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370章 劍俠  
   
第370章 劍俠

《周禮·職方》云:"河內曰冀州."

冀州霸氣未全收,漳水瀠洄抱遠樓.

地隱青蓮晴欲見,天空白雪冷還浮.

千家桑柘余前代,萬古風流是此州.

刺史開言問餞客,可知佳句便題留.

冀州東近瀛海則資儲可充,南臨河濟則折衡易達,川原繞衍,是南北之沖,戎馬之場,要害之重地.因此,冀野紛紜戰事多.

冀州信都地勢平坦,土田饒衍,境內土阜壘壘.

城內的有一大石磨,相傳信都城里出了一個叫李三娘的仙女,她逢雙日在城外海子里用這個石磨磨面.逢單日趁著夜色,騎著神牛給老百姓送面粉.磨徑四尺八寸,周一丈六尺八寸,厚一尺四寸.

此時,正值上午,天色晴朗,太陽高掛當空,讓人感覺渾身暖洋洋的,有一對少年男女,衣著樸素,樣貌普通,少年身著粗布藍袍,少女身著素衣白裙,兩人舉止親昵,側立大石磨旁好像正在說著什麼.

"公子,奴家累了,就在這石磨旁歇息一會再走嘛……"說話的正是那名素衣白裙的少女,少女雖然看上去面容普通,卻十指纖纖,很是好看,她摸著打石磨,身子微微靠著石磨一側,伸了伸腳,看上去的確像是走累了.

一旁的藍袍少年,淡淡一笑,握了握白裙少女纖手,"在這小城沒玩多久,你就喊累了,要是再玩轉一個城鎮,那你豈不是要朕著你走嘍?"

白裙少女聽聞藍袍少年自稱為朕,一點不足為奇,反而捂嘴輕笑了起來,"咯咯,公子,您為何又自稱為朕了,不行,你先前說好的,倘若誰說錯了稱呼,就罰誰捶背揉肩,呐,現在奴家正覺雙肩酸痛,公子您就幫奴家一下吧."

藍袍少年也自知說錯了,便擺擺手,然後眼中露出一絲神秘的笑容,看了看四周,"……也罷,本公子幫你一下就幫一下吧,只是你雙腳疲乏了,為何要朕為你按摩雙肩呢."

白裙少女卻是臉上一紅,白了藍袍少年一眼,哼了一聲,"哼,公子明知故問,這里不時人來人往,你讓奴家在此處脫鞋子,豈不是讓奴家當眾出丑,真是羞死人了."

藍袍少年卻是想要賴賬,故意壓低聲音笑道:"呵呵,那你讓本公子為你在此處揉肩,倘若讓人瞧見,豈不是也要引來無數驚異目光嗎?"

"……這……."白裙少女聽了藍袍少年的話,也自覺地甚是在理,只是心有不甘的輕拍了一下樂文的手,"哼,公子好壞,就會欺負奴家,你之前讓奴家在大庭廣眾之下為你捶背揉肩,路人都把人家當成你的小丫鬟,而倘若公子要為奴家捶背揉肩,奴家卻要被人側目,公子,奴家不依."

藍袍少年卻是哈哈一笑,笑容引來幾個過路人的側目,藍袍少年卻是不以為意,而白裙少女卻是羞紅了臉頰.

"好了,本公子,晚上再幫你吧."藍袍少年眼中露出一絲狡黠之色,輕聲說道.

白裙少女看到藍袍少年不懷好意的眼神,白了藍袍少年一眼,撇了撇嘴道:"哼,公子到了晚上,奴家就又要被公子欺負了,公子哪里還會幫奴家呢,公子,奴家不依,你要賞賜點什麼,才行."

藍袍少年看了看四周沒有路人,便說道:"也好,那本公子就答應你,若本公子把冀州拿下來後,就把這信都城,改成你的名字,如何?"

白裙少女卻是連忙捂住了藍袍少年的嘴,警惕道:"……陛下,莫要讓外人聽到了,要是讓外人聽到了,咱們想要出冀州就難了."

藍袍少年卻是抓住了白裙少女的錯言,"哈哈,這次又是你說錯了,怎麼樣,接受懲罰吧."

"哎呀,不算嘛,公子您都沒有幫奴家,奴家才不要,這次咱們算扯平了."白裙少女也自知說錯了稱呼,但卻挑著柳眉,不肯答應.

藍袍少年卻是不肯放過,"為何不算?本公子已經許諾你把信都賞賜于你了,你現在說錯了話,就要接受懲罰."

