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吾皇萬萬歲 第070章 軍威(2) 
  
第070章 軍威(2)

三人正一路朝前走,魏西溏無意中扭頭,突然看到南牆腳下站了一排人,隔的太遠也看不清,就知道有人不停的貼過去,就跟面壁思過似得,問:"他們在做什麼?"

付錚順著她的視線看去,迅速伸手捂著她的眼睛,季統則轉了身體擋在她面前,一起提醒:"不要看!"

"什麼情況?"她好奇道.

付錚只好說:"西關營地,士兵人數眾多,所以茅房成了問題."

魏西溏明白了,那些士兵是在城牆下如廁,不由伸手捂住鼻子道:"難怪一直有股怪味……"她沒好意思問,"你們也不怕城牆被泡倒了?"

付錚無語半天才道:"多大的本事能叫城牆倒了?要是這樣,西溟那幫野蠻人不必動刀動槍,直接對著城牆如廁西關就不攻自破了."

魏西溏:"……"

季統:"……"

付錚四處打量,怕她再誤看什麼,然後就看到付振海一行人正朝這邊走來,急忙拉住魏西溏彎腰往營地里鑽:"我爹來捉我們了,快躲起來!"

付振海帶在人過來,不解道:"剛剛那些將士不是說往這邊來的?怎沒了人影?走,往前面去看看!"

等他們往前走了,付錚才拉著她從帳篷後跑出來,魏西溏道:"既然你爹來南營,那我們去北營,剛好我去瞧瞧那些將士可有受到主將被斬殺的影響."

北營的將士們正在紮營安頓,猛一看還沒認出來,仔細瞧了才發現這就是那位紅靈公主,看到的將士紛紛掉頭對著她行禮:"見過公主!"

"拜見公主!"

魏西溏一路走下去,付錚和季統跟在後面,認識的士兵並不多,大多初見,畢竟三萬人,不是人人都有機會窺見公主真容.

北營處境比較尷尬,正是群龍無首的狀態,各處之間多有磨蹭,卻無更高將領管制,付振海屬于邊關主帥,暫時以兩營方向區分,剛好分成南北營.

付將軍南營的身份更為尷尬,若是管吧,則會讓人起疑,他是不是有什麼企圖心?不管則是放縱混亂,所以面對北營的情況,付振海也是頭疼,偏是主將死了,若是丁虎沒死,徐徐圖之也好過如今的局面,剛剛付振海就在跟幕僚商議如何應付北營的突發狀況.

眾多將士忙的手忙腳亂,搭帳篷安置馬匹,不妨後面突然有了爭執聲,不巧這爭執聲還叫魏西溏聽到了.

她站在原地,偏著頭,仔細聽著聲音,確認是爭執吵架的聲音,她才看向那個方向,然後抬腳朝著那里走去.

付錚急忙跟上:"池兒?"

魏西溏豎起一根手指擺了擺手,意思不要出聲.

和其他部分撐起或還未搭起的帳篷比,前方兩個帳篷坍塌明顯是人為破壞,兩個身強力壯的士兵正劍拔弩張的互看對方,兩人手里各自握著一柄鋼刀,似乎有大打一架的架勢.

兩人身後各站一撥人,正在對峙.

還有一幫是起哄和看熱鬧的.

魏西溏朝前一站,付錚和季統不由自主便隔開兩邊的人,把她護在中間,魏西溏看著兩個臉上各自有傷的人,倒也沒說別的,只是站在一旁觀看,邊人有人看到他們出現,只是各自散了散,卻也沒人說什麼.

那兩個打架的人沒發現,各自小心的挪步,尋找對自己有利的時機,趁機出手.

魏西溏站在邊上看著,那兩人瞬間出手各自,手里的鋼刀相碰,發出響亮的聲音"",圍在他們周圍的人瞬間避開,以免被誤傷.

