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吾皇萬萬歲 第058章 娘家的後盾 
  
第058章 娘家的後盾

魏青蓮坐在原地沒動,卻也沒說旁的,自己一個人在臥房睡下了.

從高府出來,魏西溏的臉一直都是冷著的,高家可真是沒一個好東西,道貌岸然的高演,裝模作樣的高夫人,趾高氣揚的高澤,還有蠢不可及的高湛.一群齷齪之徒!

如今想想,王府真是瞎了眼找那麼個東西,魏青蓮有著郡主身份,嫁給誰也比嫁給那麼個東西強,她可真是瞎了眼才非要嫁給高澤.

死鬼太子真有眼光,挑了個蠢貨當幕僚就算了,還當寶貝捧著.就這麼個眼高于頂沒眼力見的東西,騰王怎麼就把自己的寶貝女兒給嫁了?

魏西溏帶著一頭的火回了王府,真是心里怒火騰少,高澤算個什麼東西,竟然對著她長姐大呼小叫?以郡主之身下嫁高家,是他們高家八輩子修來的福分!

看看高夫人那虛偽的嘴臉,看看她兒子死胖子蠢的要死的模樣,他也不想想他如今的差事是誰替他謀來的!忘恩負義不要臉面的東西!真是看什麼都不順眼.

她回來的巧,王府正在用膳,魏靜思老遠看到她就嚷嚷:"池兒你干嘛往後院跑?用膳啦!今天父王回來啦!"

騰王走到門口,"池兒?"

"父王,"她本打算往後院去的,聽到騰王喚她只能過去,"孩兒見過父王母妃,兩過兩位姐姐."

一家人入座,魏西溏乘著棗香布菜的時候開口說了句:"孩兒剛剛從高府回來,見了大姐."

騰王妃和騰王同時看過來:"怎去了高府?你大姐可好?"

魏西溏垂眸看著面前餐盤里被一點一點添上的食物,道:"孩兒瞅著大姐夫過比大姐更好."

騰王妃笑道:"又說什麼混話?你姐夫好,大姐自然就好."

騰王擰了擰眉:"池兒,是不是你大姐夫跟你說了什麼,讓你不高興了?"

魏西溏頭也沒抬的說了:"這倒沒有.不過,似乎是父王叫姐夫不高興了,氣勢洶洶找大姐算賬,說是父王跟他說了什麼,是大姐說了壞話."

告完狀,她就低頭吃飯,留騰王愣了原地,反正她的小孩子,告狀什麼的也不丟人.

騰王妃急忙拉了下騰王,"王爺,你什麼時候見過青兒?"

騰王氣個半死:"柔兒,為夫多少天沒看到青兒了?為夫若是能瞧見她就好了!不過是你前幾日跟為夫說青兒在宮里說了錯話,為夫就找高澤提點一兩句,倒是讓他以為青兒跟為夫說了什麼.真是不識好歹!"

騰王呼一下站起來,來回走了兩步,嘴里道:"柔兒,你明日一早去高家,就說本王身體抱恙,想見見青兒,把青兒給本王接回來!"

騰王妃默了默才道:"王爺,去接青兒,怎還要編個這樣的理由?你明明好好的,人家一看就知道王爺這是編的,不高興了……"

"本王就是讓那個王八羔子知道不高興!他也不想想本王的女兒是他好欺負?"騰王在榮承帝面前都是耍無賴的,跟別人自然就更不客氣,跟別說他現在的手里還掌了兵.本就是個疼女兒的,他從小到大除了教訓過池兒,三個女兒那真是手心捧大的,他都不舍得說一句重話,高澤算個什麼玩意?

騰王妃見他真是怒了,趕緊過去安撫:"妾身知道了,明日就去接,王爺消消氣,不值當為了小輩氣壞了身子,青兒若是知道,怕也是懊悔莫及."

魏西溏繼續低頭吃東西,魏靜思斜眼看她:"都是你叫父王生氣,你倒還吃的下."

