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幸有良人,陪我終老 第二十六章 情敵醫院氣我爸  
   
第二十六章 情敵醫院氣我爸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十六章情敵醫院氣我爸

董文將拿掉孩子的事情說的斬釘截鐵,可是還沒到婦產科醫院的大樓,就已經哭成淚人,我迫于無奈只好將他送回她和張超的家,確認安全進門之後,我去了陸傑豪的公司.

香港集團的公司果然很氣派,在一樓大堂時,前台小姐將我攔下,打過電話之後態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我猜想,陸傑豪一定和她說了我們之間的關系.

我隨她來到位于頂層的董事長辦公室,前台小姐的手指沒等按下門鈴,門就從里面打開了,陸傑豪西裝革履喜笑顏開的擁我進門,我清楚的看到前台小姐表情的變化,臉突然紅了起來.

"曉曉,這是入門卡和我辦公室的鑰匙,以後你就在這里辦公了!"接過他遞給我的東西,向碩大的落地窗走去,眺望遠方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終于明白為什麼集團的高管和領導者們為什麼都將辦公室安置在最高的地方,或許就是為了這種感覺.

轉過身微笑的看了一眼陸傑豪,他示意我坐下來,我順著他的視線坐在了沙發上,剛剛落座,辦公室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好的,我馬上過去!"他接起電話之後表情變得很急躁.

放下電話,提起西裝外套走到我的身旁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肩:"曉曉,我臨時有些重要的事情需要處理,你中午一個人在集團餐廳吃吧!如果我趕不回來你自己開車回去!"

她遞了一個車鑰匙給我,我起身接過鑰匙和他點著頭,望著他匆匆離去的背影.

一時間,大大空空的辦公室里就只剩下我一個人,忽有一種靜默的感覺,這種感覺剛剛襲來手機就響了起來,我猜想一定是董文打過來的,可是拿出來一看是我後媽張彩鳳,真是不想接他的電話,緊緊閉了閉雙眼,還是將電話接通.

"曉曉,你爸的情況特別不好,速來醫院一趟!"電話那端傳來,張彩鳳焦急的聲音.

匆匆掛了電話,拿著陸傑豪的車鑰匙,乘坐電梯來到負一層的地下車庫,放眼望去車子有些多,只好開啟的尋車模式,突然汽車的陣陣尖叫聲傳來,是一台寶馬吉普車,顧不上那麼多將車子急速開離了地庫,向醫院奔去.

一路上,思緒都處于緊繃的狀態,我不得不承認這些天是我做的不夠好,為了脫離莫家幾乎都沒有來看過爸爸,本來這幾天他是要出院的,可是沒想到,哎---

將車子停在醫院停車場內,急匆匆的向位于二樓的心腦血管住院部奔去.

一進屋不見爸爸,心髒突然跳動的極為劇烈,拿出手機撥通張彩鳳的手機,電話半天才被接通:"媽,我爸怎麼不在房間!"

"曉曉,你爸現在在ICU病房,你趕快過來吧!"沒等我做出任何反應,手機那端已經傳來嘟嘟的聲音.

忽然兩行熱淚湧了出來模糊了雙眼,大踏步極快的向重症監護室的病房奔去,這一路上腦中閃現出許多不好的畫面,拼命搖晃著頭將那些不好的畫面趕走.

終于來到爸爸住的ICU病房,看見床上點著吊水口鼻處帶著氧氣面罩的爸爸,快要窒息了,張彩鳳看見我伸出手來:"曉曉,快拿錢來,這里啥啥都貴!家里唯一的錢都用光了!"

我顧不得多想關于錢的問題,隨手拿出一張卡塞到張彩鳳的手中,這是我在夜店銷酒時賺的提成共同有二萬多.

"密碼多少?"張彩鳳總是一副丑惡的嘴臉,只知道錢的模樣.

我剛剛繞過她蹲到我爸爸的床邊,就聽見她滿嘴的銅臭味,回頭冷冷看著瞟了她一眼:"密碼是我生日!"

"你生日是多少來著?"張彩鳳滿臉尷尬的看著我說.

我輕輕的哼了一聲,後媽果然是不會記得前妻孩子的生日的,于是我看都不想多看她一眼隨口說出了我的生日.

蹲在床邊上看著躺在病床上的爸爸,眼淚控制不住的直流,雖然他這一輩子做了那麼對不起我的事情,又氣死了我媽,但他仍舊是我爸爸,一個給予我生命的人,伸出雙手將他的一只手緊緊握在手中.

他好像感覺到我的存在,竟然睜開眼睛,拼命的想要和我說話,我站起來將耳朵貼到他的臉上,可是仍舊聽不見他說什麼.

我有些著急,他顯然比我還要急,晃晃悠悠的一把拿掉了氧氣面罩,聲音沙啞又沒有力量但是我仍然可以感覺出來自他的力道:"宋曉你和海濤真離了!"

我不想騙他,又不想直言騙他,所以默默的點了點頭.

得到證實,我爸的雙手使勁敲打著病床的兩側,老淚縱橫聲嘶力竭的哭叫著,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能做出這樣的舉動,或許是因為他也曾離婚再婚知道其中的苦.

我伸出手安撫著他:"爸,別哭了,我很好!真的!"

"曉曉啊!你不能生孩子,你沒有將來啊-----!"

