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352章 江山佳麗  
   
第352章 江山佳麗

關鍵時刻,樂文也顧不上那麼多麼了,他把赤兔馬召喚了出來,在他騎上赤兔馬的那一刻,他身上的銀甲變成了白龍甲,方天畫戟也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嫦娥,靈兒隨即一前一後,也騎了上去,趙云看到樂文喚出的赤兔馬,和手中的方天畫戟,第一反應是,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呂布?

此時的趙云,根本沒有見過呂布,但是呂布的赤兔和方天畫戟卻聲名遠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趙云自然也聽說過,在樂文喚出赤兔馬時,趙云還只是露出驚詫的表情,他並不知道樂文喚出的是赤兔馬,而當樂文手中接著出現了方天畫戟時,趙云卻認得樂文手中的兵器,乃是方天畫戟.

而如今世間用方天畫戟做武器的,莫過于呂布,呂奉先是也,因為一般使用方天畫戟者必須力大,戟法精湛,才能發揮該兵器的優勢,在熟練以後,可以和重兵器對抗,如骨朵,錘,鏜等比拼力氣.也可以和輕兵器,矛,槍,刀比拼招式技巧.故該兵器的使用者在戰場上身體素質很高,很拉風.

曆史上,方天畫戟通常是一種儀設之物,較少用于實戰,不過並非不能用于實戰,只是它對使用者的要求極高.

所以,趙云看到方天畫戟的那一刻,再加上樂文騎得赤紅色戰馬,渾身上下,火炭般赤,無半根雜毛;從頭至尾,長一丈;從蹄至項,高八尺;嘶喊咆哮,有騰空入海之狀.

詩有贊赤兔曰:奔騰千里蕩塵埃,渡水登山紫霧開.掣斷絲缰搖玉轡,火龍飛下九天來.

讓趙云更加肯定了,眼前之人定然是呂布,呂奉先無疑了,怪不得可以一掌發出金龍幻影,殺滅敵軍.

樂文卻沒有想那麼多,他現在就是想著該如何打敗朝他們襲來的名將文丑,該如何突圍,可是在他看到趙云騎著白馬,望著他的目光,帶著疑惑和不解,便對其說道:"將軍莫要戀戰,我們一起打敗文丑,沖出去!"

"好!"趙云以為樂文便是呂布,而呂布是誅殺董卓,解救漢獻帝的名將,以他們兩人的武力,想要一起打敗文丑,沖出重圍根本不是什麼問題,只是這呂布也隱藏的太深了.

身長八尺,面如獬豸,氣勢不凡,騎著一匹黑馬,揮舞著手中的宣花斧,一馬當先,氣勢洶洶的襲掠而來,把他身後跟隨的兵士都遠遠甩在了身後.

"呔,爾等快快下馬就擒……"文丑沖殺過來,按照他一向慣例,喊了一句,但是當他看到樂文騎著赤紅色戰馬,身前抱著一個絕世佳麗,身後被一個絕世佳麗抱著,這種景象莫說是他文丑,就算是皇帝禦駕親征,也沒有這種派頭啊.

他看的有些傻眼了,使勁的望了望樂文身前抱著的嫦娥,狠狠的咽了咽口水,用手中的宣花斧指著樂文威嚇道:"無名小卒,只要你把你的兩個美人乖乖交出來,本將可以放你一馬,你自行離去即可!要不然——哼哼!"

"哼,笑話!先把你的人頭留下再說!"樂文雖然知道文丑不好惹,可是這文丑竟敢明目張膽的跟老子談條件,是可忍孰不可忍,必須要把這龜兒子給打趴下!

想到這里,在趙云還沒有出手的情況下,樂文卻是一夾馬腹,胯下赤兔昂首長嘶醫生,手提方天畫戟,便朝文丑沖殺了過去.

赤兔馬雖然乘著三個人,但是卻矯健如飛,這一是因為赤兔本來就是世間難得的寶馬名駒,二來,嫦娥和靈兒的身材婀娜有致,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嫦娥的身高有1.65左右,體重在89斤;而靈兒的身高在1.63左右,體重在90斤,展眼望去,貌似靈兒的身材相對豐盈一些,而嫦娥更加苗條一些.

兩女也手握兵器,隨時做好打不過就跑的准備.

