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幸有良人,陪我終老 第二十七章 殺父之仇 奪夫之恨  
   
第二十七章 殺父之仇 奪夫之恨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十七章殺父之仇奪夫之恨

張彩鳳回來的時候,我爸已經咽氣了,蘇麗麗看見此情此景嚇得魂飛魄散的跑的無影無蹤,張彩鳳摸著我的爸的鼻息,動了動他的身子,嚇得向後退了又退,一時語塞說不出話來.

我仍舊傻愣著站在原地,將牙齒咬著咯吱直響,張彩鳳緩過神來,一把抓住我的手臂來回搖晃著:"宋曉,你爸他走了!"

我有些不耐煩,甩開她的手臂,冷漠的瞟了她一眼:"准備後事吧!"

"錢哪?准備後事需要很多的錢!"直到現在張彩鳳口口聲聲嘴里說的全都是錢,仿佛剛剛死去的不是她的丈夫一樣.

我冷漠的回頭看了她一眼:"卡里不是有兩萬塊嗎?難道還不夠?"

"曉曉,那兩萬塊剛好夠重症監護室的費用,全部繳費了!"張彩鳳拿出我的卡掰開我的手放在我手心里.

"哼!"看著手中的卡我輕聲哼了一句,然後抬頭冷漠的看了看她:"動作還真夠快的啊!"說完轉身向門口走去.

"宋曉,你是家里的老大,你爸去世料理後事是你的責任,你不能不聞不問!"張彩鳳在我身後狂躁的吼叫著.

我氣的不行,冷漠的轉了身,大踏步的向她走了過去,她比我矮上一塊兒,所以我有一種居高臨下的感覺,怒視著她:"好你說,料理後事需要多少錢?"

"最少二萬!"張彩鳳將手舉起做了一個二的手指.

我咬緊牙,看著眼前的她,心想著可真夠二的:"張彩鳳,我告訴你,這是最後一次我給你錢,不是為了你,而是為了我爸,料理完後事,你我橋歸橋路歸路再無半點瓜葛!"

我說的有點重,但是對于這樣一個愛財如命的後媽,今生再無聯系的必要,說完我急匆匆的脫離了這間令我窒息的病房.

走在走廊中,心里莫名的哀傷,腦中閃現一個人陸傑豪,我等不到晚上,現在就要打電話給他,死人等不了,需要錢才能讓他走好.

摸出手機,才發現手機中並沒有存他的號碼,忽然想起他曾給過我一張私人名片,從包里拿出來,對著上面的號碼撥了過去,很快的手機那邊傳來他的聲音:"曉曉,你找我!"

"是!"不知道為什麼,聽到他的聲音,我突然想哭出來.

"有事嗎?"他的聲音沉穩且好聽.

"我想借----!"話沒有說完,就在走廊的盡頭看見了陸傑豪的身影.

一種溫暖的感覺湧了上來,放下電話向他的方向奔去,還差幾步的時候,一個女人的身影先我一步從他身後將他抱住.

這個女人我認得,她就是陸傑豪的初戀情人郭娜.

看到她的一刻,感覺時間仿佛停滯了,雙腳僵在原地無法動彈,就連眼淚也懸在眼眶里沒有滴落的意思.

"傑豪,這個女人是?"郭娜的聲音很柔美,是那種男人聽了無法抗拒的聲音.

"哦,一個朋友!"陸傑豪將我的妻子身份做了隱藏,單單說了朋友這兩個字.

聽他如此說,我便清楚郭娜在他心中的分量,僵持了一下,剛想要開口緩和一下尷尬,就聽見病房內傳來嬰兒的哭鬧聲.

郭娜拍了一下傑豪:"兒子醒了,快去看看!"

陸傑豪看都沒看我一眼,就隨郭娜向病房內走去.

多麼溫馨的一幕,多麼溫暖的一家三口人,我伸出手指使勁摳了摳手掌上的肉,挺疼的!挪動開腳步向走廊盡頭的電梯口外跑去.

直到站在電梯中,我的心才平靜了許多,如今的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剛剛經曆了一場挫敗的婚姻,雖然現在仍舊處在婚姻之中,但是明明說的很清楚,我們只是假結婚而已,何必太過在意.

已經欠下陸傑豪很多的錢,剛剛父親去世,看樣子我不該開口向他借錢的,所以整理一下衣襟,看了看手表,是時候該去夜店上班了,希望今晚可以遇到一個有錢人,多賣兩瓶頭號香檳,只有這樣,別無他法.

站在夜總會的大廳里,帶上五顏六色的頭套,塗上鮮紅的口紅,鎖定一個胖胖的男人,拿著酒水單,大步流星的奔過去:"先生,您好!看一下我們店里的頭號香檳酒味道很好哦!"

胖男人一把將我擁在他的懷里,一下子沒有站穩我便坐在了他的大腿上,近在咫尺的看著他,忽然有種想吐的感覺湧了上來.

胖男人擁著我,拿過我手中的酒水單,色眯眯的摸了一下我的大腿:"小美女,這麼貴的香檳點下去有沒有特殊服務啊!"

