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367章 楊貴妃  
   
第367章 楊貴妃

楊貴妃本有些微醉,而這時,樂文卻讓她用琵琶彈奏一曲,她便微微點了點頭,"是,陛下,臣妾就為陛下彈奏一曲凌波曲吧.√"

樂文也曾聽說過這曲子,但是並未真的聽過,"凌波曲?恩,好,朕知道這曲子乃是唐玄宗所創作,朕今日有幸,就有勞愛妃了."

"沒想到陛下卻知曉此曲的來曆,陛下果然多聞廣博,只是這曲子如若有善舞者一同演奏,就甚妙了."楊貴妃說到這里,又想到了她來之前,才剛被唐玄宗冊立為貴妃,豈料轉眼之間,便有成了樂文的貴妃,如若不是系統把樂文的信息已經植入了她的腦海中,她定是很難的接受的.

樂文見楊貴妃說完,明眸流轉中露出一縷失落之色,還以為是楊貴妃苦于無人伴舞,便一擺手道:"愛妃,莫憂,朕這就命貂蟬與嫦娥來,有你的妙曲加上她二人的舞姿,定然妙不可言啊,哈哈."

"貂蟬?嫦娥?陛下莫要與臣妾說笑,臣妾只在書中聽聞過此二女,傳聞貂蟬與嫦娥的舞姿風華絕代,乃世間罕見,可這世間又豈會真有?"

樂文知道楊貴妃剛入宮沒多久,還未曾見過宮中他人,此時見楊貴妃眼中露出疑惑與好奇之色,便哈哈一笑,一拍手道:"來人!"

"嘎吱!"

話音剛落,殿門便被緩緩推開,把守殿外的兩名巾幗侍衛躬身問道:"陛下,有何事吩咐?"

樂文頭也沒回,一擺手吩咐道:"你二人去前殿,傳貂蟬與嫦娥來見朕."

"遵命!"兩名巾幗侍衛,拱手應諾,緩緩退出殿外,關好殿門.

這下楊貴妃真的有些好奇了,難道陛下真的有貂蟬與嫦娥,這也太讓人難以置信了把.

楊貴妃剛見到樂文時,便是在瑤池仙府內,一直未曾到過別去,更是不是樂文所處的年代,便是漢末三國,如若楊貴妃知道這些,肯定會更驚訝的.

沒多時,貂蟬便施施然的來到了殿門外,兩名巾幗侍衛為貂蟬推開殿門,貂蟬便邁步走了進來,俏臉上全是喜悅之色.

"陛下,臣妾多日都未曾見您了,您今日建造的這座宮殿,莫不是陛下為臣妾……"貂蟬話剛說到一半,當她看到樂文身旁的楊貴妃時,臉色便是一變,原本她還以為樂文建造的這座宮殿是為她建造的,沒想到,這宮殿卻已經有了女主人.

樂文看到了貂蟬俏臉上的變化,卻是不以為意,後宮佳麗為他爭風吃醋,依然是司空見慣,他上前一步,摟住貂蟬的柳腰,然後對楊玉環一招手道:"來,玉環,見過你姐姐貂蟬,日後你們便以姐妹相稱了."

楊貴妃不敢遲疑,連忙上前半蹲身對貂蟬施了一禮,"妹妹玉環見過貂蟬姐姐."

貂蟬卻是扭過頭去,根本不去搭理楊玉環,這讓楊貴妃的俏臉上露出了一抹尷尬之色,不知這是哪里得罪了這位姐姐.

"誒,小嬋,你先入宮,便是姐姐,玉環剛剛入宮,你怎可如此呢?"樂文知道貂蟬吃醋了,而且還吃了不少,貂蟬吃醋定然不是為了別的,而是這座剛建起的宮殿.

瑤池仙府皇宮中的宮殿不少,可是像楊貴妃所居的這座宮殿,卻是格外的豪華,而且深具唐朝的風格,樂文為了俘獲美人心,可是下了血本啊,不過瑤池仙府有一個好處,便是只要有足夠的成就點,便可以立刻使用成就點建造相應的建築.

他在瑤池仙府皇宮之外,種植的農作物,已經生出了綠油油的苗子,由于瑤池仙府四季如春,很適農作物的生長,在加上瑤池仙府的土壤肥沃,只要沒有海怪破壞,想來過上幾個月,便可以大豐收了,這些糧食,在戰亂年代可謂是金子,有糧就有兵,想要盡早完成第三個主線任務,就要打好良好的基礎.