這是樂文在龍榻上運動完,歇息時,經常告訴她們的話,打不過,一定要跑,不能強撐,要不然你們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可讓朕怎麼活啊.後面這句話,雖然經常讓兩女很是感動,卻是樂文的違心之言,在他該怎麼活之前,還有一句話,不過他卻給省略了.

樂文策馬沖上去的同時,趙云也縱馬提槍沖了過去,兩人互為犄角之勢,方天畫戟被文丑的宣花斧擋住的時候,趙云手中鐵槍卻是飛刺而去,把文丑打的應接不暇,手腳打亂.

"鐺!"在樂文手中的方天畫戟,再次劈向文丑的頭部時,文丑手中的宣花斧卻是剛剛擋住趙云鐵槍的迅猛攻勢,根本無力抵擋樂文這突然的一招致命攻擊.

"鐺……嗵!唔……"文丑被樂文手中的方天畫戟劈中,卻是根本沒有劈穿文丑頭上戴著的金剛盔,而是把文丑的擊暈了,文丑直覺眼前一黑,悶哼一聲,翻落馬下.

在文丑被擊暈落花的同時,被文丑甩在身後的大軍,也掩殺了過來,本來趙云想要上前補上一槍,把文丑給徹底擊殺,可文丑卻被他的部將給搶了過去,看來這也是天命,也該文丑的氣數未盡,也就命不該絕,躲過了一次扼殺,可以後躲不躲的過去,就難說了.

攔路的文丑被擊敗,趙云和樂文也就沒有什麼阻力了,兩人並肩在重重包圍中,殺的七進七出,斬落袁紹軍中將領十余名,兵卒更是數不過來,橫七豎八的倒在戰場的血泊中,即便有些沒有死透的,也被像黃蜂一樣馬上湧上友軍給踩死了.

樂文與趙云在戰場上殺的痛快淋漓,加上有嫦娥和靈兒的相助,半個時辰便突出了袁紹軍的重重包圍.

袁紹望而興歎:"吾若有此二將,天下何愁不定!"

話說,方天畫戟沒有劈穿文丑的金剛盔,也不是文丑的金剛盔有多麼的寶貝,而是樂文的力氣沒有呂布的大,而且樂文也不擅用方天畫戟這種對使用者要求極高的兵器,所以根本就沒發揮出像呂布用方天畫戟時的威力,但是方天畫戟的確是拉風的緊,在戰場上更猶如戰神一般,相信樂文的等級提升後,熟練了方天畫戟便能像呂布一樣把方天畫戟舞的得心應手,綻放出應有的光彩.

樂文和趙云縱馬,一路向西逃出了冀州,為什麼要一路向西跑,而不逃回公孫瓚的大本營呢,因為公孫瓚已死,以趙云一個白馬義從隊長的威望,根本就不能一呼百應,回去根本就沒有聽他的,樂文就更不行了,他在長安是皇帝,在幽州即便亮出了皇帝的身份,也沒人會甩他的皇帝身份,他的皇帝身份,說起來是皇家正統,可是在如今的亂世之中,他的皇帝身份也就是可以得到還忠心于大漢的忠臣幫助.

但是真正忠心于大漢的人,除了在長安的一些舊臣外,像太尉-楊彪,車騎將軍-董承

太醫-吉平,司直-韋晃,符寶郎-祖弼,太中大夫-孔融,伏完侍郎王子服,吳碩,趙彥,長水校尉-種輯,少府-耿紀,越騎校尉-吳子蘭,其他諸侯的文臣武將,實在是太少了.

雖然也有像荀彧這樣的身在曹營心在漢的忠臣,但是他們覺得漢獻帝根本就不行,所以他們甯可在曹操身邊當謀臣,再圖他策,也不會跑去長安投靠漢獻帝.

除非漢獻帝,能夠做出成就,那麼像荀彧這些心有顧慮的忠臣,便會紛紛投靠漢獻帝,所以樂文的擔子其實很重,想要在這個英雄輩出的時代,闖出一個名堂,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可是千難萬難.

在這個漢末三國的亂世,大漢王朝的腐朽落後已是不爭的事實,各路諸侯雖然都打著忠君護國的旗號,但對于漢室的窮途末路早已心知肚明.可別忘了,他們都不白給,都有各自的野心,也就是說,骨子里的每個人都建立新王朝,建立新秩序,當皇帝的野心.所以,諸侯之間是絕不會信任彼此的,他們只會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而互相遏制,互相利用,所以漢獻帝也不過是個大漢的象征而已.

