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幸有良人,陪我終老 第六十三章 病房求婚  
   
第六十三章 病房求婚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六十三章病房求婚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渾身酸痛的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微微的睜開眼睛,整個病房里面就一個人,空蕩蕩的心生陣陣哀傷,張開嘴想要喊陸傑豪的名字,可是我卻發現怎樣都叫不聲來,動了一下身子,發現手上掛著吊水.

直到此刻,我終于能夠讓沉重的心情放輕松一下,因為我知道我獲得的自由,陸傑豪一定將我救了出來.

這個時候門外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聽到話里話外的內容,我敢斷定一定是醫護人員在訓斥病人家屬,而這個家屬又一定是個很糙的男人:"你是怎麼做丈夫的,妻子已經懷孕兩個月你都不知道!"

護士,聲音不大,但是特別嚴厲,帶著呵護女性的諷刺,她對面的男人沒有聲音,我猜想一定是默默的點頭承認著錯誤.

我躺在病床上,閉上眼睛,不知道為什麼,我特別享受此刻,多想門外的男人是我的男人,可是我命中注定不會有一個孩子,多麼可笑的事情,人越是想要某種東西,就越是得不到.

一個生命總是能給另外一個生命信心,就想我一樣,剛剛還明明渾身酸痛,可是在聽到那個護士說門外的丈夫不知道照顧懷孕的妻子時,我的心情瞬間好了起來,躺在床上微微笑著,享受著此刻偷來的幸福,笑的甜蜜.

笑過想過之後,渾身的疼痛感再次襲來,口渴的難受,這個時候陸傑豪悄悄的推門進來,看見我醒了,慌忙的走過來,將我從病床上扶了起來:"曉曉,千萬不要亂動,有什麼事叫我就好!"

我坐在病床上,心中暗自揣測這個男人為什麼今天對我格外細致,可能是我病了吧,我弱弱的盯著他,緩緩的開口說:"我沒事,就是有點口渴!"

"口渴,曉曉,你等等我!"陸傑豪說著拿上保溫杯跑了出去.

我伸手指著一瓶礦泉水發呆,如今的我連下床去取礦泉水的力氣都沒有了,明明是有現成的水,為什麼還要出去接,這個陸傑豪細心起來,真是讓我無法想象.

兩分鍾之後,陸傑豪拿著裝滿水的保溫杯走了進來,杯口處向上冒著熱氣,我忍不住笑出聲來.

"曉曉,什麼事那麼好笑!"陸傑豪坐到我的床邊,拿起杯子,真的想讓我喝這麼熱的白開水.

我向後靠了靠,收住笑容,輕輕的咳了一下,看著他眨了眨眼睛:"陸傑豪,這麼熱,你讓我怎麼喝!"

他聽我說完話,竟然也跟著哈哈大笑起來,然後折回去,倒出半杯白開水,倒入半杯礦泉水來,我真是特別渴,所以接過水杯大口大口的喝起來,一只大大的保溫杯,被我一下就喝光了.

"慢點喝,慢點喝!"我邊喝,陸傑豪邊在一旁叮囑著我.

我將喝光的保溫杯遞給他:"太渴了!"

"曉曉,喝過水之後,想一想一會兒要吃點什麼?"陸傑豪坐在我的床邊,伸手摸著我的頭發.

我搖著頭,一點胃口都沒有.

"再不想吃也得吃,因為從現在開始,你吃飯不是給你一個人吃的,還有我們的孩子!"他瞪著柔情似水的眼睛,含情脈脈的看著我說.

我聽了之後,咳嗽了半天,然後硬挺著滿身的疼痛,伸出手去摸了摸陸傑豪的頭:"陸總,你該不會是發燒了吧?"

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處,一股暖流向我湧來,這種感覺或許就是人們常說的出點般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以前我自覺深愛過莫海濤可是卻從未有過這種感覺,如今面對這樣一個男人卻屢屢傳來這種感受.

"曉曉,剛剛護士那麼嚴厲的批評我,難道你沒聽到嗎?"陸傑豪的聲音不大,但是很有力道,眼睛一動不動的盯著我,我渾身都覺得不夠自在,完全顛覆了我所有的世界觀的感覺.

"怎麼可能,一定是護士小姐弄錯了,我一個沒有卵子的人,怎麼可能懷孕?"我將頭轉向窗外不敢他的眼睛,生怕那里寫滿了失望正好碰到我心中蘊藏多年的無盡絕望.

他突然將我的手握的緊緊,靠近了他溫暖的胸膛:"曉曉,這里是本市最好的醫院,怎麼可能出現任何披露,更何況這麼大錯誤,你的確是懷孕了,而且二個月了!"

我轉過頭來,很嚴肅的看著他:"陸傑豪,我檢查過不止一次,我真的是一個不能生育的人!我沒有卵子,你懂嗎?"我將這個原則性的問題再次著重的強調,真想一瓢冷水澆醒他.

