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339章 拿貂蟬的一血  
   
第339章 拿貂蟬的一血

午夜

司徒王允府外

一名身體有些孱弱,身著黑色漢袍的少年人,正一邊左顧右盼,一手輕輕拍著司徒王允的府門.〈?

這時司徒王允府的老管家還以為是誰深夜來訪,打著哈欠懶洋洋的問道:"誰啊,來了來了."

"嘎吱."

"你是?!"老管家揉著眼睛,望著眼前面色有些慌張的少年人,心中疑惑的上下打量著少年人,才突然恍然大悟,連忙跪倒在地,道:"陛下?!您為何深夜到此?!"

在都城洛陽遷到長安時,這司徒王允老管家曾在去長安的路上見過漢獻帝劉協一面,要不是他記性還不錯,恐怕此刻就已經是不記得眼前的人就是漢獻帝劉協了.

樂文趁著深夜,使用隱身術悄悄的來到王允府外,就是為了來見王云司徒一面,因為按照時間來算,此刻的司徒王允已經有利用貂蟬,使用美人計的心思了,如果此刻他再不阻止,那麼任務肯定是要失敗了,這個系統主線任務也是讓樂文夠蛋疼的,還要拉攏呂布,殺死董卓,還要不能讓貂蟬失貞,這尼瑪,沒辦法,樂文只能先把王允的心思給打消了,再想後面該如何辦吧.

樂文在老管家一副狐疑的眼神,上下打量才認出他後,才舒了一口氣,還好,這司徒王允家的老管家還認得朕,要不然朕還是費上一番功夫了,"快快請起,你家司徒大人,可在府中?!"

"在,在,我家大人正在府中安睡,陛下快快請進."雖然這老管家很是疑惑陛下怎麼會深夜來訪,又是如何出得皇宮的,但是他一看陛下的裝扮,就知道陛下肯定是有要事要與他家大人商議,所以一絲一毫也不敢有所怠慢.

司徒王允得知陛下深夜來訪,連鞋子都沒提好,披著一件長袍,便來到正堂,看到陛下正坐在正堂低頭在思索著什麼,便連忙上前跪拜道:"老臣王允叩見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此刻非在朝堂之上,愛卿無須多禮,愛卿快快平身."

樂文連忙上前一把扶起司徒王允.

這一舉動,到是把司徒王允給嚇的微微一愣,心道:"陛下,一向孱弱,而且陛下剛剛大病初愈,為何會有如此大的氣力?!"

不過司徒王允現在也沒有功夫去想這些,因為他更是奇怪,陛下是如何出得皇宮的,"謝陛下,陛下深夜來到老臣寒舍,可是經得董相國允可?!"

"愛卿無須多問,朕來找你,是有要事相商,你府中可有一女,名曰貂蟬?!"樂文不想和司徒王允去解釋什麼,他現在最關心的是,貂蟬還在不在司徒王允府中.

現在的司徒王允可是一腦門的問號啊,這也太詭異了吧,陛下這莫名其妙的來到他府中,現在又問起他收下的義女貂蟬,而且他把貂蟬收為義女,也是為了使用連環計,要知道,貂蟬這時候還根本沒有被呂布和董卓見到,陛下又是怎麼知道的呢.

"貂蟬?!有,有,她本是老臣的一名歌姬,不過在不久前已經被老臣收為義女."

既然有貂蟬,那麼這麼來說,這個平行世界看來的確是三國演義和曆史的融合,但是漢獻帝的年紀卻有了變化,在這樂文通過系統助手小菱的一番詢問後,才得知,這是系統在樂文穿越來之前便設定好的,如果讓樂文真的如曆史上的漢獻帝一樣,都是1o歲,你想想,就1o歲的小孩子,毛都沒有長全,還想寵幸貂蟬,不被貂蟬給玩壞了,都算不錯了.

樂文到時要看看,貂蟬到底長得如何,是不是真的如傳說中的那麼傾國傾城,既然系統要讓朕收服貂蟬,擇日不裝日,那就不如今晚吧.

想到這里,樂文便對王允道:"既然貂蟬在府中,那愛卿可否讓朕見上一見?"

王允不知陛下此為何意,難道是半夜睡不著覺,想要讓他剛收下的義女貂蟬侍寢?