荀彧,這位大謀士被許多人認為是大漢忠良,荀彧是位極其聰慧的謀士,他有很強的識人之能,這從他棄袁投曹,廣鑒人才便可以看出!

因為一開始曹操行刺未果之後參加了討伐董卓,所以開不出曹操的野心就跟他了,之後挾天子以令諸侯.

他以為曹操會以自己興複漢室的精神目標而拼搏,事實上曹操一開始就是一個極其對漢室盡忠盡責的大忠臣,他不會不明白曹操的為人,前期的忠心,早已被時間消磨,荀彧縱然曾有過對曹操的幻想,但漢室越來越深的腐敗,加上曹操自己的野心膨脹,他一腔熱血化為爭權奪勢的動力.

而荀彧卻還癡癡的相信曹操還是為了那個追求,還以為自己跟曹操是為了同一個夢想而出發,結果兩人在精神上的交隔越走越大,只能說荀彧的杯具是由于他的執著加速了漢朝的覆滅,也斷送了自己的性命,而曹操的杯具就是對于漢室的灰心與當時亂世的不忍,成為一個被多許人痛罵的人.

話說,曹操在亂世前期,曹操絕對是在忠心不過的大忠臣,在聯軍討打董卓時,只有他和江東猛虎孫文台勇猛進擊,不似那一群貪婪諸侯,只知道斤斤計較,口中一嘴忠心,心里不知如何齷齪.但隨著時間的流逝,漢室的疲弊,野心的激發無不將曹操心中的忠誠一刀刀抹殺殆盡.

應該要強調的是,曹操是在于諸侯的政治斗爭中而不斷強大的,而在他強大的過程中,他的野心也一點點的增長.

而在他挾天子以令諸侯,把都城遷到了許昌,也就是他自己的老家後,就看出了他的私心了,此時在他的眼中,大漢已經亡了,漢獻帝只不過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他的目的是要一步步的取代大漢,他也是樂文最大的敵手.

在這個時代,有自己的地盤,有自己的實力,才能挺直了腰杆說話.

漢朝天子,即使不再掌權,也有比較重要的作用,作用可分為三點.

第一,作為正統,有一定的中樞威權在,其保護豪強的政策已經清楚,比較容易得到當時掌握實權的士族豪強的支持.

第二,對于吸引士人有比較重要的作用.所謂名不順則言不正.侍奉皇帝而不是叛逆比較符合士人好名的心理.

第三,對于已經在大漢的名號下生活了將近四百年的百姓來說,興複大漢的說法比較容易理解.

樂文的皇帝身份,實際作用就是在法理上占據了主動權.這個時代一個軍閥割據的時代,漢室名存實亡,但是即使這樣,名義上軍閥門還是不敢公開反漢,都不敢成為眾矢之的.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就可以挑起各諸侯之間爭端,控制各諸侯維持各個關系,從中發展自己,而天子的號令正是當時所必須的.

在這個時代,說是亂世,但是這還是三國前期,漢朝在百姓眼中是唯一認的朝廷,軍閥們也沒有否定它,名義上都是漢朝臣子.

樂文想要打誰,就是師出有名,是正義之師,討伐逆賊,你敢還手就是反賊.你打我,就是打逆賊,天下諸侯共逐之.

除了樂文是正統的大漢皇帝,其他人是沒人敢稱帝的,袁術稱帝,沒多久,就兵敗而亡,這就是個很好的例子,因為他不是正統,所以,各路諸侯一般不會輕易進攻長安,即便想要冒天下之大不韙,進攻長安,就必須要有正當理由,獻帝的衣帶詔為什麼這麼被看重?因為,這就是打曹操的正當理由,法理依據.

樂文和趙云四人逃出冀州,趙云終于耐不住疑惑,對樂文問道:"呂將軍,你為何要潛伏在我軍,還冒充在下的同鄉,加入白馬義從?!"

"哈哈,呂將軍?!"樂文知道趙云會懷疑他,沒想到,趙云竟然還真把他當成了呂布,他忍不住一陣哈哈大笑,然後摘下臉上的易容……

上篇:第351章 風流皇帝     下篇:第353章 江山佳麗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