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361章 朕的征途1  
   
第361章 朕的征途1

"這綠液萬萬不可亂用……"樂文抬眼看了一眼慕容雪的表情,然後又低頭看了一眼身旁剛緩過勁的蕭皇後,翻了個白眼,搖搖頭道:"雪兒,你如若那處果真被蚊子叮了,還是莫要用這綠液了,如若你真的要用,還是先用棉布稀釋一下為好……"

慕容雪得到了風油精的正確使用方法,便欣然的點頭道:"嗯,陛下,臣下明白了,多謝陛下."

"好了,你們繼續侍奉朕吧,讓蕭皇後多歇息一下."樂文一擺手,仰面躺在榻上說道.

"是,陛下……"慕容雪和兩名巾幗侍衛便又伺候起了樂文.

隨著龍榻的搖晃,一個時辰後,一切終于漸漸歸于了平靜,這一戰,慕容雪卻是早早的就敗下陣來,若不是兩名巾幗侍衛頂著,恐怕慕容雪就要大呼求饒了.

……

在樂文離開瑤池仙府時,特意與慕容雪交代了一下,要好生的聽從各位皇後和妃子的命令,然後和剛搬宮來到瑤池仙府的佳麗擺了擺手,便在眾位佳麗有些不舍的恭送下離開了瑤池仙府,還不忘留下一句話,"何必不舍,朕無事便回."

眾佳麗聽到樂文的話,便該搓牌的搓牌,適才在游泳池游泳的繼續去游泳了.

樂文為了讓美妃佳麗除了侍寢,多些娛樂活動,就發明了這個時代還未有的麻將和撲克等一些棋牌類的娛樂活動,還把皇宮內的瀑布河水修建了豪華壯麗的游泳池.

雖然島嶼外便是無盡的大海,可是畢竟時常有低級海怪出沒,這些海怪即便等級低微,不過對于一些不會功夫的妃子來說,卻是危險的,所以在有巾幗侍衛保衛的皇宮,才是最安全的.

還有皇宮外的土地,全都種植為了粟,麥,稻,這空間里除了粟,麥,稻這些漢朝本有的農作物,和樂文從外面帶進來的人或物可以帶出去外,其他都不能帶出去.

樂文在瑤池仙府做完這一切,也不過是半日的時光,而且讓樂文奇怪的是,瑤池仙府此刻已是黃昏,可他出了瑤池仙府卻是黎明,"莫非這瑤池仙府的空間位置是在南半球?"

在看看龍榻上已經像美人魚一般還沒有醒來的馬云祿,輕輕扶了扶馬云祿額前的秀發,淡淡一笑,微微搖搖頭,自言自語喃喃道,"呵呵,小妮子睡的倒是挺甜."

馬云祿卻好像聽到了樂文的小聲,緩緩睜開了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到坐在榻邊正在看著她的樂文,眼中露出一抹微笑,"陛下,你在看什麼,是臣妾的臉上有什麼嗎?"

"有!"樂文的手指劃過馬云祿的小瓊鼻,神秘一笑道.【x.】

馬云祿連忙坐起身,伸手摸了摸瓊鼻,覺得沒有什麼,又想下榻去拿銅鏡.

樂文卻是哈哈一笑,"傻丫頭,朕逗你呢,哈哈哈……."

馬云祿看陛下好像很開心,便用粉拳輕捶樂文的胸膛,嬌嗔道:"哼,陛下好壞,就會欺負臣妾,臣妾不依……"

在樂文的字典里,女人越說你壞,那麼就是在說你還不夠壞,他一把正在撒嬌的馬云祿,嘿嘿一笑,"朕這就壞給你看……"

隨之長樂宮內又傳出了一陣陣嬌笑聲和一陣陣羞人的喘息聲,讓正准備敲門,為陛下洗漱更衣的宮女們臉上一紅,又緩緩退了下去.

……

三日後,樂文發布討逆檄文,列出曹孟德的種種罪行,禦駕親征,帶領五萬兵馬討伐弘農縣,大將趙云,呂布,張遼則是簇擁在其左右.

樂文身著一襲白龍甲,盔甲的背後用純金雕秀有一條金龍,披上一條銀色披風,背後的金龍隨之又被遮掩住了.

他騎著寶馬赤兔,手握方天畫戟,而他身旁的呂布則同樣是騎著赤兔馬,手握方天畫戟,唯獨不同的也就是兩人的相貌和盔甲有所不同了,遠遠望去,好似有兩個呂布一般.

這讓不少將士把目光都投向了呂布,呂布倒顯的有些不自在了.

"陛下,末將僭越了……"呂布略顯歉意,對樂文抱拳拱手道.

樂文卻是一擺手,滿不在乎的說道:"無妨,你如此裝束,朕反而更安全."

