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吾皇萬萬歲 第074章 後路 
  
第074章 後路

一封封加急報送到了皇太後的手里,她頓時跌坐在下來,狠狠拍著扶手咬牙道:"養虎為患!養虎為患啊!想不到她一個黃毛丫頭,還有這樣的野心……"她抬頭,立刻對身邊的柯大海道:"柯大海,快去請仙尊!另外,即刻傳禦林軍統領蕭策來見哀家,宣國舅王大人,高演,刑部丁大人,董將軍他們速速進宮來見哀家!"

皇太後手腳都在發軟,榮承帝在世時天禹就沒打過仗,就算打仗也有人撐著,太後完全沒接觸過戰事,如今一下來的就是謀國的大事,她怎能不怕?

攝政太後不是那麼好當的.皇太後坐著半天沒站起來,一下一下拍著扶手,咬牙道:"騰王!肯定是騰王干的好事!來人!"

騰王府上下瞬間被團團圍住,不得任何人進出一步,而西關眾將留在金州的家眷也盡數被官兵捉住,困在府中不得出入.

不巧騰王府上下被抓的時候,騰王正在軍中大營,回府半途有官兵來捉人,在身邊護衛的拼死護送下,安然返回大營,而皇太後這一行動無疑是觸了騰王逆鱗,騰王冷笑道:"太後可真是毀國不倦啊!傳本王的話,北兵營所有將士聽令,沒有本王的話,任何人不得離開軍營.若有違者,以死罪論處."

皇太後想捉了他搶奪北兵營兵權,還真是打錯了算盤,他偏不如他所願.北兵營如今戰力不敵,護自己北營地盤的能力還是有的,當務之急唯有按兵不動,靜等池兒回合金州.

國子監內,外面一片吵鬧,高湛坐在前排,一看有官兵過來,立馬叫起來:"怎有官兵闖國子監?"

裴宸還是坐在季統原本的位置,靠窗坐著,聽到高湛的聲音皺眉,突然想到昨晚上家里老太君說的話,叫他們最近都安分些,不要闖禍搗亂,金州不穩.本能的覺得那些人跟他有關,想都沒想,直接躍過窗子,跳了出去.

自幼在西關長大,野地里長大的孩子行動能力都比旁人要牆,直接一個助跑後,便跳到了高牆上,在老夫子和一干同窗的注視下,直接跳到了牆外.

官兵遲了一步,他們沖過來,領頭的大聲問:"誰是裴宸裴公子?"

高湛一指裴宸空著的位置,道:"那是他位子,他今日跟夫子告了假,沒來."

老夫子巍顫顫的扭頭看向那領頭的官兵道:"裴宸確實告了假,大人可去裴府尋上一尋.該是在府里."

這幫人正是從裴府過來的,發現裴家的長孫不在,才來國子監捉人,只是這國子監待的公子哥們個個都金州官宦子弟,就連眼前這個不起眼的老東西,家里的子孫也都是朝里高官,又不能怎麼著,只得抱拳道:"打擾老太傅和各位公子了,告辭!"

待那些人離開以後,高湛立刻沖到窗戶邊看了一眼,沒發現裴宸的身影才退回來,其他弟子個個面色蒼白,生怕什麼事惹到自己身上,一個個表情都有些僵硬.

老夫子想了想,道:"大家今天就到這,都回去吧."

高湛渾渾噩噩的回到家里,高夫人看到他的樣子還擔心:"湛兒?怎麼了?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他抬頭看著高夫人,問:"娘,外頭都說在傳紅靈公主是天禹真正的女帝星,您信嗎?"

高夫人急忙出去左右一看,拉著他進屋:"湛兒,娘跟你說,這話你出去可不能亂傳.叫皇太後知道了,可是死罪."

高湛道:"孩兒知道,可就是因為知道是死罪,才要弄清楚.大嫂是怎麼死的,如果殿下真的占領皇城登基稱帝,大嫂就是天禹的長公主,那麼大嫂的死就會成為殿下拿高家開刀的源頭.娘,這遠比皇太後知道以後高家的死罪嚴重的多.現在究竟是什麼情況,孩兒一定要清楚."

