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春風十里,不如娶你 第99章:急中生智  
   
第99章:急中生智

經不住王蔓芹的追問,夏末便把辰一墨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給說明了.

王蔓芹聽的臉色一黑,頓時有些心慌.

"你早就知道對不對?"夏末看著王蔓芹的臉色,脫口便問了一句.

這三個月以來,她一直以辰一墨出國休養的借口來糊弄夏末.

如今,夏末已經知道辰一墨的情況,不禁對王蔓芹的欺騙有些生氣.

"你別生氣,其實我真的知道的不多,當初他的確是去國外休養了,具體什麼情況我真的不知道.是夜斐他"

"夜斐讓你瞞著我的?"

說道夜斐的,夏末自然也明白他為什麼這麼做了.

依照夜斐跟辰一墨之間的關系,瞞著她的這件事,十有八九是辰一墨吩咐下來的.

他難道就像自己來承受這一切嗎?

他那麼聰慧精明的一個人,這次怎麼做這麼賠本的買賣了?

"夏末,你聽我說!"

"你別說了,我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

"條件?什麼條件你說!"

王蔓芹聽夏末這麼說,似乎得到了饒恕的條件一般,干脆利落的說道.

夏末看著王蔓芹,嚴肅的說道:"我去見辰一墨這件事情,你不可以跟任何人說起,包括夜斐!"

聽到夏末這麼一說,王蔓芹頓時有些猶豫了,卻也只是猶豫了片刻.

在看到夏末那嚴肅的表情以後,立即拍著胸牌道:"放心,我誰也不會說,保證不說!"

夏末這才安心的點了點頭,她現在只想留在辰一墨身邊照顧著他.

如果這件事情讓辰一墨知道了,或者讓杜秀蘭知道,她肯定就再也見不到辰一墨了.

一個是故意躲著她,一個是用經全力阻擋自己見辰一墨.

"但是,夏末,你這樣裝著啞巴也不是個事啊,他現在什麼也看不見,你再不能說話,你們兩個怎麼溝通啊?"

王蔓芹坐在一邊,想了想,急忙提醒了一句.

夏末突然想到了辰一墨哪句挖苦的話,一個瞎子,一個啞巴.

這也許是讓辰一墨放松心弦的一個突破口.

所以,夏末打斷繼續裝啞巴下去.

為了能夠照顧辰一墨,她直接把兼職給辭了.

夏天直接交到了王蔓芹的手里.自己收拾了一些簡單的衣物,便朝著海之心別墅趕去.

回到海之心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下來.

夏末走進別墅的時候,一片漆黑.

摸索著門口的開關,把別墅的燈光全都打開.

整個別墅頓時燈火通明.

夏末簡單的收拾了一下,便把行李放到了一樓的傭人房間.

之前阿芬在的時候,她知道住在那里,對夏末來說,海之心是她除了自己家里最熟悉的地方了.

從傭人房走出來的時候,夏末猛然一抬頭就看到了一個修長的身影.

辰一墨筆直的站在一樓的客廳里.

"你去哪了?沒人交過你規矩嗎?"辰一墨的語氣有些溫怒,顯然對夏末無辜失蹤了一天覺得很生氣.

夏末張了張嘴,並沒有發出聲音,急忙朝辰一墨走了過去,在他手心寫了幾個字.

告訴他,自己去處理家務事了,好安心過來上班.

辰一墨臉色這才稍稍好看一點.

"我餓了!"辰一墨低了低眉角,並沒有繼續發怒,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轉身就朝樓上走去:"半個小時以後我下來,快去准備吧!"

辰一墨的話好像等著這頓飯好久了一樣.

夏末看著他離開的背影,不禁鼻子一酸.

這樣倔強的一個男人,對著她說餓了的時候,她的心緊緊的揪了一把.

依照他的家勢,他的能力,他的財力,想找十個八個傭人,那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嗎?

可他偏偏不要,整個海之心一直空空蕩蕩的.

當初,要不是因為自己住進來,估計阿芬都不會請來吧!

他的心里到底是怎樣想的,讓人捉摸不透.

吸了吸鼻子,夏末急忙朝廚房走去.

打開冰箱看了看,讓夏末意外的是冰箱里多了很多食材,應該是今天剛剛添加的.

只是,整個廚房跟早上她走的時候沒有多大的區別,辰一墨眼睛也看不見,應該不會自己燒飯吧.

夏末看了看二樓的位置,他這是在期待自己給他燒飯嗎?

沒做多想,夏末便開始做飯.

她燒飯一向簡單方便,效率高為水准,半個小時已經足夠她用的了.

待辰一墨從樓上下來的時候,她剛剛把飯菜擺在了桌子上.

辰一墨直直的朝著餐桌的方向走來.

夏末見狀,急忙就迎了上去.

想要扶著辰一墨,可是伸出的手頓時止住了.

她不想讓辰一墨誤會什麼,于是只是站著身邊看著他走,萬一有什麼地方碰到的話,她好及時幫忙.

辰一墨像算著步伐走一樣,精准的坐在了餐桌上.

微微抽搐了一下鼻子,便開始用餐.

只是簡單的兩個小菜,他吃的卻很香.

夏末站著邊上癡癡的看著,看著他吃的香,心里也挺開心.

辰一墨吃完飯,一句話沒說就上樓去了.

夏末便開始收拾碗筷,全部收拾好以後,想上去看看,才想起來辰一墨明令禁止過不准她上樓.

這才往傭人房的方向走去,開始收拾自己帶過來的行李.

可是,剛打開們就聽到了手機鈴聲.

"喂喂喂,夏末,完蛋了,辰一墨似乎懷疑什麼了,夜斐今天怪怪的,有一句沒一句的問我你現在的情況!"王蔓芹的聲音從手機那邊猛然傳來.

夏末聽得微微一愣:"你都跟他說了!"

"當然沒有啦,我一察覺就馬上偷偷給你打電話了,你是不是露出什麼馬腳了?"王蔓芹為了給夏末通風報信已經把自己躲到廁所了,此刻正捂著嘴小聲的對著電話大叫.

"行,我知道了,夜斐那邊你給我守好了,千萬不能說出去知道嗎?"夏末想了想交代了幾句,便把電話給掛了.

在傭人房里來回轉悠了一趟,不禁有些擔心,如果說辰一墨有所察覺的話,稍微一查就能知道是自己.

現在該怎麼辦是好呢?雖然海之心沒人來,但是這里四面八方都是攝像頭和遙控鎖.

她就是本事再大也一時半會弄不掉這些啊,夏末想到這里不禁有些著急.

轉念一向,猛然拍了拍腦袋,火速的往工具房走去,找了一把大鉗子.

四處找了一下電表箱,對准總開關.

嘩啦一下就砸了過去.

整個海之心,頓時沉入了黑暗,反正辰一墨是看不見,有沒有電,他也不知道.

上篇:第98章:一瞎一啞巴     下篇:第100章:偷梁換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