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355章 要佳人更要江山  
   
第355章 要佳人更要江山

夜晚,云淡星稀,皓月當空,在新平縣的小河邊,河流潺潺,河水有些渾濁,但卻在月光的照映下顯現出了一大一小兩個倒影.

而這兩個倒影,是一男一女,貌似看上去好像一對情侶一般,卻是樂文和馬云祿兩人,馬云祿拿出一件青袍遞給樂文,嘟著道:"呐,你的袍子,本小姐幫你縫補好了,你要如何答謝本小姐呢."

樂文淡淡一笑,接過馬云祿手中的青袍,翻看了一下,縫補的印記很清晰,可是透過月光仔細一看,縫補所用的針線竟然是大紅色的,這……

馬云祿看樂文眼中露出的異色,白了樂文一眼道:"怎麼,不滿意嗎?這可是本小姐第一次縫補衣袍哦,本小姐縫補了三天才縫好,吶,你看,我的手指都受傷了!"

說著,馬云祿把芊芊玉手伸到樂文眼前,樂文一把握住馬云祿的芊芊玉手,馬云祿身體微微一顫,小手便想要往後縮,可是卻被樂文的大手緊緊的給握著,根本掙脫不開,引得馬云祿心中小鹿亂撞,俏臉微紅,不由的垂下美目,不敢仰頭去看樂文.

樂文卻沒有注意這些小細節,他只是握著馬云祿的芊芊玉手,放在眼前,仔細的看了看,發現馬云祿的手指上的確有幾個微不可見的小小傷口,不由的心生憐惜,"傻丫頭,你難道不會讓你的侍婢來做嗎?"

馬云祿聽到樂文叫她傻丫頭,不但沒有生氣,而且覺得兩人之間的距離拉近了,抬眼看了樂文一眼,沒好氣的嬌嗔道:"哼,人家說話算話,又怎會用小手段來騙你,你來西涼難道只是為了投靠我兄長嗎?"

樂文又怎會不知馬云祿此話何意,裝作一臉肅穆的說道:"當然不是,其實在下來西涼也是為了順便來取回衣服的,要知道我這件袍子可以花了5兩銀子買的,怎麼能不取回呢."

果然,馬云祿聽到樂文說當然不是,心中先是一喜,可是聽到樂文後面的話,臉色就是一變,狠狠的瞪了樂文一眼,"窮酸就是窮酸,眼里只有一件破袍子,那好,既然現在袍子還你了,那本小姐就不奉陪了."

說著,馬云祿轉身就要離開.

樂文卻是一把拉住她的小手,哈哈一笑道:"果然是傻丫頭."

馬云祿現在好傷心,她本來以為樂文會向她表達情意,誰想到卻是如此,便要甩開樂文的大手,卻是被樂文拉到身前,她狠狠的瞪著樂文說道:"你放手,誰是傻丫頭,既然你花5兩銀子買的袍子已經還你了,咱們以後也就沒有瓜葛了,咱們以後誰都不認識誰.【x.】"

"傻丫頭,如若我說,我來西涼就是為了專程來找你馬大小姐的,你還會走嗎?"樂文眼中露出不容置疑之色,盯著馬云祿的美目問道.

馬云祿聽到樂文這句話,正是她想聽到的,不覺為之一呆,心中的怒氣一下子就煙消云散了,剛才還一副要和樂文勢同水火的樣子,現在又便成了一個嬌滴滴的小傲嬌,白了樂文一眼,"……哼,你少騙人,我哪里有你的衣袍重要……"

樂文卻是一把就把馬云祿拉入懷中,緊緊抱著馬云祿,馬云祿想要掙紮了兩下,便不動了,反而把雙手搭在了樂文的後腰.

"你在我心中才是最重要的,這個世界你最重要."樂文知道馬云祿上鉤了,便又加了一道猛料,說完這句話,只覺懷中的馬云祿身體微微一軟,把螓首也靠在了他的胸膛上.

"你說的都是真的嗎?"馬云祿只要她可能已經愛上了這個有些壞壞的小子了,雖然他只不過是一個窮酸,但是她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窮酸卻在她的心中占有了一席之地,讓她不由的動了芳心.

"皓月當空,天地可鑒!"樂文絲毫沒有遲疑的說道.

