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332章 拿了嫦娥的一血  
   
第332章 拿了嫦娥的一血

系統的話音剛落,只見一道白光突然出現在了樂文的身前,而那些正在為老酋長的死,而傷心哭泣的部族們也意識到了不對勁,止住了哭聲和眼淚,連忙回身來看.??網

此時所有人的瞳孔中,都映射出了一個凡脫俗,如天仙一般的絕世佳人,她就是樂文適才得到的還未成仙的嫦娥.

只見嫦娥雙眸似水,卻帶著談談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十指纖纖,膚如凝脂,雪白中透著粉紅,似乎能擰出水來,一雙朱唇,語笑若嫣然,身著淡白色廣袖流仙裙,四肢纖長,細腰以云帶約束,更顯出不盈一握,青絲隨風舞動,出絲絲清香.

"她!……她是誰?!"女巫靈兒眼中滿是驚異和敵意之色,手中已經聚氣一團黑色霧氣,想要使用巫術來對付眼前突然出現的嫦娥.

"住手!"

而嫦娥也已經感受到了女巫的敵意,而且看到女巫手中的一團黑氣,還以為女巫要對樂文不利,五指輕輕一拈,手中竟然已經出現了一把著寒光的月牙型圓環形武器——月刃,朝著靈兒就要一刃劈去.

樂文連忙伸手握住了嫦娥的皓腕,只是輕輕一握,手中便滿是細膩光潤,而靈兒見嫦娥已經出手,便也要釋放出巫術,來對付嫦娥,可是她只覺手腕一緊,卻是樂文的手也同時握住了她的手腕.

"你們都住手,是自己人."樂文翻了個白眼,連忙解釋道.

兩個女人竟然都以為對方是敵人,要對樂文不利,才會同時出手,誰知道鬧了個大烏龍,兩女都不覺臉頰微微一紅.

樂文放開了兩女的皓腕,嫦娥眼中略有深意的望了一眼靈兒,對著樂文施了一禮,柔聲道:"妾身見過夫君."

因為在嫦娥的意識里沒有皇帝和陛下這個概念,所以嫦娥就以妾身來自稱,而樂文在她的心目中已經成為了她的夫君.

適才樂文說大家是自己人,嫦娥還以為對面的俏麗女巫也是樂文的娘子呢,心中便莫名有些酸意,而那意味深長的一眼,也是對靈兒的挑釁,好像是在說——這是我的夫君.

可她要是知道,樂文的女人,連樂文自己都快要數不過來了的話,恐怕連樂文都不知道這一向冷漠高傲的嫦娥會不會離他而去了.

如果嫦娥離他而去,那可就虧大了,攢了大半年才攢到的25oo點成就積分,豈不是泡湯了,而且系統商城知名美女類的絕世美女,一旦被購買,就會在系統商城中消失,如果已經購買的絕世佳人不幸掛掉,或者因為與樂文的好感度降成負數,那麼也就是樂文永遠失去她的時候.

這些也是樂文詳細了的看了系統商城美女類的說明介紹,才得知的,他原本以為只要在系統商城中支付購買了,那麼他所購買的絕世佳人就會永遠服從他,忠實于他,豈不知,如果他如果不好好的哄著她們,冷落了她們的玻璃心,就有可能會竹籃打水一場空,倒時候就只能干瞪眼了.

其他女人都好說,可是這嫦娥可是仙女啊,雖然還沒有成型,但她畢竟是地地道道的嫦娥仙子,而且她的美貌世間的所有女子恐怕都難以媲美,自然心中就會有一種天生的冷漠與高傲.

要不是樂文的系統足夠強大,在嫦娥的腦海中強制加入了樂文是她的夫君,這個概念,恐怕樂文即便真做了神仙,嫦娥也不會搭理他,更別提在樂文身旁放下身段,嬌滴滴稱呼樂文為夫君了.

樂文為了先穩住嫦娥,也沒有直接說他其實還有很多女人,而且個個都是絕世佳麗,還對著嫦娥說女巫靈兒只不過他的一個侍從,並不是他的妻妾云云……,這才攏絡住了嫦娥那顆傲嬌的小心髒.

現在好了,嫦娥是先天境界23級,女巫靈兒是先天境界21級,樂文也是先天境界21級,樂文也算是有了兩個得力的美女幫手,不過對于女人來說,只有真正的拿下她,她的心才會跟著你.

所以樂文這第一晚便從系統商城中花了5點成就值,買了一個大帳篷,大帳篷內只有一張軟榻,樂文一把摟住嫦娥的柳腰,嫦娥微微一怔,知道樂文想要對她做什麼,俏臉紅的都快滴出血來了.

