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364章 逆轉  
   
第364章 逆轉

"主公,且慢."就在這時,一名聲姿高暢,眉目疏朗,須長四尺,甚有威重,相貌俊美的白袍謀士連忙上前阻止道.

曹孟德微微一愣,不知為何,"文若,汝有何事?"

這名曹孟德帳下骨干謀士荀彧,字文若,史載荀彧為人偉美有儀容.好熏香,久而久之身帶香氣.然後"留香荀令"便與"擲果潘郎"一樣,成為美男子的代名詞.

曾有詩云:"騎省直明光,雞鳴謁建章.遙聞侍中佩,闇識令君香."

說的就是荀彧身上的香氣,也因為荀彧身上的香氣,曹孟德總是把荀彧帶在身邊,卻不只是因為荀彧身上的香氣,而是荀彧更懂曹孟德的心.

本來曹孟德已經采納了郭嘉的計策,可是荀彧卻突然攙和了進來,郭嘉那本來冰冷的眸子中,不覺的冒出了一絲不可察覺的怒火.

荀彧看出了郭嘉眼中的不爽,可他卻是淡淡一笑,沒有在乎,對曹孟德深揖一禮,"主公,文若聽聞獻帝剛娶一妃,名曰馬云祿,此女不但是馬騰的女兒,而且相貌奇佳,有傾國傾城之姿,還有那皇後貂蟬,更是世間難得,沉魚落雁啊,更重要的是,她們都是已經嫁人的少婦……"

曹孟德一聽到荀彧最後一句話,眼中冒出一縷賊光,不由的咽了咽口水,一擺手打斷了荀彧後面的話,"文若,不必多言,某明白了."

接著曹孟德宣布道:"傳某口諭,陳宮逆賊蠱惑陛下,禍害朝綱,明日曹某將親自帶兵八萬,曹仁,夏侯惇,夏侯淵,荀彧隨某出征長安勤王救駕,剿滅逆賊陳宮!"

"文若,聽命!"荀彧又是深揖一禮,嘴角露出一抹淺淺的微笑,不過這抹微笑在郭嘉的眼中為何如此詭異.

因為這時候典韋還沒有掛,那麼就是說,曹孟德還沒有吃過張秀的虧,不知道惦記別人家的少婦是要付出嚴重代價的,他本來就把漢獻帝當成了死敵,一心想要報仇雪恥,把漢獻帝抓起來放在籠子里,挾天子以令諸侯,再加上有荀彧的話,算是徹底把他心里的顧忌給打消了.

于是曹孟德便兵八萬,荀彧為軍事,帶上他最器重的家族大將,便浩浩蕩蕩的朝長安方向進.

可曹孟德要是知道樂文的貂禪和馬云祿都在瑤池仙府呢,那曹孟德肯定要懵比掉的.

而樂文此時剛和馬騰合兵一處,以兩軍總兵力七萬鐵騎,對付韓遂軍的四萬鐵騎,西涼什麼都缺,就是不缺馬,西涼人從小便騎馬射箭,涼州地處漢,羌邊界,民風剽悍,悍不畏死.涼州自古就是兵家極其重視之地,過蘭州翻過烏鞘嶺入古浪峽到涼州就是一馬平川,東臨銀川,西通西甯,南依蘭州,北接敦煌.古時素有"通一線于廣漠,控五郡之咽喉"之重地之稱.

自古隴右精騎便橫行天下,史稱"涼州大馬,橫行天下".秦始皇得之,便掃平六國,唐太宗得之,便虎視天下.馬憑借西涼鐵騎的威猛,與曹操六戰渭水,殺的曹操割須棄袍,狼狽逃竄,可見西涼鐵騎戰斗力之強悍.

西涼鐵騎的作戰是古羅馬軍團和東漢初期的涼州鐵騎的完美融合,兼具了兩者的優秀特質,作戰彪悍,凶狠,尤其適合沙漠戈壁的長距離持久奔襲作戰,這也與涼州人的特質和大宛馬的特質有關,從涼州東漢雷台漢墓出土的涼州鐵騎方陣看,確實如此.

本來馬騰覺得可以和樂文聯軍一舉滅掉韓遂,但是曹孟德一兵,樂文便得到了在許昌方面探子送來的消息,當樂文得知曹孟德是要攻打長安城時,便匆忙的和馬騰告別了,而馬騰還有點意思,得知是曹孟德要攻打長安,而且帶了八萬精兵,他知道如若樂文完了,那他就沒有援手來幫他滅掉韓遂了,于是他便派馬與樂文一同回救長安.

長安有三萬守軍,而弘農有張遼的一萬守軍,但是曹孟德攻打長安,並不需要經過弘農,可謂是長驅直入.

