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吾皇萬萬歲 第073章 斬佞臣清君側 
  
第073章 斬佞臣清君側

73

從軍中大營回來,付錚進帳就看到她還坐在長案後頭翻著厚厚史冊,聽到聲音抬頭看他一眼,道:"西溟倒是個有意思的地方,雖說以國著稱,不過,從未跟外頭建交過,只守著自己這地方,然後做些騷擾周邊的事.天禹一直的忍讓縱容了他們不斷的進犯.現在來看,西溟國內所有外來用品,不是偷的就是搶的,沒有正常買賣流通來的."

付錚笑笑,"所以他們才會淪落被你消滅的下場."扭頭看她一眼,猶豫著開口:"池兒,我爹他……"

魏西溏抬頭看了他一眼,道:"我給他時間考慮下."

付錚沉默半響,才道:"我想去見他一面."

"他不一定想見你."魏西溏站起來,走到他面前道:"付錚,你爹跟你不一樣."

"我知道,"他說:"所以我才要去見他.不管他想不想見我."

魏西溏略想了想,點頭:"行,那你便去吧."

付錚朝著副帳走去,魏西溏想了想,抬腳出帳,去看受傷的季統.

季統趴在行軍床上,身邊還有兩個照顧他的士兵和一名軍醫,魏西溏進去的時候軍醫正給他換藥,帳門口守著的侍衛就偏頭打了個噴嚏的時間,公主就進去.

季統抬頭看到魏西溏站在門口,也不顧身上的傷,伸手就拿了窩成一團的衣裳往自己身上擋,反倒扯到了傷口,軍醫急忙喊:"別動別動!流血了……"

魏西溏站在門口,嫌棄的看了眼季統,道:"你有什麼好看的?擋什麼擋?能把你後背上那兩個血窟窿填起來?"

她一開口另外幾人才看到公主來了,急忙站起來施禮,魏西溏擺擺手,"先給他包紮吧,行軍在外,不必拘那些小節."

季統伸手把手里抓著的衣服往臉周圍行擋,紅著臉趴在衣服堆里不抬頭.

魏西溏在打量帳篷,那兩個士兵因為公主在了不自在,先後找了理由和由頭跑了出去.軍醫幫季統包紮好,便也站起來告退,這下就剩季統一人在大帳里,更加不敢抬頭.

"怎麼就傷著了?"她問:"本公主還倒你挺聰明,沒想到把自己給弄成這樣,要不是你命大,你現在還有命?"

季統翻身就要下來,魏西溏直接開口:"躺著別動."

他只好乖乖躺著不動,嘴里道:"是季統的不是,辜負了殿下……"

"這倒沒,"魏西溏懶懶道:"事情倒是做的挺好,就是這把自己弄傷了有點糟心.將士上戰場,也得保命,命都不要了,還怎麼指望以後?"

季統趴在那不動,後背和胳膊腿都有箭傷,動一下鑽心的疼,他悶聲悶氣的問:"殿下可有受傷?"

魏西溏在剛剛軍醫坐的位置坐下,道:"本公主好的很,不用你操心,先把自己的傷養好再說."

季統又要爬起來:"殿下若是要用人,季統還是可以的……"

魏西溏沒好氣的說了句:"暫時不用.先養傷!"

"謝殿下關心."季統乖乖趴著.

魏西溏問了他一些問題,便要回去,"你好生歇著吧,養好傷還有事做."

"是,季統遵命."

魏西溏回大帳的時候,付錚還沒回來,她略想了想,便順著那通道朝著副帳走去,還沒走到,便聽到一聲清脆的響聲傳來,"啪!"

"孽障!"付振海的聲音帶著怒氣傳了過來,"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這是謀權篡位你知道不知道?"

"那父親便默許了太後毒殺先帝挾持幼子之行?若是父親以為事已成定局只能接受,那我便叫人看押父親,直接帶人沖進天禹皇宮,替池兒拿下皇位."付錚站在付振海面前道:"那時父親可是才肯俯首稱臣?"

