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春風十里,不如娶你 第28章:深入發展  
   
第28章:深入發展

並沒有回答,或者說,辰一墨並沒有打算回答.

夏末心中略感酸澀,可還是繼續往前摸索過去.

畢竟,從剛才的聲音她已經聽得出來,辰一墨現在狀況很不好.

四下找不到人,夏末開始一點一點的摸索.

這個房間她根本沒有進來過,更加不知道格局,剛才開燈也只是那麼一瞬間.

所以,夏末摸索的並不順利,偶爾腿腳會磕著東西.

卻也咬著牙忍了忍.

走到床邊的餓時候,

咣當一聲,卻踢到了好幾個瓶子,順勢趴在了地上,趴在了一條腿上.

沒錯是一條腿,辰一墨的腿?夏末急忙蹲了下來.伸手摸了摸辰一墨的身子.

"辰一墨,你怎麼了?"濃重的酒精在空著彌漫著.

而夏末摸著辰一墨的臉頰,卻發現他的胡子居然開始紮人.

這是幾天沒有見人了?

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他如此的頹廢?

夏末的聲音沒有得到回答,身子卻被一只手給攬了過去.

順勢就把她按在了地上.撲面而來的是濃厚的酒精的味道.

辰一墨胡須紮著她的臉頰,讓她難受極了.用力想推開他,卻絲毫沒有任何的反應.

夏末心下一著急,便伸腿踹了一腳.

"別動,女人!"悶哼一聲,辰一墨終于開口了.

一句霸道的命令,讓夏末瞬時安靜了下來,只因她剛才似乎踹的不是位置.

聽著辰一墨悶哼的一聲,似乎很嚴重.

躺在柔軟的地攤上,夏末看不見上方的辰一墨是什麼表情,只是感受著從他身上散發的酒精味.

也許是夏末安靜下來了,也許是辰一墨並不覺得疼了.

當夏末想要起來的時候,辰一墨一把按住了她的雙手.

直接對著她的唇就壓了下來.

這種毫無反抗力氣的姿勢,讓夏末只能費力的扭了扭身子.

雙腿便被辰一墨直接給壓住了.

唇間充斥著辰一墨的酒精.絲毫不讓她喘息.

龍舌肆無忌憚的在她的檀口亂竄,戲虐這她的丁香小舌.

知道夏末放棄反抗,發出嚶嚀的聲音.辰一墨的力道才開始緩和起來.

放開夏末的手臂,雙手開始在夏末的身上游走.

雖然她是一個四歲孩子的媽媽,可是她的身體對這種歡愛的事情.

始終藏匿的很深.

辰一墨這一用情的激發,讓她的腦袋嗡的一聲陷入了癱瘓.

渾身如同散架了一般,使不出半點的力氣.

不知過了多久,辰一墨的唇才滿意的松開了夏末.

讓喘息不過來的夏末,頓時大口大口的呼吸.

起伏的胸口,惹來辰一墨貪婪的嗅覺.

埋在她的脖頸處,深深地嗅了一口.

忍不住一口咬了上去,毫不客氣的開始吮吸起來.

夏末如同觸電了一般,渾身一個激靈,身體開始緊繃了起來.

腰間的衣服被一只手輕輕的撩了起來,夏末雙手本能的去阻止.

卻被辰一墨的一只大掌直接壓在了頭頂絲毫不能動彈.

這種姿勢讓夏末心中不安.她就好像光果果的躺在辰一墨身下一般.

手臂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

"辰一墨,不要!"夏末的聲音小入蚊蠅,迷離這雙眼開口拒絕辰一墨的進攻.

辰一墨俯下身子,把唇貼在了夏末的耳際:"女人,我想你了!"

這句毫無含量的甜言蜜語,讓夏末的心如同夏日的冰塊,迅速的融化了.

卻不知,辰一墨的唇此刻已經迅速的移了下來.

黑暗中卻精准的咬住了胸前隔著衣物的柔軟.牙齒隔著衣物在跟那頂端的含苞戲虐著.

"嗯,不要辰一"

夏末那微弱的鼻息聲,被辰一墨的唇再次緊緊的壓住.

身上的衣物不知何時已經被辰一墨撕扯的七零八落的.

直覺得胸前一涼,抖擻的柔軟便被揉捏在掌中.

食指和中指的揉搓,讓夏末的聲音拼命從雙唇的縫隙中叫喚出來.

杜秀蘭說,辰一墨五年前開始心里就沒有任何女人了.

可是他這般出神入化的挑逗手段都是從哪里練出來的?

夏末已經毫無還擊之力,軟癱著身體,任由辰一墨肆無忌憚的侵略著.

他的唇含住胸口的柔軟的時候,夏末徹底的繳械投降了.

雙手不自覺的開始保住辰一墨的腦袋.

任由他吮吸這自己的靈魂.

恍惚間,夏末輕輕咬著唇,緊緊的抓住了他的後背,絲毫不敢放松.

就在她覺得雙腿之間微微一涼,整個下半身卻被辰一墨高高的抬起.

兩驅靈魂猛然碰撞在一起的時候,夏末的指甲深深的滲透到了辰一墨的後背.

片刻,曖昧的氣息蕩漾開來.傳遍了整個屋子.

黑暗中,上下起伏的身影,從地上一直流竄到了床上.

夏末的嬌弱的身軀,猶如一根斷線的風箏,絲毫不受自我控制.

被辰一墨這個放風箏的人隨心所欲的控制著,放的很高很高.

夏末腦袋徹底清醒過來的時候,窗口已經微微翻出白光.

望著身邊的男人,一個有未婚妻,又有心上人的男人,心中一緊,不知道如何是好.

隨手拽了件衣服,遮住了胸口,便想馬上離去.

卻只覺得腦袋一晃,天旋地轉的躺在了床上.

一道身影便壓了過來:"女人,你想往哪里逃?"

夏末看著辰一墨,雖然光線很微弱,卻還是隱約的看出他的臉頰,胡須很深.

"你你沒事了?"夏末聲音很小很嘶啞.

辰一墨的腦袋猛然貼近,嚇的夏末慌忙的側過了腦袋.

耳際一陣暖風吹過:"有了你的滋潤,我好的很!"

這種露骨的情話頓時讓夏末惱羞成怒起來.伸手想把辰一墨推開,卻被他緊緊的抓住了胳膊.

"吃干抹盡就想不認賬嗎?"辰一墨調戲的聲音再次在耳際想起.

讓夏末更加的無地之容,嬌羞的怒斥:"明明是你,你卻說我!"

"是我什麼?"

"是你"

夏末想要給自己據理力爭,卻突然發現跳入了辰一墨的全套,猛然止住了聲音,側過臉頰再也不開口說話了.

上篇:第27章:兩清了?     下篇:第29章:粉色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