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372章 苧蘿  
   
第372章 苧蘿

"如此也罷,在下告辭了."樂文覺得反正西施就在這方面三百里內,想要找到西施還不容易嗎,便對這眼前的美貌女子青蓮拱了拱手准備告辭.

青蓮見這錦衣公子面有不悅,心中便後悔適才之言了,她其實哪里是不能隨意告訴西施的住處,她向來就嫉妒西施的美貌,如今這眼前這一看便知是富家大族的瀟灑公子哥卻是來找西施的,怎能不讓人眼紅氣憤.

但如若就此告別了這錦衣公子,想要再見就難了,青蓮想到這里,便連忙上前幾步,伸手拉住了樂文的錦衣寬袖.

樂文轉過身來,看了一眼被拉住的寬袖,然後看了一眼青蓮那略帶慌張的神情,不解的問道:"青蓮姑娘,這是何故?"

青蓮被樂文這麼一問,臉頰微紅,也自知不妥,連忙松開樂文的寬袖,略帶抱歉的對樂文半蹲施了一禮,"公子且慢,蓮兒觀公子並非壞人,帶公子去西施所居住的屋舍也無妨."

"那就多謝青蓮姑娘了."樂文聽到青蓮說他並非壞人,這就讓他老大不樂意了,心道:"朕的後宮佳麗,個個都說朕好壞,這一普通女子卻是說朕不壞,如若西施也覺得朕不壞,朕想要七日內把西施給拿下,這倒是有點難辦了."

青蓮卻是不知樂文在想什麼,嫣然一笑,"公子不必多禮,西施的屋舍就在東邊不遠處,請隨蓮兒來……"

苧蘿村位于苧蘿山的南坡,林木蔥郁,苧麻叢生,地勢平緩,是諸暨城西十里長山陶朱山的支脈,山坡坦蕩,緩延至浣江邊上,更成緩沖之勢,幾乎已難見山之常態,介于山與地之間.

山道兩旁可隱隱看到叢生的苧麻,一陣江風吹過,苧麻朝向一邊微微彎著.

苧麻是一種植物,纖細,杆直,高不過三米,葉闊如掌,其皮布滿纖維,將剝下的麻皮在水中浸泡一段時間後,麻皮中纖維和非纖維之間便呈剝離狀,然後,再將此麻皮在水中反複漂洗,沖刷,甩打,剩下的盡是纖維了,越人俗稱其為苧麻,西施浣紗,其實就是在江水中漂洗苧麻.

而苧麻可以織布,俗稱麻布,又稱夏布,越地用夏布做的蚊帳,俗稱夏布帳.苧麻又稱苧蘿,苧蘿山也是因此而得名.

水塘胭脂色,研容醉渠波.照影驚蒼鷺,凌波疑苧蘿.

只是片刻,樂文便隨著青蓮來到了一處用茅草搭建的茅屋,看起來十分簡陋,茅屋外種植著幾株朗朗的苧蘿,在風中飄搖,此時樂文卻聽到從茅屋內傳出了一陣陣優美動聽的女子歌唱聲,猶如山泉碧波,聲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動聽之極,讓人聽之甚為愉樂.

"公子,此處便是西施所居的住處了."青蓮說著,便要上前去敲門.

樂文卻是上前一步,輕聲說道:"青蓮姑娘且慢,待西施姑娘唱完此曲,再敲門也無妨."

青蓮回過頭來,有些不解的望了望樂文,隨之輕輕一笑,"公子,你不是諸暨郡的世家公子嗎?怎會沒聽過這支普通的山歌呢?"

樂文卻是淡淡一笑,"聽,自然是聽過不少,只是本公子從未聽過如此動聽的歌聲."

青蓮見樂文如此欣賞西施的歌聲,心中不禁對西施又多了幾分妒忌,心中暗暗道:"不就是長的好看點,歌聲好聽點嘛……"

樂文穿越到越地,系統便自動為其轉換了口音,他不但可以聽懂當地口音,而且語言口音也與當地無異.

在樂文隨青蓮來西施所居之處時,青蓮問起樂文是否是諸暨郡的世家公子,樂文只是微微一笑,點了點頭,便未說什麼,青蓮便默認了樂文是諸暨郡的公子哥,她本早就是一個貪圖榮華富貴的女子,見到樂文承認了是世家公子,便不禁又多了幾分熱情,讓樂文心里卻是心中好笑.

茂屋內一曲方罷,青蓮正要去敲門,茅屋的屋門竟然就打開了.

隨著屋門的緩緩打開,一縷淡淡的幽香也隨之飄入了樂文的鼻中,讓樂文不禁抬頭去望那開門之人.