付錚拉著魏西溏往後退,那兩人也正打在興頭上,壓根顧及不到周圍,再者軍中無主,誰又能怕了誰?

付振海帶人追付錚追了過來,走到營地門口便發現遠處有一位置在逐漸聚攏著人,很多士兵放下手里的活圍將過去,一看就是出了事.

付振海伸手拉著一個往那邊跑的士兵,"怎麼回事?"

那士兵打量了下付振海,一看衣著打扮就是個有身份地位的人,雖說不是自己這個營地的,也不認識,可能在這里出現,想也不是凡人,便恭敬道:"回這位軍爺,剛剛聽說紅靈公主要跟一個中軍都尉比試……大家都去看呢!"

付振海一愣,急忙問:"中軍都尉?"

士兵道:"正是.聽說那中軍都尉因為紮營位置跟人起了爭執,一氣之下就把對方給殺了,紅靈公主剛好在場瞧見了.現在她要處置中軍都尉,不過都尉不服氣,提出要比試呢!"

付振海一聽,這還得了,紅靈這丫頭果然是個頑劣的,當年在金州就是滿大街的跑,騰王也不管,哦,當時也沒法管,當世子養的,如今到了西關還是這樣的性子,這可如何是好?萬一被人傷了,誰敢擔起這個責任?

軍中無帥,殺了人的都尉竟以挑釁之勢詢問四周誰敢應戰,對于紅靈公主的處置自然不服,他堂堂一個都尉,還怕一個小丫頭?

語氣太過狂妄,倒是叫魏西溏當即便笑了,抬腳踢了地上的刀握在手里,道:"既如此,本公主便叫你什麼知道國有國法,家有家規."

付錚拉都沒拉住,後來看她那表情,倒也不管她,跟季統站到距離她沒多遠的地方等著.

那人上下打量魏西溏,語氣帶了些嘲諷:"公主千般嬌貴,若是傷了公主,本都尉豈不是罪無可恕?"

付錚上前一步道:"你既知是天禹凰女紅靈公主,還不跪下!"

魏西溏卻直接道:"將死之人不必下跪.不過,若是贏了本公主,免你死罪."

那人冷笑:"公主若是如此,劉某豈敢出刀,贏了也不光彩."

魏西溏手里拿的那柄鋼刀就是剛剛被殺那人手里的那把,她掂了掂,道:"這位將士不必手下留情,本公主在金州騰王府時,父王替本公主請的武師就是專門對付都尉這樣的壯士,正是檢驗本公主所學之時,想必都尉不會叫本公主失望."她扭頭看著他道:"都尉可別忘了,若是敗了,都尉的命可就沒了."

那人見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不由笑道:"公主若是哭了鼻子,可別遷怒于我."

魏西溏笑,手里的刀一指地上的尸體,道:"你若不比,當以殘殺同僚違反軍中條例死罪論處.你若贏了,本公主道你有點真才實學,准你升官進爵.可你若輸了,便當祭了這把刀,死罪難逃.比或不比,全在于你,可你的死罪,唯有比贏本公主方可抵消!"

說什麼都是死,只有比試贏了才能活命.

這都尉倒是沒把她的威脅聽在耳里,只是握緊鋼刀,繃著戲耍的心態道:"公主,那便得罪了!"

付振海趕過來時,就看到一個人高馬大的士兵正揮刀對著一個少年看過去,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剛要開口,不想卻被身後一個幕僚拉住:"將軍且慢!"

"文先生?"付振海回頭.

文先生指指前方:"將軍何以得知公主會輸?"

付振海看過去,突然發現跟那彪形大漢比起來,紅靈公主的身形柔軟刀法精湛,力氣自然比不上對方,可極為靈活,只叫那人無法近身,哪怕她架不住對方的力氣,可她腰骨極軟,回回都讓對方落空.

