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350章 馬云祿4  
   
第350章 馬云祿4

公孫瓚看了看樂文,微微點了點頭,然後一擺手說道:"子龍,吾早已說過,你所帶領的白馬義從人員由你來選拔,吾不會過問的."

"謝主公!義之所至,生死相隨!蒼天可鑒,白馬為證!"趙云高聲喊道.

樂文沒想到趙云會舉薦他為白馬義從,便也跟著趙云高聲喊道:"義之所至,生死相隨!蒼天可鑒,白馬為證!"

公孫瓚軍營里正圍著篝火說話的白馬義從,聽到士氣高昂的白馬義從的誓言,便也紛紛舉起鐵槍,高聲呼喊道:"義之所至,生死相隨!蒼天可鑒,白馬為證!"

公孫瓚一拍手,對樂文哈哈一笑道:"好,小兄弟,今日,你便是我白馬義從的一員了,軍需官!帶這位小兄弟去分配鐵槍,弓箭,盔甲,白馬."

"是!"軍需官得到命令,連忙拱手應是,然後便帶著樂文去領加入白馬義從所需的裝備和白馬了.

樂文跟著軍需官到軍備處,得到了白馬義從成員的裝備和白馬,樂文便直接換上了銀盔銀甲,騎著白馬,在軍營門口卻發現,馬超和馬云祿騎馬准備離開.

樂文連忙騎上白馬,上前問道:"馬兄,你們要走?"

馬超和馬云祿看到樂文騎著白馬趕來,便對樂文拱了拱手道:"正是,我們兄妹還要趕回西涼,就不能久留了,樂兄保重!"

"馬兄,請稍等."樂文沒想到這兩人不吭一說,說走就要走了,心里難免有些失落,看了一眼馬云祿,然後又對馬超說道:"可否能讓在下……與馬上一番話?"

"哦?!"馬超臉上露出一絲疑惑,頓了頓,然後看了看馬云祿說道:"小妹,你意下如何?"

馬云祿瞥了一眼樂文,淡淡道:"你要與本什麼?"

樂文下馬,對馬云祿抱拳道:"馬小姐,可否借一步說話?"

馬云祿心里隱隱知道了,樂文要給她說什麼,俏臉微微一紅,下了馬來,對馬超道:"兄長,幾句話,很快便好."

"呵呵,有什麼事,還要背著兄長我嗎,莫非是……"

"哼,兄長,莫要胡說,小妹與樂公子沒有什麼的."馬云祿知道馬超後面的話是什麼,連忙低下頭,俏臉更紅了,朝不遠處跑去.

馬超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哈哈一笑,心里卻是很是惱怒,樂文的身份不過是一個剛入伍的白馬義從,雖然他與樂文有些好感,但是他們身份差距太大,要他的小妹嫁給樂文這個沒什麼身份的人,那豈不是讓世人笑話.

但是,畢竟他和樂文也有點交情,沒有當面阻擋,反正他們這麼一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不能見到了,無所謂了.

樂文和馬云祿來到軍營外的一顆粗壯的百年老槐樹下,夜朗星稀,月光灑在兩人的身上,馬云祿摸著皓腕,低頭,輕輕踢著腳下的青草,"……你有什麼事,就說吧."

"馬小姐,答應要為在下縫補青袍,莫非馬小姐想要賴賬?"樂文說著把物品欄里那個被撕破的青袍拿了出來,遞給馬云祿.

馬云祿白了樂文一眼,奪過樂文手中的青袍,"哼,拿來,誰說要賴賬,只是本小姐一時忘了,你難道要與本的就是此事?"

"是啊,馬小姐,你覺得在下會與你說何事?"樂文心里覺得好笑,臉上卻裝作懵懂無知的表情問道.

"你……"馬云祿微啟紅唇,後面話卻是沒有話卻是沒有說出口,"既然無事,那本小姐就走了."

"唉……可是馬小姐,你為在下的青袍縫補好後,在下又該去哪里找你呢?"樂文連忙上前一步問道.

馬云祿回眸一笑,"這個嘛……就不管本小姐的事了,如若三個月內,你沒有拿來你的破袍子,那本小姐就隨手扔掉,以後我們也不必相見了."

回眸一笑百媚生,馬云祿這回眸一笑,這月光的映射下是如此的美麗,讓樂文都不禁為之一呆,看著馬云祿離去的嬌美背影,從懷中拿出馬云祿送他的淡藍色絹秀,放在鼻前聞了聞,心道:"三個月?這難道是定期之期嗎?"

