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375章 西域之旅1  
   
第375章 西域之旅1

侍女接到樂文的吩咐,緩緩退去,接著太子李承乾便走了進來.

承乾,承繼皇業,總領乾坤之意.

從太子李承乾這個名字,便可以看出李世民對其的期望,可樂文可是知道這家伙沒安好心,太子坐久了,就想把老子趕下來,做皇帝了.

不過樂文也不過是來唐朝悠閑的玩玩,後來面的事,就自然還是交給李世民自己來辦了,樂文也懶得去管這些.

李承乾邁步走進宮殿,便連忙跪地叩頭請安:"皇兒叩見父皇,父皇聖安."

樂文坐在龍榻旁,看著眼前的李承乾大概有十七八歲的樣子,樣貌還算俊朗,只是樂文想道這個人以後可能會做的事情,便心生厭惡,擺手道:"嗯,皇兒平身吧."

"謝父皇!"李承乾站起身,見到樂文身旁的長孫皇後,還是閉目安睡,他很是奇怪,不是父皇剛大病初愈不久嗎,怎麼現在看起來好像是父皇容光煥,而母後長孫皇後卻好像很是疲倦的樣子.

樂文要出去游玩三十天,這李承乾要是動宮殿叛亂,可就不好了,便命令道:"皇兒,你身為太子,但資曆淺薄,不如父皇派你去慶州鍛煉一下如何?"

李承乾沒想到父皇會讓他去慶州曆練,不知父皇此為何以,不過他也不敢多問,恭聲回道:"父皇,兒臣遵命!"

"好了,即日起便出吧,朕累了,讓你殿外的幾個兄弟也不必見朕了,你退下吧."

樂文也不想多說什麼,便一擺手,讓其退下了.

"是父皇,兒臣告退!"李承乾見父皇好像對其好像沒有感情,覺得父皇很是冷漠,可之前父皇卻是對其很是疼愛,不知為何,但想到,難道是他做的事情,已經敗露,想到這里不禁心中一跳,連忙恭聲告退,緩緩退去了.

"去,召才人武媚到含元殿見朕."隨著殿外之人全都退下後,樂文對一名侍女吩咐道.

"是,陛下!"

這個侍女剛剛離開,樂文便又對立在殿門外一名小黃門吩咐道:"你,去召盧國公程知節到含元殿見朕."

"遵命!陛下!"

含元殿,殿前有翔鸞,棲鳳二閣,閣前有鍾樓,鼓樓.

殿前有三條"龍尾道",是地面升入大殿的階梯.龍尾道分為三層,兩旁有青石扶欄,上層扶欄鏤刻螭頭圖案,中下層扶欄鏤刻蓮花圖案,這兩個水的象征物是用來祛火的.

遠遠望去,含元殿背倚藍天,高大雄渾,懾人心魄.

樂文剛移駕含元殿,武則天與程咬金已經在大殿內等候了.

"微臣叩見陛下,陛下聖安!"

"臣妾武媚,叩見陛下,陛下聖安!"

武則天和程咬金見到樂文,便連忙跪地請安.

樂文一抬手,"都起來吧."

"謝陛下!"

本來武則天身為五品才女,是李世民的後宮小才女,不受皇帝重視,但是她現在卻與盧國公一起被召入含元殿來見皇帝,她也不知道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只見武則天雙眸似水,眉目間隱然有一股女子少有的書卷清氣,讓人覺得清新脫俗,她身著一襲藍色的才女宮裝,肩上披淡藍色的翠水薄煙紗,腰間一抹絲帶,眼前的武則天總體來說,給樂文的感覺便是與他之前見的佳麗有很大的不同,到底何處不同,樂文卻是說不出.

不過武則天現在的年紀也不過十四歲,相貌還略顯稚嫩,沒有武則天當上女帝時,那種女王霸氣.

而盧國公程咬金比李世民剛好大上十歲,不過程咬金的外貌卻與年齡有些不符,胡須有些白,但是頭卻是烏黑,而且也不是一個大胖子,而是一個略顯清瘦的書生模樣,不過這也和曆史上的程咬金相符合,曆史上的程咬金的武器也是板斧,而是馬槊,即便是馬槊,自然也就不會什麼程咬金三板斧了.

樂文對程咬金說道:"義貞啊,朕在夢中偶遇一仙人,她此朕一枚玉符,可以使朕瞬間到達某處,朕大病初愈,想去西域游玩,你與武媚便與朕一同前去吧."