不過十招以後,魏西溏口中突然道:"軍中斗毆後果嚴重影響惡劣者,斬立決!"話音剛落,她躲過那人蠻橫掃過來的一刀,後退一步,一改剛剛避讓之勢,手起刀落,一刀斬落對方人頭,瞬間血濺四方.

那中軍都尉人頭掉落在地,滾了好幾圈才停下.

周圍是死一樣的寂靜.

魏西溏回身收勢,接過付錚遞過來的帕子拭擦臉上的血跡,嘴里道:"傳本公主的話,北營各中軍都尉稍後來大帳見本公主.天黑之前務必建起營地."她伸手一指前方空地,道:"大帳搭在此處,由剛剛這兩人所部各處十人.別讓本公主久等,即刻開始!"

聚在一起的各部兵士瞬間散開,地上那兩具尸體還倒在血泊里,魏西溏又道:"另外,把這兩個違反軍紀的害群之馬扔到野地里喂狗!"

立刻有人過來,拖著那兩具尸身離開.

文先生對付振海道:"這位公主可是騰王府的那位當世子養的公主?"

付振海點頭:"正是."頓了頓又說:"這種出手見血的事,一個小姑娘做起來竟也能眼都不眨一下……這孩子……"

文先生道:"公主這手段是干大事的人.她不過殺了一個都尉,卻起到了震懾三萬人的作用,比咱們這些老骨頭上戰場殺敵給他們看有效的多."

付振海點頭:"我們立的是軍功,她立的是軍威!"

付錚安靜的站在原地,看著她的腳踩在汩汩的血水里,然後伸手把拉了過來,拿過她手里的帕子擦她臉上的血跡,嘴里道:"胡鬧."

話是訓斥,不過語氣倒是沒有辦法訓斥的意思,只是他剛說完,便聽到遠處一聲斷喝:"胡鬧!"

比他有氣勢多了.

付振海也不知是什麼心情,看到那身上都是血跡的公主以後,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虎符,看來虎符真是在公主的手里,想必太後也是知道的,所以才只字未提.

原本也是這樣猜想的,只是在看到今天紅靈公主的手段之後,反倒叫付振海多了份擔心,他抬眸看了那小姑娘一眼,突然看到付錚拉著紅靈公主的手,把她拽出血地,頓時怒道:"胡鬧!"

"付錚!"

付錚抬頭看到付振海帶著文先生和邱先生站在不遠處,不由自主跟季統說了句:"待會父親要是訓斥,你就說要帶公主去那邊看大帳進展,公主待會要整軍,他不好干涉的……"

季統應了一聲,然後三人朝著付振海走過去,"見過父親."

付振海卻跟魏西溏道:"見過公主.公主貴為天家凰女,不該如此莽撞行事,若是公主有個好歹……"

季統得了付錚眼色,突然道:"付將軍,公主要整北營軍,要去看大帳搭建進展,稍後自會聽從將軍安排."

付振海一窒,愣了下,倒是不知說什麼,難不成說不讓公主整軍他來接手?這話他還真不好說,若是說了,傳到太後耳里,那就是另一番意思.

再者,知道虎符在公主手里,他就更沒法提出其他,只是如今一看,哪里是公主被保護到西關?分明是公主到西關接手三萬大軍的.

對著付錚一瞪眼,別以為他不知道,他這兒子在這小丫頭面前,一直都是胳膊肘往外拐的,付錚眼觀鼻鼻觀心,不說話.

文先生笑笑對魏西溏道:"公主雖為女兒身,倒是有些男兒性."

魏西溏看了他一眼,擰了擰眉頭,道:"父王在幼時就教導本公主,天下事人當有責,本公主既然奉旨來西關,自不願愧對陛下和太後厚望,竭盡所能解陛下和太後所憂,還望付將軍和先生多多指教."

"不敢."文先生道:"公主小小年紀卻心懷天下,叫人敬佩."

付振海對魏西溏道:"公主若是有事,只管吩咐,本將自當義不容辭."