想到這里,王允不禁微微一呆,是哪個多嘴的下人,竟然這麼多就把老夫收貂蟬為義女的事情,傳入了陛下的耳中,"這……,陛下要見自然可以,只是義女貂蟬已經入睡,恐怕此時並不方便,可否容義女貂蟬打扮一番,再來覲見陛下?!"

"不用了,讓她即可前來見朕,朕有要事!"樂文一則是想看看剛睡醒沒有任何粉黛裝飾的貂蟬,二則是因為黎明之前,他必須要潛回皇宮,要不然他的那兩名侍女肯定會進寢殿侍奉他更衣,如果進去沒見到他,那董卓可就要找他的麻煩了.

王允看著剛剛年滿十七歲的陛下,心道:"也是,陛下已經十七歲了,而且還沒有冊立皇妃,有需求也很正常,只是如此著急……"

心中雖然這麼想,但是臉上去不但有絲毫怠慢,連忙就讓老管家沏茶倒水,伺候著陛下,他便親自去請貂蟬去了.

樂文看到王允深更半夜的竟然親自去請貂蟬,這不會是王允早就和貂蟬有一腿了吧,不過想想也不對啊,如果是這樣的話,系統也不會給出這麼一個蛋疼的任務啊.

沒一會,王允果然就帶著貂蟬來了,貂蟬見到樂文,便施施然的給樂文施了一禮,柔聲道:"臣女貂蟬恭請陛下聖安."

"免禮,把頭抬起來."樂文坐在堂中正位,一抬手道.

貂蟬低著螓,輕咬紅塵,聽到樂文的話,明眸流轉,緩緩的抬起螓,望了樂文一眼,便又垂下眼簾,不敢直視樂文炙熱的眼神,心中猶如小鹿亂撞,有些躊躇不安.

只是這麼一眼,樂文便是看呆了,只見貂蟬身穿粉紅色的繡花羅衫,下著珍珠白湖縐裙,烏黑如泉的長在芊芊指間滑動,一絡絡的盤成髻,玉釵松松簪起,長長的珠飾顫顫垂下,在鬢間搖曳,眉不描而黛,膚無需敷粉便白膩如脂,唇絳一抿,嫣如丹果,那清澈的眸子,黑白分明,蕩漾著令人迷醉的風情神韻.

"陛下,陛下?!"

當樂文耳邊傳來了一聲王允的蒼老之音,樂文才連忙收回了落在貂蟬身上的熾熱的眼神,點頭說道:"嗯,好,未施粉黛,依然是傾國傾城之姿,讓朕都不禁多望了兩眼,好."

"陛下,老臣斗膽,有一事相求,請陛下恩准."王允對著樂文拱手道.

樂文轉頭望了一眼王允,不置可否道:"愛卿有何事,不妨直言."

王允猶豫了一下,對著貂蟬擺了擺手,貂蟬便緩緩的退下了,然後俯身對著樂文跪下道:"陛下,請恕老臣冒昧,老臣為了讓陛下脫逃那董卓的魔掌,已經定下一計,而此計便與小女貂蟬有關,如若陛下今晚臨幸了小女貂蟬,恐怕……"

"你說的是連環計吧?"樂文也不想去繞圈子了,直言不諱道.

王允沒想到一向儒弱的漢獻帝為何會突然變得這麼精明,而且好像還會未卜先知,竟然連他剛想出沒多久的連環計都知道了.

這讓他驚得真是目瞪口呆,莫非是此事已經泄漏了?但這可是他剛想出來,除了貂蟬和他知道,就沒人知道了,可是現在連陛下都知道了,不會那董卓也知道了吧,想到這里,他的下巴都快掉地下了.

王允沉吟半晌,手都有些抖了,用著很疑惑的目光,望著樂文試探的問道:"……陛下,您是如何得知的?!老臣的確是想用小女貂蟬,來施展此連環計,讓呂布親手殺掉董卓那厮."

樂文卻是一擺手,淡淡一笑道:"愛卿不用擔心,此事朕也只是猜測,董卓那厮定然是不知道的,不過朕倒是覺得,想利用呂布殺掉董卓,也並非一定讓貂蟬去做此事,那呂布和董卓都乃是好色之徒,只是用個樣貌過上佳的美人,去誘導兩人生間隙,此事定能成."