直播間在樂文與馬云祿來小河邊時,便打開了,直播間里的友們看到主播的直播間開了,便蜂擁而入,沒一會人氣便爆棚了,足足有三百多萬的友正在觀看,禮物也是刷的快要飛起了.

"男人其實你很帥打賞主播66組小汽車,我來也……"

"傾心傾情傾了所有打賞主播99組鑽戒,哇,66666,主播的終于開直播間了,這兩天等的我飯都吃不下了."

"忘東往西不忘你打賞主播199組巧克力,23333,看主播和馬云祿抱在一起,莫非主播已經收服了馬云祿,主播牛啊,連馬云祿這個傲嬌女都給收服了,吊!"

"想象未來的甜蜜幸福打賞主播99組豪華游艇,擊節贊歎,拍案而起,非此犒賞不足以表吾之意!"

"給伱最好自己打賞主播999組豪華游艇,天花亂墜,感動涕零,主播之才當受此賞!"

"天下唯你不可棄打賞主播999組飛機,心潮滂湃,相見恨晚,百萬雖巨,亦難表吾之喜愛!"

"柒槿年打賞主播999組火箭,蕩氣回腸,百感交集,千金妙筆相贈,助主收服我大漢江山!"

"樂文:多謝大家的打賞,多謝大家能為大漢江山添磚鋪瓦!"

樂文剛想要和直播間里的友們再說幾句,耳邊卻聽到了馬云祿的哽咽之聲——

"……"馬云祿仰望著樂文,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全是幸福之色,可是她卻突然掙脫了樂文的懷抱,往後倒退幾步,說道:"不行,我與你之間的地位相差太大了,家父定然是不會答應的,我兄長也是不會答應的……我們還是……"

"地位?地位真的就這麼重要嗎?"樂文不覺心中有些失落,看來女子還是很現實的,不管古代還是現代,你如果沒錢,沒社會地位,想要娶到白富美,那簡直就是天方夜譚,除非你長的金城武,謝霆鋒,王力宏等明星帥哥,這倒還有可能會有白富美來倒貼.

可是馬云祿這個白富美的回答,卻否定了樂文的想法,"不,我不是在意你有沒有錢,和你有沒有地位,只是我不想讓家父和兄長傷心……"

樂文也不想讓馬云祿為難,想讓一個白富美跟一個窮酸私奔,那是不可能的,那也不現實的,這並不代表馬云祿勢力,而是樂文在馬云祿心中的地位,遠遠不如父親馬騰和兄長馬超的親情那麼深,樂文也可以理解.

想到這里,樂文便自信的說道:"那現在我告訴你,朕就是漢獻帝,你當如何?"

"咯咯,你別說笑了,這怎麼可……"

馬云祿覺得樂文是在信口胡言,便輕笑的說道,可是當她看到樂文伸手把臉上的易容假面取下來的那一刻,她就僵持住了臉上的表情,眼中全是疑惑和驚異之色.

"你……你是何人!為何要假扮樂公子!"馬云祿做出了防禦姿態,指著樂文厲聲質問道.

"樂文?!呵呵,朕便是當今大漢天子——獻帝劉協."樂文淡淡一笑,說著便掏出懷中了皇帝行璽.

馬云祿畢竟是世家之女,還是有些見識的,看到樂文手中的皇帝行璽,指著樂文的手指便放下了,連忙上前幾步,還是有些不相信,蠻橫的一把奪過樂文手中的皇帝行璽,仔細翻看了一會,才肯定了這皇帝行璽並非是假的.

她現在心中更是複雜了,樂文竟然真的是漢獻帝,漢獻帝不是一個窩囊廢嗎,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無能皇帝.

可眼前的漢獻帝,卻是一個身懷高深武藝,可以一掌擊斃數十人的高人,而且還是一個懂得風情,會討女人開心的壞小子,這樣的人怎麼想也和人們所說的那個無能的漢獻帝有半點聯系啊.

這到底是為什麼.

"怎麼?你還不相信嗎?"樂文看馬云祿目光有些呆滯,只是看著手中的皇帝行璽,一言不發,便隨口問道.

馬云祿聽到樂文的話,卻是連忙跪下身來,要給樂文三拜九叩,卻是被樂文一把扶起身來,溫柔的說道:"傻丫頭,不必多禮,快快起身!"

"陛下,您真是特意為小女子而來的嗎?"馬云祿現在心中又激動又害怕,怕樂文是不是誆騙于她,望著樂文的眼神中全是質疑和期待之色.