"宋曉,我不管,你在哪里做的檢查?和誰一起來檢查的!但是這一次你的確懷孕了?"他的懷抱總是那麼溫暖,我躺進去有了一種強烈歸屬感,我不再和他爭執,就算是假的,騙騙我也好高興.

想著孩子,我再也控制不住內心的激動,眼淚大顆大顆滾滾而落,無盡的委屈仿佛都在這個時候釋放出來一樣,瞬間達到頂點,泣不成聲.

陸傑豪一只手緊緊的擁著我,另外一只手輕輕撫摸著我的頭發:"曉曉,從此這個世界上,你不在孤獨,有我和我們的孩子,我們是一個完完整整的家庭,誰都無法將我們分開!"

他越說我越哭,他總是這樣會講情話討我開心.

------

片刻之後,我推開他溫暖的懷抱:"陸傑豪,你真的拿了二百萬換我回來?"我在心中暗自嘲笑自己,在撿了一條命回來之後,竟然第一就想到了錢.

"怎麼不值嗎?"他笑起來很好看,露出迷人的小虎牙,這樣的笑容讓我深邃,我相信有很多女人都曾被他這樣的笑容迷倒.

"就是覺得不值得!"我抬頭看著他驚愕的表情:"哦,不是我不值就是覺得綁架我的那兩個人不值,我本來是可以逃走的!"我的聲音很小,越說越沒了力氣,生怕他說我是一個要錢不要命的人.

"錢,我的確是放在那個簡易棚的門口了,不過後來警察帶走了那兩個人,錢被我帶回來了,在那邊!"他伸手指著床腳處的一個袋子.

"天哪!陸傑豪,那可是兩百萬現金,你怎麼可以明目張膽的放在那里!快去存銀行啊!"我推著他,想讓他現在就把錢存起來.

"曉曉,你不這樣大吵大叫沒人知道,哪里有二百萬現金,如果你再大一點聲,別說整個走廊的人,就連全醫院的人恐怕都聽到了!"陸傑豪依舊含情的眼神,柔情的聲音,讓我心底一蕩一蕩的激動.

"哦,對,對,那里沒有二百萬現金,就是一個破袋子而已!"我擦掉眼角的淚,聲音微小的說著.

"宋曉,你這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做法嗎?"他伸出手來輕輕的勾了一下我的鼻尖,目光中充滿了愛憐.

我掩面笑著.

"曉曉,快點好起來,這個錢都存你卡里!"他說這話的樣子特別認真,我看著直想笑.

"這麼多錢,存我卡里?"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曉曉,我說過,我的收入一半是你的!難道你不記得了嗎?"他抓住我的手,態度十分肯定的認真的樣子.

"對,你的確說過,但是陸傑豪,你不要忘記,夫妻關系存續期間,你的收入的確有我的一半,但是當你執意和我離婚,我們之間現在完全是陌路,不對,應該是上下屬之間的關系!"我抽回我的手,完全一副醋意濃的語氣和表情,連我自己都搞不明白為什麼會生出這麼大的醋意來.

他站起來,彎下腰在我的額頭上深深的一吻:"曉曉,這二百萬算是聘禮,我要重新娶你過門!"

我伸出手輕輕推了他一把:"陸傑豪,誰要嫁給你!"嘴上這樣說,可是我卻清楚的知道,心底樂開了花.

"好啊!到時候寶寶出生就做一個黑戶也不錯哦!"他依舊笑容滿面的說著話氣著我.

"我無所謂啊!"我扭過頭,不願意多看他一眼,因為我生氣了,特別特別的生氣,心中暗自罵著,這難道是向人求婚的說辭嗎?索性真的就不想嫁了,做一個自由人更好.

他湊過臉,在我臉上輕輕的深吻了一下,然後將嘴在我臉上游走最後落在耳旁,聲音輕輕,一股股的熱浪在我耳尖處襲來:"曉曉我要重新追求你!"

我滿目羞紅含情的望著他,四目相望,眼神閃爍的無盡的火花,心髒開始不安分的跳動起來.

他輕輕的歎息,眼神中寫滿了愛戀:"曉曉,我愛你!"

我剛剛回他一句,但是此刻我的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陸傑豪將我的手機拿起來看了看:"曉曉,是公安局打過來的!"

"接吧!"我的聲音充滿了無盡的溫柔,連我自己聽著都覺得可笑,原來宋曉竟然有這樣柔情的一面.

他滑動了屏幕接了起來:"喂!"目光一直在我的身上游走.

"請問是宋曉的手機嗎?"警察十分客氣的問著.

"是的!"

"關于,綁架的事情,犯罪嫌疑人一定要見一見本案的受害人宋曉,否則他不配合正面回答問題!"警察的態度顯然也十分為難.

我手機聽筒的聲音很大,電話那端警察的聲音我聽的一清二楚,陸傑豪沒在說話,將目光落在我的身上,等待著我的答複.

親愛的讀者們,六一節快樂!

上篇:第六十二章 我居然被綁架     下篇:第六十四章 三封情書之第一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