王允也看出來樂文是想要把貂蟬收為己有,既然陛下想要貂蟬,那道不如按照陛下所言行事,想到這里,他眼睛一亮,"……陛下一言,老臣頓時茅塞頓開,那老臣就依陛下之言行事,陛下就等著老臣的好消息吧."

王允之所以用貂蟬,也是因為貂蟬的確是個傾國傾城的美人坯子,不過美人也不止貂蟬一個,只要他再物色個美人,自然可以繼續按照原定的計劃行事.

樂文知道,既然王允已經收貂蟬為義女,想來就已經定好了計策,可是系統任務就是如此,要是按照王允的計策,是可以拉攏呂布,殺掉董卓,可是卻讓貂蟬失貞,還沒等到殺掉董卓,主線任務也就失敗了.

如果樂文所處的不是平行世界,而是按照曆史上來說,根本就沒有貂蟬此人,而是呂布和董卓的小妾私通,被董卓得知,可是董卓卻並沒有責怪呂布,卻是把呂布給嚇的不輕,在王允的挑撥下,設下離間計,結果很是順利的就合謀殺掉了董卓,但董卓余黨李傕和郭汜帶兵進城,殺死王允,亂殺百姓,京城頓時雞飛狗跳.李傕挾持天子,郭汜挾持百官,互相攻打.

所以說,不一定非要用貂蟬,才能離間呂布去殺董卓,而是呂布本來就是一個只要有利益,就可以為了利益去殺任何人的三姓家奴,殺死丁原如此,董卓亦如此.

既然不是非要貂蟬去離間董卓和呂布不可,那麼就是說,只要讓王允按照曆史展的那樣,利用呂布的為人,和兩人生的間隙,就可以成功的施展離間計,讓呂布親手殺掉董卓.

這樣就完成了主線任務一的前半部分,後半部分,只要自己掌握了大權,同意李傕和郭汜的請降,那麼他手下就可以有呂布,李傕和郭汜三名大將可用了,以長安為根據地,再圖後計,這樣最少不會被曹阿瞞給挾持,但是想要讓已經自立的各路諸侯甘心歸附,那是想都不要想的事,不過最少大耳賊沒有借口去蠱惑人心,打著扶持大漢的口號,去招攬人心,樂文到是要看看,要是劉備沒有這個口號,又當如何成為一方諸侯.

在堂屋內,樂文和司徒王允又商談了一些關于使用連環計,離間呂布和董卓的具體計劃,然後樂文飲了一口清茶,便起身朝堂屋外面走去.

樂文走出堂屋,王允也連忙跟隨而出,樂文抬頭望了望夜空中的皓月,心道:"天色尚早,在黎明之前,還有兩個時辰,兩個時辰足夠了."

這時,貂蟬也聘聘婷婷的走了過來,她還以為樂文要離開呢,對著樂文施了一禮,准備恭送樂文離開.

"來,貂蟬,今晚你就好好的伺候陛下侍寢."

王允的話,卻是讓貂蟬的婀娜的身子微微一顫,俏臉微紅道:"義父,可是你不是說……"

"計劃有變,你就按照為父所說的好好伺候陛下,不用去想其他的了."

如果王允是個特務頭子,那麼貂蟬就可以說是他的女特務了,本來貂蟬就打心眼里不想去執行這個計劃,現在聽到王允改變計劃了,心中自然欣喜,只是望向樂文的目光中,滿是羞澀之意.

畢竟她還是一個雛子,從未經人事,不過為了完成任務,她這兩天,也是紅著臉看了一些關于房中的事情,可是現在真的要侍奉一個男人了,還是皇帝,這讓她芊芊玉手都不知道該放哪里了.

樂文卻是伸手一把握住了她的芊芊玉手,真摯一笑道:"你長得真美."

王允看到此情此景,只是撫須輕輕一笑,轉身便朝他的廂房走去.

貂蟬雖然知道自己的美色讓人沉醉,但是她第一次被皇帝這麼稱贊,還是心中小鹿亂撞,眼中露出一絲喜悅之色,嫣然一笑道:"陛下如若不嫌奴家廂房清寒,今晚就去奴家的廂房就寢吧."

"也好,那就有勞姑娘帶路了."樂文倒是無所謂,去貂蟬的小屋看看也不錯,只是不知貂蟬廂房里的軟塌可否能夠承受的住兩個時辰的搖動.(未完待續...)

上篇:第338章 皇帝的快意人生     下篇:第340章 朕的日常生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