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376章 西域之旅2  
   
第376章 西域之旅2

"玄奘?唐玄奘?我去,這不會就是唐僧吧,可唐僧取經怎麼才走到這里啊,而且一個隨從也沒有,不會只是法號相同而已吧."

樂文盯著眼前自稱法號玄奘的和尚,心中先是一驚,接著臉上又是疑云重重,看這和尚的眼神,就像看賊一樣,看的眼前這和尚渾身毛,和尚還以為他哪里又說錯了呢.

不過他現在實在是太餓了,也不顧不上那麼多,還是又問了一句,"施主,可否施舍貧僧一些食物?"

樂文聽著這和尚嗓音沙啞,低弱無力,想來也是很久沒吃飯了,便讓程咬金給和尚點吃的,"給他點吃的."

程咬金有些不舍的,把手上提著的烤鵝,撕下一條烤鵝腿,遞給和尚,"和尚,給……"

和尚雖然看著烤鵝腿,直咽口水,可是卻後退幾步,連連擺手,對程咬金單手施禮道:"施主,貧僧只求能得到兩三個饅頭足矣……"

"饅頭?沒有……"程咬金聳聳肩,見和尚不吃,心下高興,把遞向和尚的烤鵝腿,又收了回去.

樂文看這和尚還算守清規,從懷中拿出一枚銀子,在和尚眼前晃了晃,和尚的眼睛跟著銀子在動,樂文淡淡一笑道:"大師,你是大唐皇帝派去西天取經的那個唐玄奘嗎?"

和尚聽到樂文的問話,又把目光移到了樂文的臉上,頓了一頓,疑惑道:"施主如何得知?貧僧正是."

"大膽賊僧,竟敢冒充唐玄奘,你可知罪?"樂文想嚇唬一下這和尚,看看這和尚是否有何證據可以證明他就是唐玄奘.

和尚本來就體力虛弱,被樂文這麼一嚇,噔噔噔的往後又倒退了幾步,一個趔趄,沒站穩,差點摔在地上,還好他後面一個壯漢,一把扶住了他,卻是怒目圓睜的等著和尚,"你這和尚,怎麼走路倒著走啊!"

這壯漢雖然是一身西域服侍,卻一出口就是一腔子關中口音,想來也是來自唐朝的吧.

和尚件這壯漢凶悍異常,站穩身子,連忙施禮道:"多謝施主,阿彌陀佛!"

壯漢聽這和尚口音是大唐口音,然後又上下打量了一下和尚,"哦?!看你這和尚也是來自東土大唐,俺就不與你計較了."

這時,樂文卻是幾步走上前來,對和尚說道:"把你的通關文書,拿給某看看,某便相信你是玄奘."

"阿彌陀佛,出家人不打誑語,施主如若想看,那便看吧."和尚說著,便從懷中掏出了一本小冊子,遞給了樂文.

樂文接過小冊子,一看上面的署名,的確是東土大唐,唐玄奘,不禁心中大為疑惑啊,"你果真是唐玄奘,可為何你會如此?"

唐玄奘苦著臉,一臉的無奈,想要說什麼,可是他還沒說出口,干癟的肚子就又咕咕的叫了起來,唐玄奘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光頭.

"小金子,你快去給玄奘大師買幾個燒餅."樂文對身後的程咬金一招呼,程咬金聽到小金子的外號,一時還沒反應過來,但是皇帝正是在對他說話,想到他的原名就叫咬金,便恍然大悟,連忙點頭應諾,跑到一旁的樓蘭特色燒餅店,買了四五個燒餅,遞給了唐玄奘.

唐玄奘見到程咬金手中的燒餅,先是恭敬的施禮道謝,接著便接過來,也顧不上那麼多,先把四個燒餅放在背後的竹簍里,留一個在手中,然後又從竹簍里拿出水葫蘆,先喝了一口水,然後咬了手中的燒餅,大口的咀嚼了起來.

吃飽喝足,唐玄奘還打了個飽嗝,心滿意足的揉了揉肚子,看著樂文幾人驚訝的表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對樂文施禮道:"多謝施主慈悲為懷,善哉善哉!"

樂文看唐玄奘沒一會,就把程咬金遞給他的五個燒餅給吃光了,看來的確餓的不輕,"玄奘大師,你乃是我大唐東土派去西天取經的大師,怎會淪落于此啊?"

唐玄奘歎了口氣,便把來龍去脈給樂文說了一遍.

