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幸有良人,陪我終老 第二十五章 孩子到底要不要  
   
第二十五章 孩子到底要不要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十五章孩子到底要不要

坐在陸傑豪的車子里,董文哭的幾乎暈厥,我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勸她,就只好坐在她的邊上,任由她就這樣無休無止的哭著.

"原來張超和那個小婊子睡一起是為了事業啊!"董文突然開口講了這樣一句.

這樣沒有來由的一句話,聽的我有些目瞪口呆,張了張嘴咽了一口唾沫,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曉曉,你要知道做警察一直是張超的夢想!"董文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瘋狂的搖晃著我的身體.

這一次我沒有容忍董文,將她的兩只手從我的手臂上拿下來,反手將雙手握在她的肩上:"文文,我希望你能夠清醒的意識到自己的婚姻狀況,你和張超已經徹底結束了!"

"不!"董文似乎不想放棄她的婚姻她的愛情,即便是沒有可能在這樣繼續下去,她也絲毫沒有面對的想法.

"文文,我希望你可以清醒且冷靜的考慮你的問題,剛剛張超說的很清楚,他已經不愛你了,你們完了知道嗎?"我說的話雖然直接,但是字字實情,我不想讓她活在幻想里,所以這一瓢冷水潑的有點涼.

突然董文的眼神充滿了怒火,正熊熊燃燒的看著我:"宋曉,不要認為你離婚了,我就要和你一樣,承受著離婚的打擊!我不要做離婚的女人!"

聽她這樣一說我一下子沉默了,董文這樣說我,我真心的不怪她,雖然是閨蜜但是我們的人生觀會這樣的不同,剛剛的一幕已經讓我張目結舌,如今她這樣一說,我也實在是無話可說.

車子里一時間陷入了死寂,陸傑豪輕輕的咳嗽了一聲:"曉曉,我剛剛打包了烤鴨呆會兒把你們送回去,我回公司里處理點事情!"

"好!"簡單的這樣一個字雖然不足以表達對他的感激,但是面對身旁的董文我也實在不想和陸傑豪多說什麼,哪怕是多說一個字都有可能會刺激到她.

車子駛進陸傑豪家小區的地下停車場內,我開門下車,接過傑豪遞給我的手袋和家里的鑰匙,向車子另外一面走過去,打開車門扶董文下來.

抬頭看了一眼陸傑豪,他伸出手和我做了一個拜拜的手勢就跳上車走了.

推開大門,董文的心情顯得有些好,脫下鞋連拖鞋都沒有穿就奔到玻璃窗邊上,向下眺望了一陣,大大的落地窗的確很惹眼,轉了個身穿梭在房間的各個角落.

我將手中的袋子放在茶幾上,在櫥櫃里拿出了幾個碗,打開水龍頭沖洗了一下,然後將食物打開放在餐桌上,客廳里不見她,大聲喊著:"董文,吃飯吧!"

"我靠,宋曉,你還有這狗命!"董文瘋癲的從臥室里奔了出來,她說些有點糙,但的確是這麼個理.

我沒有理會她,低頭整理著陸傑豪給我打包的烤鴨,卷了一個遞給董文:"你吃不吃!"

董文仿佛完全忘記剛剛的苦惱,扭動著腰肢走到我的身旁,接過卷好的烤鴨餅,張開大嘴吃了起來:"嗯,好吃,一吃就知道是正宗的全聚德烤鴨!"

"董文,你好歹也是統招大學畢業生,怎麼說起話來這麼糙!"我卷了一個鴨餅吃著.

董文將整個鴨餅吞進肚子里,噎得直翻白眼,伸出手來接我遞給她的水,喝了一口,才緩解了剛剛的不適.

瞪著大眼看了我一眼:"宋曉,張超從被公安局開除之後就自暴自棄的整日游手好閑呆在家里,我為了多掙點才不得不去夜總會賣酒掙錢,你知道那種地方沒有人聽你好好講話的!"

董文接過我遞給她的鴨餅邊吃邊講訴著她的經曆.

我咬了一口吃著,沒有繼續我們之間的這個話題.

"宋曉,陸總家里有酒嗎?"董文咽著唾沫雙眼直勾勾的盯著我,就好像我是酒一樣.

"董文,你是孕婦不能喝酒!"聽她說要喝酒,我顯得有些激動,鄭重其事的和她說著.

"去他媽的孕婦吧,我今天喝個痛快,明天就是把孩子做掉,爹都不要他了,我這個娘還要他干嘛!"董文說著向酒櫃的方向走去,打開酒櫃的瞬間,她驚叫了一聲.

我是在聽到她那一聲尖叫之後,走到她身後的,真的怕她出什麼事,一尸兩命的我承受不住.

"靠!宋曉你看看!"董文像是發現新大陸一般指著酒櫃喊叫著.

陸傑豪的酒櫃的確被各式的酒瓶裝點的滿滿的,除此之外沒有什麼特別之處,所以我疑惑不解的望著面前的董文.