多少還是不放心,不過是個小姑娘,能有什麼本事?殺了個人確實立了威,後續呢?她要怎麼辦,想了想,又忍不住道:"公主若是不嫌棄,本將身邊這位文先生可助公主一臂之力."

魏西溏看了文先生一眼,隨即點頭:"付將軍果然有大將風范,本公主這里多謝將軍慷慨,望文先生不嫌棄本公主一番胡鬧,多多協助才是."

大帳建成以後,中軍都尉共十人,來了八人,另外兩個被拖去喂狗了.

魏西溏入賬,文先生緊隨其後,付錚和季統分別站在兩側,大有護駕之勢.

文先生瞅了他們兩個好幾眼,以前怎麼沒發現他們這樣跟在付將軍後面?難不成是因為看到小姑娘,就有了保護欲?還是因為小姑娘比付將軍長的好看,兩個大小伙子就跟著人家小姑娘屁股後面跑?

行軍路上一直傳聞公主純良心善仁德體恤將士,結果到了西關之後,倒是叫八個都尉見識了公主的狠厲,哪怕再有人不服氣,可公主的身份擺在這里,官大一級就壓死人,何況這大的不是一級兩級,公主身上多了份狠勁,實在叫人有點吃不准.

其實軍中處置個什麼人,不是甚大事,比比皆是,不過面對著前一瞬還嬌滴滴,後一瞬就砍了人頭的紅靈公主,過于鮮明的對比後,沖擊力太大,叫人不知說什麼才好.

魏西溏坐入大帳,身上的血跡未干,她倒是沒有任何不適的坐下,看著那八人道:"諸位都是天禹的忠臣良將,也是天禹未來的將軍,本公主得諸位一路護送平安至西關,對此本公主心存感激,也知諸位都尉一路辛苦.丁將軍錯信他人,自己被副將所害,導致諸位今日心神不安,相互之間相互猜忌只覺被天禹所棄,這是本公主的不是,未曾及時跟諸位將士說明."

她笑笑,繼續道:"陛下和太後臨行前特地囑托,本公主得三萬大軍一路護士,本公主既是諸位的責任,諸位將士也是本公主的責任.諸位既是為了護送本公主出征到此,本公主自不會棄諸位將士于不顧.在金州接任首領未到西關之前,軍中所有事項若有疑問,須問過本公主方可執行,諸位將領每日領兵操練不可懈怠,物資軍餉糧草要不得冒領錯領多領,保證人人有份,諸位都是常年在外征戰厮殺之人,自然比本公主知道,軍中無小事,本公主相信諸位都尉不會叫本公主失望.也望諸位都尉不叫本公主失望."

那八人抱拳齊聲道:"謹遵公主之命."

"另外,"魏西溏突然又道:"軍令如山,想必不用本公主多說,軍中將士不得違反軍紀,否則以死罪論處,任何人不得為例.今日那一死一砍頭的兩人,倒是空出兩個中軍都尉的位置,本公主自會找人填上,諸位身邊若有傑出之人,也可推薦于本公主,若是能有自薦,那自然更好.諸位且散去,本公主不希望竟然營中之事再有發生."

那八人退了下去,季統突然從她身後繞了出來,抱拳道:"殿下!"

魏西溏抬頭看他,"嗯?"

季統道:"剛剛殿下說空出兩個中軍都尉的位置,若有自薦最好,季統自薦."

魏西溏擰著眉,"你?一個都尉率部三千,都是一階一層爬上來的,你這樣冒然插入,怕是不合規矩."

付錚倒是直接開口道:"規矩就是用來叫人破的,否則規矩如何推陳出新?自古皆說有志不在年少,季統雖說未入軍籍,可在西關兩年,不論兵場沙場都盡數跑過,論才學武藝自比常人高出一截,若是有人不服,可拉出來比試一番,若是敗了,那自是他技不如人,可若是勝了那便是他的本事.殿下何須以資曆論英雄?"