程咬金和武則天聽到樂文的話,心中都不免疑惑,但是陛下既然如此說了,那就不能有所懷疑,而且陛下才大病初愈,可如今看起來卻猶如青春年少,實乃罕見,如若不是陛下遇到了仙人,又是什麼呢.

程咬金恭聲回道:"陛下,身為九五之尊,受到仙人恩澤,實乃我朝之興,陛下之幸啊,吾皇萬歲萬萬歲!"

說著程咬金便又是山呼萬歲,跪拜叩頭,一副畢恭畢敬的樣子,武則天在一旁也趕緊跪下叩頭,山呼萬歲.

樂文卻覺得這個程知節,並不像曆史上傻頭傻腦的,倒還是挺圓滑的,拍馬溜須很有一套嘛.

接著,樂文讓程咬金在官服外面又穿了一件錦衣,而樂文卻與武則天去後殿裝扮了一番,二人也沒有易容,只是外貌和服飾改變了一下.

此刻樂文猶如一個三十幾歲的西域商人,程咬金像是一個西域保鏢,而武則天打扮的卻像是西域的舞姬.

程咬金和武則天在樂文身後,便像是一個西域商人身後,跟著一個保鏢打手,和一個女仆舞姬一般.

西域商人來往不斷,他們這身打扮,也不會讓人注意.

三人整裝完畢,只見一道金光從三人腳底升起,"嗖"的一聲,系統便穿越三人去了樓蘭古國.

樓蘭古國是古絲綢之路上的一個小國,其范圍東起古陽關附近,西至尼雅古城,南至阿爾金山,北至哈密.

樓蘭是一個隨水而居的半耕半牧的小部落,樓蘭城是樓蘭國前期重要的政治經濟中心,在絲綢古道上盛極一時.

居民以漁獵畜牧為生.在古絲路上,樓蘭道是主要的通道,它從敦煌的玉門關,陽關,翻過三隴沙,阿齊克谷地和白龍堆,經土垠抵樓蘭古城,再沿孔雀河岸到西域腹地.樓蘭是塔里木盆地東部的十字路口,往西,往東,往南,往北可通向西域全境,形成交通網絡,樓蘭是古西域交通樞紐.

只是恍然間,樂文三人便來到了樓蘭古國的外圍.

在樂文的印象里,樓蘭國外圍應該是漫無邊際的沙漠戈壁.

而此時的樓蘭並非沙漠戈壁,映入樂文眼中的是湛藍藍的天空,溫和的太陽高高掛著,一陣陣清風吹過,甚是清爽宜人,讓人覺得心曠神怡,不遠處的樓蘭城門處,有四名樓蘭衛士身著灰色皮革,頭戴皮帽子,手握彎刀,把守著城門.

樂文看到城門處還正有一隊牽著駱駝的大唐商隊,正在接受樓蘭侍衛的盤問,因為大唐商旅去西域,必經樓蘭,所以有大唐商隊從此經過,也很正常.

樓蘭古國的城牆很是高大雄偉,一點不比大唐都城矮小,城牆之上還有烽火台,隱隱約約還能看到烽火台之上有幾名樓蘭侍衛在上面把守.

樂文把手放在額頭,遮住有些刺目陽光,轉頭望了望遠處,只見幾百米開外,還有一處湖泊,遠遠望去此處湖泊波瀾壯麗,還有海鳥成群結隊的飛過,想來這便是羅湖泊了,羅湖泊又稱牢蘭海,盆地中河流如塔里木河,孔雀河,車爾臣河,疏勒河等彙集于此,便形成了這巨大的湖泊.

這里地勢平坦,水豐草茂,盛產魚蝦蒲葦野麻,有玉石,驢馬,馬鹿,駱駝等物產,物產富饒,人口卻不如漢朝時期了,因為據樂文所知,樓蘭國好像不久便會突然消失,至于為何消失,曆史上有很多的說法.

有的說是樓蘭國因為一場從外地傳來的瘟疫,奪去了樓蘭城內十之**居民的生命,僥幸存活的人紛紛逃離樓蘭,遠避他鄉.也有人說是因為樓蘭國力漸漸衰弱,北方強國入侵,樓蘭城破,後被遺棄.

還有人說是樓蘭被生物入侵打敗.一種從兩河流域傳入的螻蛄昆蟲,在樓蘭沒有天敵,生活在土中,能以樓蘭地區的白膏泥土為生,成群結隊地進入居民屋中,人們無法消滅它們,只得棄城而去.

