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345章 朕的快意生活2  
   
第345章 朕的快意生活2

按照系統所說,趙云在易京是公孫瓚的將領,可是樂文問過系統助手小菱後,才知道,趙云的確是個將領,可是這將領實在是小了點,只不過是個伯長,而且他現在就在易京城內.★

樂文根據系統給他的趙云畫像,在易京城內瞎轉悠,可是樂文在易京城轉了一大圈,卻沒有見到趙云的蹤影,反倒是在南城門處又找到了與畫像有些相似的馬,還有與馬一起的馬云祿.

樂文爽朗一笑,與馬兄妹抱拳說道:"誒,這不是馬兄嗎?幸會."

馬微微一愣,才認出了這是上午與他一起喝酒的樂文,便也連忙抱拳道:"幸會,幸會,不知樂兄這是要去何處?"

馬云祿見到樂文卻是白了樂文一眼,輕哼一聲,轉過身去,一副本姑娘才懶得搭理你的樣子.

樂文卻根本沒有在意馬云祿的不屑之色,只是微微一笑對馬隨口說道:"無事,在下在城中閑逛游呢."

馬哈哈一笑道:"哦?樂兄好興致啊,如今兵荒馬亂,你卻猶如孑然一身,實在令人羨慕."

樂文還沒開口,馬云祿卻是扭過頭瞥了一眼樂文,不屑道:"哼,什麼孑然一身,不過是個無所事事的流浪漢罷了,有什麼好羨慕的."

"……"樂文啞然一笑,滿不在乎道:"呵呵,馬姑娘所言甚是,在下的確是個無所事事的流浪漢,讓姑娘見笑了."

馬云祿心里偷笑道:"哼,有自知自明就好."

樂文心里直翻白眼啊,心道:"我難道易容的太丑了?怎麼如此招女孩子討厭呢,唉,看來下次還是易容帥點好啊."

馬卻是覺得樂文並非尋常之人,給馬云祿使了個眼色,打著哈哈說道:"誒,樂兄過謙了,小妹被某慣壞了,多有失禮之處,還望樂兄不要見怪啊,某觀樂兄非是尋常之人,如若樂兄當真無事,不如和某同行,做某的一個幫手,某會按日給你酬金,你看如何?"

"幫手?可是在下什麼也不會啊,做馬兄的幫手豈不是白吃白喝?"樂文不知馬所謂何意,竟然讓他做幫手,難道真把老子當要飯的了……

馬神秘一笑:"呵呵,某看並非如此吧,某適才觀樂兄步伐矯健,想必是練過武功的吧."

原來馬早就看到樂文了,而樂文在城內尋找趙云時,的確是暗暗運用了內功,樂文只能苦笑道:"馬兄果然慧眼如炬,在下的確是會些粗淺功夫,不過不知馬兄要在下幫你做什麼."

馬一擺手,笑道:"也沒什麼,只是某覺得與樂兄甚為投緣,而且樂兄的酒量不錯,某也是好酒之人,如若……"

話還沒說完,守城門的一名兵卒,便對三人驅趕道:"你們三人在這里站著干什麼,要出城就趕快出……."

這時,馬云祿轉過身去,那守城門的一名兵卒眼中露出了一縷貪婪之色:"哎呦,這小妞長得可真標致,不如留在來陪大爺們玩玩……"

"混賬……嗵!"馬哪里容得別人冒犯他的妹妹,聽到這兩個兵卒的話,便是勃然大怒,一腳便把其中一個給踢到了城門角落處,把那兵卒踢的口吐鮮血,眼里直冒金星.

進出城門的路人,紛紛停住了腳步,把驚異的目光投向了樂文三人和那個趴在地上吐血的兵卒身上,其他幾個守城門的兵卒也是驚得微微一呆,要知道這可是易京,這三人竟敢在這里鬧事,還一腳就把官兵給踢得半死不活的,這不是找死嗎.

"哎呦……好,好……你們竟敢毆打官兵,兄弟們快把這三人給爺逮起來."那個被打傷的兵卒扶著牆根爬起來,指著馬三人吼道.

"是,伍長!"四名守城的官兵手執紅纓長槍便朝樂文三人攻來.

"這里生了何事?!"這時又是一名軍官走了過來,只見這名軍官身長八尺,姿顏雄偉,濃眉大眼,白臉無須,闊面重頤,手執長槍,威風凜凜.