付振海被他的氣的瑟瑟發抖:"錚兒,就算皇位易主,那也不該是紅靈公主!她一個女子,再有才能又能如何?錚兒不是一直喜歡她?你可有想過若是公主登基稱帝,你日後該如何自處?……"

付振海垂眸看著下面,道:"父親不必擔心這個.孩兒過來勸父親,不是單為了孩兒,而是為了整個付家.孩兒愧對父親忠君之心,卻不愧對付家,為保付家上下性命,孩兒願與父親為敵,擔不孝之名.如今公主今非昔比,西溟軍也被公主握在手中,天禹八萬將士,大權在握公主絕然不會放手,更何況,天禹皇城內有騰王一黨以及仙尊相助.父親,如今戰局已定,金州沒有兵力抵抗公主十多萬大軍,拿下金州不過是遲早的事,父親若是固執如此,害的不是自己,不是孩兒,而是付家乃至付氏全族."

他後退一步,道:"孩兒求父親三思,即便父親不願相助公主,最起碼,也不要反對公主,否則,"他頓了頓,才道:"孩兒絕對不會允許父親踏出西溟一步."

付振海蹌踉著後退兩步,緩緩的坐在椅子上,半響,聲音透出濃濃的疲憊,道:"錚兒,你先去吧,為父想想,明日再答複公主."

付錚走了兩步,付振海突然又叫住他:"錚兒,季統的傷怎麼樣?"

他回身說了句:"公主命多個軍醫救治,人已無大礙,假以時日,必然能痊愈."

付振海點頭:"那就好,你去吧."

付錚走到門口,吩咐兵士:"此帳兵力再增加一倍,高度警戒,不可有半分松懈.另外,不得怠慢帳中之人!"

魏西溏慢慢回身退出副帳,不多時付錚便走了過來,她抬頭看他一眼,便看到他臉的一側略微有些腫,魏西溏問:"付將軍打你了?"

"我是他兒子,打幾下還不正常?"付錚的表情倒是輕松,看著她的時候臉上還帶了笑,"老實交代,剛剛我去尋我父親的時候,你可是去看了那死小子?"

"他是盡忠而傷,我去瞧一眼也是應該的."魏西溏看他一眼,問:"你這是什麼眼神?"

付錚伸手指著自己,"那我呢?我沒傷你就不該瞧我?"

這明擺著就是找茬的,魏西溏便道:"你整天在我眼前晃叫我看見,還要怎麼瞧你?"

付錚惡狠狠的睨了她一眼,伸手就把她往自己懷里拉,"你叫我親親,我就不跟計較."

"你爹怎麼說?"她問.

付錚當時就怒了:"你跟我在一塊,老想著我爹做什麼?"

魏西溏:"我……這哪里算是想著你爹?不過就是關心關心."

他低頭看了他一眼,想了想道:"我爹這個人有點頑固,不過不是那種頑石,只是一時不能接受罷了,想通了便好.再者,我爹他也要顧忌家里,我盼著他能想通."

魏西溏問:"那你爹若是想不通呢?怎麼辦?"

他歎口氣,"還能怎麼辦?我總不能殺了我爹,也不能叫你殺了我爹,要不然我怕我會恨你,所以我早就想過,若是我爹不答應,我就變他困在西溟,我以我爹的名義助你起事.我不能對我親爹不孝,也不能對你不忠,便只能想到這個折中的法子,保全付家,同時也不叫你恨我."

魏西溏定定的看著他,半響她伸手抱著他的肩膀,踮起腳尖在他嘴上親了一下,"對你的獎勵."

付錚不由笑道:"獎勵就這一下?打發叫花子呢?"說著,他伸手扣著她的腰,低頭堵住她的嘴,隔了好半響才松開,嘴里不甘不願的說:"人家在我這個年紀孩子都抱上了,我連自己媳婦的小手摸一下還得要批准.我真可憐!"