樂文知道,以他現在身份,想要和馬云祿發生點什麼關系,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即便發生了,不被馬超打死才怪,放長線釣大魚,成大事者,不急于一時也.

在樂文回到軍營門口時,卻只是能通過月光,隱隱約約的看到一匹白馬正風馳電掣的朝遠處奔去,幽州的夜晚已經有些冷了,一道寒風吹在樂文身上,不覺讓樂文微微打了一個寒顫.

"樂文,你在這里干什麼呢,快回軍營,主公有話吩咐."

這時趙云騎著白馬,朝樂文這邊喊了一聲,樂文連忙回身拱手道:"是!"

樂文覺得有些奇怪,這都大晚上了,難道還要開會加班?格老子,老子強烈要求公孫瓚發加班費.

點將台上,火光通明,公孫瓚身著銀盔銀甲站在點將台上,點將台下,整整齊齊的站滿了大約三千多名昂首挺胸,手握鐵槍的白馬義從,樂文站在一直隊列的最後面,同樣是身著銀盔銀甲,手握鐵槍,呼出的哈氣,緩緩的朝夜空中飄散,而後部消失不見.

公孫瓚豪言壯語,高聲道:"將士們,明日,我軍將與袁紹展開大戰,我軍的目標就是拿下冀州,而爾等身為全軍的精銳,更應該首當其沖,隨吾一起殺入敵軍,大破袁紹,爾等有沒有信心!"

"有!有!"白馬義從的全軍將士聽到要打袁紹了,士氣高昂的舉著手中鐵槍高呼了起來,士氣甚是高昂,樂文卻是心中一跳,心道:"我汗啊,難道老子當白馬義從的第一天,白馬義從就要散伙了?"

按照曆史記載,這公孫瓚和袁紹為爭斗冀州的這場戰爭,是以公孫瓚在界橋大敗而告終的,此戰公孫瓚親自統領三千精銳白馬義從為先鋒,麹義率八百先登死士以強弩千張為掩護,大敗公孫瓚的白馬義從.

白馬義從被殲滅,罪魁禍首當為公孫瓚,公孫瓚犯了3個嚴重的錯誤:1他見敵兵少,便認為對方弱,輕視對方戰斗力.2,不會活用戰術,死板的擺了個陣型就往前沖.3,低級的用輕騎去對弩兵(八百先登屬弩系)正面進攻.

此戰公孫瓚的三千精銳白馬義從全軍覆沒,只有趙云活了下來,在文丑的圍追堵下,為掩護公孫瓚逃跑,與袁紹軍名將文丑血戰界橋,趙云擊敗文丑,文丑落馬受傷,趙云見公孫瓚已經逃離了界橋,便也在亂軍中突圍了出去.

說起麴義,這個人是涼州金城人,出身于一個民風強悍,與胡人羌人接壤的地方.麴義從小就喜歡射箭騎馬,而且和一些羌人頭領多有來往,非常了解羌人作戰的風格.而三猛戰術的精髓,或許就是從羌人處學來.畢竟少數民族對于騎兵,對于弓箭的了解曆史悠久,遠勝于中原王朝.而麴義自創性的運用羌人戰術,增加刀斧手作為輔佐.刀斧手一手持盾,一手持刀,盾可以護衛,躲避遠程射擊,刀可以近身殺砍,斬殺殘余部隊.

白馬義從的全軍覆沒,讓公孫瓚的實力大為削弱,銳氣被挫,公孫瓚的雄心也因此大為減退,不久後再次加強修建易京樓,公孫瓚令挖壕溝十道環繞,堆積山丘高各五六丈,上築營駐兵.中心山丘高達十丈,其上建樓,公孫瓚自居,置鐵門,呈送文書系繩引上,城內儲谷300萬斛,欲自守幽州塚.

也就是說,這場爭奪冀州的戰爭,其實也代表著公孫瓚沒落的開始,而樂文雖然知道這一切,可是他現在也不過一個小小的白馬義從成員,他說的話根本沒有份量,而且樂文也不想說什麼,他巴不得公孫瓚趕緊完蛋呢.

曆史上該發生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半個月後,兩軍在界橋南二十里處交鋒.公孫瓚以三萬步兵,排列成方陣,兩翼各配備騎兵五千多人.袁紹令麹義率八百精兵為先鋒,率領八百刀斧手在前,以強弩千張為掩護,強弩兵一千人在後,成扇形分散開來,靜靜地等待公孫瓚大軍的到來.以一千八對四萬,這幾乎就是一場完全沒有懸念的戰斗.公孫瓚看到麴義只有這麼一丁點人馬,哪里放在眼里,下令騎兵發起沖鋒,踐踏敵陣,想憑借騎兵對步兵的沖擊優勢,一波就壓垮麴義.

