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378章 西域之旅4  
   
第378章 西域之旅4

長樂宮內,樂文又來到這個熟悉的地方,他傳命讓王嬙來長樂宮來見他.

王嬙便是王昭君的本名,她的命運是悲慘的,遠離家鄉嫁去匈奴,做了匈奴的女人,這還不夠,她嫁給呼韓邪單于三年,呼韓邪單便掛了,昭君向漢廷上書求歸,可大漢皇帝卻拒絕了,于是昭君便又嫁給呼韓邪的兒子複株累,兩人被迫再次共同生活十一年,呼韓邪的兒子複株累又掛了,她又被命嫁給新單于,複株累的長子,也就是呼韓邪的孫子,昭君終于承受不住,徹底崩潰了,她最後選擇了服毒自盡.

這就是昭君的一生.

但是樂文來了,他將來改變昭君的一生.

不多時,昭君得到聖旨,懷著忐忑的心情,便來到了長樂宮.

樂文不想對昭君做什麼,他只想把這個可憐的女子拯救出來.

"奴婢叩見陛下,陛下聖安."昭君見到樂文,便連忙叩拜,她之前得知要被嫁給匈奴,便是哭了一夜,而今日她又得知陛下拒絕了匈奴的和親,心中的喜悅之情自然不言于表.

樂文一抬手道:"平身吧."

聽說漢元帝沒有一直就沒有見過昭君,直到昭君要嫁給匈奴單于時,看到昭君的美貌,竟然比他在宮中所見的任何女子都要美貌,他意欲留下,可怎奈君子之言已出,只好忍痛割愛.但失去如此絕代佳人使漢元帝大為惱火,氣憤至極,不明真相的漢元帝後悔不已.

怪不得漢元帝看到昭君後,便後悔把這麼一個絕色佳人嫁給了匈奴呢,樂文看到眼前的昭君,便不由的驚為天人,只見昭君的美貌絕美,她美目流盼星光動,柳葉細眉入云鬢,鼻如懸膽穩相稱,吐氣如蘭惹芳芬,隨意朱筆點絳唇,面襯桃花白里紅,她身穿一件淡白色刺繡宮裝,逶迤拖地淡藍色三鑲盤金百蝶裙,身披石青色妝花蟬翼紗平素綃.烏黑的披肩,頭綰風流別致圓翻髻,輕攏慢拈的云鬢里插著孔雀尾密臘鳳冠,腰系絲絛,上面掛著一個扣合如意堆繡香囊,腳上穿的是小靴,整個人顯得面賽芙蓉楚楚動人.

"昭君啊,你可知朕為何會拒絕匈奴的條件嗎?"樂文看著眼前的昭君,淡淡的問道.

"臣妾不敢妄自猜測聖意."昭君恭聲回道.

"呵呵,那朕便告知你吧,因為朕有一個秘密皇宮,而那里正少一名女管家,你可願去?"

"秘密皇宮?"昭君眼中露出一絲異色,不知陛下此為何意,這不是就皇宮嗎,怎麼還會有什麼秘密皇宮呢.

而樂文所說的秘密皇宮,便是他的瑤池仙府,他點頭道:"正是,朕的秘密皇宮在一處很秘密的地方,你可願與朕前去?從此在那里生活?"

"奴婢願意!"只要皇帝不讓昭君嫁給匈奴,昭君去哪里都願意,而且還是陛下的秘密皇宮,自然很是願意.

"好,那你閉目片刻,朕這便帶你去."樂文拍手叫好,然後屏去守在門口的四名侍女,把殿門關上.

只見這時昭君便把美目閉了起來,她只聽"嗖……"的一聲,然後便聽到樂文說道:"好了,已經到了,睜開眼吧."

昭君睜開眼睛,便看到了瑤池仙府的皇宮,心中很是欣喜,可是接著,她便看到了走出宮殿,恭迎樂文到來的後妃佳麗,不由的微微一呆.

"陛下,這是?……"昭君有些不解.

"這便是朕的秘密皇宮,而這里的佳人便是朕的皇妃,日後此處便作為你的家吧."

樂文說著,便左擁右抱的摟住了走到他身旁的嫦娥和貂蟬的柳腰,羞得昭君滿面通紅.

"陛下,她是何人?"貂蟬和嫦娥望著眼前的昭君,上下打量了一下.