"……是!末將定然保陛下安然無恙."呂布聽到樂文此話,心中是冷汗直冒啊,他雖然英勇無敵,卻非常怕死,樂文這話的意思,不就是說他是一個替死的.

呂布威名,在經過虎牢關大戰後,便沒有人敢說沒聽過的,即便正在哭泣的小兒聽到呂布之名也會立馬停止哭泣,呂布知名依然成為了,婦人哄騙小兒的良方妙藥了.

一般人只要聽到呂布威名嚇都嚇跑了,哪里還敢去攻擊呂布,而曹孟德已經知道了獻帝已經發兵要攻打弘農郡,而讓他大為氣憤的是,他曹孟德此刻剛發兵正在攻打徐州,他漢獻帝便來攻打弘農.

樂文卻是早就知道曹孟德這一日剛好攻打徐州,而大耳賊劉備因為公孫瓚的敗亡,沒人借他兵馬,更別提趙云了,趙云如今正在樂文手里呢.

他劉備手里此刻根本無兵,只有關羽和張飛這兩名小兄弟,憑這哥仨想去救徐州那簡直就是做夢.

因此劉備哥仨也沒去,而樂文攻打的弘農郡,又不是像曆史上的呂布一樣直接攻打曹孟德的腹地許昌,所以曹孟德根本得知獻帝要攻打弘農,就根本沒有想要去增援弘農.

一則是因為弘農不比許昌,沒必要勞師動眾,再從徐州的戰事中趕往弘農.

二則是曹孟德對其堂弟曹洪很有信心,覺得就憑漢獻帝的能力,別說是親自帶兵五萬進攻弘農了,即便再給他加五萬,他也是根本拿不下弘農的.

可他的想法卻是大錯特錯了,如若他知道漢獻帝已經非是原來的漢獻帝了,恐怕他即便正在徐州打的熱火朝天,也要立馬趕到弘農支援吧.

弘農郡共四座城門,每座城門上均建有城樓,每門城樓三重:閘樓,箭樓,正樓.

正樓高15米,長30余米,為歇山頂式,四角翹起,三層重簷,底層有回廊環繞,古色古香,巍峨壯觀.

城牆包括護城河,吊橋,閘樓,箭樓,正樓,角樓,敵樓,女兒牆,垛口等一系列軍事設施.城牆四角各有角牆一座,城牆外有城壕.城牆上外側築有垛牆,上有垛口,可射箭和瞭望.內側矮牆稱為女牆,無垛口,以防兵士往來行走時跌下.

城牆固若金湯,城牆的厚度大于高度,穩固如山,牆頂可以跑車和操練,百丈城牆疑是龍臥于陸,成為山九仞之功,鄙夷天下之勢.

城牆每隔120米修敵台一座,突出在城牆之外,頂與城牆面平.這是專為射殺爬城的敵人設置的.敵台之間距離的一半,恰好在弓箭的有效射程之內,便于從側面射殺攻城的敵人.

所以想要攻占弘農郡也不是那麼容易得,弘農郡雖然有四個城門,但是長安方面想要進攻弘農郡,就只能從西門進攻,所以曹洪得到消息,便在西門做了嚴密的防禦措施.

投石車雖然是曹孟德發明的,但是發明的時間卻是官渡大戰時期,專門來對付袁紹的,此時曹孟德的投石車還沒有發明出來,所以城牆上更的防禦工具是滾木礌石和弩車弓箭.

而讓曹洪傻眼的是,從火辣辣的太陽底下,單手放在額頭,遮住刺目的陽光,放眼望去,西城門外的黑壓壓的大漢軍隊一望無際,如同黑色海洋一般.

陣前,全是投石車,這些投石車是樂文在幾個月前,離開長安去幽州時,特意畫好了投石車結構圖,和制作方法給陳宮,讓陳宮親自督造二十架投石車.

陳宮本來就聰明絕頂,看了投石車的結構圖和制作方法,便一目了然,心中大贊,沒想到陛下竟然會有如此的才能,這種投石車用來攻城簡直是新的突破.

而在樂文回到長安後,便說起要攻打弘農,陳宮也沒有太奇怪,因為他在看到陛下遞給他看投石車的結構圖時,便知道陛下的想法,陛下一定是心有大志,要用這投石車來攻城略地了.

可是本來應該是攻打曹操的投石車,現在卻用來攻打曹操的領地了,這就太好玩了.

大戰即將來臨,旌旗獵獵,戰鼓雷鳴,空氣布滿緊張的氣氛,樂文騎著血紅色的赤兔馬,手中高舉方天畫戟,大喝一聲道:"開戰!"

