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春風十里,不如娶你 297 陸楚身份  
   
297 陸楚身份

"嗯,這條項鏈讓我想起我的家人,我父母也有類似一條項鏈."夏末模糊回答,一筆帶過.

事情未明朗之前,她不想透露出自己太多的目的.

秦秀看著眼前的來人,白淨斯文,笑起來非常無害.

"她看到項鏈的反應非常大?"卻沒有笑意.

他那張白淨的臉皮為他欺騙不少人.

"看來我猜得沒錯,她在我手下工作是另有目的,"秦秀輕輕一笑,"也無妨,她幫了我大忙,把阿冷帶回我身邊.既然她想在我這里得到真相,我就給她一個真相."

秦秀看去陸楚:"剩下的就看你怎麼辦了."

陸楚漂亮的臉上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夏末回去之後,回想了一下.

陸楚似乎是有意引她看那幅項鏈的畫.

他來到她身邊,絕對不是巧合.

夏末跟葉冷打了個電話,請他幫忙查陸楚的身份.

她現在能求助的只有葉冷了.

葉冷在這方面對夏末非常好,一聽到她開口求他幫忙,馬上派人去調查陸楚的身份.

只是陸楚身份出來之後,他臉色變得不太好.

葉冷跑去找秦秀,在她面前扔下那份他調查回來的報告.

"陸楚是你的人,你派他到夏末身邊有什麼目的?"

秦秀一聽便知她隱瞞不了這個秘密.

"你覺得我什麼目的?你心目中我這個當媽的就是一個壞人?"

葉冷一臉淡然:"對不起,我和你相處不多,並不理解你人品."

秦秀化著精致妝容的臉瞬間暗下來:"我就知道你還怪我拋棄你.阿冷,你要我說多少遍,當年的事是情非得已.你是我懷胎十月生的,就不能體諒一下我嗎?"

"我找你不是和你吵架,你只需要告訴我,你為什麼派人到夏末身邊?"葉冷冷靜道.

"我派人到她身邊是幫助她.她不是想查她父母車禍的真相嗎?陸楚身上就有她想要的真相,這你都要怪我?"秦秀說得自己非常無辜.

葉冷眉頭輕蹙,他很清楚母親.

沒有利益的事秦秀不會做.

秦秀幫夏末找真相一定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

可秦秀明顯不願意告訴他真相.

他將陸楚身份狀況報給了夏末,但隱瞞了關于他母親那一段內容.

"什麼?陸楚根本沒有爺爺?"

原來陸楚對她說的全是謊言,他沒有什麼爺爺,父母離婚另外組織家庭這一點倒是真的.

葉冷本來到喉嚨的話還是吞了下去.

只是簡單叮囑一句:"你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人."

葉冷的調查結果印證了夏末的想法,陸楚是有目的靠近她的.

她必須問清楚陸楚,當年父母車禍的事是不是和他有關.

不用她去找,陸楚自己找上門來.

"你到底是誰?你靠近我有什麼目的?"

陸楚微微一笑:"我的目的很簡單,我是幫你的人."

"幫我?你怎麼幫我?你知道我父母車禍的真相?"

陸楚懂得用那條項鏈吸引她的注意力,一定知道她不知道的秘密.

"呵呵,你果然是在追查你父母的事.那你知不知道,我爸和你母親早認識,甚至于如果不是你媽,我爸也不會和我媽離婚.我也不會過上孤兒般的生活."陸楚的語氣變得有些陰森.

"你胡說!我媽才不是那樣的人."

追求的真相變成她母親一樁風流韻事,夏末接受不了這個所謂真相.

陸楚冷笑,好看的娃娃臉變得有些猙獰.

"你不是想問我那條項鏈的事嗎?那我告訴你,那條項鏈是你母親送給我爸的."

"你父母車禍當天,我父親把項鏈還給了你媽,所以車禍現場才會有那條項鏈."

夏末始終不敢相信陸楚說的是事實,她難以置信看著陸楚.

"如果你說的是事實,車禍逃逸的肇事者又是誰?"

"或者你問我爸更清楚,你不是想要真相嗎?以我爸對你媽的感情,他比我了解更多."陸楚諷刺道.

夏末終于覺得陸楚臉熟.

"你爸在哪?我是不是見過你?"

"呵呵,你終于記起我來了."

陸楚那張娃娃臉慢慢和夏末記憶中的小胖子重合.

當年她還很小,大概只有三四歲.

母親帶過她探望一位叔叔,那位叔叔家里有一位胖胖的小哥哥,和眼前的陸楚有幾分相似.

因為當年她年紀尙小,事情久遠,不是陸楚提醒,她已經忘了有這麼一回事.

"那位叔叔……是,是你爸?"

夏末從開始的不相信變得心亂如麻.

她猶記得母親探望完那位叔叔之後,都會大哭一場,然後讓她不要告訴她爸.

她那時什麼都不懂,母親說什麼就是什麼,也不懂體恤母親的心情.

每次到那位叔叔家里,都是坐不了多久就哭著要走.

但那都是她很小的事了.她記憶中從那以後母親就沒有再和那位叔叔來往.

"沒錯,當年如果不是我爸始終忘不了你媽,我媽也不會和我爸離婚!"

陸楚始終對當年的事耿耿于懷,甚至將怨氣發到夏末身上.

陸楚開車把夏末送到一條破舊的小巷外.

他給夏末開了車門.

"巷子右邊左拐第二間房子,我爸叫陸濤."

夏末下了車,看他一眼:"你不進去?"

陸楚臉上很冷漠:"我在這里等你."

夏末不再說什麼,向陸楚說的位置走去.

小巷一看就知道年歲久遠,牆上的灰斑駁不堪.一路走過的時候還能聞到腐陳的味道.

偶爾間還有老鼠在溝渠中竄過,嚇夏末一大跳.

一個老伯在陸楚說的位置面前坐著,低頭修著一只生鏽的鐵桶.

夏末已經忘了當年母親探望的叔叔長什麼樣子.

她小心翼翼走過去,突然有一只老鼠竄出來,她不由自主叫了一聲.

她的尖叫聲引起了老伯的注意,他抬起頭,眼睛微微眯起.

"小,小敏?"

夏末立即意識到眼前的老伯喊的是母親名字.

她母親名字叫康子敏.

上篇:296 看畫展     下篇:298 震撼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