魏西溏直接說了句:"長姐被人欺負,父王替她出氣是應該,難不成叫他們以為騰王府好欺負?娘家都不幫大姐,大姐的日子還好過嗎?"

騰王妃直接點頭:"池兒說的對,你們幾個母妃不舍得碰一下,怎能叫旁人欺負了去?"

魏西溏對著魏靜思比劃了一個得意的手勢,魏靜思鼓嘴,半響說道:"大姐夫看著那麼溫柔,怎還對著大姐吼?太不像話了."

騰王一晚上心情都不好,就是被氣的,聽說閨女被欺負,那真是氣的不輕.他好心好意希望小夫妻倆的日子好過,結果還給他鬧了這麼一出,真正不識好歹!

第二天一大早,騰王妃就親自去了高府,直接把魏青蓮接了回去,高夫人不明所以,先是留了吃午膳,結果騰王妃拒絕了,聽說騰王抱恙,高夫人還特地把人送到了門口.

魏青蓮被接回去的時候,高澤已經出門,壓根不知道,高演早朝更早,就更加不知道了,等他們回來以後,才發現魏青蓮被接回了娘家,還是騰王妃親自來接的.

要說旁人不知道為什麼,那高澤自己是必然知道.

昨晚上他確實是帶著怒氣回去的,話一出口他自己也後悔不該那麼氣勢洶洶,偏還讓魏青蓮的小妹妹紅靈公主聽到,想補救已經來不及,索性也不管了.

猜到那小丫頭回去會說,只他沒想到說完以後的結果竟然是把人給接回娘家.

高演聽高夫人說什麼騰王抱恙,不由奇怪道:"騰王爺抱恙?誰說的?騰王早朝正常上了,精神頭比誰足,哪里像是抱恙的?"扭頭看向高澤:"高澤,是不是你和郡主吵架了?"

高澤低著頭,半響才說了句:"回父親.孩兒和郡主沒有吵架,不過昨晚上和紅靈公主有些誤會,想來是公主不滿了……"

高演歎口氣,伸手指指高澤:"你呀你呀,讓我說你什麼好?那紅靈公主在金州內外就是人見愁的,大小就是當世子養出來的,你跟她鬧出什麼誤會?你不看看國子監我那些同僚家的公子是怎麼跟她處的,你還跟她鬧誤會?什麼腦子?"

高湛從外頭進來就聽到父親在罵高澤,往高夫人懷里跑,"娘!"

高夫人垂著眼眸,拉著高小胖的手說了句:"那是你大哥家的家務事,跟我們娘兒倆沒關系,湛兒你想吃什麼?娘叫人給你做……"

高湛豎著耳朵聽,隱約聽明白了,問了:"爹,你說的紅靈公主,是不是就是騰王府的小殿下啊?"

高演沒好氣的回了句:"要不然還能有誰?"

高小胖一聽是小殿下,頓時急了,啊?大哥得罪了小殿下?不成啊,得罪誰也不能得罪小殿下,小殿下可是會殺人的呀!

他掙脫高夫人的手,一溜煙跑了出去:"娘,不用等我晚膳了!"

高湛沒往別的地方跑,而是直接跑去了騰王府.

魏青蓮被接到娘家,倒也沒跟她說的別的,就是說讓騰王想念她,接回來住幾天,魏青蓮什麼話沒說,一家人好容易聚在一起,難得高興呢,正熱鬧的時候,就聽到魏丁過來跟魏西溏說,高湛在王府門口.

魏西溏頭也沒回的說了句:"叫他滾回去,本公主這幾日看到他覺得刺眼.不見!"

騰王妃聽到了,瞪她:"池兒,你小姑娘家家的,怎麼這樣說話?跟他又沒關系.魏丁,去請高二公子進來吧."

高小胖被請進來,他一進門就對著魏西溏咧著嘴討好的笑:"殿下,我今天過來蹭飯了."然後對著騰王和騰王妃像模像樣的行禮:"高湛拜見王爺,娘娘,見過嫂嫂,見過兩位姐姐."

