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幸有良人,陪我終老 第二十八章 原來你是小三  
   
第二十八章 原來你是小三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十八章原來你是小三

聞言轉身果然看見陸傑豪的西裝筆挺的將我攔腰截住.

"放手!"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自從他在郭娜面前介紹我是他的朋友之後,就再不想多看上他一眼,所以在看到他的時候,我竟即刻想要離開他,用力將我的手臂從他的手中甩出來,冷漠的說著那樣的二個字.

"曉曉,跟我回家!"陸傑豪將我抽離出來的手再一次抓住.

而我真想馬上逃離他:"陸先生請你放手,我需要工作!"

"曉曉,剛剛對不起,因為郭娜的兒子剛剛才脫離危險,不能接受過多的刺激!"真是可笑,他居然可以開口和我解釋.

"你說的沒錯,我們的確只是普通朋友!"我恐怕是語無倫次一時間將普通兩個字說的特別重.

"媳婦兒,你這是在吃錯嗎?"陸傑豪幾乎快笑出聲來,滿眼笑意的含情脈脈的盯著我.

"真是笑話,我會吃你的醋!"干脆瞪了他一眼向夜總會走去.

走進大廳,接過藍蝴蝶手中彩色發套帶在頭上,迅速的進入工作狀態.

陸傑豪跟我走進來,依舊坐在從前的一號桌前,跟我的身影將視線移動著,直到和他共處在一個空間中,我才發現我可以很安然的進入一種歸屬的狀態.

輕輕的搖了搖頭,暗自嘲笑自己一番,宋曉啊!你要記得你是個離過婚的女人,一個不能生孩子的離過婚的女人,誰會真心待你,更何況他是鑽石級的人物.

一個客人向我招手,我拿著酒水單走過去,男人的眼神一直在我身上游走,絲毫沒有關注酒水的意思,我有些受不住,欠下身子堆出一個笑容給這個男客人:"對不起先生,請問您需要哪種酒?"

彎下身子,低胸衣露出了半個胸,男人直勾勾的盯著我胸脯看了又看,我的臉隨著他的眼神開始微紅起來,伸出手向上扯著自己的衣領的同時將腰板挺得直直的.

男人伸出一個手,招呼我坐在他的邊上,瞟了瞟沙發上他跳動的手,將視線轉移到他色眯眯的眼神上,心髒狂亂的躁動著.

這一單我不想做了,轉了個身想要離開,卻被這個色男抓住了手.

使勁甩了一下沒有甩開,卻被男人擁入懷中,伸出手臂開始用力的推著他,可是男人卻將我抱的更緊,就在男人撅著嘴向我親來的時候,一個身影飛一樣的沖了過來,一把將我從他的懷中奪了回來.

男人看著站在我身旁的陸傑豪,輕飄飄的開口:"兄弟,都是出來玩的,那麼多姑娘,為什麼和我搶?"

"兄弟這個真不一樣!"陸傑豪將我塞到他的身後.

"就因為她頭發是花的?"男人坐在沙發上,抬起頭藐視著陸傑豪.

"因為他是我媳婦兒!"陸傑豪的聲音變得高亢而有力道.

男人聽到媳婦兒這個詞,發出爽朗的笑聲,隨之站了起來,將拳頭重重的垂下陸傑豪的胸前:"兄弟,你真孫子,讓女人出來干這個,吃軟飯的!"

陸傑豪聽他這樣說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就只是低著頭暗自笑著,我以為他和那個男人之間就此了了,可是他突然反手將那個男人按到在地:"兄弟,有所不知,我就好這一口!"

男人被他弄的喊著疼,任由陸傑豪將我帶走.

這些天發生太多的事情,躺在床上的我一點困意沒有,傻愣愣的仰望著天花板發呆,突然陸傑豪穿著睡袍闖了進來,看到他我的心髒狂亂的跳動著,抓起身上的被子向上拽著.

"干什麼,當我是洪水猛獸嗎?"他向我走進,坐在床上,伸手撫摸著我的額頭.

"你不是說,我們……一人……一個房間嗎?"我結結巴巴的說著.

"傻姑娘!"他目不轉睛看著我.

不知怎麼忽然間,我的眉宇間有一股熱流湧了上來,一下子打濕了眼眶,窩在他的手掌中偷偷的哭了起來.

他見我哭,伸手將我的頭抬起來,攬我入他的懷中,整張臉貼在他的胸膛上,感受著來自他的溫度,悲傷的無法釋懷,哭的更加激烈.

他伸手拍著我的頭:"傻姑娘,以後再也不會讓你失望了!"

我沒有抬頭去看他,更沒有接他的話題繼續講下去,就只是埋著頭不停的哭著.

陸傑豪也許受不住我這樣無休止的哭下去,所以將我的輕輕的抬起,試圖擦干我眼前淚水,可是他發現他越擦我的淚水卻流的越多:"曉曉,能告訴我你怎麼了嗎?"

我試著讓自己安靜下來,可是卻發現怎麼都控制不住,片刻之後,才抬頭看著他抽涕著:"這個世界上我唯一的親人爸爸今天過世了!"