季統未曾抬頭,依舊抱拳道:"季統願接受殿下一切驗考."

文先生咳嗽一聲,這兩小子就跟演雙簧似得,可是說好的?不過看這樣倒是叫小公主有些為難,他過來不就是幫著看看的麼,不由開口:"殿下,既然季小公子有志,大可試曆幾日,若是覺得不適合,再換人也不遲.季公子雖久居南營,不過不屬南營將士,卻也為南營出生入死,是個男的的將才.如今營中缺將,但凡自薦者哪怕沒有真才實學,到底也有幾分不怕死勇氣,更何況季小公子還有些本事?"

魏西溏看了那兩人一眼,猶豫半響道:"那便先試試吧,若是不行再說.不過,雖說是做都尉之事,到底缺了履曆,是以不能照都尉的標准發放食用,他日等你有了戰功,再提升也名正言順些.可有怨言?"

季統低頭:"不曾有半分怨言,季統謝過公主,定不會讓公主失望."

付錚一看到他說話時不由自主盯著公主瞧,就覺得眼疼,"謝過就行了,還愣著干什麼?"

魏西溏看付錚一眼,付錚拉著的臉老長,都快變成馬臉了,對季統道:"稍後叫人領你去熟悉人員,你與他們陌生,無官無職無權,所以首要之際就是叫他們信服你."

季統點頭:"季統明白."

等魏西溏叫人領了季統出去以後,付錚有些幸災樂禍道:"等著看他出丑."

魏西溏瞅他一眼,"季統出丑你高興什麼?若是他真是沒甚用,那就是本公主識人不清用人不察,沒識才的眼光."

付錚立馬道:"是我錯了,別生氣,真有事,大不了我幫他,行了吧?看看你那臉都快成包子了……你還瞪我?"

文先生一看,這兩年輕人當著自己的面就說情意綿綿的話,趕緊走吧,不當電燈泡了,本來也沒自己什麼事.

不過說起來,文先生覺得公主是個說話很有煽動力的人,知道什麼抓人心,這點來說,文先生對小姑娘的印象倒是挺好.

文先生對魏西溏施禮:"既然暫時無事,那文某就先告退,若是公主有吩咐,可著人知會一聲便是."

魏西溏站起來:"多謝文先生,文先生辛苦."

等人走了,付錚看了眼大帳的門,終于等到了只有他們兩個人的時候了,轉到她面前,伸手把她拽到自己面前:"說,想我沒?"

魏西溏問:"你說呢?"

付錚氣結:"我要是知道還問你?老實跟我說,想了沒?在金州的時候可有惹出什麼亂子?有人替你收拾爛攤子了?凰女是怎麼回事?別跟我說你也不知道,是不是你又想了什麼鬼主意?"

"想了想了."魏西溏應付道:"我乖的很,要是真惹出亂子,我還能捧著皇太後的聖旨出現在這?"

"那凰女又是怎麼回事?"付錚實在不信這就是什麼天意什麼老天注定的.

魏西溏瞅他一眼:"你是管家公嗎?"

"對,我是管家公."他說,"誰叫你這管家婆不乖?"

魏西溏:"……"

付錚伸手摟著她的肩膀,往自己懷里帶了帶:"池兒,我看真是想死你了."

魏西溏倒是站在叫他抱,過一會才開口:"叫你爹看到,你估計就不是挨罵這麼簡單,絕對要扒你的皮.你這是對皇家公主有企圖."

付錚一聽,頓時樂了,"我對你一直都有企圖,怎麼了?有本事叫他扒了我的皮挖了我的心,這樣就沒有企圖了."

魏西溏伸手打了他一下:"有這樣說自己的嗎?"

付錚一把把她圈在懷里,抵著她的額頭,低聲問:"池兒,想我沒?我天天都在想你,老是做夢夢到你,你夢里可乖了……"

魏西溏忍不住伸手指他:"你是不是做了什麼不要臉的夢了?我就說你剛才在我院門口說的話很可疑,還說什麼總算叫你抱著真人了,是不是?不要臉!無恥!"