騰王妃看著這個肉呼呼的小胖墩,笑:"起來吧,既然是來蹭飯的,那就入座,只要你不嫌棄府里的飯菜不可口就好."

魏西溏瞪他一眼,沒說別的,只是怎麼看他都不順眼.

高湛小心的坐在旁邊,他們現在年紀不大,換了別人家或許早就讓分開玩了,不過在騰王府,這些還真是次要的,夫妻倆都沒人說,孩子高興就行,只要還沒到談婚論嫁的年紀,玩就玩吧,沒甚要緊的.

高小胖其實不知道大哥跟大嫂發生了什麼,他就知道大哥惹怒了小殿下,他的小命就有一半是被小殿下抓手里了,他就是要來幫大哥求求情,千萬別把大哥殺了,那樣他沒大哥,大嫂也成寡婦了,多可憐.

魏青蓮對這個小叔子還不錯,主動幫他舀了湯:"多吃點."

"謝謝大嫂."高湛笑的諂媚.

不過小胖子嘴甜,頭腦也靈光,總體來說還是挺招人喜歡的.

魏西溏時不時冷冷睨他一眼,嚇的小胖子心肝兒都顫顫.

其實高湛挺羨慕騰王府吃飯時候的氛圍,一家人其樂融融,周圍沒有站那麼多傭人伺候,就只有他們一家人,想怎麼吃就怎麼吃,想說話就說話,不像他們家,要講規矩,吃飯兒媳婦還要先讓公公婆婆,大氣都不讓喘,喝湯出聲都要挨訓,難受死了.

當然,如果不殿下時不時盯著他看讓他害怕,高湛覺得還是很幸福的.

好容易吃完飯,魏西溏帶著高湛去後頭小院,問:"你大晚上來王府,可不是為了蹭飯吧?說吧,什麼事?"

高湛往她身邊噌噌,小聲說:"殿下,雖然我大哥怎麼惹你生氣了,你能不能別殺了我大哥?我大哥那個人吧,我有時候覺得他挺聰明,有時候我又覺得他挺笨,你別搭理他,反正他又不是給你做事的,你要是殺了我大哥,你大姐,我大嫂她多可憐,你說是不是?"

魏西溏倒背雙手,冷眼看著他,高小胖抓頭,說:"殿下消消氣,我知道肯定是我大哥不對,我替他跟你道歉……"

話沒說完,高小胖的聲音在她的瞪視下消聲,一臉小心的看著她,魏西溏盯著他看了一會,然後扭過頭,問:"你可知大姐在你高家過的怎樣?我回回問你,你都跟我說過的很好,誰對著都很好,結果呢?"

高湛不明所以,"難不成是我大哥欺負大嫂了?"

魏西溏冷笑:"欺負?那是根本沒把騰王府看在眼里!"

高湛急忙跑到她面前,直接跪了下來,"殿下,這其中肯定又誤會,我大哥雖然有時候不聰明,不過他肯定不會做這事的,他現在的差事都是王爺替他求情求來的,他連王府的一個……花盆都不如,哪里有資格看不上王府?中間肯定有誤會!"

魏西溏居高臨下看著他,半響不由自主笑道:"你大哥要是你有一半聰明,也不至于蠢成現在這樣.你也算是替高家做了件好事.起來吧."

高湛抬頭問:"殿下你不生氣了?"

"生氣,不過父王都打算教訓下你大哥了給他個警示了,倒也不必要叫我收拾他."她朝前走去,嘴里道:"不過你給記著了,他不是回回都有這樣的運氣的."

高湛急忙點頭:"謝謝殿下,我回頭一定跟我大哥提個醒,一定得對我大嫂好.我大嫂又溫柔又漂亮,可不能欺負她."

高小胖喜滋滋的出了騰王府,雖然殿下有時候可怕,不過殿下說話算話,她說不收拾肯定就不會收拾了.