聽著他這樣說我,我無話可說,突然病房的門被一腳踹開,我轉過頭看見蘇麗麗咄咄逼人的站在病房的門口,忽然一股怒火湧了上來:"蘇麗麗,我和莫海濤離婚的事情是不是你告訴我爸的?"

"宋曉,這就是你的不孝了,離婚這麼大的事,連長輩都不通知一聲就自己擅自做決定了?"蘇麗麗倚在門框上聲音嬌嗔陰陽怪氣的說.

聽他這樣一說我的拳頭攥的死死的,氣的不行,怒視著沖了過去.

"呦!宋曉你和我厲害什麼?難道我說的有錯嗎?叔叔您說我說的有錯嗎?"蘇麗麗說話間將我推到了一旁,繞過我向我爸的方向走去,彎下腰說了這些話.

我轉過去,一把抓住蘇麗麗的一只手高舉起來:"蘇麗麗,你如果再多說一句,信不信我把你嘴打爛!"

"宋曉,你有種最好把我打流產!我沒有了莫海濤的孩子,看看你還能不能回莫家!"蘇麗麗的聲音越來越大,甚至關著門整個走廊的每一個房間都能聽到她的聲音.

"曉曉,這個姑娘說什麼?她懷了海濤的孩子嗎?"我爸將脖子挺直看著我問著.

"叔,你家宋曉不能生,所以我代勞了!"蘇麗麗向我爸的方向吼了一句.

看著她的表情,聽著她的語調,我簡直都要被氣死了,伸出手狠狠的在她臉上打了一巴掌,還是不解氣,一把抓住她的頭發,將她整個人推倒在沙發上,左右開工打氣她的臉來.

人在激動怒氣的時候,力道大的都驚人,蘇麗麗在我強勢的壓制下絲毫沒有反抗的能力,就只是怒吼哀嚎著.

"曉曉,你告訴爸爸,這個女人真的懷了海濤的孩子嗎?"我爸的聲音顯得比剛剛大了許多,目光堅定的望著我.

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更不想騙他,所以一時語塞,蘇麗麗見我對她松懈下來,一把將我推開,然後沖到我的爸身旁,指著自己的肚子說:"大爺,你看,這里就住著您前姑爺的種!"

聽她這樣一說,我憤怒到了極致,掄起拳頭向蘇麗麗大踏步的奔過去,咬緊牙將拳頭高高舉起向著她的肚子狠狠的砸下去.

突然一只大手將我的拳頭攔腰截住,怒視後頭一看原來是莫海濤,看著他凶巴巴的望著我,心中的怒火熊熊燃了起來:"莫海濤,你害我害的還不夠嗎?怎麼縱容你的女人鬧到醫院里來!"

沒等莫海濤說話,蘇麗麗先發制人的嚎啕大哭起來:"老公啊!你可來了,你看看宋曉給我打的,估計我們的孩子要保不住了!"

聽她這樣說我真的快被氣瘋掉,另外一只手狠狠的推她一把,我的動作很快,她一時間沒有站穩,一個趔趄跌坐在沙發上,看著她的樣子還是十分重視自己腹中的這個孩子的,垂著頭,雙手捂著肚子,左右揉搓著,然後滿眼熱淚的望著莫海濤:"老公,你都看到了,這個女人要謀害你的骨肉!"

"宋曉,你不要太過分!"莫海濤目露凶光惡狠狠的看著我語氣冷硬的說著.

我翻了一個白眼給他,發出輕蔑的一笑:"莫海濤,你還有臉說我過分,你婚內出軌搞大別的女人肚子在先,被你搞大肚子的女人,現在又來醫院胡鬧,惹事生非,害我爸住進重症監護室,你還說我過分!"

我越說越激動,整個身體戰栗起來,眼淚再次不受控制的湧了出來.

莫海濤被我說的有些知錯,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蘇麗麗,用命令的口吻說了一個字:"走!"

"莫海濤,你還是不是個男人,這個女人差點害的你斷子絕孫,如今你怎麼能說走就走!"蘇麗麗軟硬雙用,聲情並茂的說著她的所有委屈.

聽到她這樣說,我使勁甩開了莫海濤緊握我的手腕,一條紅印牢牢印在我的手腕上,狠狠的瞪了一眼莫海濤,沖到病房的門口,用了必生最大的力道吼著:"滾!"

莫海濤繞過我,抓起蘇麗麗的手:"還不快走!"

"海濤,海濤!"我爸發出虛弱的聲音.

我輕輕的看了一眼莫海濤,他迎著我凶巴巴的目光,走到我爸的病床前,蹲下:"爸,我在這兒!"

聽他叫一聲爸,我全身上下的毛孔都戰栗起來,咬緊牙強忍著.

"海濤,你告我,你真和曉曉離婚了嗎?"我爸問這句話時老淚縱橫的模樣.

莫海濤沒有出聲,就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那個姑娘真的懷了你的孩子嗎?"我爸的聲音幾乎哽咽起來.

"大爺,我懷孕這麼大的事,我能扯謊嗎?我肚子里懷的就是您前姑爺的孩子!"蘇麗麗忘記了疼痛沖到莫海濤的前面說著.

我爸看都不看他一眼,眼睛一直盯著莫海濤,直到看到他點著頭,我爸才緊緊的閉上了雙眼,兩行淚滾滾而落,接著一下子垂了下去!

"爸!"我撕心裂肺叫著.

上篇:第二十五章 孩子到底要不要     下篇:第二十七章 殺父之仇 奪夫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