樂文一聲令下,陣前的二十輛投石車夾雜著火彈朝弘農郡的城牆拋灑過去,猶如流星火雨,火星飛濺,把守在城牆上的曹軍士兵砸的痛呼哀嚎,身上被沾上火油的曹軍士兵,大吼大叫著像沒頭蒼蠅一樣到處亂跑,跌落下城池摔死著數不勝數.

剛才還火辣辣的天空,現在依然便成了血紅色,而守城大將曹洪則是高舉戰刀,命令城牆上的士兵不准後退半步,用城牆上的弩車和手中的弓箭來反擊大漢軍.

"給老子頂住!"曹洪故作鎮定的指揮著守城大軍,可他其實心里也沒底,投石車夾雜著的火彈猶如流行飛濺,豈是人力能夠抵擋的,不過他身為曹孟德的堂弟,對曹孟德忠貞不二,如若堂兄命其守備的弘農郡丟了,那他豈有面目去見他家堂兄,所以他就算是給飛石給砸死,他也不會後退半步的.

曹洪在城頭上指揮若定,曹軍將士也是不敢有絲毫怯懦,個個張弓射箭,反擊用投石車攻城的漢軍.

樂文看曹軍的守城陣勢已經有所減弱,便高舉手中的方天畫戟,高聲命令道:"將士們,建功立業的時刻到了,勝利將屬于你們,擊殺叛逆,進攻!"

"必勝!必勝!殺!……"

早已劍拔弩張的大漢將士,得到陛下的指令,頓時殺聲四起,前軍攻城死士手中抬著云梯,冒著像雨點一樣不斷灑將下來的箭矢,不顧生死的高舉盾牌朝城牆靠近,可是有曹軍反擊的太過激烈,大漢軍每上前一步,就會有一批將士被羽箭擊中,倒在血泊中.

而有的將士渾身都是羽箭,已經快被像雨點落下來的羽箭射成了刺猬,可他們卻依舊懷著必勝的信念,咬緊牙關,用強大的毅力朝前邁進.

趙云,呂布和張遼策馬上前,指揮著攻城的將士.

樂文為了激勵士氣,親自拍馬上前,指揮推著沖撞車的將士們撞擊城門,曹洪見到指揮攻城的樂文,手握方天畫戟,騎著赤兔馬,和呂布是一樣的裝束,也有點懵比了,這莫非是兩個呂布?

但是他一晃神,也不管那麼多,弘農郡的城牆很是堅固,想要用云梯攀城而上,是很不容易的,可是如若弘農郡的城門要是給撞開了,那麼也就代表著弘農郡將要失守了,所以他讓弓箭手們的火力擊中到了城門處.

樂文騎著赤兔馬,手舞方天畫戟,面對像雨點一樣落下來的箭矢,左擋右閃,手中的方天畫戟舞動的猶如道道梨花綻放,不斷落下來的箭矢.

"盾牌陣,保護陛下!"趙云看到了樂文這邊情況危急,便讓士兵圍成盾牌陣,來保護樂文.

由于樂文親自督戰,大大激發了攻城的將士們,守城的曹軍被打死打傷的不計其數,可曹洪也不愧為當世名將,面對像洪水般襲來的大漢軍,卻依舊指揮若定.

而攻城的大漢將士們,受到陛下的鼓舞,雖然同樣損失慘重,但是依舊頑強,他們頭上頂著擋箭牌,冒著滾木礌石,箭雨紛飛,依然頑強的帶著攻城器械,前隊倒在了血泊和尸體上,後隊又緊接著跟了上來,誰也不敢後退半步.

這時候天色漸漸昏黑,陰風開始怒嚎,在火光彌漫中,戰場上尸橫遍野,血流成河,讓人看的驚心動魄,膽戰心驚,陰風列列,城牆邊已經壘成小山的尸體上,一具具的尸體渾身都著箭頭,那斷了的長槍卻依然握在尸體的手里.

樂文依舊帶領著攻城將士撞擊著城門,城門後的曹軍將士則是死死的抵住城門,額頭的汗珠不斷的滾落下來,抵著城門的手腳都麻木了,卻不敢有半點懈怠.

"撞開城門!撞開城門!"從中午火辣辣的太陽打到日落西山,樂文也覺身心疲憊,可是他卻不敢有絲毫懈怠,這是他身為漢獻帝的第一戰.

如若這場戰斗失敗了,那他將失去人心,將沒有人再去相信他,而且曹孟德必將帶領大軍反撲長安,那麼長安城將陷入孤軍作戰之中,不會有任何勢力前來營救,樂文的性命也必勢必危在旦夕,一切的一切都將會化為塵土,所以樂文必須要堅持到最後一刻,不拿下弘農郡就絕不歸還.

上篇:第360章 蕭皇後3     下篇:第362章 朕的征途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