樂文一眼便認出了這名軍官,便是趙云,這和系統給他的畫像上的趙云簡直一模一樣嘛,系統的畫功還挺不錯的.

那個被踢得口吐鮮血的伍長,捂著肚子,一走一顫的來到趙云身邊,一臉惡毒的指著樂文三人,咬牙切齒道:"……伯長,屬下覺得這三人是奸細,在城門處鬼鬼祟祟的,想要詢問,卻被他們給打了,伯長一定不能放過他們啊."

趙云卻是沒有去理會這伍長,他知道這伍長不是上面好鳥,便直接對樂文三人問道:"你們三人是干什麼的."

"你一個小小伯長,憑什麼問話于我?!"馬這時卻是傲然之色盡顯,根本就不把趙云這個小小的伯長放在眼里.

"哦?你是何人?!"趙云眼中露出一絲寒光,上下打量起了馬.

"吾乃……"

馬剛要報出他的身份,馬云祿卻是上前一步,搶過話道:"他是我哥,是這個無賴公然之下調戲本姑娘,還誣賴好人."

"小虎,這位姑娘所說的可是事實?!"趙云對其中一個剛入伍的少年兵卒問道.

"……是的,伯長."這名叫小虎的兵卒吃的胖乎乎的,為人木衲,聽到趙云的問話,根本不敢有所隱瞞,微愣一下,便馬上老實交代了.

"好你個小虎,竟敢出賣老子,看老子不打死你……"那伍長看真相被揭露了,氣得吹胡子瞪眼的,指著小虎罵道.

趙云大喝一聲:"好了,你們守好城門,如若再出差池,這個月的軍餉就別拿了,還有你,別以為你和上面有些關系,就目無王法,如若再犯,定拿你問罪."

"是!……"伍長和四名兵卒看到長官怒了,便連忙灰溜溜的跑去守城門了.

馬兄妹兩人看到沒事了,便想轉身離去,而樂文卻是一動不動,他現在正在想該如何和趙云套交情呢.

"三位且慢!"

"何事?!"

馬聽到趙云的喊話,轉過身去,眼中露出一絲疑色和傲然.

"你們是西涼人?!"趙云問道.

"正是."馬淡淡說了一句,然後看了一眼樂文說道:"不過他卻是本地人,莫非你真懷疑我們是奸細?"

趙云聽到馬的問話,沒有去理會他,而是把目光落在了樂文的臉上,"哦,你是易京人?"

"不,小民是常山真定人,由于戰亂,逃亡與此."樂文拱了拱手道,用常山真定口音說道.

"哦,你是常山真定人?"趙云狐疑的打量起了樂文,沒想到在這里遇到老鄉了.

"正是."樂文堅定的點頭道.

"原來如此,那你可以走了."趙云點了點頭,剛對樂文說完,卻是又對馬兄妹說道:"你們二人留下."

"嗯?!"馬一怒,便"噌"的一聲,拔出了背上的寶劍,一副一言不合便准備和趙云拼命的樣子.

馬云祿柳眉倒豎,指著趙云跺腳道:"喂,你這小伯長,為何單單放他一人走,卻把我兄妹二人留下?!"

趙云卻是手執長槍,指著馬兄妹道:"無須多言,你二人千里迢迢從西涼來到易京,想來定是西涼派來的探子,隨我走一趟吧."

"哼,想讓某跟你走,先問問某手中的劍吧."馬說著便是一劍朝趙云劈來.

趙云手執長槍一挑,想要挑開馬劈來的一劍,可是他現在所用的長槍卻是木槍,除了槍頭是鐵的,槍杆全是木頭做的,而馬手中的卻是家傳寶劍,一劍劈來,就把趙云手中的長槍給劈成了兩段.

趙云心中一驚,連忙往後躲閃,而周圍的路人和商旅卻是嚇得連忙四散而開,那幾個守城門的兵卒剛站好崗位,看到這邊打了起來,便連忙前來相助趙云.

"趙將軍,馬兄莫要動手,且聽在下一言."樂文知道這樣肯定對馬不利,便連忙上前阻止二人的爭斗,上前大喝一聲,卻是讓兩人微微一愣.