魏西溏歪著頭看他:"你哪次要我批准了?還不是手牽就牽?既然你這樣冤枉我,那即日開始,你要是想挨到我,便要我首肯,否則就是違紀."

付錚抱著她不撒手,"沒良心的丫頭,我就說說你還當回事.違紀就違紀,有本事你砍了我腦袋,看我做鬼也饒不了你."

魏西溏一直歪著頭看他,突然開口:"付錚."

"嗯?"付錚應了一聲,兩只胳膊依舊箍住她的肩膀沒有松開.

"你……"她依舊歪著頭,眼神奇怪的看著他,問:"你為何願意助我?"

當初還是個十歲的小女孩,沒有現在的豔麗,也沒有如今的凌然,可他那時候就答應,甚至他那時候生氣還不說因為她拿劍逼著他,而是因為她不相信她.

付錚睨她一眼,眼神嫌棄又不屑,抱著她的胳膊確實沒有松開,"你說呢?要不是你拿劍逼著我,你當我願意?"

魏西溏對著他笑:"付錚,你怎這樣好?"

"現在才知道?"他笑,"就說你沒良心,到現在才說我,我什麼時候不好過?"

"我想知道為什麼."她說:"我聽人家說,當年大豫女帝遇見她王夫的時候,兩人也這樣好過,只是……最後還不是死在她王夫手里?"

"你拿我跟那人比?"付錚伸手捏她:"沒良心,我又不是他.我要是真跟她一樣,我干嘛這樣給你把刀似得往前頭沖替你開路?"他握起她一只手,說:"我不想叫你的手沾了血,所以,我只管替你掃地,至于你,只管坐你的皇位便是."

魏西溏愣了下,突然說:"付錚,你是不是把我當你閨女養了?"

"我噗——"付錚直接吼道:"魏池!"

魏西溏急忙伸手捂著耳朵,"不是就不是,你說一聲就是了,這樣吼做什麼?叫人聽到,還以為有刺客."

付錚氣急敗壞:"你當我是什麼人?還養閨女?我三歲的時候能生出來你這麼糟心的閨女?我到現在連媳婦都沒混到,哪里來的閨女?你說你說的像什麼話?像什麼話?"

魏西溏趕緊抱拳:"我這里跟付公子陪個不是,認個錯,付公子千萬息怒."

付錚的臉色都被氣黑了一半,嘴里嘀咕:"養閨女,還養閨女……"

"我就是好奇說說,你別這樣生氣."魏西溏也覺得挺無辜,誰叫他說的話,跟騰王說的話是一個意思?想歪了也不打緊吧.

看她一眼,付錚沒好氣的問:"真想知道我為什麼這樣好?"

魏西溏哪里還跟他吵,剛剛都要打人了,只是瞅一眼沒回答,付錚便道:"小時候看到你第一眼,就覺得這個什麼小獅子長的真丑,一點都不喜歡.後來發現跟我長的不一樣,我就瞅著是不是因為跟我不一樣,就應該是丑的……"

發現魏西溏又要戳他的眼,急忙道:"那時候小,不懂事……我不說你換尿布的事還不行?"

魏西溏的手戳不到付錚的眼睛,便抬腳,對著他的膝蓋就踢了兩下,道:"自找的."

付錚撒了手,蹲在地上抱著腿,"最毒婦人心……"

魏西溏回頭,"你另一條腿也想挨踢是不是?"

付錚擺手,"池兒,怕你了!"揉揉腿,站起來,逮著機會把她又拉到自己身邊,蹦跶著走到椅子旁坐下,嘴里道:"反正,那時候自打你爹跟我說了把你給我當媳婦以後,我就想著你就是我養的小寵物,慢慢養,總歸會養大的……"

魏西溏挽袖子,"你再說一次?"