高夫人看著他一臉嚴肅的模樣,一時無語,心里有些怕,又覺得那一個小丫頭,能成什麼事?想了想才跟他說:"湛兒,要不然等你爹回來以後,你再問問他."

見跟高夫人問不出什麼話來,高湛轉身回了屋.

十四歲的高湛,最明顯的特征就是個子高,以前跟高夫人講話的時候是仰望,如今他只需平視,人還是胖乎乎的,不過跟小時候比還是瘦了很多.

其實他在金州給付錚寫過信,付錚也回過信,從信里看,小殿下顯然一直記著,因為她根本不准付錚提起高家的任何人和事.

高湛的心里十分矛盾,他盼著小殿下成功,可又盼著她不成功.

如果她成功了,那麼因為大嫂的死,殿下必然會遷怒高家,更何況,從他對他大哥的觀察來看,大哥似乎和大嫂的死有些關系.可如果殿下不成功,則意味著殿下和付大哥他們要麼永世不得回金州,要麼喪命于此次爭位大典.而不敢哪一樣,高湛都不願意看到.

他越盼著他爹快點回來,他爹就越在宮里不出來.

如今宮里正是焦頭爛額的時候,擁護皇太後的那一幫人正在商議對策,禦林軍統領已全員警戒,把皇城團團圍住,保護太後和宮里貴人們的安全.

如今這是皇太後的最後希望,她昨夜派出的一支軍隊在遇到騰王部署後,不但沒把人拿下,反而被人家給策反了,如今也不敢再派人平反,只把人往皇宮附近調.

放眼望去,大勢已去大局已定,騰王的優勢太明顯,再者最近金州的流言對皇太後實在不利,民心所指皆移至他處,太後似乎有了點四面楚歌的架勢.

最近金州百姓家家戶戶皆閉門不出,鬧市上也少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偶爾又行人走過,也是行色匆匆左顧右盼,生怕招來官兵注目惹來殺身之禍.

夜間靠路邊的人家,還聽到外頭傳來官兵打斗的聲音和慘叫,嚇的人都不敢睡覺.

金州近來都有流傳天禹凰女紅靈公主才是真正的女帝星,還傳榮承帝其實是被皇太後毒死的,目的就是為了奪得天禹江山,騰王備受打壓的原因也是因皇家血統讓皇太後懼怕.

流言是什麼時候出來的沒人知道,不過類似流言卻是十分之多,版本各異,歸根結底卻有一條是相同的,那便是榮承帝死于皇太後之手.

相較于毒死了榮承帝的皇太後,天禹的凰女紅靈公主似乎更有女帝星的可能,西關戰亂多年未解,結果紅靈公主親臨西關,不僅以少勝多大戰西溟大軍,而且還直接攻占西溟,把那蠻狠囂張騷擾天禹多年的西溟君王直接活擒,把西溟從一個小國,變成了天禹的一個郡.

這些都是紅靈公主的功勞,想比之下,究竟誰才是天禹真正的女帝星,似乎不言而喻.

如今,紅靈公主帶領九萬大軍逼近,誓死要為先帝複仇,鏟除害死先帝的皇太後,真正眾望所歸.與其讓天禹淪為一個毒婦的天下,不如讓祥瑞鳥轉世的紅靈公主上位更讓人放心.

百姓心中所想皇太後自然不知,她只知道她養大了一只裝成兔子的老虎,如今老虎下山,要把霸占她垂手可得的江山.

皇宮中的氣氛從未這樣緊張過,皇太後在眾臣面前來回走動,"騰王早已准備!他早有准備,一年多以前,他就有預謀,否則他不會把騰王妃和他的兩個女兒送走!一定是他!"

高演父子站在人群里,只覺得這個消息並不真切,紅靈公主起兵造反?他們兩人心中,紅靈公主似乎還是那麼個相貌氣質哪方便都不出眾的小姑娘,她怎麼會起兵造反呢?