"哦?!你怎知本官的姓趙?"趙云看了一眼樂文問道.

樂文拱手道:"在下樂文,不但知道將軍姓趙,還知道將軍字子龍,將軍大名早就在家鄉傳開了,在下自然早有耳聞,在下對將軍仰慕已久,實不相瞞,在下此來易京便是前來投靠將軍的,適才一直不敢相認,只是看到了將軍的槍法,在下這才肯定將軍一定就是趙子龍將軍無疑了."

這頓馬屁,把趙云拍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趙云撓了撓後腦勺心道:"難道我現在的名聲已經傳到了家鄉?!"

趙云遲疑了一下,覺得樂文說的也不像假話,便點頭道:"好,既然你也是常山真定人,我也是常山真定人,身為同鄉,你來投奔我,我自然不會距你與千里之外,你就在我手下當一個小卒吧."

"哼!"馬卻是不屑的看了一眼趙云,然後對樂文道:"樂兄何必在這人手下當一小卒,你也知道某乃西涼馬,為何不投奔于某,只要樂兄投奔與某,某定然把你視為兄弟,讓你做某的副將."

樂文頓時覺得他怎麼好像成一個香餑餑,竟然被兩人名將同時邀請,不過這劇本好像不對啊,老子可是要來收服趙云的,要事能把馬順便收了自然甚好,可是要收馬又豈是那麼容易的,搞不好馬的野心要比呂布還大呢.

"你是西涼馬?!"趙云沒想到眼前的執劍少年竟然是西涼馬,他也聽過馬之名,馬公侯世家,馬隨父出征,屢立戰功,更是早早的便小有名氣,只是不知這馬來易京所為何事.

"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某家正是西涼馬,馬孟起,你奈我何?"馬見趙云也聽過他的姓名,心中的傲然之色不禁又盛上三分,傲然道.

"你既然是西涼馬,那你來我幽州所為何事?!"趙云卻是不卑不亢道.

馬收回寶劍,瞥了一眼趙云,嘴角微微上揚,不屑的冷冷一笑:"某來幽州,是要來見你家主公,和你主公商議要事,豈是你一個小小伯長能夠過問的?"

趙云卻是扔掉手中斷掉的半截長槍,正言道:"口說無憑,既然你是來與我家主公商議要事,那就不如隨我一同去見我家主公,證明你所言屬實如何?"

馬氣的臉上紅衣真白一陣,虎目圓睜,瞪著趙云道:"你……某已經與你家主公商議過要事了,為何還要再去見你家主公?!你難道不怕某在你家主公面前斥責你對某的不敬嗎?"

樂文到時覺得這兩人挺有意思的,只是現在不能讓兩人打起來,要不然樂文倒真想看看這兩人斗起來到底是誰厲害.

馬云祿知道以兄長的脾氣,肯定是不願意隨著趙云去公孫府的,如果動手殺了這眼前的小將,肯定是要和公孫家鬧掰的,便連忙勸道:"好了,兄長,隨他去一趟公孫府倒也不錯,適才小妹與公孫小姐相談甚歡,小妹倒是還想再與公孫小姐再敘談一番呢."

樂文要是知道馬云祿會怕馬殺掉趙云,肯定會笑死,這兩人要是真打起來,估計要打上三天三夜了,不過在這里打一會,只會引來更多的官兵.

馬其實也不想和公孫家鬧掰,本來他此來公孫家就是要聯合的,遠交近攻,這是兵家曆來的軍事策略,要事真的和公孫家鬧掰的話,這次回去也沒法和他爹馬騰交代.

適才馬是有些下不來台,現在馬云祿打著要去公孫家與公孫小姐敘談的理由,給了他一個台階下,他便馬上順坡下驢.

"哼"白了一眼趙云,冷哼了一聲,然後對著馬云祿微微一笑道:"既然小妹想要與公孫小姐再敘談一番,那麼為兄就陪你再去公孫家一趟吧."

"嘻嘻,兄長真好."馬云祿嫣然一笑,在馬的俊臉上親了一口.

西涼民風奔放,何況是兄妹呼?!到是也沒有引來人們的異色眼光.

不過倒引來了樂文一陣白眼,心道:"這一口,要是親到老子的臉上該多好."(未完待續.)

上篇:第344章 朕的快意生活     下篇:第346章 朕的快意生活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