付錚直接把她按在自己肩膀,一只手摟著她的腰,一只手按在她後腦勺,惱羞成怒道:"夢是自己出來的,我有什麼辦法?我也覺得丟人,可那夢自己老往外跑,我也不想的……"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說的就是你這種人."魏西溏沒好氣道:"就該把你送宮里閹了,這樣你就沒那些齷齪的想法."

付錚倒是被她氣笑:"你懂什麼閹不閹的?叫你胡說,肯定都是高湛把你帶壞的."

又聽到他提高湛,魏西溏的臉色慢慢冷了下來,付錚敏感的覺得她不高興,"怎麼了?是不是高湛惹你生氣了?"

魏西溏搖搖頭:"沒有,你多想了."

"不對,"付錚擰著眉,慢慢松開她,低頭認罪看她的表情:"高湛干什麼了讓你不高興?"

魏西溏沉默半響才說:"我大姐死了."

"什麼?!"

"金州有內亂的趨勢,父王先送了母妃和另外兩個姐姐去了云德,原本父王也打算送大姐去云德避一避,後來大姐跟我說有了身孕,父王就叫工部擅長工藝的人改進馬車防止路上顛簸傷到大姐,結果耽擱了時間.太後宣大姐進宮,說要賞賜些東西給大姐還有在云德養病的母妃,結果大姐入宮以後一直未歸,高家也未派人去找,等高家發現的時候……"她抿了抿嘴,突然說:"宮里那些人一個都跑不了,還有高家!"

付錚抓著她的肩膀,聽了他的話愣了愣,然後他問:"高湛跟這件事有關?"

"誰知道有沒有關系?"魏西溏臉上的神情冷了下來,"不管有沒有關系,他都是高家的人!"

"池兒!"

魏西溏突然伸手撥開他的胳膊,"你要是想勸我什麼,還是免了!"說著,她轉身朝著大帳的門走去.

付錚一步上前,一把拉住:"池兒!這麼生氣干什麼?你當我是什麼人?大姐去世,我很難過,我也不願看著你難過,若是殺了那些人能叫你高興,我幫你殺,好不好?"

魏西溏站在原地,似乎還賭著氣,眼圈卻瞬間紅了,她別過頭,半響才道:"我懷疑高澤知道那晚知道大姐出事……高湛說,高澤那日卻因同僚生辰喝的爛醉……"

付錚輕輕拍著她的後背,道:"沒事,我幫你,你不管做什麼事我都幫你,你之前都拿著刀架在我脖子上叫我幫你了,我哪敢不幫你?不生氣,大姐的事,我們一起查,如果能找出凶手,就叫他千刀萬剮凌遲處死,要是找不到凶手,就一起全殺了給大姐陪葬,好不好?"

聽他這樣安慰人,魏西溏哧一下就笑出來:"叫人家聽到,人家恨死你."

"恨吧,你喜歡就行."付錚道:"不氣了?心眼真小,我什麼都沒說,你就跟我生氣?"

魏西溏道:"誰攔我我跟急."

"就你這臭脾氣,誰還敢攔你?"付錚笑,快速的看了眼大帳的門,低頭在她嘴上親了一下:"叫我親著了吧?"

魏西溏斜眼看他:"隔了你的舌頭!"

付錚驚道:"要割也是割我嘴邊,割我舌頭做甚?我舌頭怎就惹著你了?"

魏西溏指他:"割了嘴邊太難看,割了舌頭外觀還是好的."

付錚抓著她的手,又送到嘴邊親了一下,"你割吧,你高興就成."

魏西溏看著他的樣子,冷不丁喊他:"付錚."

"嗯?"他回應,倒是很少聽到她喚他的名字.