"這便是與你們齊名的四大美女-王昭君,以後你們便是姐妹了,好了,朕還有事,你們先帶昭君去禦花園轉轉吧."

樂文說完,也不管後妃佳麗錯愕的目光,便一轉身,離開了瑤池仙境.

……

回到樓蘭酒樓,看著軟榻上正睡得香甜的武媚娘,樂文微微一笑,輕輕撫了撫武媚娘的臉頰,便懶洋洋的躺在一側睡著了.

因為樓蘭國風景不錯,也挺好玩的,樂文三人便又在樓蘭國逗留了半個月.

可就再准備離開樓蘭古國的前一天晚上,樂文覺剛睡到一半,便聽到窗外響起了城內居民的呼叫聲.

"救命啊……"

樂文猛然坐起身來,把身旁的武媚娘也給驚醒了過來.

"陛……"還好武媚娘反應夠快,雖然剛被從夢中驚醒,卻還是記得不能稱呼樂文為陛下,要不然又要受罰了,美目一轉,便連忙改變了稱呼,"主人,外面生了何事?"

"別出聲,你留在此處,哪里都不要去."樂文說著便准備從窗口縱身而越出去,卻是被武媚娘給一把拉住了,"主人,外面危險,您身份尊貴,還是不要以身犯險為好."

"無妨,我出去看看便回."樂文心下好奇,莫非樓蘭古城真的如此不幸,他一言即中?

"主人,那一定要當心啊……."武媚娘聽到外面的呼救聲,殺喊聲和馬蹄聲越來越大,柳眉微蹙,擔心的說道,可話還沒說完,樂文已經是翻身躍出窗外.

"哎呦!"

樂文剛躍出窗外,本來在他的意識中,路面應該是硬質的岩石地面,可他跳下去後路面卻是軟的,而且還聽到了一聲痛呼聲,他低頭一看,卻是腳下踩住了一個人.

而這人並不是別人,正是程咬金,"你怎麼在這?!"

"哎呦!主人,小的聽到有人呼救,便跳出來看看,誰知道剛跳出來,就……"程咬金爬起身來,捂著頭,苦著臉說道.

"……快躲起來!"這時,街道遠處一隊黑壓壓的騎兵沖了過來,樂文連忙拉著程咬金便躲到了過道的黑暗處.

"啊……!"

只見這隊騎兵,大概有百余人,全部身著一襲黑衣,蒙面,帶著圓形氈帽,手中握著帶血的彎刀,所騎黑馬也是高大威武,氣勢不凡,一看就知道是西域的良馬寶駒.

可是他們卻非常殘忍,只見這時十余名樓蘭士兵提刀前來相博,可是這一隊神秘騎兵,只是舉著彎刀,呼嘯著,策馬從這二百余名樓蘭士兵身邊掠過,只聽到幾聲慘叫聲,這些樓蘭士兵竟然瞬間被砍翻在地,血流成河,這群樓蘭士兵連呼叫聲都沒來得及呼出,便直接倒地身亡了,恐怕他們連自己都不知道他們為何還沒出手,就已經成了刀下亡魂了,這時從不遠處又趕來了幾百名樓蘭士兵,看到了剛才的情景,無不為之側目,有的傻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是該進還是該退,有的則是撒丫子轉頭就跑.

這一隊神秘騎兵的刀法極快,而且極其詭異,連樂文都沒看清楚是怎麼回事,那群樓蘭士兵已經被砍翻在了地上,不禁看的也是大為驚異.

"陛下,此處太危險了,我們還是趕快離開此地吧."

可程咬金話音剛落,那支神秘騎兵便呼嘯著沖殺了過來.

"不好,陛下快走,末將護駕!"

"別動,他們不是沖我們來的,穩住!"雖然這隊神秘騎兵好像是要朝這個方向來,但樂文覺得他們所處的位置應該很安全,除非這群神秘騎兵真的是魔鬼,可以在黑夜里看到躲在角落黑暗處的他們.

只聽馬蹄聲呼嘯而過,這支神秘騎兵果然不是沖他們而來的,而是要朝樓蘭古城最中央的國王宮殿襲去.

樂文也深知這隊神秘騎兵不好惹,這只是來游玩的,不是來找死的,還趕緊回酒樓客房,叫上武媚娘,趕快使用瞬息移動機會,趕快離開此地為好.