蕭策來報:"太後!臣奉太後之命困住付府裴府以及西關將領的各家眷在各自府里,只是……"

皇太後已經覺得她得到的消息沒一個好的,聽他吞吞吐吐的不由怒道:"只是什麼?你倒是說呀!"

"回太後,只是這些府里捉到的都是下人,各府的主子都不在……"蕭策說完,皇太後已經傻了眼,再次跌坐在座上:"你說什麼?"

"臣帶人到的時候,聽他們各自府里的下人說,家里的主子一大早都出了門,說去拜訪同僚家里,然後就一直沒回去……"蕭策不敢抬頭,繼續道:"屬下後來派人查了,如今那些人都到了騰王爺所領的軍中大營!"

皇太後搖搖欲墜,"他們果然早有預謀!真是氣死哀家了!"

"太後!"蕭策上前一步道:"如今逆賊大軍壓進,已經過齊懷山,如今金州兵力不足,騰王又把持一部分軍力,若是硬抗只怕損兵折將反而消耗軍力,騰王如今按兵不動,只怕是等援軍,一旦紅靈公主領兵道到來,金州淪陷是遲早的事,為今之計唯有棄金州前往南陵,避開紅靈公主!"

其他正低聲商議的人紛紛低頭,剛剛他們討論的也是這個,和紅靈公主的九萬大軍相比,金州兵力嚴重不足,唯有南行避開,養精蓄銳之後再圖時機反撲.

皇太後站立不穩,"哀家若是離開金州,豈不是就是對那個騰王認輸?哀家不能離開金州!"她咬牙:"騰王以為他躲在那里就能高枕無憂?他還有心思護著其他人的家眷?蕭策,你即刻派人去云德,把騰王妃和騰王府的那兩個臭丫頭給哀家千刀萬剮!另外,給哀家端了北兵營的糧草供給,哀家就不信,他們能一輩子不吃不喝躲在里面!"

"臣遵旨!"蕭策領命而去.

剩下的文臣在蕭策的話之後,陸續進言,這些人都是和騰王不合的人,若是落到騰王手里,那還有他們的好?離開金州顯然是如今最好的法子.

高演一直在猶豫,如今看看如今局勢,他也知道對高家不利.如果魏青蓮現在還活著,或許高家還有一線生機,只要她開口相求,騰王即便不會饒恕,可死罪是可逃的,如今魏青蓮死了,騰王至查至今,尚未發話,也不知是等時機,還是沒查出.

高澤的心思則是轉的更快,董家被皇太後用了起來,皇太後對魚兒的關注加多,反倒害他沒了把魚兒救出來的機會,如果騰王上位確實危險,卻也是他救出魚兒的好時機,只要宮里一亂,他就有法子把魚兒從宮里弄出來,到時候隨便找個女尸劃花臉,拋出去別人一不知道.

只要把魚兒救出去,他什麼都可以拋下,直接帶著她遠走高飛.

前往南陵確實是出路,卻不說他和魚兒的出路,他自然支持南行,只是到時候,南行的隊伍了絕對不會有他和魚兒.

所有人都在勸皇太後早做定奪,畢竟紅靈公主先鋒隊伍已到了齊懷山,再不走,只怕到時候想走,也走不了了.

宮里人心惶惶亂著一團,宮里太監都活的不踏實,生怕死在夜里.

董雙魚也是在宮里來回打轉,得知紅靈公主領兵謀反,她的心就沒放下過,她應該見過紅靈公主,要是沒記錯,她見的時候她還是騰王府的世子,一個丑不拉幾的毛丫頭,那樣一個丫頭也敢造反?

董雙魚的日子還算好過,以前她是當寡婦,可現在有了高澤,這有人滋潤和沒人滋潤那是兩個心態,魏青蓮那短命鬼又死了,在宮里錦衣玉食又是主子,日子過的逍遙自在,當初守寡的想法早就沒了.

如今宮里大亂,她的心在安逸很久以後,總算有了害怕的念頭,萬一那紅靈公主成功了呢?她和高澤怎麼辦?