"有啊!"我使勁掙紮著,試圖掙脫他的懷抱,可是沒想到,他將我摟得更緊了些.

"怎麼服務啊!?"胖男人用眼睛上下打量著我,然後將手落在我的大腿處,向里面摸去.

我伸手按住他的手,還不敢惹怒他,笑嘻嘻的說:"先生,這樣子嘛!"

"小美女,那你希望哥哥怎麼樣啊!"胖男人越說越來了興致,伸出舌頭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先生,我去拿香檳,然後帶領蝴蝶美女們一起給您送過來!"伸出手使勁的推著離我越來越近的胖男人.

可是他卻將嘴撅起就快要碰我的臉上:"小美女,哥哥不喜歡那麼多妹妹,就喜歡你,讓我親一下下好吧!"

這樣近的距離,感覺他嘴里傳來的臭氣,惡心的感覺一股一股的湧來,別說讓他親我,就是多看他一眼都惡心的不行.

使盡了渾身的力氣,才將他從我身上推開,可是他卻更加用力一下子將我抱的更緊,直到這樣一刻,我才知道錢真的很難賺,心底升起了一股正義了力量,就算去賣血也不要留在這里賣身賣尊嚴.

伸出腳下的高跟鞋,對准他肥碩的大腳狠狠的踩下去,聽到他鼾聲的叫罵聲,緊接著一個悅耳的耳光重重的打在我的臉上:"出來賣還裝什麼清高!"

"你說誰是賣的!"我踩著高跟鞋,指著他的鼻子怒聲吼著.

他聽我這樣一說,拔地而起,一把將我五彩的頭發拽了下來,重重的踩在腳底下,吐了一口吐沫罵了一句:"臭婊子還想立牌坊!"說著走到我的跟前,用手指指著自己肥大的皮鞋,今天你蹲下來把我的鞋給我擦乾淨,不然今天這事別想完.

我雙手攥著拳頭,掐的手指關節嘎巴嘎巴的響,准備破釜沉舟和他打一架,四目相望火花一片.

我在心底默默的醞釀著,看著他輕蔑的眼神,再也忍不住了,高高舉起拳頭,剛要落下來,就被一個人阻止了:"花蝴蝶,怎麼跟客人說話,看我扣不扣你工資!"

這個聲音這樣熟悉,轉過頭看見了董文,眼淚在眼眶里含著,她和我使了一個眼神,我匆匆離去.

胖男人看我這樣走了,當然不依不饒的怒罵著,董文好言相勸的聲音飄進我的耳朵:"哥,你別生氣,她一個新來的外地妹,不懂規矩,您看著這樣好不好,我叫我們店里最漂亮的姑娘給您送一遝啤酒和一個果盤過來好不好!"

接下來那個胖男人怎樣回答的,我根本無心理會,走出夜總會的大廳,坐在門口的石階上,看著車水馬龍的大街,抬頭仰望星空,卻發現世界如此大,竟沒有一塊屬于我的樂土.

董文坐在我的邊上點了一只煙給我,這是我平生第一次抽煙,沒啥感覺就是辣辣的,轉過頭去看著吸煙嫻熟的董文,笑了笑,吐了一口煙:"蝴蝶姐,怎麼這麼拼啊!?"

"不拼能行嗎?沒了老公,沒了孩子,又沒了房子,房價這麼高,我一個老女人怎麼活啊!"董文大口大口的吸著煙,看似平靜卻那麼波瀾的說著.

"你說什麼?你今天真的把孩子做了?"我蹲在地上轉過身傻傻的望著她.

她沒有開口說話,就只是一直抽著煙和我點著頭.

"你干嘛不休息好了再出來,這樣你的身體怎麼承受的住!"聽上去,我的聲音比她要激動的多.

"我和張超和平離婚,我把房子給他了!所以我一無所有我得活啊!"董文傻傻的笑著.

"什麼?雖說結婚時房子的首付是他們家付的,可是這些年的月供一直是你來還的,他離職這麼多年,不都是你在養他嗎?要知道那房子現如今值三百多萬哪?"我無法理解董文的做法,明明張超有錯在先.

"我愛他,就算他不再愛我了,我也希望他不要恨我!"董文平靜的說著,就好像說的不是自己一樣.

她的這份愛果然偉大,我收回自己的腿再一次坐在了石階上.

"你哪?不是有人養為什麼又出來賣酒?"她側目看著我.

"文文我爸今天去世了,不怕你笑話我連出殯的錢都沒有!"大口的吸著煙,感歎著自己可悲的人生.

"所以我們是苦命人!"董文說完將手中的煙扔掉站起來狠狠的踩滅掉.

伸出一只手來給我:"走,蝴蝶姐帶你賺錢去!"

多麼溫暖的一句話,女人靠自己活著才是最有尊嚴的,剛剛跨進大門一步,我的肩膀就被一個人抓住,然後一個聲音傳進來:"宋曉,我找你好久了?"

上篇:第二十六章 情敵醫院氣我爸     下篇:第二十八章 原來你是小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