看到衙役來了,臉上沒有半點懼意,卻是一臉喜色,連忙招呼著讓他們過來,一手捂著腰,一手執著折扇,惡狠狠的指著樂文,好像是說,耕地的,這下你完蛋了.

"什麼……,你這耕地的鄉下人,竟敢打我們的衙內,還把打了衙內的保鏢……,這下你死定了,快束手就擒吧你."

衙內是對官僚的子弟的泛指,那兩個衙役看著他們的衙內一身是土,那兩個衙內的保鏢也是一臉是灰,兩人就對視了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異色,這耕地的竟然能把衙內的兩個保鏢都打成了這樣,那他們兩個就更不是對手了啊,以至于他們只敢拿刀指著樂文,讓他束手就擒,卻一步也不敢向前.

"上啊……你們兩個混蛋怎麼不上啊!"

兩個衙役你看看,我看看你,看著對面的樂文,樂文雙手抱臂,臉上擺出一副得意的表情,丁珂兒站他的身後,擺出一副看好戲的樣子,那官宦子弟站在中間,看看這個,看看那個,給了那兩名衙役兩下,那兩名衙役才舉著刀沖上前去.

"啊……!"

"嗵嗵……"

這兩名衙役舉著刀還沒沖到樂文身前,就只覺臉上一痛,竟然是樂文使出旋風腳一腳一個,兩個衙役便只覺吃了五種味道一樣,被打的鼻青臉腫的,兩道鼻血也流了出來.

"好小子,你……你竟敢毆打官差!你知道……你知道該當何罪嗎……哎呦,我的鼻子."

兩名衙役捂著鼻子,都准備就此開溜,回去叫人手了,可是樂文接著的話,卻讓他們為之一愣.

"好吧,小可束手就擒,就隨你們去官府走一趟吧."

樂文倒是要見識一下,堂堂天子腳下的宛平縣縣令,竟然如此目無王法,光天化日之下就縱容他的兔崽子當街調戲良家少婦,這簡直是不想活了啊.

隨著這兩個衙役來到公堂,公堂之上懸掛著明鏡高懸,下面的太師椅上坐著一個胖乎乎身著七品青袍,青袍之上繡著鴛鴦的縣太爺,他一拍驚堂木,堂下的兩排衙役敲著水火棍,喊著"威武……"

"押案犯上堂!"

一聲令下,讓縣令很奇怪的是,案犯已經上堂了,可是那兩個衙役卻是鼻青臉腫的扶著他們一瘸一拐的衙內,跟在樂文身後躲的遠遠的.

"嗯?!吾兒,你為何會被打成這幅模樣!"

肥胖的縣太爺看到他那被打的路都走不穩的兒子,連忙搖著他肥胖的肚子,走到堂下,關心的詢問了起來.

衙內看到他爹,更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指著樂文哭訴道:"爹,就是他,就是這個耕地的,把孩兒給打了,您一定要把他千刀萬剮啊!"

縣太爺一聽他兒子的所言所語,再看看那兩個被打的鼻青臉腫的衙役,突然轉身,對著樂文大喝一聲,"……什麼?!竟敢毆打本縣的兒子,還毆打官差,案犯,你可知你這是犯了死罪,要受極刑嗎!"

樂文雙手抱臂,嘴角微微上揚,冷冷一笑,不屑道:"死罪?!呵呵."

"還不快跪下!"縣太爺說完,見樂文卻是擺出了一副無關緊要的樣子,他就又是厲喝一聲.

"跪下?我只怕你受不起啊."

樂文說著,便從懷中拿出一個橢圓形金牌,上面雕刻著錦衣衛右都督朱壽,八個黃金大字,差點沒把肥胖縣令給嚇死.

縣太爺連忙俯身在地,磕頭如搗蒜,口中連呼:"樂大人,下官有眼無珠,下官該死,還望大人饒小的一命吧!"

"都快跪下!快跪下啊!"

兩旁的衙役,和那衙內都看傻眼了,他們還知道怎麼回事,就被縣老爺喊著,要他們跪下,不過看縣太爺一副好像馬上要死的樣子,也好像知道了什麼,臉色都是一變,連忙跪倒在地.

原來此刻樂文是以朱厚照那在曆史上經常微服私訪所用的名字示人的,不過面容卻還是朱厚照的面容,只要不是京官,一般都不會認識皇帝的,錦衣衛右都督也是他自己給封的,雖然都知道皇帝剛封了一個錦衣衛右都督的職位,是專門用來暗查貪贓枉法的朝廷官員的,不過卻都不知道其人倒底是誰.

錦衣衛是什麼,錦衣衛就是專門調查他們這些貪贓枉法的狗官的,皇帝身邊的特務機構,何況是錦衣衛右都督,這下這位縣太爺還不是吃不完,兜著走嗎.

那樂文為何不顯示他皇帝身份,而用錦衣衛右都督的身份呢,那就是因為如果樂文用皇帝身份,不但會引來恐慌和不必要的麻煩,而且一旦暴漏了皇帝的身份,想要再到處游玩,體察民情,那麼就難了,恐怕到了一處地方,就會引來像追星族一般的官員的"圍追堵截".

看著這已經被嚇的冷汗直冒的宛平縣令,樂文冷冷一笑道:"宛平縣令,你好生大膽啊,你身為朝廷命官,竟然縱容你兒子到處尋釁鬧事,你以後也別做這個縣令了,自己去刑部衙門領罪吧."

"啊……刑部衙門?!……大人,下官知錯了,您就饒下官這一次吧,下官保證以後會管教好我這不孝的兒子的."

肥胖縣令可是知道,他這麼一進刑部衙門,不死也要去掉半條命啊,這不是跟送死一樣嗎,雖然犯罪的是他兒子,可是他是有縱容之罪的,而且只要他到了刑部,隨便被刑部一調查,他以前犯的那些事,就會都被查出來的,到時候想死都難啊,最少也是要像當年劉瑾那樣,在菜市口被千刀萬剁,三天三夜才能死啊.

"三日內,如若你們父子兩個沒有去刑部領罪,那就別怪本官親自動手了."

樂文卻是對這種貪贓枉法的東西,不會有半點手軟的,這種狗東西,就要受到嚴懲,大明朝才會永享太平盛世.

(未完待續...)

上篇:第255章 朕微服私訪1     下篇:第257章 皇帝把白蓮教主氣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