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春風十里,不如娶你 第228章:委曲  
   
第228章:委曲

夏末收好了項鏈,便跟著辰一墨離開了地下暗室!

關上暗道的那扇櫃門,完全看不出這里面居然藏著這麼大的一個暗道.

夏末摸著脖子里的項鏈,看了看辰一墨,猶豫了一下開口道:"這條項鏈保存的這麼隱蔽,想必非常的貴重,你…為什麼送給我?"

"我說過,你是我辰一墨的妻子,送你一條項鏈還需要那麼多的理由嗎?"辰一墨轉過身子,便抬起手臂.

夏末見狀扶了過去:"可是…"

"別可是了,我困了!"辰一墨打斷了夏末的話,似乎並不想跟她多說什麼.

夏末繼續追問下去,怕也是沒有任何結果的.

扶著辰一墨回了房間,他便上床躺下,閉上眼睛,不在動彈,看上去,他似乎很累,很傷神!

雖然,他們現在已經是夫妻.

可是,理所應當的同床共枕,夏末還是覺得有些別扭.

轉身想找個地方休息,也免得打擾辰一墨.

卻被他一把給抓住了手臂:"給我揉揉頭!"

成一墨自從眼睛失明以後,總是喜歡讓夏末為他揉揉腦袋.

夏末也總是很溫柔的照做,聽到辰一墨的話,她沒有猶豫,就坐在了床側,為辰一墨扭起了太陽穴.

"你是不是有話要跟我說?"辰一墨的唇輕輕顫了顫,突然就吐出一句話.

一直專注給辰一墨揉太陽穴的夏末,微微一愣,她的確有很多話要說.

但是,卻又不知道怎麼跟辰一墨解釋.

這條項鏈牽扯到她父母車禍的肇事者,她如果貿然的說出來,會不會打草驚蛇?

或者說,這個肇事者跟辰一墨有直接的關系.

這里面牽扯的事情有可能更大.夏末實在是拿不准自己到底要怎麼做.

"怎麼不說話?"沒有聽到夏末的回應,辰一墨追問了一句.

"沒…沒有!"辰一墨追問的急,夏末脫口便擋了回去.

夏末的言辭閃爍,讓辰一墨的眉頭微微一皺,猛然一伸手.

一把抓住了正在為自己揉太陽穴夏末的手!

這個舉動更是嚇了夏末一跳,本能的縮了縮手想要掙脫開來.

"怕我?這可不像你!"辰一墨猛然坐起了身字,微微挑唇一笑.

從他跟夏末認識的那天開始,這個女人就跟他對著干.

正因為如此,她才成為自己挑選的擋箭牌的入選者.

當初,她為了讓自己放手,都敢對著自己脖子放刀子,現在居然害怕起來了?

"我沒有怕!你放手!"夏末依舊縮了縮手,應對了一句.

辰一墨的手掌抓的緊緊的,根本不給夏末掙脫的機會.

兩個人一拽一縮,彼此的用力掙脫.

誰知道辰一墨的手猛然一松,夏末的身子差點踉蹌的倒在後面.

還好,被辰一墨的手臂攬了過來,微微一用力,便躺在了辰一墨的懷來.

這個姿勢,比剛才的還要讓夏末心慌.

她支撐著身子准備起來的時候,卻被辰一墨控制著完全動彈不了.

"你不覺得我們要把新婚之夜給彌補回來嗎?"辰一墨的聲音低沉柔和.

加上她微微逼近的臉頰,讓夏末臉紅心跳好不自在.

"小天還在醫院,你別鬧!"夏末猛然一把推開了辰一墨.

夏天受傷還沒好,她被人誣陷小天並非她所生.

這所有的一切都沒有解決,她哪里有心思跟辰一墨親親我我!

辰一墨也沒為難夏末,聽到她這麼一說,隨手就讓開了.

夏末的身子隨即也得到了自由坐了起來.

"放心吧,小天傷勢恢複的很好,這兩天就能回來."

"真的嗎?"

聽到辰一墨這麼一說,夏末激動的坐直了身子,一把抓住了辰一墨的胳膊.

辰一墨微微點了點頭:"真的!"

"那真是太好了!那醫生有沒有說,會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之類的?他年紀這麼小,會不會影響他以後的發育?或者其他什麼後遺症?"

"什麼都沒有,你放心吧!"

有夏宇在身邊照顧,還有杜秀蘭的關照,夏末相信夏天會受到最好的治療和照顧.

可是,她不在身邊,心里始終牽掛的很.

猶豫了一下,夏末還是開口道:"我想去看看他,可以嗎?"

"不可以!"辰一墨回答的斬釘截鐵,沒有絲毫的余地.

"為什麼?"夏末很是不明白,那天在醫院她還去看過,為什麼回來之後反而不能去看了.

而且,還把自己關在了房間里,不得離開半步.

"沒有為什麼,你只需要乖乖的聽話,等他回家自然會讓你見他,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辰一墨並沒有什麼解釋的,只是肯定的告訴了夏末,她暫時不能見自己的兒子.

這樣的限制,讓夏末很是不痛快.

他既然都相信自己,為什麼卻又要這樣限制著自己的自由?

還是說,他根本就不相信,夏天是自己的親生兒子?

"那你說,什麼時候才到時候?還是說,你根本就相信了那張捏造的證據?相信他們…."

"住口!"

辰一墨一句呵斥,把夏末的話給打斷了.

這讓夏末猛然一驚,委屈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以後不許再亂說話,我困了,上床!"辰一墨的聲音放低了許多,說話的態度也緩和了許多.

可是,夏末卻是不得勁,心中一團怨氣油然而生,猛然站起身子想轉身離去.

她不想跟辰一墨吵架,但是,她也無法忍受他如此的不講道理.

此時此刻,她只想讓自己靜一靜,好想一想接下來該怎麼處理現在的近況!

"如果,你還想早點見到夏天,那就乖乖的上床!"辰一墨聽到夏末轉身離去,並沒有伸手阻攔.

而是,幽幽的傳來一句低沉的聲音.

讓夏末轉身離去的腳步戛然而止.

夏7;148168445651919末知道,辰一墨的話,說的到做得出,他要是真的不讓自己見夏天.

那麼,她恐怕也是沒轍,如果說以前,她是夏天的母親,有權利跟辰一墨一爭高下.

可是,現在辰一墨已經確定是夏天的父親.

依照他們現在這種關系,她能不能得到夏天的撫養權都是個問題.

上篇:第227章:又一條項鏈     下篇:第229章:斷網斷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