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春風十里,不如娶你 第97章:潛入海之心  
   
第97章:潛入海之心

"誰說不是呢?哎,不說了!"阿芬說著說著,突然就放棄了訴苦.

看著夏末的時候,眼神不禁警覺了一下,似乎意識到自己說話有些不妥:"夏小姐,我還有事,我就先走了!"

辰一墨的事情,外界一直守口如瓶的,她作為辰一墨家里的傭人,這個情況還是知道的.

也是,剛才氣昏了頭,才順口跟夏末訴苦了起來.

夏末一把抓住了阿芬的胳膊:"阿芬,我想求你一件事情!"

夏末知道阿芬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

也就不拐彎抹角的,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阿芬這下一聽更加為難了:"夏小姐,我實在是沒有什麼能幫上你忙的!"

"你可以的,我只是想見見辰一墨,只要你願意,肯定能幫上忙的,我求求你了阿芬,你就幫我這一次好不好?我可以給你雇傭金!"

夏末知道說錢太庸俗了,說成雇傭金,對于阿芬來說比較容易接受一點吧.

也許,是阿芬見夏末快要哭出來的表情心動了,也許是聽到夏末說雇傭金心動了.

總之,她松動了表情:"其實,我都已經被攆出來了,哪里還能幫的上你的忙!"

"你可以的!"夏末急切的說到,朝著阿芬狠狠的點了點頭:"海之心就你一個人打理,現在辰一墨看不見,只要你帶我進去,沒有什麼問題的,我保證,我真的只是去看看他,沒有別的意思!"

"你怎麼知道先生看不見了?"阿芬聽了夏末的話,驚訝的看著夏末.

夏末才意識到自己說話有些唐突了,急忙圓了一句:"我也是聽別人說的.真的阿芬,我只是偷偷的看他一眼,我就會馬上離開的.肯定不會被發現的."

阿芬聽著夏末分析的話,蠕動了嘴唇,了一句:"我剛剛被先生給攆出來,我真的不保證他能讓我再進去.況且,自從他失明了以後,脾氣真的太暴躁了,莫名奇妙的就發火.

我剛才只是忘了把他給水放到了桌子上,他就沖著我大發雷霆,把我給攆出來了!"

阿芬的表情還很委屈,這樣高薪的工作,她是很舍不得的.

可是,面對這樣暴躁的老板,實在是很委屈.

"不要緊,要是進不去,我會馬上離開!你也知道,海之心我曾經住過一段時間,我能進來看看也不足為奇,萬一真的出現什麼問題,我一定不會說跟你有關系的,求求你幫幫我好不好?阿芬"

夏末動之以情曉之以理.

也算是跟阿芬之間有點主仆情誼吧,

在夏末高價的雇傭金下,阿芬總算松了口,帶著夏末就進了海之心!

進入海之心之前,夏末找了個理由,給王蔓芹打了個電話,讓她去幫忙照顧接一下夏天.

這樣,她才有後顧之憂,進去看看辰一墨.

一路隨著阿芬,很順利的就進入了海之心.

打開大門,大廳里的格局依舊沒有一點變化,夏末對這個久違的環境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大廳正中央,碎了一滴的玻璃渣子.

"哎呀,又砸杯子了,這幾個月來都不知道碎了多少只玻璃杯了,真是遭罪!"阿芬說著開始收拾起來.

這也是做傭人的本能反應吧.

夏末見狀急忙跟著幫忙收拾了起來.

邊收拾,便四處打量了一番,並沒有看到辰一墨的身影.

餐桌上的食物完好無損的擺在那里,絲毫沒有動靜.

夏末看著食物的餐盤,又看了看阿芬.

阿芬一種無奈的表情歎息著:"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先生現在的口味差極了!"

"你不是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還帶了人?"

阿芬的話音剛落,二樓的樓梯上便想起了辰一墨的聲音.

那語氣顯然十分的怒氣,對阿芬又是一頓指責.

阿芬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很想一走了之.讓夏末伸手拍了拍給安撫了下來.

"怎麼來的怎麼給我滾出去!我明天起來如果再見到你們,就等著接我的律師信吧!"辰一墨根本不給阿芬的任何解釋,說完轉身就離開了.

"誰稀罕呆在你這里受氣?"阿芬估計受這種委屈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聽到辰一墨這樣說,急忙拎著包就准備走人.

夏末一著急就追了上去.

"阿芬,你別走,他一個人根本不行!"夏末追到了別墅門口才敢開口說話.

"夏小姐,你也看到了,我實在是忍受不了他這樣的老板了,你要是想留下來你就留吧,雇傭金我也不要了,你自己好自為之吧."阿芬說完一甩胳膊,直接拎著包就往別墅外走去.

夏末叫了兩聲,她連頭都沒有回.

夏末只得無奈的收住了聲音,她怕自己聲音再大的話,會讓樓上的辰一墨聽見了.

既然已經進了海之心,夏末就不會輕易的離去的.

回過身子,關上別墅的大門,看著地上收拾到一半的玻璃渣子,夏末開始收拾起來.

一切收拾妥當,給王蔓芹發了個消息,夏末便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靜靜的往著樓上發呆.

這樣的時刻,她似乎等了好久.

終于可以離他這麼近,可以知道他過得好壞.

夏末看著空蕩蕩的樓道,不禁宛然笑了起來.

終于有那麼一絲的滿足.

辰一墨,只要你還活著,我就會乖乖的看著你.

深夜降臨,夏末靠在客廳的沙發上就睡了過去.

晨曦的陽光透過玻璃照到她的臉上,夏末才微微挪了挪身子,坐了起來.

看著海之心別墅的一切,夏末急忙把視線放到了樓梯上.

他應該還沒起來吧.

夏末開始做起了早飯.這樣的時刻她似乎等了好久.

早飯准備好了,夏末就開始在客廳里收拾,到處都收拾的干乾淨淨.

她知道,辰一墨最愛乾淨,即使他看不見,自己也要把屋里收拾好.

這樣,他的心情總會好一些.

"你還沒走?"夏末在廚房准備把早飯端出來的時候,就聽到了身後傳來了一道聲音.

熟悉而親切,她癡迷這種聲音很久了.

夏末張了張嘴,想要說話,卻意識到自己要是說話的話,肯定就暴露了身份.

如果辰一墨知道自己已經知道了他失明了,還特意的來看他,會不會讓辰一墨誤會自己可憐他?

像他這樣自尊心極重的男人,會承受不了這種打擊吧.

上篇:第96章:別人的親密愛人     下篇:第98章:一瞎一啞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