張遼只有一萬守軍,由不敢輕舉妄動,如若曹孟德是要圍城打援,那麼就憑張遼的這一萬兵馬,定然是不夠曹孟德吃的,而且他也不知道曹孟德的用意,萬一他這邊一出兵援助長安,曹孟德就來個回馬槍把弘農給拿下,那他張遼還有何面目去見陛下,所以他心里很是焦急,可是卻不能擅自妄動.

長安城,城牆高12米,城牆厚1o米左右,城牆用黃土分層夯打而成,最底層用土,石灰和糯米汁混合夯打,異常堅硬,城牆內外壁及頂部砌上青磚,城牆頂部每隔4o-6o米有一道用青磚砌成的水槽,用于排水,城牆上有3座藏兵洞,有城門四座:東長樂門,西安定門,南永甯門,北安遠門.

曹孟德行軍度奇快,在樂文帶領三萬鐵騎快要趕到長安城時,曹孟德已經包圍了長安.

樂文本來想趁曹孟德大舉進攻攻城時,再從曹孟德後方奇襲曹軍,但是曹孟德圍長安後,並不急于攻城,而是嚴申軍令:士兵不得擅自離營,不得入附近村落搶掠.同時派人至城下,向城中守城將士說他是為了勤王,誅殺逆賊陳宮,即希望長安守軍能棄暗投明,把陳宮給叫出來,以免因用兵而雙方遭受傷亡.

可是城內將士都知道這是曹孟德的奸計,再加上荀彧在一旁勸說,曹孟德想到只要攻破了長安城,便能得到貂禪和馬云祿,便拔出腰間的青崗劍,高呼一聲,"攻城!"曹軍士兵便扛著攻城器械開始攻城.

"殺!……"

頓時,長安城,熊烈戰火升起的濃煙,滾滾著彌漫了整座城池.戰鼓四起,狼煙滾滾,殊死搏斗,片甲不留.

嘹亮的嘶喊慘叫,動人心弦.城下曹軍兵士健碩的身影,如波浪般起伏,他們口中,出了震動天地的喊聲.這種喊聲,互相傳染,互相激勵,消褪了心中許多莫名的恐懼.空中箭矢狂飛,拖著長聲的箭雨如蝗蟲過境般紛紛劃破晴空,只見不斷地兵士中箭倒地.那曹軍兵士剛登上城牆,即刻被數名川兵蜂擁持刃迎上,寡難敵眾.

"格老子,滾下去!"

"……"淒厲的嘶喊,瘋狂的殺戮,熾熱的烽火,使得兩軍兵士欲加地憤怒,戰爭越來激烈.

這次長安戰役,也似乎成了曹軍長久以來的最艱難之戰.

殘陽如血,落日的余暉傾灑在了城樓之上.

可就在這個時候,曹軍後方卻突然出現了大漢的軍旗,只見從城牆這邊望去,黑壓壓的一片,猶如天降奇兵一般的鐵甲戰騎突然橫空出世,把包圍在其中的曹軍給夾擊了在了其中.

曹軍頓時大亂,曹孟德雖然自做鎮定,可是傻子都可以看出來,現在的局勢,曹軍儼然已經成了甕中之鱉,前方是長安城牆上不斷用投石車飛來夾帶著火焰的巨石,滾木礌石不斷的從城牆上滾落下來,把已經不知是該抵擋從大軍後方襲來的黑甲騎兵,還是扛著云梯冒著猶如飛火流星一般落下來的箭矢和弩箭,繼續攻城了.

"主公,我們還是撤吧!末將誓死保護主公突圍!"曹仁身上依然受了兩道箭傷,羽箭牢牢的刺在他的盔甲里,鮮血順著他的手臂往下流.

"不,命令夏侯淵與夏侯惇抵擋後方襲來的敵軍,前軍繼續攻打長安城,文若呢?……文若呢?!……"

曹孟德四下一看,居然現荀彧竟然不知跑哪了,本來還故作鎮定的面孔,如今已經顯出了一縷慌張之色.

"主公,那荀彧早就不知到了何處,末將以為,那荀彧定然已經叛逃……"雖然曹仁與曹孟德是堂兄弟關系,但是那也是在私下,只要是在戰場或正式場合,他們便是君臣的關系.

"……叛逃了?荀彧為何會叛逃?!為何……"曹孟德仰頭看著在戰火中已經變成了赤色的天空,惱怒的大吼了起來,頓時只覺頭痛欲裂,竟然是得知了荀彧叛逃,頭風病又犯了.

"主公!!!"曹仁連忙上前攙扶,可是曹孟德依然不省人事了.

"全軍聽我號令,保衛主公突圍!"曹軍得知主公暈倒了,斗志早已散了,此時人人都只想逃命,唯有曹操的親衛軍虎豹騎由曹仁帶領著誓死保衛著曹孟德突圍,夏侯淵與夏侯惇也在亂軍中殺的昏天黑地.