樂文知道這場戰斗是場必敗的戰斗,他自然是做好了各種保命的措施,只是隨著白馬義從大軍的最後面,隨時做撤退的准備,省得待會被強弩給射成篩子.

趙云一馬當先,白馬義從士氣霆震,白馬疾馳,嘶鳴聲,馬蹄聲,喊殺聲,羽箭聲,震耳欲聾,響徹千里.

麹義看著白馬義從奔騰而至,麹義的士兵鎮靜地俯伏在盾牌下,公孫瓚的騎兵個個精通騎射,白馬義從更是橫行幽燕,二百步,一百步,五十步,騎兵漸漸逼近.到到前軍三十步左右,麴義一聲令下,一千強弩兵全部起身,抬弩射擊.弩相比弓而言,對士兵力量的要求更低卻有著更強打擊力度.而麴義扇形的陣形,也讓這千人弩兵能夠集中力量射殺最先到達的部隊.

一時之間,戰場上彌漫著戰馬的哀鳴,騎兵死傷無數,少數的騎兵頂著弩箭沖到麴義陣前,卻被刀斧手砍斷馬腳,砍掉頭顱.待敵騎沖到只距離幾十步的地方,一齊跳躍而起,砍殺過去;與此同時,千張強弩齊發,向白馬義從射去.

一般軍隊所用的弩,拉力是150-160斤,所以,箭不過兩錢,在50步以內,強勁有力,發射精准,但是,如果超過這個距離,則很難命中,而且力度下降,不能洞穿盔甲.所以,古人云:強弩之末,不能穿魯縞.

所以在五十步以內,一起發射弩箭,才能發出最好的效果.

公孫瓚的軍隊遭到意想不到的打擊,全軍陷入一片混亂,騎兵,步兵都爭相逃命,還好樂文早已經做好了逃跑的准備,公孫瓚看到他的白馬義從瞬間便被射死了大半,心中大驚,連忙發出軍令,全軍撤退.

麴義的軍隊則越戰越勇,臨陣斬殺了公孫瓚所署冀州刺史嚴綱,斬殺千余人,又乘勝追擊了過去.

袁紹命令部隊追擊公孫瓚,他自己緩緩而進,隨身只帶著強弩數十張,持戟衛士百多人.在距離界橋十余里處,聽說前方已經獲勝,就下馬卸鞍,稍事休息.這時公孫瓚部逃散的騎兵二千多突然出現,重重圍住了袁紹,箭如雨下.別駕田豐拉著袁紹,要他退進一堵矮牆里,袁紹猛地將頭盔摜在地上,說:"大丈夫甯可沖上前戰死,躲在牆後,難道就能活命嗎!"他指揮強弩手應戰,殺傷了公孫瓚的不少騎兵,公孫瓚的部隊沒有認出袁紹,也漸漸後退.

公孫瓚雖然久經陣仗,白馬義從也足稱精銳,可是從來沒有遇上這樣的陣形,這樣的戰術,整個隊伍完全不成陣形,紛紛潰退.麴義下令追擊,一千八百人邊追邊喊,數萬軍隊被打的鬼哭狼嚎,連前敵主將嚴綱都被麴義部隊殺死.

公孫瓚更是被打的狼狽而逃,可是卻被袁紹軍埋伏在界橋兩旁的刀斧手給圍住了,趙云為了保護公孫瓚逃離,縱馬殺出了一條血路,讓公孫瓚逃跑,而他自己卻擋住了追兵,陷入敵軍之中.

可是樂文哪里料到,由于他的出現,曆史發生了改變,公孫瓚還沒跑出十米,就被麴義一弩給射落了馬下,後面只顧逃跑的騎兵,哪里管的了那麼多,人人只顧逃跑,自相踐踏,直接就把落馬的公孫瓚給踩死了.

這讓樂文心中一陣好笑,沒想到,公孫瓚竟然這麼就死了,本來樂文還想趁亂,暗中殺掉公孫瓚,這下也省得他暗中動手了.

只是趙云的情況也不太好,只見趙云一人在界橋血戰,樂文心道:"既然曆史發生了改變,公孫瓚已死,這萬一趙云也掛了,那他的任務豈不是也失敗了?"

上篇:第349章 馬云祿3     下篇:第351章 風流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