可酒店的大門卻是嚴絲合縫的關閉著,樂文敲門,根本就沒人開,想來酒店老板娘也是看到了剛才的情景,根本就不肯開門.

樂文沒辦法,便對剛才他躍出去的窗口,小聲喊道:"媚娘,你快跳下來,我來接住你."

可武媚娘好像根本就沒聽到,樂文也不敢大聲去喊,而身旁的程咬金卻是急切說道:"陛下,社稷江山為重,還是不要管一個小小才人了,末將定保陛下離開此城."

"這邊有人,殺死他們!"可程咬金後面的聲音,卻是很重,把剛經過不久的神秘騎兵給聽到了,最後面的幾名神秘騎兵,調轉馬頭,策馬便朝樂文這邊襲掠而來.

"唉,早晚被你害死!"樂文看著襲來的騎兵,沒好氣的白了一眼程咬金,便打開系統,把物品欄里赤兔馬放了出來.

在程咬金難以置信的目光中,樂文一躍騎上赤兔馬,白龍甲瞬間穿在了他的身上,方天畫戟也落在了他的手中.

那調轉馬頭即將襲來的神秘騎兵,透過月光,看到樂文瞬間便換了一身行頭,而且還騎著一匹火紅色的戰馬,不由的微微一頓,連忙拉住馬缰繩,做出了防禦姿態.

樂文卻是縱馬上前,手中方天畫戟,左劈右砍,只聽兩聲慘叫,最前面的兩名神秘騎兵便應聲翻落馬下.

"……!?這……"本來那只神秘騎兵根本就沒在意樂文兩人,只是在馬隊最後面的五名騎兵朝樂文兩人沖殺了過來.

可是讓他們萬萬沒有料到的是,樂文竟然不但會妖法,而且武力不凡,他們的每一位騎兵都是精銳中的精銳,從來都是以一當百,可在這人面前,竟然瞬間就倒在了兩名伙伴,這隊神秘騎兵不由的便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到了樂文身上,呼嘯著,便朝樂文殺來.

不但是這隊神秘騎兵對樂文甚是驚異,而樂文身後的程咬金,也是被剛才的一幕給看呆了,別看他久經沙場,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名將,但是即便是他也不可能瞬間就滅殺兩名騎兵,而且這兩名騎兵還是身手極好的精銳,他記得陛下的武功好像沒有他好啊,怎麼一段時間不見,陛下不但身懷異能,而且還功力大進……

"還傻愣著干什麼,快撿起兵器,騎上戰馬,與朕一起沖殺!"樂文一邊與幾名先沖殺來的神秘騎兵搏斗著,一邊回頭看了一眼程咬金,大聲吼道.

此時,他也顧不上那麼多了,反正想必這些人也聽不懂他說的話.

程咬金被樂文吼了一嗓子,也不去想那麼多,連忙上前疾奔幾步,撿起地上的一把彎刀,騎上一匹已經沒有主人的戰馬,一夾馬腹,便跟著樂文沖殺了過去.

可他還沒沖殺幾下,只見樂文卻是收起方天畫戟,兩臂一振,雙掌一翻,使出一招飛龍在天,一條金龍戰龍突然出現在半空中,戰龍仰天長嘯一聲,便朝著對面的神秘騎兵呼嘯而去.

這支神秘騎兵哪里見過此種情景,都不由看的微微一呆,想要躲閃,卻是哪里躲的開,這戰龍從他們頭頂呼嘯而過,他們想要抵擋,卻是被戰龍給擊成了重傷.

樂文見這支神秘騎兵已經身受重傷,便提起方天畫戟,一催戰馬,沖殺了過去,程咬金看到剛才的情況,更是驚異,他也不敢遲疑,緊跟而上,對著已經受了重傷的神秘騎兵沖殺而去.

那些已經身受重傷的神秘騎兵,根本不堪一擊,樂文騎著赤兔馬,左沖右突,手中方天畫戟左劈右砍,所過之處神秘騎兵紛紛落馬身上,此時只剩下了三名帶頭的騎兵頭領.