次日一大早,高澤就帶著厚禮來了騰王府,結果騰王不在家,門人直接回複高澤,王妃娘娘帶郡主去山廟燒香了,怕是要很晚才能回來.

高澤只能無功而返.

連著三次,高澤連騰王府的門都沒進去,再加上差事那邊又出了叉子,如今沒了騰王護著,他才覺得焦頭爛額.差事他是不能丟的,但是媳婦就更加不能丟了,要是丟了媳婦,差事必然也是做不成的.

直到第五次的時候,騰王府終于叫他進去了,沒見到魏青蓮,也沒見著騰王妃,出來的人是騰王,一見到騰王高澤就心虛,什麼話沒說就在騰王面前跪了下來,"小婿高澤,拜見岳丈大人,請岳丈大人責罰!"

魏西溏站在門口,看著那人的背影,忍著沒開口叫無鳴給他一刀,轉身走了出去,給臉不要臉的東西,但凡有一點腦子,也不至于蠢到這個程度,至于騰王怎麼收拾她就不管了,高小胖也跟她求過情,這點面她還是給的.

再去國子監,高小胖看到她的時候愈發熱情:"殿下來了."

裴宸覺得高小胖莫名其妙,怎麼比見了親爹還要熱情?當然以前也積極主動,不過不像現在這樣帶了諂媚的意思,看的人直打哆嗦.

魏西溏習以為常的坐下,壓根不搭理他一聲,高小胖還是笑嘻嘻的,然後指指她桌子腿旁邊,"殿下這是大嫂叫我帶給你的,怕你挑食,特地叫我帶給你吃."

"我大姐叫你帶的?"魏西溏伸手拿上來,果然是她愛吃的,除了魏青蓮和家里人,也沒幾個人知道她喜歡吃什麼.

高澤被騰王毫不客氣的罵了個狗血淋頭,騰王護犢子的時候他是真的護,比如他明知會讓榮承帝不高興,可他為了女兒,還是替高澤求了差事,他罵人的時候自然也是真的罵,他低三下四跟榮承帝求情是為了什麼?難不成還是為了高澤?肯定是為了她女兒才替高澤求的.一個扶不上牆的東西,竟然對著郡主大呼小叫,成何體統?

妻以夫綱不假,那也得看看他女兒是什麼身份.

高澤能怎麼辦?他只能乖乖跪在地上受著,不但承受著騰王爺的罵,還要低頭認錯,誰叫他不如人呢,再憤怒再不服氣也只能忍氣吞聲.

人是跟他回去了,不過魏青蓮的態度確實有了些許變化,聽話還是聽話,只是不聽話的時候誰也沒辦法,她的好處就是哪怕她不願意,她也不會出口反駁,她只不照做就是.

魏青蓮的性子確實很好,只是她畢竟是在王府長大,又是家里長女,相比較下面兩個妹妹,她真是被寵大的,多少有些自己的千金脾氣,她一心一意要死要活的嫁給高澤,就是她任性的表現之一,她以為自己選的夫君人選沒錯,她希望能像父王母妃那樣琴瑟和諧,只是事與願違,她賢妻良母了這麼久,高澤的表現遠遠達不到她對自己夫君的預想,甚至連邊都不沾.

自然,最讓魏青蓮生氣的還是高澤吼她的那句叫池兒聽到了,她一直跟王府說很好,就是不願父王母妃擔心,同時也不願叫他們覺得自己選錯了人,可池兒聽到了,池兒聽到就意味著王府也會知道,她不會傻到讓池兒保守秘密.既然高澤享著王府的好處,就該知道沒了她後,他能得到什麼.

她這態度一冷淡下來,倒是叫高澤有點吃不准,本來他就是借了人家的光,這光源要是給堵上了,叫他怎麼借?他就只能重新努力修複夫妻關系.

不過她對高湛還是一直不錯,有什麼好吃的都會留給他,這次叫他帶給魏西溏食盒,其實也是間接的告訴她,自己很好,怕她擔心.

魏西溏拿出塊糕點咬了一口,點頭贊道:"果然好味道."