可是他們哪里知道,樂文早已經在曹軍攻城的半日內,布下了天羅地網,曹軍如今已然成了喪家之犬,如同沒頭蒼蠅一樣到處亂竄,想要突圍出去簡直就是白日做夢.

長安城上的守城將士,見陛下突襲了曹軍後方,曹軍也只顧撤退了,便在陳宮一聲令下,高順,李傕,郭汜等守城大將,便帶領西涼鐵騎殺了出來.

這下曹孟德即便是插翅也難逃了,曹仁為了保衛曹孟德的安全,身上的盔甲都已然沾滿了鮮血,有敵人的,也有他自己的,可是他不顧身上的傷痛,依然保衛著曹孟德往外突圍.

那風中獵獵招展的'曹’字纛旗,已然殘破襤褸,倒在血泊中染成了黑紅色.城樓之上與城牆之下到處都是死尸伏地,血流成河,濃濃的血腥味與汗氣味相互夾雜著,充斥在空氣中,刺鼻難聞.

此時,夏侯惇和夏侯淵也與曹仁會和了,就這樣三將與一千多名誓死保衛曹孟德的虎豹騎在亂軍中到處突圍,可是他們屢屢被密不透風的黑甲戰騎給殺了回來.

樂文為了一舉滅掉曹孟德,親自帶著黑甲戰騎朝曹孟德這邊殺了過來,虎豹騎是曹孟德最精銳的虎豹騎部隊,《三國演義》里幾乎沒有提及,倒是《三國志》里有所記載.

先虎豹騎的統領曆來都是曹氏將領,比如曹仁,曹休和曹真.虎豹騎曆來由曹氏將領統帥,由此可見其重要.

《三國志·魏書》說:"純所督虎豹騎,皆天下驍銳,或從百人將補之."其精銳可見一斑.關于虎豹騎統領,根據《三國志卷九諸夏侯曹傳》可知比較有名的共有八人,也稱為八虎騎.即曹仁,曹洪,曹純,夏侯惇,夏侯淵,曹真,曹休,夏侯尚.

雖然此時,保衛曹孟德的虎豹騎只有1ooo多騎,但是虎豹騎的戰斗力是極強的,作戰時像虎豹一樣勇猛.雖然史書記載不多,《三國志》只在《武帝紀》和《諸夏侯曹傳》有過記載.說他是曹操的精銳部隊是有依據的,據《三國志》裴松之注記載,《魏書》說:"純所督虎豹騎,皆天下驍銳,或從百人將補之."可以看出,這支部隊的成員皆是百里挑一,誇張一點來說,在普通部隊中可以擔任將領的人在"虎豹騎"中僅僅是一名普通的士兵,可以想象一下他的戰斗力之強是三國部隊中頂尖的.

這樣的騎兵,其實讓樂文也有點摸不准其威力到底有多大,但是從其像虎豹一樣在戰場上到處沖刺,威風凜凜的樣子,可比西涼鐵騎厲害的多了,他自己組建的黑甲騎兵,更是不堪一擊,要不是曹軍以亂,而一千多的虎豹騎面對數萬的騎兵包圍,恐怕早就保衛著曹孟德殺將出去了.

樂文騎著火紅色的赤兔馬,手舉方天畫戟,高呼道:"擊殺曹賊,擊殺曹賊者賞千金,封萬戶侯!"樂文為了防止萬一,一舉滅掉曹孟德,以防止其跑掉,日後想要再誅殺此賊就難于上青天了,便下重賞,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在黃金與侯爵的誘惑下,人人對朝著由虎豹騎保衛的曹孟德襲來,猶如一張黑色大網一般灑將下來,此刻即便是一只蒼蠅也別想飛出去了.

曹仁見漢獻帝親自來了,他覺得漢獻帝根本就不堪一擊,便想要從漢獻帝這邊突圍出去,便命令夏侯惇和夏侯淵保衛曹孟德,他親自帶領虎豹騎從漢獻帝這邊殺出一條血路.

可是樂文豈是他想象中的那麼不堪一擊,只見樂文一夾馬腹,單槍匹馬獨自朝虎豹騎這邊沖殺過來,只見樂文,胯下赤兔馬左突右沖,手中方天畫戟左挑又砍.

"鐺鐺鐺!……"

兵器的碰撞聲,痛呼聲,喊殺聲,戰馬的嘶鳴聲,不絕于耳,樂文手中原本锃亮的方天畫戟,此刻已經便成了鮮紅色,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是那麼的殺氣騰騰,讓人望去不覺有些目眩與膽寒.

曹仁覺得只要拿下漢獻帝,這場戰爭便會逆轉,可是見到眼中的漢獻帝猶如戰神附體,也讓他本來的計劃在一具具虎豹騎落馬的同時,漸漸煙消云散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363章 鬼才     下篇:第365章 貴妃楊玉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