董雙魚一刻也靜不下來,看的身邊的嬤嬤忍不住勸道:"太子妃,您不要著急,那位爺總會想辦法的,他把你放在心尖尖上惦記,您就放心等著他來找您吧."

聽到嬤嬤這樣說,董雙魚不由一臉羞澀的笑了笑,"嬤嬤就好取笑我,如今宮里這里亂,也不知道他躲哪去了,到現在也沒瞧見個人影……"

嬤嬤歎口氣:"太子妃,那位是大人,哪能不先忙正事?我剛才聽二合子說,太後找了好些個人商量對策呢,聽說,怕是要往南行,避開紅靈公主."

董雙魚一驚:"要離開金州?離開皇宮,那不是等于說讓位給別人嗎?"

"噓——"嬤嬤急忙拉住她往里走,"小聲點,讓人聽得可不得了.說是那紅靈公主也不知從哪找了那麼士兵,兵力比太後手里的人還要多,而幾個守關的將軍,都被紅靈公主收服,就算接到太後的急召,也沒有領兵回朝援助太後,依舊是守在關外,這就等于是默認了紅靈公主起兵了……"

董雙魚聽了嬤嬤這樣說以後,反倒更加擔心了,紅著眼圈朝外頭看:"這,這可怎麼辦啊?他怎麼還不來?他再不來,我,我便再也不理他了……"

"太子妃稍安勿躁,想必那位爺也急著要來見您呢."嬤嬤安撫,替她在門口守著,"要是來了,老奴就跟您咳嗽一聲……"

董雙魚等的心肝兒都焦了,好容易在天黑以後才等到人,高澤換了身太監的裝束,進殿以後嬤嬤急忙關了門,那兩人跟著就進了內殿,高澤伸手就把內殿的門給關上了.

嬤嬤跟一個丫頭守在外殿,不多時就聽到內殿傳來讓人臉紅心跳的聲音.

高澤抱著董雙魚就直奔目的,她連聲道:"澤哥哥你聽我說,哎喲……宮里頭……"

高澤的動作又急又糙,摁著她在門上就開始,嘴里還不忘安撫她:"魚兒別擔心,我都想好了,你不是一直想離開皇宮,我就趁著這回帶你遠走高飛,什麼高家,什麼太後,什麼紅靈公主,跟我們都沒關系,他們往南陵,我們就往北,過云德去大豫……就我們倆……"

董雙魚動作一僵:"為什麼?"

高澤被她這一弄,頓時覺得舒爽,嘴里道:"哎喲我的魚兒你咬死我了."

董雙魚羞的伸手捶他:"你又瞎說.可是……"

高澤道:"我的心肝兒,你別害怕,我不會叫你跟我吃苦,我們去了南陵日子也不會好過,只怕以後更難見到你,所以去大豫才是最好的……"

董雙魚被他撞的心神俱碎,嘴里呀呀叫起來,待高澤消停以後,才氣喘籲籲道:"可我爹我娘怎麼辦?"

兩人剛剛就解了下頭,上面衣衫還是完整的,這會只要整理一下便好,倒是董雙魚光著腿站不住,被高澤笑著抱到了床上,道:"高家我都扔下來了,你還惦記你爹娘?魚兒,事到如今,我們只要能保住自己便是萬幸,哪里還估計得到旁人?"

董雙魚想了想,猶豫半響才道:"若是真像澤哥哥說的那樣,那魚兒便聽澤哥哥的."她拉著高澤的手道:"澤哥哥,如今我就只有你待我最好,往後我也只有你了,你可不能負了魚兒."

高澤被看她的心神蕩漾,跟著爬到床上壓了過去,"高澤若是負了魚兒,當天打雷劈.若是我要負你,就不會讓那賤人消失,我心里全都是你,這樣的事,我以前做夢才做到.魚兒,你等著,我定回到帶你離開金州,以後過快活的日子."

董雙魚看著他,伸手摟著他的脖子,主動把自己送上去,道:"魚兒就只澤哥哥待我最好."

上篇:第073章 斬佞臣清君側    下篇:第075章 醋壇子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