而這座宮殿為單簷四角攢尖頂,銅鍍金寶頂,黃琉璃瓦,雙昂五踩斗栱,梁枋飾龍鳳和璽彩畫.四面明間開門,三交六椀菱花,龍鳳裙板隔扇門各4扇,南面次間為檻窗,其余三面次間均為牆.殿內頂部為盤龍銜珠藻井,地面鋪墁金磚,可謂豪華至極.

貂蟬是和樂文有過正是大婚的,而且是樂文在漢末三國的皇後,而現在這個時代變是漢末三國,她覺得她身為皇後,樂文卻一直都無有特別為其建造一座宮殿,而楊貴妃剛來,樂文便為其建造了如此豪華的宮殿,自然心里甚是不悅,但是樂文都開口了,她也不好多說什麼,便對楊貴妃還了一禮,這才讓楊貴妃有些尷尬的臉色緩和了下來.

"小嬋姐姐,如若你喜歡這里,不如日後便于妹妹一起在這里居住吧."楊貴妃也好像看出了什麼端倪,走到貂蟬身前,伸手拉住貂蟬的纖手,微笑示好道.

貂蟬見楊貴妃有意識好,如若不應,便顯得她氣量狹小,讓陛下笑話了,"那就多謝妹妹好意了,妹妹……"

"嘎吱!"

貂蟬正欲再說些什麼,這時殿門又被推了開來,只見嫦娥身著白色輕紗,施施然的邁步走了進來,見到樂文便半蹲身施了一禮,"臣妾見過陛下,陛下聖安."

"哎呀,姐姐,你為何也來了."貂蟬並不知樂文時同時叫了她二人一起來,見到嫦娥走了進來,杏眼中先是露出了一絲疑惑,然後一掃適才的不悅之色,接著便幾步上前,拉住了嫦娥的纖手,一臉親切的樣子,就像一對親姐妹一樣,看來貂蟬與嫦娥的關系還是很不錯的.

嫦娥嫣然一笑,對著樂文努了努嘴,"還不是陛下使人喚姐姐來的."

"妹妹玉環,見過嫦娥姐姐."楊玉環見嫦娥脫凡俗,猶如仙子一般,她自以為她自己的容貌已經算是絕佳了,沒想到,還有讓她看了都忍不住想多看幾眼的美女.

"妹妹多禮了,妹妹入宮不久,如若有何事不知,來問姐姐便是."嫦娥一向都是在樂文面前表現大度的,而且樂文收納佳麗,她已經司空見慣了,慢慢的也就不在乎了.

樂文卻是哈哈一笑,上前一左一右,摟住兩位佳人的柳腰,"朕今日叫你二人來,便是讓你二人與玉環,一起演奏一曲,你二人善舞,而玉環卻是善樂,就由玉環來彈奏琵琶,你們二人來舞蹈把."

"臣妾,遵命!"貂蟬和嫦娥嬉笑這從樂文的懷中逃脫了出來,還不忘給樂文拋了個媚眼.

接著楊玉環便端坐在榻頭,手捧琵琶,玉指輕撥琴弦,美妙的樂曲便傳入了眾人的耳中,猶如天籟之音,聽之讓人心曠神怡,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

而貂蟬與嫦娥兩女也在美妙的仙樂聲中,飄然登場,表演雙舞,柔軟的舞姿,輕盈的舞態,似空中浮云,又似晴蜒點水,表現龍宮中的仙女在波濤上飄來舞去,真可謂"凌波微步襪生塵,誰見當時窈窕身"?

只見貂蟬一身緋色舞衣,頭插雀翎,腰間的褶裙,隨著美妙的樂曲婆娑起舞,她舞姿輕靈,身輕似燕,身體軟如云絮,雙臂柔若無骨,步步生蓮花般地舞姿,如花間飛舞的蝴蝶,如潺潺的流水,如深山中的明月,如小巷中的晨曦,如荷葉尖的圓露,使樂文如飲佳釀,醉得無法自抑.

而嫦娥身著白色輕紗,清顏白衫,青絲墨染,彩扇飄逸,若仙若靈,舞姿如夢,似筆走游龍繪丹青,玉袖生風,典雅矯健.她全身的關節靈活得象一條蛇,可以自由地扭動.一陣顫栗從她左手指尖傳至肩膀,又從肩膀傳至右手指尖.手上的銀釧也隨之振動,她完全沒有刻意做作,每一個動作都是自然而流暢,仿佛出水的白蓮.接著舞下去,像是飛翔,又像步行;像是鶴立,又像斜傾.不經意的動作也決不失法度,手眼身法都應著樂聲.纖細的羅衣從風飄舞,繚繞的長袖左右交橫.絡繹不絕的姿態飛舞散開,曲折的身段手腳合並.