只見開門之人,是一名傾國傾城,身著淡綠夏布衫裙的絕色佳人,只見這絕色佳人身姿纖巧削細,面凝鵝脂,唇若點櫻,眉如墨畫,神若秋水,說不出的柔美動人.

"西施姐姐,這位公子說要找你."青蓮見到西施打開了屋門,便上前一步,對西施打了個招呼,然後又看了一眼樂文.

"……"西施順著青蓮的目光,看了一眼樂文,雖然樂文衣著華貴,一副世家公子的樣子,但是她從未見過此人,美目中露出一絲疑惑,走出屋門對樂文半蹲施了一禮,"這位公子,小女子便是西施,但小女子好像從未見過公子,不知公子所謂何事?"

"西施姑娘不必認識在下,在下此來是有要事相告!"樂文對西施拱了拱手,面帶凝重之色的說道.

西施看樂文彬彬有禮,神色凝重,不像是在說笑,便有些不解的問道:"要事?不知公子有何要事告知小女子?"

"……呃"樂文望了望四周,把目光落在了青蓮的臉上,"青蓮姑娘,在下有要事告知西施姑娘,此事關乎甚大,還望姑娘暫避一下可否?"

"哦?!這是自然,公子,西施姐姐,那蓮兒先回家去了."

青蓮不知樂文是又何事,竟然還要她暫避,但是她處在這里,的確有些不便,便對樂文和西施施了一禮,然後便告辭回去了.

西施見青蓮的背影漸行漸遠,可是樂文卻還是一臉凝重的一言不,心中更是疑惑了,便忍不住開口柔聲問道:"公子,此處甚少有人經過,公子有話但說無妨……"

"西施姑娘,你可知諸暨郡的縣令?"樂文沉聲說道.

西施從來就沒有去過諸暨郡,自然是不知諸暨郡的縣令了,可樂文此問卻是更讓她心中疑惑了,"公子,小女子並不知諸暨郡的縣令,只是公子,為何會知道小女子之名?"

樂文就知道西施定然不知道諸暨郡的縣令是誰,所以他才故意這麼問的,"西施姑娘,你的名字便是在下從諸暨縣令口中得知,那諸暨縣令年過五荀,與我家父有些利益關系,昨日他來我家做客,與在下父親說話時,說聽聞苧蘿村有一位傾國傾城的絕世美人,名曰西施,便想過幾日命人來提親,納你為小妾,倘若不從,便強行而為……"

話還沒說完,西施便是花容失色,驚呼道:"啊!……竟有此事?!"

春秋戰國,戰事不斷,人命如草芥,更何況小小一女子乎?

"正是,在下得知西施姑娘乃是傾國傾城的絕色佳人,可那縣令已是滿頭白的老頭,如若姑娘嫁于他為小妾,豈不是毀了姑娘的一生嗎?!"

樂文說完此話,自己都覺得是真的了,不過他此來的確是來拯救西施來的,非常之時便需非常之手段,如若西施不跟他走,便要毀在吳王夫差和越王勾踐這兩個老賊的手里了,自古紅顏多薄命,樂文卻是要讓改變紅顏的命運.

樂文言辭懇切,西施本來就看樂文不是像是一個壞人,便也是信以為真,面色驚慌的問道:"多謝公子告知此事,只是小女子自小無親無故,孤苦一人,無處可去,又該如何?"

說著,竟是想起以往的種種傷心往事,不由得竟然捂嘴垂泣起來.

樂文也大為感歎啊,難道我看上去真的不像一個壞人嗎?

真是郁悶啊,樂文翻了白眼,暗自搖頭不已,看著西施傷心的樣子,便上前安慰道:"西施姑娘不必害怕,在下頗有家資,可帶你逃離此處,到別處安居,那縣令自然就找不到你了."

聽到樂文此話,便止住了淚水,拿出懷中的一塊絹帕,輕輕擦拭著眼角的淚水,對樂文感激的施了一禮,"多謝公子大恩,小女子在此謝過了,只是不知公子何時帶小女子離開此地?"

樂文卻是不慌不忙,緩緩道:"西施姑娘說何時走,便何時走."

西施想了一下,"那自然是越快越好,小女子也無何等貴重物品,不如就此離開如何?"

樂文微微點了點頭,"也好,只是西施姑娘容貌絕美,如若就這麼跟在下出去,定然會引來狂蜂浪蝶,如此便會添上不少麻煩."

西施聽到樂文此話,不由的伸手撫了撫臉頰,也覺得樂文此話甚有道理,便不置可否的問道:"公子,那當如何是好?"

