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354章 江山佳麗3  
   
第354章 江山佳麗3

"朕有一日在睡夢中遇到一仙人,仙人說要傳朕一些法術,然後朕就從夢中醒來,本來朕還以為只是個夢,卻沒想到朕突然就覺得渾身充滿了能量,而且還學會了一些召喚的法術,朕萬萬沒想到這夢中的事情竟然是真的,想來定是有神仙助朕匡扶漢室!"

樂文說完這段話,自己都覺得如有神助,讓並駕齊驅的趙云,聽的一愣一愣的.

"陛下竟然能夠遇到此等奇事,連神仙都來助陛下匡扶大漢,實乃我大漢幸甚,陛下幸甚!趙云對樂文的話,一點懷疑都沒有,因為他的確看到了陛下可以喚出美女和裝備坐騎.

神仙代表什麼,神仙就代表天意,天都要助陛下匡扶大漢,大漢能不興嗎.

漢獻帝的先祖劉邦,斬了一條白蛇,就被說成了赤帝,赤帝是傳說中的上古帝王炎帝,為天下共主,與黃帝同為中華民族始祖.

劉邦說他不是人,而且有他媽,他爹和兩個酒店的老板證明,他是他媽和蛟龍交配後生下的孩子,是龍之子!在那個以"君權神授"來統領人們思想意識形態的時代,真龍之子就是天子.

他這麼說,很多人都信了,他那時候也只不過是一個領著囚犯去給秦始皇修皇陵的小小亭長.

而樂文的身份卻是真正的皇帝,他說的話,自然就更有說服力,古代人還是很相信鬼神的,他們對神明崇拜,對鬼怪畏懼,樂文的話只要宣傳出去,那麼勢必就會得到民心,得民心者得天下,這便對樂文產生了無形的力量,對樂文統一漢室勢必是有很大幫助的.

兩個月後,在前往西涼,路過新平縣時,樂文遠遠的便看到馬超兄妹正在新平縣衙外站著,好像在等什麼,新平縣已經是屬于西涼的地界了,是西涼邊境的一個小縣城.

樂文為了防止有人認出他是漢獻帝,便還是原先的書生容貌,樂文牽馬上前便對馬超打招呼,"馬兄,馬小姐,多日不見,可還安好!"

"誒,……是樂兄!哈哈哈,久違了!"馬超看到樂文便是哈哈一笑,心里卻打著問號,當他看到樂文身後的趙云時,心里就更疑惑了,"……還有趙兄也在,你們為何到此?!"

趙云只是對馬超抱了抱拳,站在樂文身後,沒有說話,一副以樂文馬首是瞻的樣子,讓馬超心中很疑惑,趙云按說應該是樂文的上司,怎麼現在好像反了啊,不過他也沒有多想,又對趙云友好的笑了笑,然後點了點頭.

馬云祿看到樂文,抿了抿嘴,心中很是開心,臉上卻露出一副愛搭不理的表情,轉過身去,沒有理會樂文.

樂文也沒有在意,他知道馬云祿就是一個外冷內熱的女子,只是自顧自的對馬超抱拳拱手說道:"馬兄,你有所不知,幽州太守公孫瓚已經陣亡,我與子龍無處安身,便只能來西涼了,馬兄若不棄,我等願做馬兄帳下一小卒!"

當馬超聽到幽州太守公孫瓚已經陣亡,眼皮就是微微一跳,然後聽到樂文和趙云想要投靠他,臉上的笑容就浮現了出來,擺出一副很歡迎的架勢,對樂文和趙云抱拳拱了拱手說道:"誒,某之前就曾有言,只要樂兄肯來某帳下,某便封你為某的副將,子龍能來,某同樣封你為某的副將,咱們一起打天下,何愁大事不定!哈哈哈……!"

樂文就知道馬超會這麼說,他之前在路上就和趙云說好了,先假意投靠馬超,然後在樂文搞定馬云祿後,給馬云祿露出身份,然後木已成舟,馬騰自然不會拒絕與大漢皇帝聯姻,再加上完成這個支線任務,系統額外附加的馬騰家族好感度,樂文把西涼收為自己的地盤,讓馬騰家族為他效命,也就不是什麼難事了.

