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春風十里,不如娶你 259 當年的隱情  
   
259 當年的隱情

辰一墨擋住杜秀蘭報警的舉動,杜秀蘭不解地望著他:"難道這時候你還要維護這個女人?"

辰一墨終于開口.

"絕對不可能是她,事發當日夏末一整晚都和我在同一房間!"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杜秀蘭冷著臉,不接受辰一墨的說辭.

"不見,你又如何確定跟你一整晚的女人是她?這個女人為了進入我們辰家,有什麼做不出來.你不要被她騙了,一錯再錯!"

杜秀蘭口吻里有毋容置疑的威嚴.

夏末倒吸一口氣,她有些擔心望著辰一墨.

被自己母親這樣當眾揭他的短,還質疑他失明後的辨別能力,辰一墨自尊心這麼強,夏末害怕他接受不了.

"我是瞎了,不是廢物!嗅覺和聽覺沒有失靈,我敢打包票跟我一起的人絕對是夏末."

"你連你奶奶的話都不信?現在不是我一個人指責她,連你奶奶也出來指證她.別忘了,奶奶當初對她有多好.不是她,奶奶為什麼不指證月心,偏偏要指認她.她就是害你奶奶的凶手!你不要再執迷不悟,一再而挑戰我的底線."

母子間越吵越激烈.

辰老太太被耳邊的吵雜聲弄得頭腦嗡嗡作響,眼神一時渙散,一時清明.

"是你!是你!葉月心!凶手就是你!我看到了,你和一個男人卿卿我我!你們這對狗男女!"

辰老太太指向葉月心,眼神好像要將她生吞一樣.

大家面面相覷,搞不懂辰老太太是怎麼一回事,一時指證凶手是夏末,一時指證凶手是葉月心.

杜秀蘭狐疑地盯向葉月心,葉月心一副可憐巴巴受屈的模樣.

"媽,你搞錯了吧,凶手是夏末這個女人,怎麼你又扯上月心了?"

辰老太太的精神狀態很不好,杜秀蘭擔心她氣過頭把凶手搞混了.

"劉媽!立刻把醫生叫來!"辰一墨當機立斷喊道.

他和杜秀蘭對視一眼,都感到辰老太太身上的不對勁.

守在辰家的醫生第一件時間幫辰老太太做了身體檢查.

"長期昏迷的病人突然醒來,的確很容易出現神經交錯的現象,辰老太太比一般病人這種情況更要嚴重,我建議你們將辰老太太送進醫院做更細化的檢查,這樣才可以得出更精確的診斷結果."醫生建議道.

送走了醫生,辰老太太還在那邊高呼:"將葉月心那個壞女人趕出我們辰家,我不要見到她!"

杜秀蘭本以為借著辰老太太的醒來,可以將夏末順理成章趕出辰家,到頭來卻出了這樣的變故.

一邊為辰老太太的病情擔心,一邊為夏末逍遙法外感到糟心.

也不知道夏末給兒子吃了什麼迷魂藥,那樣維護她!

鬧了這麼一出,大家都有些精疲力盡.

葉月心攙扶著辰一墨回房間,眼睛水汪汪的,說話還帶著哭音.

"一墨,我知道奶奶精神狀態不好,我不會怪她.只要你相信我,我什麼都不在乎."

"嗯,我相信你."

辰一墨神色很平靜,葉月心從他臉上什麼情緒都看不出來.

"到了,你也累了一天,好好休息."辰一墨將葉月心擋在臥室門外.

不知道為何,葉月心心里一陣慌亂,她似乎從辰一墨身上嗅到他對自己的敷衍,根本沒一點在乎她.

"一墨,我來陪……"

葉月心話都沒說完,辰一墨臥室的門"砰"一聲在她面前關上了.

葉月心臉都綠了,辰一墨讓她清楚一個事實.

她沒有資格進去,夏末才是那個女主人.

葉月心眼睛閃了閃,不發一言走回自己對面的臥室.

"喂?辛少痕,我想見你,馬上!"

一輛黑色奔馳在辰家門前停下,葉月心從辰家的小門偷偷走出來,鑽進了那輛奔馳.

辰一墨站在臥室的陽台上,耳邊聽著車子發動的聲音,狹長的眼眸閃了閃.

夏末這個該死的女人!

剛才居然置之度外,任由葉月心扶他回臥室.

她想表達什麼,想說她對他一點不在乎嗎?

該死!當了辰太太,就沒有一點做他妻子的覺悟嗎!

她是不是以為,他們結婚,對她一點改變都沒,她仍好像單身時那樣逍遙自在.

是不是以為,她隨時可以抽身而出,去找其他男人?

沒他的允許,她什麼都不可以做!

辛無痕對葉月心露出邪笑:"怎麼?叫我光明正大來辰家接你,不怕辰一墨看見?"

葉月心煩躁回答:"他看不見!"

辛無痕不安分地撫上葉月心一頭柔順的長發.

"誰又得罪大小姐你了?"

"辰老太太醒了."葉月心突然拋出一句.

"哦."辛無痕手中繼續在葉月心身上的動作,越摸越下.

辛無痕漫不經心的樣子惹得葉月心怒氣更盛,她用力將身上的手拍走.

辛無痕手背瞬間留下紅印,可見力道不輕.

他繼續漫不經心的樣子,自己輕輕吹著手背發痛的地方.

辛無痕本身長相不錯,五官猶如精雕細琢一樣,他做著這樣的動作讓他渾身帶著邪魅之感.

他輕瞟葉月心一眼.

"凶手又不是你和我,你擔心什麼."

"可是她看見我們兩個在一起!"

親無痕嗤之以鼻,"我們之間還有什麼好隱藏,在你和辰一墨訂婚宴上,不是被公告天下了麼?"

"我跟辰一墨說了那是他失明之前的事,他失明後我就和你斷絕來往,因為我發現我心里還是忘不了他!"

辛無痕瞄向葉月心懊惱的表情,嘴角抿了抿.

"你真有你說的那樣愛辰一墨的話,當初為什麼義無反顧放手?對你來說事業的宏圖才是真正高于一切."

辛無痕完全將葉月心的野心看穿.

這是葉月心唯一欣賞辛無痕的地方,知道她想要的是什麼.

"也是……也不是……當時我以為我和他……"

葉月心話說了一半,突然停下來,對當年那段隱情跳去不再說.

"反正是一場誤會.既然是誤會,我不會放棄他,將他拱手讓人."

葉月心對辰一墨有一種志在必得.

他和林倩兒訂婚了五年都沒將她娶回家,不就因為他心里一直有她嗎?

林倩兒也好,夏末也好,都只會是辰一墨人生的過客罷了,她才是辰一墨唯一的女人.

上篇:258 凶手是你     下篇:260 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