她繼續著先前激動的表情,拉過我的手說:"宋曉,你算是套上了,這個陸傑豪不僅有錢還很有品位!"

"從酒上能看出品位來?"我滿眼疑惑的瞟了她一眼,然後說完我轉身剛剛要走時,卻被董文死死的抓住.

她興奮的指著酒櫃里面的酒:"你看看就單單著三瓶葡萄酒吧!這瓶是海德希克香檳,全世界總共就兩千瓶,是二戰時期在船上被發現的,售價在26萬左右!這一瓶是瑪爾戈莊園葡萄酒1787,在一家酒店被一名服務員打破成為世界上最貴的酒,單瓶售價22萬左右.最後這一瓶是拉菲莊葡萄酒1787,售價也在十幾萬哪!"

董文在夜總會銷酒好幾年了,她說的肯定是對的,我一邊聽著一邊在心底暗自感歎,人與人的差距,雖說這個陸傑豪已經是我的合法丈夫,收入有我一半,但是有了莫海濤的前車之鑒,我可不敢也不想欠他過多,看了看酒櫃里諸多的名酒,搖了搖頭難怪將近二萬一瓶的香檳他不動聲色說買就買.

我抬起頭狠狠的瞪了一眼董文,伸手將酒櫃關掉.

可是董文卻嬉皮笑臉的又將酒櫃打開,蹲下去在最角落里拿出了一瓶紅酒給我看:"曉曉,咱倆就喝這一瓶好吧!巴克龍才一千多!"

看著她的樣子,心里想著一千多我還是可以承受的,所以無奈的接受了.

酒過三巡,我和她都醉了,本來酒量很好的她,今天不知道為什麼才喝了大半瓶就醉的滿嘴胡話,東倒西歪的躺在沙發上.

而我才喝了小半瓶似乎比她醉的更深睡在沙發上不省人事.

直到清晨的陽光透過紗簾照在我的身上的時候,我才從睡夢中微微睜開眼睛,這一眼不要緊我發現穿在身上的衣服不見了,一著急不小心踹到了一個人,心髒迅速的跳動著,不敢轉頭去看睡在我邊上的人.

緊閉雙眼,盡量讓自己變得平靜,深深的呼氣吐氣,猛然轉身原來是董文睡在我的邊上,懸著的一顆心終于放下來了.

穿上鞋子拿了一件衣服披在身上向洗手間走去,手剛剛落在門把手上,就和一個人撞了一個滿懷.

"昨晚睡的不錯?"陸傑豪將我從他的懷里扶正.

我的臉突然羞得通紅,低下頭不去看他匆匆繞過他向洗手間走去,剛剛跨過門口,就聽見他富有磁性的雄厚聲音:"媳婦兒身材還不錯!"

聽到他如此調侃我,緊緊的閉了閉雙眼,咬了咬唇,直到確定他離我遠去,才緩緩的睜開眼睛,看著鏡中的自己.

"啊!"突然董文的聲音闖進了我的耳畔.

我顧不得洗漱顧不得入廁,心想著原來這個陸傑豪不僅脫掉我一個人的衣服,連我那個孕婦閨蜜都沒有放過,急忙跑了出去.

董文站在床前,看見我進來跑到我的身旁搖晃著我的身子:"宋曉,我怎麼睡在這兒!"

"睡這兒怎麼了?是有人給你脫衣服了嗎?"我激動的問著心底最想知道的那個答案.

董文滿眼疑惑的看著我,然後指著自己的衣服上下打量著:"我一直穿著這身衣服!"

我發誓我從未對陸傑豪產生過一絲絲的幻想,可是再聽到董文這樣一說,我懸著的一顆心的確放了下來,只要他不是個色狼就足以了.

"張超真是個孫子!"董文拿著自己的手機翻看著,然後一把將手機狠狠的摔在床上.

"又怎麼了?"一直以來我都認為董文是一個理性的女人,可是從昨天下午開始我卻發現她是個瘋子.

"曉曉,整整一個晚上,張超這個孫子一個電話沒有,一個短信沒有,一條微信沒有,一條QQ信息沒有!他當我是空氣啊!"董文說話間兩行熱淚滾了下來.

我轉過頭不願去看她,女人可悲之處就在于,無法面對當愛已經背叛卻不放手.

"宋曉把你手機給我看看!"董文發瘋了一樣對我吼著.

我走到客廳找到我的手機,塞給她,她慌亂的垂頭翻開著,無果,狠狠的將手機摔倒床上,蹲在地上嗚嗚的哭了出來.

真的不願意看她,丟下狠毒的話:"董文能不能別讓我瞧不起你!"

說完轉身走出了房間.

"宋曉,你別站著說話不嫌腰疼,你知道愛人背叛的滋味嗎?你懂捉奸在床的感受嗎?"董文撕心裂肺的痛哭著.

聽她這樣一襲話,我的眼淚在眼圈里打著轉,咬了咬唇轉過身猛然問:"董文,你腹中的孩子到底要不要?"

上篇:第二十四章 動我女人試一試     下篇:第二十六章 情敵醫院氣我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