而馬超能夠說出一起打天下,就代表現在他根本就沒把長安的大漢皇帝放在眼里,不過這很正常,因為不止馬超沒把大漢皇帝放在眼里,所有的諸侯都沒有把大漢皇帝放在眼里,包括整天滿口仁義道德,一口一個複興漢室的大耳賊劉備,他其實也根本就沒把漢獻帝放在眼里.

樂文卻是故意露出一副不解的表情,對馬超抱拳問道:"馬兄,在下有一事不明,不知當說不當說……"

現在四個人還在衙門門口站著呢,雖然新平縣人口不多,但是他身為主家,讓樂文兩人在這里站著說話,實在是有失待客之道,對樂文說道:"樂兄,這里不方便,有話咱們還是去衙門後堂煮上一壺茶,坐下慢慢敘談也不遲!請!"說著馬超還不忘看了一眼趙云.

"請!"

樂文和趙云兩人隨著馬超兄妹來到衙門後堂.

馬超對樂文,趙云兩人敬若上賓,沒有絲毫怠慢,四人按照主客落座,縣太爺像孫子一樣的招待著四人,不敢有絲毫怠慢,跟個奴才一樣的給四人沏茶倒水,原來這西涼的新平縣由于在西涼的邊境,多發生戰事,人口稀少,貧困潦倒,縣太爺都雇不起一個使喚的傭人.

而馬超在這里招兵,連續幾天,都沒有招到一個兵,像抓壯丁,都沒得抓,這下好了,兩個送上門來的壯丁,武藝還不錯,剛好帶回去算是交公了.

可是馬超打著他的小算盤,樂文還打著自己的小算盤呢.

縣太爺給四人沏好了茶,馬超對其擺了擺手,示意他可以下去了,縣太爺便提著大茶壺面帶恭敬的緩緩退去了.

馬超看到縣令退下了,便對樂文問道:"樂兄,你適才有何事要問,你我二人不必多禮,請講!"馬超擺出一副咱倆關系很鐵,盡可暢所欲言,不用顧慮那麼多的樣子.

"馬兄既然如此說了,那在下就失禮了,馬兄身為開國元勳伏波將軍馬援的後人,累世公侯,世受國恩,而如今大漢天子安在,馬兄為何不聽命于大漢天子,而要自立門戶呢?"樂文說完,便看到馬超本來滿面笑容的臉上,突然便的陰沉了起來,心道:"莫非這家伙起了殺意?"

馬云祿聽到樂文的話,抬了抬眼皮,看著樂文,她覺得一段時間沒有見到樂文,怎麼和之前那個有些無賴的樂文有些不一樣了,好像他身上多了一份說不出的光彩.

趙云在一旁聽的也是直點頭,覺得樂文說的太對了.

而馬超卻是黑著臉,半晌不語,低頭沉吟了一下,然後哈哈大笑道:"樂兄,所言甚是,只是如今大漢天子儒弱無能,而曹孟德,袁本初,孫文台等各路諸侯皆為世之梟雄,俗話說,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如果我西涼兵馬去投靠他,豈不是要被各路的梟雄諸侯給一窩端了?"

"哈哈哈,馬兄所言並非沒有道理."樂文哈哈一笑,然後話鋒一轉,接著說道:"可是如若大漢天子並非儒弱無能,而是心有大志,一心要匡扶大漢呢?"

馬超聽到樂文的這一番話,不相信的擺手道:"這怎麼可能……樂兄莫要與某說笑,其他不說,如若大漢天子真的心有大志,那就要做出來點事情,讓世人看看,只要在長安的大漢天子能夠帶領兵馬打下一個州郡,在下便甘心對漢獻帝唯命是從!"

"馬兄所言可是實話?莫要誆騙我等啊!哈哈哈."樂文打著哈哈,擺出一副不相信的樣子說道.

"馬某從來都是說一不二,豈會信口胡說,誒……不對啊,樂兄,你莫不是漢獻帝派來打聽消息的吧……"馬超覺得哪里好像不對,臉色一變,站起身來,拔出背上寶劍,便對樂文質問道:"如若你是長安派來的細作,那馬某就不客氣了!"

馬云祿看到兄長發怒,便像要上前勸解.

可是話還沒開口,便聽到趙云上前一步,喊道:"休要傷人!"

趙云正欲和馬超爭斗,卻被樂文給一把攔住了,讓其退後.

然後樂文仰頭哈哈一笑,對馬超抱拳道:"馬兄說笑了,在下與子龍,剛逃離袁紹的圍捕,又怎會馬上投靠長安呢,即便在下有心投靠漢獻帝,漢獻帝也未必會收容我與子龍二人啊."