原來這唐玄奘在來西域的路上,被一伙山賊給打劫了,除了身上的通關文書,身上背著的竹簍,一個化緣用的鐵缽,還有一個木魚便沒有什麼.

樂文問唐玄奘手中的水葫蘆是如何得來的?

唐玄奘見樂文提到手中的水葫蘆,更是長長歎了一口氣,大呼世風日下.

"貧僧身無分文,而腹中又感饑餓,便拿著鐵缽去一戶人家化緣,可是貧僧去敲門,說要化緣,那戶人家卻沒人來開門,可貧僧卻聽到了房內有很大的動靜,便趴在門縫處,往里看,這一看不要緊,貧僧卻是看到了出家人最不該看到的事情,犯了出家人那最不該犯的戒條,貧僧感歎了一聲,光天化日……"

說著這里,唐玄奘又看了看手中的水葫蘆,然後接著說道.

"可話還沒說完,眼前的房門去突然打開了,出門的便是貧僧看的那個女子,她整理著衣裙,對貧僧不客氣的罵了一句——你這和尚,老娘見過和尚化緣的,還是第一次見到和尚化/日的……這女子說著便把手中一個水葫蘆砸了過來,還好貧僧身手敏捷,才接住了這水葫蘆,要不然貧僧即便不餓死,也早早的渴死了."

唐玄奘說著,還不禁對樂文感謝道:"施主,多謝你的施舍,貧僧也無他物,這水葫蘆便當做紀念,送給施主吧."

樂文聽完唐玄奘的講述,再看看唐玄奘遞來的水葫蘆,看到水葫蘆上面還有白色的水漬痕跡,便連忙後退了一步,擺手道:"玄奘大師太客氣了,此去西天取經,路程遙遠,水是萬萬不能少的,這水葫蘆還是大師自己留著吧."

"阿彌陀佛,如此,貧僧便告辭了."唐玄奘說著給樂文施了一禮,把手中的水葫蘆又揣到了懷里,便要轉身離去.

樂文去是連忙喊道:"玄奘大師,請等一下!"

"阿彌陀佛,施主可是改變主意了?"唐玄奘轉過身來,一句阿彌陀佛,接著便把剛揣在懷中的水葫蘆,又掏了出來.

樂文那個汗啊,連忙擺手,然後從懷中掏出一大錠銀子:"不,某的意思是,大師如今身無分文,這百兩紋銀大師便收下吧."

唐玄奘看到樂文手中的百兩紋銀,眼里就冒出一縷精光,不過轉瞬即逝,連忙要伸手去接.

可樂文卻連忙往後一縮,"大師,你……你還是用鐵缽來接吧."

唐玄奘也恍然大悟,想到化緣當然是要用鐵缽來接了,連忙取下腰間的鐵缽來接銀子.

只聽"咣當!"一聲,樂文手中的一大錠銀子便落在空蕩蕩的鐵缽里,還在里面晃了兩下,一副躍躍欲出的樣子,唐玄奘連忙用另一只手捂住了鐵缽,把鐵缽也塞入了懷中.

然後對樂文又是連忙施禮道謝,不過這次施禮道謝卻是那麼的誠懇.

既然唐玄奘被樂文遇到了,樂文便想再幫唐玄奘一把,"玄奘大師,此去西天一路艱險,豺狼虎豹,山賊土匪更是在這西域之地隱藏出沒,你何不找幾個幫手?"

"幫手?"唐玄奘也曾考慮過這個問題,如今樂文提起此事,而且手中又有了銀子,找幾個幫手,路上如若再遇到強盜,想來就不會這麼慘了.

"貧僧,也早有此意,只是苦于沒有好的幫手,貧僧觀你身後這位施主身體矯健,像是會武功之人,不知……"

樂文還沒說話,身後的程咬金卻是急了,先是狠狠的瞪了唐玄奘一眼,接著連忙對樂文請求道:"主人,此事萬萬使不得啊!……"

說著,眼淚都差點沒流出來,這尼瑪跟皇帝出來遛個彎,都能被和尚給拐走,這玩笑可開大了.

在一旁的武媚娘看到程咬金給她使眼色,也連忙上前勸道:"是啊,主人,此事一定要慎重啊……"

樂文看著兩人,心里好笑,他又沒說要答應,看把這兩人給急的,樂文看著唐玄奘此刻正以一副打量物件的眼光,上下打量著程咬金,還不住的點頭,就知道唐玄奘對程咬金甚是滿意了,不過這唐玄奘還真有眼光,一眼就看中了朕的開國大將,凌煙閣二十四功臣之一,真是眼光毒辣啊.