付錚一看她這架勢,就知道她這是生氣了,"池兒,你怎這樣不聽人說話,我就是打個比方."

"這是把我當叭兒狗養了?"魏西溏問,"你好大的膽子!"

付錚一把從後面抱著她,箍著她的兩只胳膊,道:"好池兒你聽我講,這小叭兒狗養著養著還挺有意思.開始是養著玩,那時候也小不知事,後來我大了才知道媳婦是什麼意思,哪里知道你長大了這麼好看?早知道就一直當媳婦養了."說完,他撒手就往外面跑,"我去瞧瞧給你的晚膳准備的怎麼樣了!"

然後他一溜煙跑了出去.

魏西溏站在原地瞪了一會眼,然後想想又覺得自己挺無聊,怎就跟他一般見識了呢?伸手把袖子給擼了下去,嘴里還是嘀咕了一句:"別叫我逮到你!"

次日一大早,付振海便要求見紅靈公主,端端正正在魏西溏面前行了一個大禮:"付振海但憑公主吩咐."

魏西溏坐在長案前,看著他道:"付將軍免禮.恕本公主直言,將軍可是千真萬確想清楚了?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本公主不願有朝一日再與將軍決裂,若是那樣只怕便是生死之戰.本公主不介意與天地人斗,只是,"頓了頓,她道:"不願叫付錚失望,望將軍體諒付錚一番苦心."

付振海單腿跪在地上,道:"回公主,付某生性耿直不懂變通,冒犯公主之處望公主恕罪.付某心中確實不是心甘情願,但是付某絕不會做出背信棄義之事,更不會叫付家一家老小因付某遭難.我兒付錚,自幼天資聰穎才能出眾,是個良將,望公主善待我兒,付某功成之後便會解甲歸田不問國事,還望公主應諾."

魏西溏沒正面回答,而是道:"本公主昨日之約,永會作數."

"臣,謝過公主!"

紅靈公主留在西溟大半年,管理和重新制定著新的郡規法則,西溟皇宮被重新整建,改為天禹行宮,原本的幾處官員豪宅則被改為供職處,從最初的全權管制到選拔人才,再到兵馬駐守的深嚴到培養執政官員,也不過就是半年時間.如今的魏西溏,可放心大膽的走在西溟的集市上.

西溟通往西關城的那座天地高地被擴寬西關城門定時開發,西關和西溟正式通商,那條原本一直都是兵家戰場的路上,逐漸走出一條明顯的路,荒無人煙半道上建了一座延綿的驛站,不久之後,便出現了酒樓和茶館.

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可見西溟和天禹兩地子民自由往來,兩地通婚時有發生.

這片足夠富饒的土地上,草場茂盛,戰馬成群,牧羊人趕在羊群悠然自在的放歌,儼然一副人間天堂.

文先生看著西溟變化,私底下跟付振海提道:"文某年輕時曾走大豫,公主治郡之策頗有大豫女帝之風."

付振海一臉詫異的扭頭看了文先生一眼,愣了愣,半響沒有應聲.

西溟郡的政局以及人心穩定下來後,魏西溏領兵回金州.

沿途九萬大軍兵分三路一路攻城,以"斬佞臣清君側"為由,一路披荊斬棘攻城無數.

三個月後,天禹大半城池淪陷,大軍在順天城彙合,直奔金州.

金州城內,因凰女出征攻克西溟的喜事一月前被送道皇太後的手里,皇太後即刻體會到了凰女帶給的天禹的祥瑞之氣,正想乘著東風更上一層樓,小皇帝被傳重病,情況一日比一日差,眼看危在旦夕.

皇太後一黨的正加緊謀劃,意欲把這一天大的喜事昭告天下之後便登基稱帝,不妨突然多地信使趕往金州,說紅靈公主起兵造反,已經攻下天禹大半江山,如今正帶著近十萬大軍朝著金州逼宮而來.

上篇:第072章 無血之戰    下篇:第074章 後路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