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春風十里,不如娶你 第39章:拒絕不了的溫存  
   
第39章:拒絕不了的溫存

回來的路上,小夏天已經趴在夏末的身上睡著了.

夏末抱著夏天把腦袋緊緊的貼在車窗上,數著外面的霓虹燈,盡量不讓自己和辰一墨有任何的交流.

"夏末,累的話就閉上眼休息一會,很快就到家了!"正在駕駛室開車的夜斐,看了一眼後視鏡,忍不住的說了一句.

今天發生的事情,夏末是最無辜的一位,卻還要承擔這麼多莫須有的情感.

夜斐不禁為她有些擔心.

夏末卻微微抬了抬眼看了看夜斐的背影,輕聲:"嗯!"了一句.

便又繼續盯著車窗外的霓虹燈看著.

隨即,車內又一次死寂沉沉,沒有人再說一句話.

車子嘎然停在了別墅門口.

夏末才慌神抱著夏天准備下車.卻被開門的辰一墨一把接了過去.

"不"

夏末想說不用了,可是辰一墨卻已經抱著夏天往別墅里走了.

"我就不進去了,明天一早我過來接夏天!"

夜斐從駕駛室里走了出來,伸手搭在車門上,沖著他們兩大一了一句.

辰一墨頭也沒回的揮了揮手,算是打了招呼了.

"你今天不住在這里嗎?"夏末看天色已經很晚了,偶爾夜斐也會住在這里.

所以,夏末多問了一句.

這算是今天晚上夏末最願意主動說的一句話了.

"不了,我要在這里住下去,我家老頭子非瘋了不可!"夜斐沖著夏末微微一笑,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便又坐進了車子.

發動車子之前,他不禁回頭看了看進門的人影,調笑到:"還真像是一家三口呢!"

夜斐小聲嘀咕了一句,便開車走了.

夏末不明白夜斐的話是什麼意思,微微皺了皺眉頭才轉身跟著辰一墨進了別墅.

她之所以想留下夜斐,一方面是為了不要跟辰一墨單獨相處.

可是,事情並不是如她所意.

辰一墨把夏天直接放到了他自己的房間,夏末也跟了上去.

看到夏天放到了床上熟睡,她才放心的邁著步子,想搶在辰一墨前面離開這里.

卻仍舊晚了一步,被辰一墨一把抓在了懷里.

"放開我!"

"在餐廳的時候,你叫我什麼?"辰一墨並沒有放手,而是低沉的湊在夏末的耳邊問了一句.

夏末的脖子瞬間被他的氣息包圍,身體微微一顫,試圖從他身邊掙脫,卻總是無濟于事:"辰先生,我已經盡量的配合你演戲,所以,請您能夠自重!"

"自重?"辰一墨不禁重複了一句夏末的話.

夏末只覺得身體一輕,被辰一墨打橫抱了起來,徑直往辰一墨的房間走去.

為了不吵醒兒子,夏末雖然掙紮,卻也是很壓抑著自己的聲線.

辰一墨抱著夏末,一腳踹開了自己的房間.

根本連燈都沒開,便一把把夏末丟在了大床上.

伏著身子便壓了上來.

看著漸漸壓上來的黑影,夏末眼神恍惚,突然想到了五年前的那個驚魂的晚上.

"不不要!"似曾相識的場景,讓她害怕的叫了出來.

這個聲音?辰一墨微微一皺眉,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可也只是瞬間的想法,辰一墨並沒有停止動作.

只是,雙手緊緊的把夏末的手給壓住,讓她根本動彈不得.

氣息撲面而來,夏末認命的閉上了眼睛,卻只是耳際傳來一道聲音:"你的心里是不是還裝著那個李若飛!?"

夏末身體一怔,沒想到他這麼大的動作居然問了這麼一句話.

"這跟你沒有任何的關系!"

夏末很想說,你心里是不是也裝著那個葉月心呢?

可是她卻知道自己根本沒有那個權力去過問,咬了咬唇直接咽下了心中的話.

"是嗎?"辰一墨聽著夏末的話,伸手一扯.

只聽見撕拉一聲,夏末的裙子應聲裂開了.

那身上僅有的遮擋被辰一墨處理的干乾淨淨.

夏末的手被他緊緊的壓在頭頂,根本絲毫動彈不了.

越是扭動,越是惹得辰一墨進攻.

夏末所幸放棄了掙紮,冷冷的說道:"辰一墨,你非要如此嗎?"

辰一墨並沒有回應,而是撬開夏末的雙腿,用力一挺,湊在夏末的耳邊輕聲吐出一口氣:"你永遠只能是我辰一墨的女人!"

說完便一口含住了夏末的唇,開始吮吸起來.

身體上下穩而有力的起輔助著.

夏末的心死死的沉寂了,隨著辰一墨的動作,她很沒有骨氣的慢慢放棄了抵抗,

伴隨著他的動作,緩緩地配合了起來.

他的女人嗎?沒錯,她早就把自己給了他.何嘗不是他的女人?

天色微亮,夏末便張開了眼睛,看著身邊的這個男人.

她默默的起身穿上了那件撕破了的衣物,獨自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第二天一早,夏末早起准備給兒子准備早餐.

卻聽見客廳有動靜.

側著腦袋一看,卻看見了一個陌生的身影.

一位三十多歲的中年婦女,此刻正在廚房忙碌著.

"你是誰?怎麼在這里?"夏末心下一驚,這個地方可不是什麼女人想進來就能進來的.

萬一被辰一墨看見,豈不是又要遭殃了.

"夏小姐,你好,我是先生請來的傭人,專門照顧太太和小少爺的飲食起居!您可以叫我阿芬!"

"傭人?"夏末小聲嘀咕了一句,上下打量了一眼.

的確是傭人的服飾,言談舉止也十分的專業.

而且,她還知道自己姓夏,應該是辰一墨請來的沒錯了.

可是,她想不通,辰一墨請傭人做什麼?

這間別墅不是不准陌生人進入的嗎?

她突然想到了,昨天上午她丟在餐桌上的殘渣剩飯,莫不是他因為這個才請的一個傭人吧.

還有,他到底什麼時候請的人?昨天晚上回來的時候為什麼沒有看見呢?

"夏小姐?"阿芬輕聲喚了一句.

拉回了夏末的思緒.

夏末抱歉的笑了笑,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好,我知道了!"

"夏小姐,先生和小少爺還沒起床,要開飯嗎?"阿芬請求夏末的同意.

夏末微微一愣,看了一眼樓上.她本事下來給兒子准備早餐的,這樣看來應該不用了.

可是,傭人這種事情,她根本用不來,也從來沒用過.

微微抱歉的笑了笑:"不好意思,你等我一下."

說完,夏末便轉身上樓去了.

上篇:第37章:慶生會     下篇:第40章:夏宇遭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