白裙少女覺得藍袍少年所言有理,但心中自知又吃了藍袍少年的虧,有些不情願的點點頭,"那好吧,不過奴家只幫公子一刻鍾哦,奴家本就累了,要是還像昨天一樣,要奴家幫陛下半個時辰,豈不是要累死奴家呢."

藍袍少年也無意于讓白裙少女多做勞累,便一點頭道:"也罷,一刻鍾,就一刻鍾."

說著,藍袍少年走向大磨盤不遠處的一塊青石上,微閉雙目,一副洋洋自得的神情.

白裙少女無奈的抿了抿嘴,便跟著走了過去.

走過的路人,看到少女給一名少年捶背揉肩,有的以為這名少女是這名少年的童養媳,有的則以這名少女是少年的使喚丫頭,反正都是不以為意,看了一眼,便匆匆離去.

這一對少年男女是誰呢,自然是我們的主人公樂文,與嫦娥仙子了,兩人騎著赤兔馬幾日便來到了冀州邊境的小城,在附近的幾個小城鎮又玩耍了幾日,便來到了這信都城.【x.】

由于戰亂年代,此城人口並不甚多,但是卻街巷縱橫,閭簷相望,商旅輻湊,酒樓林立,而且此城的風景也是樂文路過的幾個郡縣中,風景最好的一個城郡.

大道兩旁,柳色如云,桐花爛漫,豔杏燒林,湘桃繡野,連青石板鋪成的小路也是古色古香,各式各樣的石板被自然的拼放在了一起.高高低低的石板把路又一次引向了一個新的拐角.石板顏色也很多,青色的,純潔無暇,青中帶黑的,還有青,帶一些清新的翠綠.

一刻鍾後,已到了正午時分,樂文只覺腹中有些餓了,這時卻從遠處的樹林里飄來一陣烤肉的奇香,樂文覺得甚是詫異,他身為帝王,何等美味佳肴沒有品嘗過,可是這從林中傳來的烤肉香味,卻是把他給吸引住了,不由的眯起雙眼往樹林處望了一望.

"公子,您在眺望何物?"嫦娥有些不解的也往遠處望了望,只是看到一縷青煙從樹林里冒出,也並沒有什麼稀奇的.

"你難道沒有聞到烤肉的香味嗎?"樂文咽了咽口水,起身便想往遠處的樹林里去看看到底是何人在烤肉,竟然會有如此奇香.

"……不就是烤肉的香味嗎?嗯?!這烤肉的香味的確有些特別."嫦娥細細一聞,也覺得這烤肉的香味很是特別,讓人聞之便口中生津.

樂文一揮手,指了指遠處的樹林,"走,我們去看看,是何人在烤肉,順便問下他是否用了特別的配料."

"咯咯,好,奴家也要學一學……."嫦娥想到如若學到了這烤肉的秘訣,日後就更能讓樂文對其傾心了,想到這里,便邁著步子跟隨而去.

遠處,蜿蜒的青山綠林風景秀麗,離樂文這里也不過數十米遠,一縷陽光從山頭灑下來,頗有"幽巷深處有人家"的意境.

樂文兩人邁步跨過一座浮橋,信步在信都街,河埠頭,三兩個婦女拿著木槌捶打著衣服,幾個小童在河邊追逐嬉鬧,好不開心,岸上,煤爐冒出的縷縷白煙繚繞上升,想來此時城中的各家各戶都做起了午飯.

只是片刻,樂文與嫦娥便信步來到了樹林中,看到一處篝火旁,一名二十歲左右,身著黑衣勁裝,相貌甚巍,背上負著一把青色寶劍,正坐在一塊黑色岩石上,一手握著一根樹枝,樹枝上串著一只皮焦肉嫩,上面還冒著油脂的烤兔肉,此烤肉不但味道奇香,而且看上一眼,便讓人為腹中打鼓,口中生津.

樂文咽了咽口水,抿了抿嘴,上前一步抱拳對黑衣少年問道:"敢問這位兄台,你烹制的烤肉為何會有如此奇香?"

黑衣少年早就看到了樂文二人,只是不予理會,只顧低頭轉動著手中串著烤肉的樹枝,見樂文上前問話,便懶洋洋的抬了抬眼皮,"某烹制的烤肉,是某家傳的秘方,你不過一外人,某怎可告知與你?"

樂文也自知失禮,便又抱拳歉聲道:"哦?!如此,在下多有冒犯,還望兄台莫要怪罪,只是敢問兄台,你烹制的烤肉可否能賣于在下一半?"

