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春風十里,不如娶你 314 物歸原主  
   
314 物歸原主

弄掉軸柄,軸杆中間是空心的.

里面放著紙樣的東西,整齊地疊著.

這種紙不是普通的紙,有點像油紙那種,方便保存.

夏末將那張紙抽出來,打開一看.

上面寫著:致吾愛秀蘭,後面是一連串數字.還有秦山,景天幾個字樣.

看來這的確是葉庭送杜秀蘭的物件無疑.

可葉庭為什麼要用這種隱晦的方式把這幅字畫送給杜秀蘭?

而葉千度想盡辦法想把這幅字畫拿到手?

夏末收拾字畫的軸杆時,發現軸杆里面還有一條金鏈,鏈上吊著一塊玉,成色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

夏末再細細琢磨了紙上的字.

泰山,景天不就是x市著名的別墅開發區?

夏末心里已經有了大概的想法.

看來這是葉千度給杜秀蘭留下的財產,那幾個數字肯定也和葉庭的財產有關.

葉千度那樣風流的人,愛杜秀蘭真是深啊,居然把人生的大半財產留給杜秀蘭.也難怪葉千度如此不滿,一定要將這幅字畫拿到手.

杜秀蘭看來毫不知情,不然不會對丟失字畫一點反應沒有.

而葉庭肯定也不知道這件事,單純以為這幅字畫已經送到杜秀蘭手中.

夏末無意中窺到葉庭的秘密,心中為母親感到唏噓.

年少時的母親遇上風流倜儻的葉庭,她那時一定以為自己找到真愛吧.

誰知是錯付良人,葉庭由此至終完全不把母親當一回事.

夏末陷入為難,她該當什麼事都不知道,還是把這幅字畫交還原主,說明事情的經過,又或者交給葉千度?

為難間,夏末被電視上播報的一條新聞吸引住.

某市破獲一涉黑團伙,接到舉報人電話到達團伙聚集地時,發現現場流血不止,團伙的人幾乎重傷在地.現場當場查出涉黑的若干證據.警方懷疑是有人黑吃黑,群毆導致團伙受傷的結果……

新聞還發布了現場幾張照片,夏末認出其中一名男子就是那天晚上企圖羞辱她的褶子臉男.

辰一墨正好下班回來.

他見夏末一瞬不瞬盯著電視屏幕,淡淡掃了電視一眼.

上面赫然是打擊涉黑團伙的後續報道.

夏末將視線從電視轉移到辰一墨臉上.

"這是你干的?"

"他們罪有應得."辰一墨對播報的新聞不屑一顧.

夏末從圖片上看,就知道這幫人被抓前受了不少折磨.

辰一墨這招真狠,把人折磨夠了,還送一程他們進警察局.

這種狠戾的手段,只有辰一墨能想得到.

夏末看辰一墨的眼光帶了些害怕.

和辰一墨相處久了,習慣了他的呵護,一時也忘了他這個人也不是什麼善茬的人物.

辰一墨抿抿嘴,將夏末驚慌的神色看在眼里.

"你害怕我?"辰一墨語氣里帶著幾分調侃.

夏末眸子一下睜大,輕咬下唇.

"誰說的?你有什麼值得我害怕的地方?"

面對辰一墨,夏末不願服輸.

夏末明明害怕又不服輸的小表情取悅了辰一墨.

他在夏末身邊坐下來,輕咬一口夏末耳垂,夏末嚇得不斷往後縮.

辰一墨低低笑出聲.

他的五官生得俊逸,笑起來很好看.

辰一墨將夏末抱起來,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他的下巴抵在夏末的頸窩.

"夏末,對待壞人仁慈,就是對待善人不公.你不必為那些豬狗不如的禽獸感到不安."

"可是,將他們送進警局就好了呀,也不用非得把他們打得手斷骨折."

"對這些人來說,被關十年八年他們也不會悔改,你不給他點教訓,他們是不會真心悔改的."

"再說,"辰一墨眼眸閃了閃,"他們傷害了你,我怎麼可能讓他們好過."

夏末突然問出她一直不敢問的問題:"如果我做了傷害你的事,你是不是一樣不會原諒我,不會讓我好過?"

辰一墨黑黝的眸子閃過犀利的光,夏末只覺得腰上一緊,辰一墨放在她腰部的手力道加重了幾分.

"你打算做傷害我的事?"

夏末搖搖頭:"我說的是假如."

辰一墨寵溺地刮了刮夏末小巧的鼻子.

"你們女人就愛想些假設性問題.沒有如果,你是我女人,你做什麼事,我都會選擇相信你."

夏末軟軟地枕在辰一墨身上,為他這句話感到溫暖.

夏末作出了一個決定,就是把那幅字畫交還葉庭.

這幅普通的字畫承載了葉庭對杜秀蘭深沉的愛意,將這幅字畫交還他本人最合適.

葉庭先一步找上夏末.

他身形修長,面如冠玉.雖然年紀已有,不失玉樹之姿.

面對夏末時,他依然是一副淡然的姿態,優雅地掏出那份鑒定過的親子報告.

"報告已經出來,你是我女兒無誤."葉庭優雅地翹起二郎腿,眼眸如墨,夏末看不出他眼里的波動.

雖然已經有心里准備,夏末還是被這個事實嚇了一跳.

"我會向媒體公布你是我女兒的事實."

一旦葉庭向外界承認夏末的身份,意味著夏末身份和現在不一樣……

葉家千金的名號將讓她身份上了一個台階.

不會再被那些戴著有色眼鏡人士認為她和辰一墨的身份不匹配.

"我想沒這個必要."夏末拒絕道.

葉庭氣定神閑,從上一次和夏末的交談,他就預料到夏末的反應.

"我年輕的時候也曾和你一樣有骨氣,堅決不依靠阿冷母親娘家的勢力.結果我走了很長一段冤枉路."

"既然我是你父親,我就有義務忠告你,我不希望你走這段冤枉路."

夏末心想,在葉庭心中,大概對子女盡到父親責任,就是提供豐厚的物質條件吧.

"為什麼不能換個角度想,我很欣賞這段路的風景,我樂意走這段路呢?"

"我不勉強你,我來找你的原因也不是逼著你一定要認我們葉家.畢竟你不是在葉家長大,你對葉家人得感情也不深."

"我只是向你表達出我的態度,只要你是我葉庭的女兒,我不會放任你不管,以後我就是你的靠山."

夏末覺得這時正好是將那幅字畫交還給葉庭的好時機.

上篇:313 遇見葉冷     下篇:315 失落的陸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