樂文一擺手,自信滿滿道:"西施姑娘不必擔心,在下會些許易容之術,可讓姑娘容貌改變."然後他有看了看四周,壓低聲音說道:"只是此處多有不便,我們還是到屋內施展易容之術吧."

"嗯,那就有勞公子了."西施說著便請樂文進入了茅草屋內.

樂文進入西施的屋內,看到屋內只有一張木榻,還有一些簡陋的雜物與女子的衣物,便無有他物了,不禁心道:"以為如此美貌的絕代佳麗,竟然住在這等地方,真是讓人難以置信,不過這卻是真的,西施,朕會帶你過上幸福的生活的."

想到這里,樂文便對西施說道:"西施姑娘,你先暫閉一下眼睛,只須片刻便好."

"嗯……"西施明眸流轉,輕嗯了一聲,便緩緩閉上了美目.

只見這時,樂文卻是打開系統物品欄,點了一下位面穿越符紙,上前一把抱住了西施的柳腰,西施不知樂文也做什麼,心下一慌,便睜開了眼睛.

可是當西施睜開眼睛,卻已不是她所居住的茅草屋了,而是到了一座富麗堂皇的宮殿之中,宮殿四壁塗以黃金,到處芬香撲鼻;綴明珠以為簾,琢青玉以為幾;香檀為榻,鑲以珊瑚;紅羅為帳,飾以翡翠;錦衾繡枕,皆有織金龍鳳;其它陳設,寶物古玩,五光璀燦,不可名狀.

西施完全驚呆了,她有些不知所措的望著眼前的樂文,在樂文懷中的身子,有些微微抖,驚異的問道:"公……子,這是何處?"

樂文淡淡一笑,沒有去理會西施驚訝的表情,"西施姑娘有所不知,朕會法術,可以瞬間帶人轉移到別處,這樣也省去了不少腳力,而此處便是朕的皇宮."

"朕?皇宮?"西施很是不解,這樂文莫非是擁有神力的巫師?

巫師在古代很一種很神奇的職業,巫術一直到清朝末年還很是盛行,都認為巫師可以呼風喚雨,溝通神界,無所不能,尤其是古代山越之地巫術盛行,而擁有高深法力的巫師更是能得到人們的崇拜,人們敬之為神,連諸侯帝王都要敬讓三分.

而現在西施卻是已然把樂文當成了擁有高深法力的巫師,這也不足為奇,只是她對樂文說出的新名詞,朕和皇宮很是不解.

樂文便對其說道:"朕呢,就是帝王,而皇宮便相當于王宮了,你日後稱呼朕為陛下,自稱為臣妾便是."

西施本來就對巫師甚是敬畏,樂文如此一說,她便以為樂文是擁有神力的帝王,自然對樂文更是敬畏不已.

樂文如今已經在她心中是神聖的存在,她對樂文的話,也自然深信不疑,只是不知樂文為何要隱瞞自己的身份,難道是樂文得知了她有為難,而她又一心向善,樂文便特地來拯救她的嗎.

想到這里,西施便明了了,"陛下,臣妾多謝陛下搭救之恩."

樂文哈哈一笑,一把摟過西施的柳腰,"誒,不必如此,你日後便是朕的愛妃了,只須好好的侍奉朕,便是對朕最好的報答了."

西施俏臉微紅,美目迷離,隨著香肩上的淡綠夏布衫緩緩的落在了地上,她的雛子之身也給了樂文.

隨著龍榻的搖動,龍榻上的喘息聲也越來越重.

一個時辰後,西施還是有些扛不住了,便連連求饒道:"陛下……臣妾受不不住了,還望陛下憐惜……"

而此時,樂文也得到了釋放,起身躺在一側,看著西施那迷離和滿足的眼神,樂文淡淡一笑,心道:"想不到自古以來,第一個女間諜,竟然被朕給征服了,哈哈."

話說西施可是有名的間諜,不過那也是在經過越王培養後,才成為了一個出色的女間諜,去迷惑吳王夫差,使得吳國大敗,樂文卻是三言兩語就把這還不知世事的小雛子給拿下了,這種感覺就是一個字,爽.

古代四大美女,西施,貂蟬,王昭君,楊貴妃,前兩個都是女間諜,王昭君是和親的犧牲品,楊貴妃是王朝斗爭的犧牲品,總之,四個人都是沒有好下場.

而樂文卻是已經收了三個絕代佳麗了,也代表拯救了三個紅顏薄命的女子.(未完待續.)

上篇:第371章 氣運     下篇:第373章 收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