"你一直這樣對我,倒是叫我忍不住想殺你."她說,"你想怎麼死?"

付錚摸著下巴道:"若是池兒殺我,我自然會傷心,要麼你挖了我的心,要麼你就叫我萬箭穿心."

魏西溏的身體冷不丁哆嗦了一下,她抬頭看著付錚道:"萬箭穿心很痛苦."

"比你要殺我這事更痛苦嗎?"付錚說的理所當然,伸手摟著她的小腰,說:"我以後呀,要是為你死的,也算值了.所以呢,你別想著殺我,你殺我,不如叫我為了你死,我更願意一些."

魏西溏站著沒動,只是睜著一雙濕漉漉的眼看著他,看的付錚心里一動,小心肝跳的都加快了,他努力清了清嗓子,說:"你別這樣看我,這樣看了我就想親你."

魏西溏斜他一眼,"那你就親唄."

付錚有些惱羞成怒,這還挑釁上了?低頭真的就親了下去,沒什麼雜念,就是笨拙的想親一下,不過挨上了又有點舍不得撒嘴,付錚這心肝都糾結道一塊了.親第一下就想親第二下,親第二下就想著第三下.

魏西溏擰著眉,等半天他沒抬頭,還是她伸手推開的,還是睜著那雙濕漉漉的眼,問:"有完沒完?外面還有事做呢."

付錚:"……"怎麼他覺得她這就是應付差事呢?"你還嫌煩了?"

魏西溏伸手抹抹嘴,道:"我這是未雨綢繆,省的你老惦記."

"你叫我親到了我更惦記."付錚賭氣似得說了句:"你就是敷衍我."

魏西溏見他跩上了,便道:"那我也敷衍敷衍別人去!"

付錚一聽,當時就炸毛了:"你敢?我打斷……他們的腿!"

魏西溏對他笑,伸出手指戳戳他,道:"看你把你氣的,我跟你可是定了娃娃親的,說話算話,我可沒應過旁人.你擔心什麼?再說了,我是那種不正經的人嗎?"

付錚跟著她出大帳,"那你就別對旁人好.特別是金州宮里那個小白臉妖道,還有季統!"

魏西溏點頭:"嗯.就對你好."

剛說完,付錚就看到她朝著季統那邊走去,頓時氣的呼呼粗氣,"說好就對我好的呢?你還管他死活?"

"他替我做事,有些事還得說清楚,要不然人家也不知道他剛剛當值了."魏西溏回頭,"我去說一聲就回."

付錚掐腰,扭頭看看周圍滿眼都是雄性生物,好像有點為難她了,閉眼呼氣:"呼——"

晚上回廂房,魏西溏在院子里,付錚在院子外頭,兩人隔了一堵牆說話,"池兒,你晚上要是有什麼事,你就喊一聲,我聽得到……"

"你房間又不在這,你怎麼聽得到?"付錚靠著牆蹲著,"反正我聽得到."

付振海不准他來找紅靈公主,說會壞了公主閨譽,付錚就站在外面跟她說話.魏西溏在院里頭穿的暖暖和和抱著暖爐喝著熱茶,付錚就只能在外頭凍的哆哆嗦嗦.

聽到他一直呵手的聲音,魏西溏站起來,走到院子門口,開門對他喊:"付錚."

付錚一骨碌爬起來,麻溜跑過去,"池兒,你怎出來了?"

"你進來."她讓開位置,"你父親來的話叫他罵我,就說我讓你進來的."

付錚搖頭:"那可不曾.我壞了名聲也不叫你壞名聲.再說了,他敢罵你嗎?"

魏西溏笑:"這是西關,又不是金州,沒那麼多講究.進來,要是真把你凍死了,付將軍肯定也得恨我."

付錚回頭左右瞧,見著沒人看到才蹦跶進去,滿心歡喜.

其實付將軍已經知道了,畢竟公主待的是西關大營,這點眼線還是有的,付振海聽說以後,氣的胃疼,站起來就要出去:"我去把那逆子叫出來!"