她雖然傲嬌,但是畢竟還是個雛子,哪里經過這些,被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這麼一抱,嬌柔的身子一下子就軟倒在了樂文的懷中,仰望了一眼樂文,看著樂文那炙熱的眼神,不由的心中微微一跳,連忙垂下螓來,芊芊玉指輕輕撫在腰間的云帶上,嬌滴滴道:"妾身,還是……第一次,望夫君愛憐,莫要太粗魯."

"第一次?!"樂文不敢置信的望著嫦娥那羞的快要滴出血的俏臉,心道:"不會吧,老子竟然要把世間所有人,都望眼欲穿的嫦娥仙子的第一血給拿下了,還不知道此刻正在直播間觀看的網友們,會是什麼表情呢."

樂文輕輕去掉嫦娥腰間的云帶,隨著嫦娥香肩上的淡白色廣袖流仙裙緩緩的掉落在了軟榻上,直播間的網友們沸騰了——

"6666,主播一言不合,說開車就開車,而且開的還是嫦娥仙子的車,我等拜服,可是主播為什麼要給打上碼呢,你這是要把我等給急死嗎."

"忘思蔥:主播,你這時要吃獨食嗎,哥哥我給你了那麼多的紅包,你竟然連口湯給不給哥哥流,主播,你也太不厚道了吧……強烈要求主播不要打碼!"

"是啊,主播,忘大神給了你打賞了那麼多,你都不給忘大神看下嗎,忘大神以後不要再給主播打賞了,主播太小氣了."

"葉良辰:切,看來主播是動心了,給咱們看的再漂亮,都是破鞋,好的自己留著,怎麼會給咱們看呢."

樂文卻是淡淡一笑,心道:"葉良辰果然深知我意啊,破鞋給你們看看就得了,哥哥動心的女子,怎麼可能與爾等分享呢,哼哼哼……"

"你妹啊,主播,你是想把我趙曰天給急死了,只能聽到嫦娥仙子那迷人的喘息聲,卻不能看上一丁點的景色,主播你也太不厚道了吧,求主播可憐可憐我趙曰天,讓我趙曰天看一下嫦娥的脊背,我趙曰天這第七子彈,也沒算白魯."

"同求+1!主播大大,就給吊死看一眼吧,看一眼,我也瞑目了."

"同求+2!"

樂文看著直播間里已經饑渴到極點的網友們,打上幾個讓網友們不禁為之雀躍的幾個大字:"那好吧,哥哥就給你們看一眼,不過只是一眼啊."

"唰!"

樂文停止了動作,一轉身,把嫦娥反抱了過來,嫦娥的脊背便出現在了網友們的眼前,網友們都睜大了雙眼,暗暗咽了咽口水,手中的動作更是快的猶如火箭,這一看就是多年鍛煉出來的成果,現在都揮出來了.

只是這一眼,直播間里的百萬網友便都心滿意足的長長籲了一氣,點了支煙,繼續看著打了碼的大屏幕,聽著嫦娥的嬌喘聲,腦補著主播與嫦娥現在正在用什麼姿勢.

一個時辰後,隨著嫦娥的一聲嬌呼:"夫君……妾身又到了……妾身……妾身實在是受不住了,夫君就饒……饒了妾身這一次吧."

樂文才停住了動作,長籲了一口氣,仰面躺在榻上,把目光放在已經被樂文折騰的沒有一絲力氣的嫦娥,眼中露出一絲狡黠之色,淡淡笑道:"小娥,你還行嗎."

嫦娥此時有種騰云駕霧的感覺,好像飛升成仙了一般,只是身子實在是受不住了,眼波流轉,想了幾秒鍾,便也只能輕咬著紅唇道:"不,夫君,妾身已是全身軟,四肢無力了,今晚恐不能伺候夫君了,夫君太……太厲害了,還是改日吧."

"好吧,那改日就改日吧,不過為夫還沒有盡興啊,這又當如何呢."

樂文略有深意的說完,然後望了一眼帳篷外有一個嬌柔的身影正要慢慢的離去,這個身影,樂文剛才就現了,不過他一眼便知道定然是女巫靈兒在外面偷看,要不然這處地方,除了他身邊的嫦娥,誰會還有誰能有如此美妙身影呢.

嫦娥有些眼中露出一絲歉意與羞澀,沉聲片刻,柔聲道:"要不,要不,妾身用……"

口字始終是沒有說出來,不過樂文卻是甚解其意,望著嫦娥躍躍欲試的表情,四目一對,微微點了點頭.