樂文心中覺得好笑,一擺手道:"朕身為真龍天子,怎會欺騙于你,朕來問你,你願意做朕的妃子嗎?"

"妃子?……"馬云祿知道漢獻帝在前幾個月已經與貂禪大婚了,不過她也不沒有奢望,能做漢獻帝的妃子她已經很滿足了,只是幸福來的太突然,她有些接受不了了.

"怎麼?你不願做朕的妃子?"樂文看馬云祿低頭不語,還以為馬云祿對妃子並不感冒,想要做皇後呢.

馬云連忙搖手道:"不,小女願意,只是陛下你好壞,瞞得小女好苦啊,連家兄都被您給騙了,要是家兄知道您是皇帝,還不知道會驚訝成什麼樣呢……"

樂文故意裝作不樂意的,彎身撿起腳邊一個小石子,扔到小河中,翻了個白眼,淡淡一笑道:"驚訝?!呵呵,你兄長馬超恐怕對朕更多的是不屑吧,他在縣衙後堂所言之話,你又不是沒聽到."

馬云祿以為樂文是有些氣惱馬超,便連忙對樂文半蹲失禮,解釋道:"陛下,請您莫要責怪家兄,家兄也不過是道聽途說,如若家兄知道陛下您就是漢獻帝,定然不會如此說的."

樂文啞然失笑,翻了個白眼說道:"哈哈,你說的道是大實話,你家兄如若知道朕是皇帝,又怎會當面說朕的壞話呢,不過你兄長還說過只要朕可以親自帶兵攻下一個州郡,便會歸附于朕,不知到時會不會反悔啊."

"陛下,莫要憂慮,家兄如若敢反悔,小女便去責問于他……"果然是女子外向啊,這還沒成為樂文的女人呢,就開始幫樂文說話呢,讓樂文心里一陣得意.

"誒,你為何還自稱自己為小女呢,朕金口玉言,雖然沒有詔書,但你也已經是朕的妃子了,你又該如何自稱呢?"樂文上前一步,摟了摟馬云祿的柳腰,挑眉說道.

馬云祿輕輕一笑,有些遲疑的柔聲道:"……臣……臣妾."

樂文聽到馬云祿自稱為臣妾,心中很是滿意,點頭笑道:"呵呵,好,愛妃,即日起,你便是朕的愛妃了,朕現在有些困了,我們還是回去吧."

馬云祿聽到樂文說困了,心中便是一跳,還以為樂文是要讓她侍寢更衣呢,連忙擺著小手道:"可是……可是陛下,家父和家兄還不知道此事,臣妾還不能如此……"

樂文卻是連忙搖頭道:"不,朕的身份,暫時還不能讓你家人知道,既然你已經是朕的愛妃了,就不如趁夜色,你隨朕一起趕回長安,回到長安朕會派人向你家人送來詔書和聘禮."

"為何?陛下莫非是信不過臣妾的家人嗎?"馬云祿有些不解的問道.

樂文一擺手,面色焦急之色,"不,只是長安方面向朕告急,朕不能在此地久留了……"

樂文可不傻,他對馬云祿透露身份,也是因為系統支線任務的時間可要到了,沒辦法,只能對馬云祿透露出身份,但是他的身份卻不能透露給馬騰和馬超,這一對父子,可謂是狼子野心,誰知道,他如若透露出自己的身份,會不會被馬騰父子給挾持起來,就像曹孟德一樣——挾天子以令諸侯,如若出現了這種情況,他豈不是剛逃出了董卓的魔掌,又進入了馬騰父子的狼窩了嗎.

所以他絕對不能現在對馬騰父子透露出了身份,而他只要帶著馬云祿回到長安,即便馬騰父子不願意把馬云祿嫁給他,也只能咬牙同意了,畢竟大漢天子即便再沒落,也是大漢天子啊,和大漢天子聯姻,他馬騰的軍隊也成了正義之師了.

樂文說長安告急,馬云祿也信以為真,而且她的心已經歸附給了樂文,便點頭同意了,什麼都沒帶,而且只要出了新平縣也沒有什麼關口,馬云祿便連夜與樂文同騎一匹馬朝長安方向趕去,而趙云則是騎著白馬緊緊的隨在兩人其後.

上篇:第354章 江山佳麗3     下篇:第356章 愛佳人更愛江山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