文先生歎氣:"將軍,兩個年輕人本來沒什麼,您現在去叫出來,不是明擺著告訴旁人公子和公主有點什麼嗎?"

付振海氣的哆嗦:"難不成就讓他一直待在公主院里?這像什麼話?"

文先生道:"公主要是不願意,他能進得去?沒事,著人看著,別出意外就成,到了休息的時辰,去喚他回來就成."

付振海瞪眼:"說的本將好像是個不明事理之人似得!那是天家公主,是他能配得上的?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文先生和另外幾個謀士一臉為難,總不能附和將軍一起罵他兒子是癩蛤蟆吧?

付將軍家的小癩蛤蟆正跟公主說話說的熱火朝天,魏西溏懷里抱著的暖爐被他丟在一邊,拉著她的手往自己咯吱窩下放,"那個哪里有我暖和,我給你暖暖."

魏西溏要喝水,付錚不讓她把手縮回,端起水往她嘴邊送,"我喂你喝."

她還真低頭喝了一口,最後覺得煩,到底把手抽回來,自己端了喝.付錚斜眼看她,"喂你還不要……"

魏西溏突然抬頭看著院子門,"誰在外面?"

季統一下子躲到一邊大氣不敢喘,回頭看了一眼,然後低著頭,沿著來路返回.

付錚的眼里閃過不耐,伸手把她的腦袋擰過來:"沒誰,這里老鼠兔子野物多,個個你都問,煩死你.還有晚上別隨便出去,真想出去了,我帶你出去."

"等著你爹扒你的皮."魏西溏笑,"我在旁邊拍手看."

付錚伸手捏她的臉,"沒良心的丫頭,我被我爹扒皮,你就這麼高興?"

魏西溏捧著杯子喝水,喝完水了手騰出來就被他拉過去暖著,開始還算對面坐的,後來付錚那凳子就跟長了腿似得,一點一點的挪,等魏西溏發現的時候,付錚已經挨著她一塊坐了,強行拉著她的手握在手心暖著,問:"冷嗎?要不要進屋坐?"

魏西溏瞟他:"我要是進了屋,你還能跟進來?"

"跟進來怎麼了?"付錚道:"反正你遲早是我媳婦,我進媳婦的房里怎麼了?"

"這話你敢跟你爹說?"魏西溏歪著腦袋道:"那就不是扒皮的事了."

付錚不以為意,"你都答應了,我爹打死我你也是我的."說完,付錚的眼珠子在魏西溏是身上掃了一圈,又拉著凳子往她邊上挨了挨,說:"池兒我跟你說,我娘十三歲的時候就懷了我,我二姨十三歲的時候都生下女兒了……"

魏西溏似笑非笑的看他:"你想說什麼?"

付錚握著她的手,說:"你也能嫁給我了."

魏西溏斜眼,"想的美."

"池兒."付錚直接把她的胳膊展開,往身後一拉圈在自己腰上,把她扣在懷里,說:"你不願意?"

魏西溏掙了兩下,沒掙脫,便抬頭,下巴磕在他的胸前,開口:"不是不願意.我還有事要做."

付錚咂咂嘴,歎氣:"那得加快進程才行,要不然這是打算憋死我?"

"你怎麼這麼不要臉?"魏西溏問.

付錚低頭看她,笑的曖昧:"你知道我說憋的是什麼?"

魏西溏點頭:"嗯,知道.所以說你就算找了營妓也是應當的,年紀到了嘛."

付錚:"……"氣的心肝肺糾結到一塊了.

------題外話------

美妞妞們嫌渣爺更新慢的,去看禿毛鳥(更新慢毛被拔光了)的《廚妃之王爺請納妾》別嫌更新慢,值得等.

(づ ̄3 ̄)づ╭?∼

上篇:第069章 軍威    下篇:第071章 兵臨城下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