樂文看的為之大樂,猶如在仙境中一般,連連拍手叫好,而善樂的楊貴妃也是暗暗稱贊不已,卻也不敢落于人後,手中的琵琶,在她手中猶如神物一般,彈奏出的凌波曲,更是讓樂文拍手叫好.

這時,樂文也把直播間打開了,網友們哪里見過如此的美景,都還以為樂文穿越到了仙界了呢——

"主播,你怎麼這麼晚,才打開直播間啊,哇……這里是哪里啊,莫非主播已經穿越到了天宮?成了仙人?"

"233333,我已經認出了兩個跳舞的是貂蟬和嫦娥了,但是這個彈奏琵琶的是誰啊?不過這個好像更符合我的口味啊."

"666666,主播這個小妞,是你新征服的嗎,是誰啊?看起來很不一般啊!"

"樂文:這是朕的愛妃,楊貴妃,怎麼樣,沒有認出來吧."

"臥槽,這是楊貴妃?主播莫要說笑……唐朝的女人不是應該很胖嗎?怎麼身材會如此好,估計是d杯吧."

"樓上知道什麼,誰說唐朝的女人就是一定很胖,而是唐朝的女人身材更突出."

"66666,終于見到了楊貴妃了,看楊貴妃的樣子,好像是剛飲過幾杯酒吧,看她臉頰紅撲撲的,還真是好看."

"主播還夠意思,有好看的,就立馬把直播間開開了,啥也不說了,先給主播一波打賞,再繼續欣賞."

"若即若離打賞主播199組鑽戒,擊節贊歎,拍案而起,非此犒賞不足以表吾之意!"

"葉良辰打賞主播166組豪華游艇,天花亂墜,感動涕零,主播之才當受此賞!"

"想念式悲傷打賞主播99組巧克力,求主播多給楊貴妃幾個鏡頭,這楊貴妃可比電視劇上的楊貴妃漂亮多了."

一曲舞罷,樂文站起身來,稱贊道:"好!三位愛妃,能歌善舞,凡脫俗,讓朕猶如身處仙境一般,朕都有賞!"

在瑤池仙府中,沒有設立皇後,皇宮內的絕世佳麗全都是樂文的愛妃,樂文也不去評價誰的舞更好,誰的樂更妙,而是一起誇贊,一起打賞,讓三女的俏臉上都露出了喜悅之色.

嫦娥先開口問道:"多謝陛下,只是不知陛下要賞賜臣妾三人何物?"

"對啊,陛下."貂蟬和楊玉環則是湧入樂文的懷中,抬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美目中露出一縷期盼之色.

樂文神秘一笑,"朕就賞賜三位愛妃,這三日一起來伺候朕侍寢吧."

三女聽到樂文的賞賜,不但沒有露出不悅之色,反而更是心花怒放,要知道,樂文嬪妃甚多,普通的金銀賞賜根本算不得什麼,而且由于這段日子多戰事,很少有空回到瑤池仙府,三女能和樂文待在一起三天三夜,可謂是最好的賞賜了.

"哼,陛下耍賴,臣妾不依……"貂蟬在樂文懷中撒嬌道.

"小嬋,既然你不依,那就由你先來伺候朕侍寢吧."

樂文卻是一把抱起貂蟬,把貂蟬扔在了軟榻,貂蟬嬌柔的身子,還在軟榻上彈了兩下,引得貂蟬一陣咯咯嬌笑.

楊貴妃雖然早已經嫁過唐玄宗了,但是面對樂文,卻還像一個嬌羞的小女孩,只是呆呆在立在一旁,看著榻上樂文和貂蟬的舉動,不由的雙頰緋紅.

嫦娥卻是知道樂文喜歡一起來,便也湊了上去,"陛下,臣妾也不依,陛下……"

楊貴妃看著榻上的三人,卻是捧起桌上的酒壺,一邊自斟自飲,一邊側目看著榻上生的一切,不由的更是面紅耳赤,心中小鹿亂撞,也不知道是飲酒的緣故,還是也……

嫦娥見楊貴妃只在一邊紅著臉偷瞧,便對其招了招手,"妹妹,你為何只在一旁偷瞧,不過來啊?……額,陛下……"

她的話還沒說話,樂文卻是已經開始了行動,楊貴妃又飲了幾杯酒,香肩上的淡藍色輕紗,也緩緩的落在了金色的地板上,然後也拋去了原有的羞澀,撲入了樂文的懷中.(未完待續.)

上篇:第366章 貴妃醉酒彈琵琶     下篇:第368章 歸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