樂文這剛一點頭,渾身便打了個激靈,低頭看著嫦娥的動作,心道:"想不到,這嫦娥還有這麼一手,要不是剛才老子拿了她的一血,老子還真要懷疑嫦娥說她是第一次是不是忽悠老子呢."

"我曰,主播老大,聽這聲音,嫦娥不會是給你……,666666,主播不但拿了嫦娥的一血,還拿了嫦娥的一口,我等拜服!"

"忘思蔥:主播還是很夠義氣的,剛才讓我等看了到了我等想要看的,啥也不說了,打賞走起!"

"忘思蔥打賞主播999組火箭,蕩氣回腸,百感交集,千金相贈,助主播一世風流!"

"葉良辰打賞主播99組小汽車,擊節贊歎,拍案而起,非此犒賞不足以表吾之意!"

"趙曰天打賞主播666組鑽戒,天花亂墜,感動涕零,主播之才當受此賞!"

"66666,三個老大都打賞了,雖然我沒有三位老大闊綽,但是我豈能只看著,我也來打賞!"

"執手並肩看天下打賞主播99組巧克力,小小打賞,聊表心意,望主播不要嫌棄."

"我執皆因你值打賞主播1o組巧克力,主播,這是小弟省下來的零花錢,只有這麼多,全給你了."

看著大屏幕上不斷飛過的禮物,樂文也緩緩的舒了一口氣,低頭看了一眼已經累的睡著的嫦娥,心道:"看來這顛鳳培元會讓練習者越來越強啊."

只是心中這團火,還沒有完全消滅,而剛才帳篷外的女巫靈兒,恐怕也是如此吧,不如朕就幫她一起把心中的那團火給消滅掉吧.

樂文想到這里,便整理好衣著,披上長袍,走出了帳篷外,看到不遠處的一塊白色岩石上,正坐著的抬頭望著夜空的巫女靈兒,暗暗搖了搖頭,沒有聲響的走了過去.

"喂."樂文走了過去,伸手輕輕拍了一下靈兒的香肩.

正在抬頭望著夜空中的皓月呆的靈兒,被樂文這麼一輕輕拍,身子微微一怔,連忙回過頭來,驚呼了一聲,"啊!"

看到是樂文,她連忙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結結巴巴道:"是你,呃,不,酋長!"

樂文聽到酋長這個詞,還真是覺得別扭啊,雖然老子現在手下只有數十人,但是老子還是有權利改變掉這種稱呼的,"靈兒,你以後就稱呼我為陛下,而我則自稱朕."

"彼……彼下?!"靈兒有些不解,不知道這彼下是嘛玩意,不過既然樂文有吩咐,她就要照辦,"是,彼下!"

樂文卻是聽出了靈兒音有些不對,連忙擺手道:"不對,是陛下,來,跟我念,陛下!"

靈兒略微帶著羞澀與疑惑的目光,望著樂文的眼睛,沉聲了片刻,才緩緩道:"陛下!"

樂文覺得靈兒,果然是孺子可教也,連忙點點頭,微微一笑道:"唉,對,就是這樣,以後就與部族的成員就對這麼稱呼朕了,知道嗎?"

"朕?!可是陛下和朕又是何意呢?!"靈兒雖然念出了陛下,可是對樂文所說的陛下和朕,還是一知半解.

樂文無奈的翻了翻白眼,又是一番講解,靈兒這小丫頭,才算是把陛下和朕,給大概聽明白了.

對著樂文嫣然一笑,"陛下,您也會巫術嗎,為何您變化出來的東西,靈兒都沒有見過呢.

"

"你指的是什麼?"樂文臉上裝作一副不解的樣子,眼中露出一絲微不可見的狡黠之色,故作不知的緩緩問道.

此時的靈兒還不知道,她已經落入了樂文設下的陷阱里,一臉天真的若有所思道:"就是你召喚出來的那個龐然大物,可以把玄木獸給殺死的怪物啊."

"呃,你是說坦克啊,那個不是怪物,名作坦克,是朕的秘密武器."樂文微微一笑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那還有剛才那個,金色的……圓屋子是做什麼用的呢."

靈兒說道這里,便是臉色一紅,低下頭來,後面的幾個字,更是微不可聞.

"呃,你是說朕住的帳篷啊,對了,剛才在帳篷外偷看的,是你嗎?!"樂文沒有想到女巫靈兒,竟然會把話題說到這上面來.

他眼中就閃過了一絲狡黠之色,心道:"既然是你自己主動送上門來的,那就別怪朕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331章 朕的嫦娥     下篇:第333章 朕與嫦娥的小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