"玄奘大師,雖然某也想讓某的仆從追隨與你,保你周全,但是某一向以佛祖的口號——世間萬物眾生皆乃平等,即便是某的仆從,某也要尊重他的意見."樂文不想拒絕唐玄奘的請求,畢竟唐玄奘一個人去西天取經也不容易,要不是朕還有要事在身,還真想與唐玄奘一起去天竺國看看.

程咬金聽到樂文此話,猶如大赦,對著唐玄奘不住的搖頭,"俺不願意,俺不願意……"

唐玄奘卻沒有因為程咬金的拒絕,而傷心,反而眼中露出一絲喜悅之色,對樂文問道:"施主,你竟然見過佛祖?這句世間萬物眾生皆乃平等,道盡了貧僧心中所願,阿彌陀佛!善哉善哉!施主可是去過天竺國?"

樂文瞥了一眼唐玄奘,"某並未去過天竺國,只是佛祖的口號廣傳于世,莫非玄奘大師沒有聽過?"

唐玄奘哪里聽過,撓了撓他的光頭,想了想,點了點,又搖了搖頭,"施主,請恕貧僧愚鈍……"

說著,他對西行之路,更是信心備至,"阿彌陀佛,既然世間萬物眾生皆乃平等,貧僧也不多做強求,只是望施主還是以蒼生平等為念,早日放掉你的兩個仆從為好,貧僧就此告辭了."

樂文沒想到唐玄奘如此有悟性,聽到唐玄奘後面的話,一臉的懵比,正要開口說點什麼.

程咬金卻是搶先說道:"臭和尚,關你屁事,俺是自願的!"

武則天也覺得這和尚甚是無禮,美目瞪了一眼唐玄奘,嬌嗔了一句,"就是,這個和尚真是愛多管閑事……"

唐玄奘卻是對二人的話,罔若未聞,淡淡一笑,轉身離去.

"這個和尚真是討厭,主人,為何還要施舍他銀兩呢."武媚娘望著唐玄奘離去的背影,撇撇嘴說道.

樂文雖然覺得這個唐玄奘應該是沒錯的,但是時間上卻相差了十年,一開始便不由不懷疑這個唐玄奘是不是假的了,但是他不知道是,玄奘在來樓蘭的路上,在高昌國就停滯了三年之久.

期間走走停停,在路過的關卡時,還被扣留了幾年,這樣下來到這樓蘭古國也差不多十年的時間.

而玄奘手中的通關文牒卻不是李世民給他的.他曾結侶陳表,請允西行求法.但未獲唐太宗批准.然而玄奘決心已定,乃"冒越憲章,私往天竺".

因為唐朝初年人口並不多,唐朝為了防止國民的流失,離開國境的手續極其繁瑣,而玄奘沒有耐心等待通關文牒,思來想去,還是毅然西行前去天竺取經.

可是玄奘離開長安,到了瓜州不就,便被守關的官員李昌捉住,但是李昌此人是一個極其信佛之人,感念玄奘為了取經而義無反顧的一個人去天竺國,甚是感動,便把玄奘給放了.

而曆史上真正的玄奘並非是李世民的禦弟,而是高昌王麴文泰的禦弟,因為高昌王篤信佛教,而且國都寺廟林立,玄奘剛來到高昌國,高昌往便聽說玄奘來到了高昌境內,于是高昌王立刻便派使臣專程將玄奘請到國都.而後玄奘受到高昌王麴文泰的禮遇,而結為兄弟.

高昌王得知玄奘並無通關文牒,便為玄奘開出了通關文牒,而且還贈送了玄奘一匹白馬,還有數名仆從,但是他為何在經過樓蘭國時,沒有了馬匹和仆從,想來便是路上遭到劫匪,仆從被殺,馬匹和所帶的銀兩和行囊被奪.

後面的事,便是樂文遇到了身無分文,想化個緣,還被人轟了出去,順便贈送他一個水葫蘆的唐玄奘了.

雖然和尚化緣,大多遇到都會施舍一點稀粥,不過施舍銀兩的卻是極少,而西域之路,甚少人家,唐玄奘如若沒有足夠的盤纏,根本就到不了天竺國,不過也算唐玄奘好運,遇到了穿越來的樂文.(未完待續.)

上篇:第375章 西域之旅1     下篇:第377章 西域之旅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