"曉曉,為什麼不早告訴我!"他表現的比我想的要激動,將我從他的懷中推開特別鄭重的問.

我坐在他的對面看著他的眼睛,無言以對.

"什麼時候的事情?"他將整張俊臉伸到我的面前關切的問著.

我看著他,哭成淚人一個:"今天在醫院里!"

"曉曉,在醫院你找我就是要說這個嗎?"他看著我的眼睛,我和他輕輕的點著頭.

一個力道很大的擁抱將我死死的抱緊,我在他懷里抽涕著,他伸手輕輕拍著我的肩膀:"曉曉,對不起!"

"其實我找你是想向你借點錢的!"傻傻的說.

"曉曉,我說過我們是夫妻,我的收入有你一半!和我談什麼借字!"他說這些話時語氣有些重.

"陸傑豪不得不承認你的確是一個會說情話的人"我擁在他的懷里,閉著眼睛默默的說著.

"那麼曉曉,現在需要我做什麼?"他雙手將我緊緊我抱住,開口問著.

"錢,我身無分文,料理我爸的後事需要錢!"我依舊緊閉雙眼破釜沉舟一說.

"曉曉,你等我一下!"他突然將我從他的懷里推開,站起身來走出我的臥室.

我傻傻的坐在床上看著他離去的背影,高挑的身子健碩的體魄,的確會令很多女孩銷魂,我這樣一個離過婚的女人,已然和他合法登記結婚還有什麼可以奢望的哪!

片刻之後,他笑盈盈的走到我的身旁坐下,再一次擁我入懷,握著我的手,放入了一張黑色的卡片:"曉曉,這個是我的子卡,沒有密碼,沒有額度,你可以隨意支配!從此你不在孤單,我是你的愛人更是你的親人!"

握有帶有他溫度的卡片,聽著他說的情話,我的心中升起一絲暖意,不知道說什麼,就只是含情的望著他.

他垂頭在我的額頭上吻了一下:"睡吧,傻姑娘!"

我聽話的躺在床上,將他給我的卡片放在枕頭下面.

他沒有離去的意思,掀開被子也躺了下來,我們就這樣近距離的躺在一張床上一個被窩里面,面對面對望著:"媳婦兒,今晚我睡這里可以嗎?"

"嗯!"我哼了這樣一個字,心里想著,陸傑豪你躺都躺了,還問我可以嗎?是不是有點多此一舉了哪!

他得到我的同意之後,伸出手臂將我的頭枕在他的臂彎中,另外一只手,搭在我的身上,這樣近的距離,讓我強烈的感受到來自他的溫度和荷爾蒙的微妙變化,緊接著是他身體下方的慢慢凸起.

我本以為我們會順理成章的做了夫妻之間該做的事情,然而他就只是抱著我睡了一個晚上.

??????

第二日,陸傑豪陪我去了放有我爸爸的遺體的醫院,辦理了一些手續,就等著第二天的火化.

在醫院的走廊中,我再一次見到了郭娜,郭娜看見我們成雙成對的時,露出了驚訝的目光,不由得向我們微笑著走來.

見郭娜時,陸傑豪的手臂很自然的搭在我的肩上,郭娜走來時,我本以為他會將手挪開,然而他沒有.

"傑豪,這位是?"真的佩服郭娜,昨日同樣在這家醫院陸傑豪不是已經介紹過我的朋友身份了嗎?為什麼,今日見面她又來問這個問題.

"郭娜,這位是宋曉,我的新婚妻子!"陸傑豪很正式的和她的初戀女友介紹著我的真實身份.

我的確很感動,除了感動之外,我反而變得很平靜,我們之間這種假夫妻的身份,沒有必要來刺激他曾深愛的女人的.

"傑豪,你什麼時候結婚的?"郭娜有點懷疑的問著.

"一個星期前,剛剛領了結婚證!"陸傑豪仍舊將我緊緊的擁著.

聽到這樣一個消息,郭娜突然腿一軟,躺在醫院的走廊上.

我慌忙的蹲下來,扶起她的頭喊著:"醫生,醫生!"

"曉曉,不用叫醫生,郭娜激動時就會昏厥!"陸傑豪說話間已經將郭娜攔腰抱起,送進病房,將她平放在床上.

病床邊上的嬰兒床里,他的兒子睡得沉沉的,絲毫沒有察覺她媽媽的任何變化.

我站在嬰兒床邊,看著這個可愛的孩子,盡量壓低聲音問:"他怎麼了?"

"先天性心髒病!"陸傑豪的聲音不大,但是恰到好處讓我聽到.

我的心為之一顫,不由得感歎命運的捉弄,,如果郭娜可以耐得住寂寞,等一等傑豪,或許他們會很幸福,如今看來,已然錯過了他們的愛情.

"宋曉,原來你真是小三啊!"一個聲音高挑明亮的響了起來.

上篇:第二十七章 殺父之仇 奪夫之恨     下篇:第二十九章 姐妹相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