黑衣少年見樂文彬彬有禮,又是一副書生的樣子,只是聽到樂文後面的一句話,卻是不屑的說道:"某烹制的烤肉,為何要賣于你一半呢?某觀你衣著普通,又能出的起幾許銀錢呢?"

嫦娥見著黑衣少年如此無禮,便對樂文說道:"公子,不過是區區一只烤兔肉而已,公子又何必如此?"

樂文卻是不以為然,對其一擺手,然後從懷中掏出了一錠銀子,遞到黑衣少年身前,"呃,在下這里有一錠銀子,不知可否能買下兄台的半只兔肉?"

黑衣少年看了看樂文遞來的一錠銀子,足有五兩之多,便是微微一愣,然後有盯著樂文看了一下,覺得樂文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啊,為何出手如此豪爽.

便搖頭哈哈一下道:"也罷,你既然如此看重,某的廚藝,也是有緣,那就分與你一半,某向來不貪圖錢財,銀兩你自拿去."

"哦?!"樂文沒想到這黑衣少年卻是個爽快之人,不由心生幾分敬佩之情,樂文的外貌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文弱書生,這人一看就知道身懷武藝,如果想打劫他,那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更無須使什麼卑鄙手段,而且以樂文的武功,也不怕這人會有什麼歹意.

便對其抱拳道:"如此,那在下就盛情難卻了,多謝!"

"哈哈,不必如此多禮,某向來無拘無束慣了,受不得別人的禮數,兄弟,這半只烤兔肉就歸你了."

說著,黑衣少年,便把樹枝上的烤兔肉一掰兩斷,只是瞬間,竟然如此利落,想來這黑衣少年的功夫也是不錯的.

樂文接過黑衣少年遞來的烤兔肉,撕下一只烤兔腿遞給了嫦娥,然後自己便忍不住在香氣直冒的烤兔肉上咬了一口,咀嚼了兩下,只覺這黑衣少年烤的兔肉,不但香飄十里,而且麻辣鮮香,質嫩爽口,油而不膩,咽入腹中,更是覺得意猶未盡,讓人回味無窮.

此等美味,即便是樂文嘗遍了珍饈美味,八珍玉食,貔貅大餐,也是不禁為之心中暗暗稱贊,忍不住又咬了幾口手中的烤肉,只覺有人好像在看他,他一抬頭,卻是發現那黑衣少年正以詫異的目光望著他.

樂文卻是哈哈一笑,"兄台,你烹制的烤兔肉太美味了,在下多有失禮,請兄台莫要見怪啊."

黑衣少年卻是不以為意,一擺手道:"誒,閣下就該如此灑脫,某就看不慣那些繁文縟節,來,這半只烤兔肉,也歸你了."

"……這如何使得,在下有半只烤兔肉便足矣,兄台,不必如此."這烤兔肉如此美味,樂文其實還真想再來上半只,只是這樣豈不是讓人笑話,自然連忙擺手,心中卻是真想把這黑衣少年手中的半只烤兔肉給奪過來.

黑衣少年卻是爽朗的哈哈一笑,再次把手中的半只烤兔肉遞給了樂文,"誒,某之前便已吃過了一只,這一只某是想留著晚上用的,閣下甚于某意氣相合,就不必管那世間的繁文縟節,拿去便是."

"兄台如此豪情,讓人敬佩,不知兄台高姓大名?"樂文覺得這黑衣少年是個爽快之人,便想與之結交一番.

黑衣少年卻是突然拔出背上的寶劍,哈哈一笑道:"某擅使劍術,喜愛縱橫江湖,人稱劍俠王越."

樂文剛開始被這黑衣少年突然拔劍,還真嚇了一跳,還以為這黑衣少年要對他動手,倒是讓他心中一驚,但是這黑衣少年後面自稱劍俠王越,更是讓他心中驚異更甚.

王越,字安睿,東漢末期著名劍師,生于燕都,擅長刺殺與長劍技巧,傳說勇力可比呂布,單挑無敵,但功利心太重,一心想在朝廷做官,因此成為漢獻帝劉協的劍法啟蒙導師,後來因為曹操授令,又成為曹丕的導師,教授劍術,一生幾乎未曾出宮,遂默默無聞.

據陳壽《三國志》,無論是在《武帝紀》中,還是《曹丕傳》中,或據范曄《後漢書》的《陳王列傳》里,均沒有介紹這個名字.唯獨曹丕《典論》中,將王越這個名字一帶而過.

想不到此人,竟是劍俠王越,只是這不對啊,劍俠王越怎麼會是一個少年,不是應該更年長一些嗎?難道因為他的到來,曆史發生了改變……?

上篇:第369章 准備     下篇:第371章 氣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