馬超目不轉睛的望著樂文,想了想,覺得樂文說的也是,樂文兩人不可能這麼快就投靠長安的,板著的臉孔上便擠出了一絲微笑,收回寶劍,點點頭道:"嗯,樂兄所言有理,是在下誤會了,多有冒犯,還望樂兄,不要放在心上啊!"

樂文一臉不在乎的笑著擺手道:"誒,既然我等已經要投在你帳下為副將了,那馬兄以後就是我等的主公,又何必如此呢."

馬超聽到樂文稱呼他為主公,心中甚是得意,"呵呵,樂兄,可能有所不知,某並非是這西涼的主人,某的家父馬騰才是西涼的主人……"

"誒,馬兄德才兼備,這西涼還早晚還是由你來管理嘛……"樂文卻是知道馬超根本就沒把他的父親馬騰放在眼里.

馬超本為庶出,馬騰和大房所生的子女在馬騰年輕時和韓遂打仗時被韓遂殺了,事情是這樣的,因部曲間的矛盾,馬騰,韓遂二人成為仇敵,韓遂殺掉了馬騰的妻子,二人連年交戰.曹操派鍾繇,韋端前去勸和,升馬騰為前將軍,改屯槐里,假節,封槐里侯.

張既勸說馬騰放棄部隊,入朝為官,馬騰一度猶豫,騰自見年老,最終答應,來到鄴城.曹操上表封馬騰為衛尉,封其子馬超為偏將軍,代替馬騰統領部隊,屯于原地,又封其子馬休為奉車都尉,馬鐵為騎都尉,同其余家屬徙往鄴城.唯獨馬超留守涼州,被封為偏將軍,都亭侯,統領馬騰的部隊,割據原來馬家勢力所在的"三輔",依舊屯兵于槐里.

後來馬超叛變起兵與曹操交戰,被擊敗.因馬超叛變之事,曹操誅殺了馬騰,馬休,馬鐵,同其余家屬二百余人.

這才是真正的史記記載,而三國演義里面馬騰假意和韓遂鬧掰,讓曹操以為兩人真的鬧掰了,然後去許昌投靠曹操,這都是假的,馬騰和韓遂本來就是有深仇大恨的,韓遂殺了馬騰的正妻和大兒子,能沒有大恨嗎,這還用做假嗎.

所以說,馬超對馬騰卻沒有絲毫父子感情.

從三國志評曰:"超阻戎負勇,以覆其族,惜哉!能因窮致泰,不猶愈乎!"

楊阜:"馬超背父叛君,虐殺州將,豈獨阜之憂責,一州士大夫皆蒙其恥."

張魯部下:"有人若此不愛其親,焉能愛人?"

孫盛:"是以周,鄭交惡,漢高請羹,隗囂捐子,馬超背父,其為酷忍如此之極也."(《三國志?高柔傳》裴注)

姜敘母:"你背父(馬騰)之逆子,殺君(韋康)之桀賊,天地豈久容你,而不早死,敢以面目視人乎!"

但是史記歸史記,眾家之言歸眾家之言,馬超雖然對馬騰沒什麼感情,卻不是一個背信棄義的人,因為涼州馬超,韓是曹操的心腹大患,曹操要滅了馬超一族是必然的,因為馬氏一族深得羌族崇拜,以後和羌聯合必起大亂,嚴重影響他野心的實現.

馬超和韓有一定兵力,對曹操後方構成一定威脅,直接影響曹操開疆擴土.當曹操開始對張魯進行討伐時,表面只對張魯,其實開始為消滅西涼馬氏作准備.

而馬超此時有一定的能力和曹操對抗,而且越往後自己越處于劣勢,只要成功的話,就有資本和曹操坐下來談條件,才能保證全族的安全,可是他以合作者韓早有矛盾,中了離間計是必然,因為誰都不可能完全相信一個和自己有仇的人.

所以馬超並不是冷酷無情,有一次馬超過壽辰,他想起家人的死,便嚎啕大哭,然後吐血不止,一個冷血的人,會哭到吐血嗎.

在馬超自知命不久矣時,他曾還上書給劉備,請求劉備重用其堂弟馬岱,可見其是個有情有義的人,只是他對馬騰的父子感情並不深.

上篇:第353章 江山佳麗2     下篇:第355章 要佳人更要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