"鐺鐺鐺……"帶頭的三名神秘騎兵,武力高深,只是受了輕傷,他們舉著彎刀便樂文手中揮劈過來的方天畫戟碰撞在了一起,頓時響聲震天,而這三名神秘騎兵手中的彎刀,竟然被方天畫戟給擊飛了出去,心下不由大驚,調轉馬頭,便想逃跑.

可樂文豈會給他們逃跑的機會,再加上樂文的赤兔馬,可比這些神秘騎兵所騎的戰馬要好上不知多少倍,他們還沒跑起來,便只見樂文舉著方天畫戟,沖殺而來,樂文手中的方天畫戟舞動的猶如梨花亂舞,那三名帶頭的神秘騎兵,根本招架不住,便接連身中數戟,便落于馬下.

這些神秘騎兵萬萬沒想到,他們久經戰陣,從來都是他們殺人,可是如今卻是被一個來路不明之人給滅團了,但實施便是如此,眼前生的一切,讓他們不得不相信,樂文本來還想留一個來問話,但是他們的身份卻是不能暴漏,便大叫了一聲什麼,便自殺身亡了,樂文也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樂文解開這些神秘騎兵的蒙面,現這些神秘騎兵都是西域人,便已經知道了一些端倪.

"噢,萬能的真主,多謝您派來一名勇敢的英雄來拯救我們,阿門!"

這時,樓蘭國王看到戰事已經平息,便在護衛的簇擁下,走出了宮殿,他剛才看到了這里生的經過,已經把樂文當成了神兵天將,走上前來,對樂文施了一禮,眼中全是恭敬之色.

"……這些是什麼人?"樂文卻是哪里想摻和進來,要不是因為武媚娘還在酒店的客房里,他早就騎著赤兔馬溜了,哪里會冒著危險,卻和這些來路不明的騎兵拼命.

樓蘭國王看了看地上躺著神秘騎兵,面色恐懼之極,連忙往後倒退了幾步,然後大聲說道:"這些人是魔鬼派來的,看來這里也非久留之地了……"

樂文也不知道樓蘭國王為何會如此恐慌,但是他也隱隱覺得,這些神秘騎兵不可能就這麼點人,想必以後還會不斷有神秘騎兵來襲擊樓蘭城,這樣一來,樓蘭城的確非久留之地,而此刻,樂文也好像已經揭開了樓蘭古國為何會神秘消失的秘密了.

次日,樂文三人也在樓蘭古國的酒樓客房內神秘消失了,酒店老板娘敲了客房,里面卻是沒有動靜,老板娘便推門而入,只見桌子上留著三兩銀子,可人卻不見了.

此事在樓蘭傳了開來,人們都把樂文三人當作了神仙.

可是接著,樂文三人的身影卻很快的出現在了烏孫國,烏孫人以游牧為業,逐水草而居,在放牧的同時還常常狩獵.他們住在毛氈帳篷里,以牛羊肉為食,以牛羊奶為飲品,風俗與匈奴族一樣烏孫國是西漢時由游牧民族烏孫在西域建立的行國,但是東漢以後,有關烏孫的史料相當缺少.東漢的明帝,章帝年間,烏孫國仍然由大小昆彌分治,國勢衰弱,《漢書·西域傳》:"兩昆彌皆弱".

而到了唐代,更是鮮為人知,烏孫國的人口稀少,而且他們是草原民族,居無定所,要不是樂文是傳送過來的,樂文還真找到這個地方,而烏孫國便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樂文三人只是在烏孫國逗留了七八日,便離開了,又去龜茲國.

龜茲國又稱丘慈,邱茲,丘茲,為古來西域出產鐵器之地,而這時的丘茲卻沒有完全歸順大唐.而且城內戒備森嚴,不是丘茲人,不能在丘茲多做逗留,樂文三人便只在丘茲住了三日,便離開了.

然後樂文三人又在附近的小國,觀光風景,又轉了三五日,樂文便聽到了系統出的提示音.

系統提示:"叮!恭喜你,完成了本次穿越任務,本次的任務獎勵是你可以隨便向系統提出一個要求,不管什麼要求,系統都會滿足你."

"什麼都可以?"樂文沒想到這次的系統獎勵竟然會是如此,便說道:"那就送我回到大樂朝時間停止的前一天吧."

"叮!你的要求已經被系統接納,請做好准備,系統將馬上啟動!"

(未完待續.)

上篇:第377章 西域之旅3     下篇:第379章 穿越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