高小胖眼巴巴的看著,魏西溏吃完一片,伸手就把那食盒重新封好,不給高小胖吃,高小胖饞的口水都下來了:"殿下,你現在不吃完,涼了就不好吃了."

魏西溏還是不理他,倒是捧了食盒拿到裴宸面前,叫他打開,分開其他同窗吃,高小胖妒忌的心肝肺兒都在疼,"殿下,你怎麼能叫他們吃,都不叫我吃呢?"

魏西溏依舊不理.

高小胖差點氣哭,撇著嘴,賭氣似得坐在原地,滿心委屈,殿下怎麼能叫丑八怪吃都不叫自己吃?太欺負人了.

一盒糕點分完了,連小十七都分到了,就高小胖沒有,高小胖的心肝兒拔涼拔涼的,"殿下……"

"這是罰你沒腦子,叫我長姐挨你大哥欺負你都不知道."魏西溏斜他一眼,說的理所當然.

高小胖不敢反駁,就撇著嘴不吭聲,半響他乖乖認錯:"殿下,我知道錯了,日後我一定多跟大嫂說話,有一點事我都跟你講."

魏西溏半響才應了一聲,高小胖膽戰心驚.

午時去哪宅子用膳,高小胖照例要求在前頭帶路,不過這回他運氣不好,剛進門就瞧見那個白衣的神仙坐在亭子里,他呆在原地:"啊!"

魏西溏伸手一推他:"怎不進去?你'啊’什麼?"

高小胖乖乖閉嘴,魏西溏進門也瞧見了亭子里坐著的人,"我倒他啊什麼,原來是瞧見仙尊了."

相卿從亭子上下來,"多日不見殿下,相卿便想過來瞧瞧,殿下果真是心大的人,這麼久未見,殿下倒是沒曾通過相卿一句."

魏西溏一邊淨手,一邊道:"仙尊名號那樣響亮,叫人如何敢提?只不知仙尊哪里去逍遙了,說來聽聽?"

相卿在看著她道:"哪里都沒去,不過在宮里替那位煉藥罷了."

她擦了手,樂道:"你還煉藥?你若煉的藥管用,皇帝還會病著?萬一病死了,你看就是千古罪人.絕對要把你五馬分尸."

相卿不由笑道:"殿下想必是忘了,相卿煉的藥只負責續命,不負責治病,病是禦醫的事,與相卿何干?若是世上有包治百病的仙丹妙藥,那要醫者何用?"

"說白了,你就是個騙人的妖道."魏西溏直言,"你說要是叫人知道你就是個騙子,那些把你當神仙的……比如他,叫他情何以堪?"

相卿的視線落在高小胖的身上,再次道:"原來是胖佛陀原身……"

高小胖立馬蹲下來認真看小魚,他絕對沒有偷聽關于仙尊是騙子的話,絕對沒有偷聽到.

相卿操手道:"若是本尊日後聽到有人謬傳,必然是聽者化尸的."

高小胖縮成一團,頭也不敢回一下.

相卿朝著亭子走,"殿下請入座."

魏西溏入了亭子,嘴里道:"仙尊一直練著什麼丹藥,怎就不見有甚奇效?皇帝還病著,聽說這一陣早朝都是帶病在上,別不是一病不起了."

相卿淺淺一笑,道:"那皇帝命數也該到了,除服丹藥不加控制,如今的身體也就是個空殼子,大病未愈,偏還貪戀美色,不死也只剩半條命罷了."

魏西溏垂眸略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那便等著看宮廷大戲了.想必宮里那位娘娘和她的娘家人,也要蓄勢待發積累人力勢力了,不定哪天皇帝死于非命,隨便拉個小鬼立儲君,皇後娘娘可就是有機會垂簾聽政了."

她伸手端杯,喝了一口,道:"如此,甚好.本公主便靜觀其變,好歹也叫人養養欲念,只有蓬勃而發之時,才能讓人鋌而走險."

上篇:第057章 探望    下篇:第059章 藥引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