反正關于樓蘭國神秘消失,有很多說法,樂文倒是覺得樓蘭國的消失很可能是因為人類過度開加羅布泊消亡.

水源和樹木是荒原上綠洲能夠存活的關鍵.樓蘭古城建立在水系達的孔雀河下游三角洲,這里有長勢繁茂的胡楊樹供其取材建設.樓蘭人在羅布泊邊築造了1o多萬平方米的樓蘭古城,他們砍伐掉許多樹木和蘆葦,這無疑會對環境產生負作用.

在這期間,人類活動的加劇以及水系的變化和戰爭的破壞,使原本脆弱的生態環境進一步惡化,人類適應不了這里的環境,便遷到了別處.

"陛下,這是何處?"身後的武則天,也觀望了一下四處,覺得此處風景甚美,不由的問道.

程咬金卻來過此地,沒有覺得好奇,只是陛下竟然能夠瞬間就把他們帶到此處,倒是讓他匪夷所思,想來當真是陛下得到了仙人的恩澤,才有會如此能力.

樂文看著武則天的小臉上全是好奇之色,淡淡一笑,指著眼前的古城說道:"這里便是樓蘭,你在這里不要稱呼朕為陛下,稱呼朕為主人便是,你們不會說樓蘭語,還是不要多開口說話的好."

系統已經為樂文匹配了樓蘭的語言,而武則天和程咬金既然是保鏢和女仆,也無需多說什麼.

"是,主人!"武則天恭敬的回道,她現在的一身女仆舞姬裝扮,再稱呼樂文為主人,給人的感覺倒真像女仆一般.

"走,我們去樓蘭城內轉轉."樂文儼然一副地主老財的樣子,懷里揣著過關的文書,身後跟著兩個仆從,雙手後背,昂挺胸,邁著步子便朝不遠處的樓門城門處走去.

"站住,你們是什麼人?"樂文三人還在城門處十米開外,那守門的樓蘭侍衛,便手舉彎刀指著樂文三人問道.

武則天和程咬金都聽不懂樓蘭人的語言,聽在耳中卻只覺是嘰里呱啦的一頓響,至于說的什麼,一個字也沒聽懂.

樂文卻是嘿嘿一笑,從懷中取出通關文書,在樓蘭侍衛的眼前晃了幾晃,用樓蘭國的禮儀,對樓蘭侍衛行了一禮.

樓蘭侍衛見到樂文手中的通關文書,也向樂文施了一禮,一擺手,便允許樂文三人通過了.

進入樓蘭城內,穿著各種服飾的商旅在寬闊的街道上行走著,有牽著駱駝的,又挑著籮筐的,還有服飾不一的僧侶從樂文三人身旁經過,樂文不禁多了看身旁一名身著大唐僧侶服飾的一個和尚.

這和尚灰衣僧袍,腰間別著一個木魚,背後背著一個竹簍,竹簍里面空蕩蕩的,只有一個水葫蘆,還有一個用來化緣的缽,和尚一臉風撲塵塵的樣子,想來從大唐國境到此處飽受風霜,受了不少磨難吧.

"阿彌陀佛,這位施主,請問可否施舍貧僧幾許食物?"四目相對,樂文看著和尚,正在想傳說中的唐僧去西天取經,此刻該是走到何處了,可是和尚卻也注意到了他.

和尚很禮貌的給樂文單手行禮,眼光卻是又挪到了樂文身後跟著的保鏢,程咬金手里提著的一只烤鵝上,這烤鵝是程咬金趁樂文與武則天在後殿換裝時,讓殿外的侍衛偷偷做的,而後程咬金足足等半個時辰,樂文和武則天才從後殿出來.

樂文看這和尚眼中期盼的眼神,定然是覺得這包裹里肯定有不少好吃的.

"敢問大師法號?!"樂文卻是沒有要施舍和尚食物的舉動,而是同樣對和尚單手行了一禮,禮貌的問道.

接著樂文眼前的和尚說出的話,卻是讓樂文大為驚訝,只見和尚又看了看程咬金手中的包裹,"貧僧法號三藏,貧僧剛到此處,卻是三日沒有吃過東西了,此刻已然是餓的頭暈眼花."

"三藏?"樂文此刻覺得腦子有點不靈光了,三藏這個法號為何如此熟悉……(未完待續.)

上篇:第374章 悠閑     下篇:第376章 西域之旅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