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幸有良人,陪我終老 第六十四章 三封情書之第一封  
   
第六十四章 三封情書之第一封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六十四章三封情書之第一封

和我猜想的一般無二,綁架我的那兩個人在落網之後,很快的就供出他們的幕後主使張冰洋,而作為負罪嫌疑人的張冰洋要求必須見我一面否則拒絕回答任何問題.

張冰洋主使人綁架我的原因不必多想,一定是因為他的那兩個孩子,一個是先天性白血病,一個是先天性心髒病,這兩種病一旦得上都是貴族病,需要大把大把的錢仍在里面.

可是,令我萬萬沒有想到的竟然是,他綁架我還有另外一層意思.

待我身體恢複一些之後,陸傑豪帶我去了公安局,見到張冰洋之後,他要求全體警員包括陸傑豪必須全部退出.

因為他帶著手銬,所以陸傑豪才放心讓我一個人單獨面對他,其實我並不害怕他,如果他想傷害我,恐怕等不到這個時候.

"宋曉,終于有個機會能和你這麼近距離的單獨面談!"幾日不見,張冰洋分外憔悴,消瘦不少,胡子爬滿面頰,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老了許多.

看來男人女人都需要打理自己,不然誰都不會青春永駐.

我沒有開口回他,更沒有對他投去一個簡單的微笑,就只是默默的坐在他的對面,靜靜的聽著他講話.

記憶隨著他的話語帶入到從前,那段青澀懵懂的初中歲月里,那時候的我還梳著兩條馬尾辮,課間休息時就會和幾個女同學在操場上跳皮筋,踢毽子,當然那時候的我的的確長得很清秀,所以被大家譽為校花,而我全然不知,當時的心里就是一心一意的學習一心一意的玩,爭做三好學生,保送最好的高中.

身材高挑,苗條的我,站在兩個女生抻開的皮筋中間,一個側手翻之間躍入皮筋最中央,一瞬間成為操場中的焦點人物,大家幾乎同時放下手邊玩耍的東西,跑過來停住腳步,都來看我跳皮筋,我不得不承認我皮筋跳的的確很好.

我不記得那天發生的一切,而張冰洋卻記得一清二楚,那天的我,穿著一件水粉色的短袖襯衫,襯衫上別著一朵鵝黃色的蝴蝶結,下身穿著一條淡藍色的排骨裙,黑色的漆皮鞋,白色飛邊的公主襪.

張冰洋形容的十分真切,想在想來,還真是五顏六色,年少輕狂,現在的我,無論如何都不敢這樣穿了.

我微笑著跳躍著,兩條馬尾辮隨風飄揚,大家都隨著我的動作而目光轉動著,突然一下子,我摔倒在地上,這時候向我撲過來的同學很多,其實大多數都是男生,這其中也包括張冰洋,他說,那時候他手中正攥著一封寫給我的情書.

誰都沒有他的力氣大,一把將我抱在懷里,向醫務室沖了進去.

校醫給我做了簡單的處理,塗了一些藥水,做了簡單包紮.

張冰洋像是自己受傷一樣,再三追問起醫生:"校醫老師,宋曉的小腿會不會結疤啊?"

"不會的,傷口只在表面,並沒有傷到真皮,不會結疤的!"校醫一邊做著筆錄一邊把弄著眼睛回答著張冰洋的問題.

他低頭嘀咕著:"不會最好,不會最好!要是落疤就不好看了!"

"這位同學,你是宋曉的親屬嗎?"校醫突然開口問了這樣一句話.

張冰洋傻乎乎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校醫然後搖著頭.

"才剛剛讀初二,大家一定要把精力用在學習上,我不希望在咱們學校看到早戀的現象!"校醫特別嚴肅認真的說出此番話.

張冰洋還沒有做出任何反應,我就從病床上跳了起來,連忙和校醫道謝:"謝謝校醫老師,我回班上課了!"說著,我顧不得腿疼,瘋了一樣的跑出了醫務室.

張冰洋在我身後瘋狂的追著,就快我要追上我的時候,我突然停住腳步,回頭凶巴巴的看著他惡狠狠的說:"你走,你走!不要跟著我,我討厭你!我討厭不好好學習的壞學生!"

"宋曉,你的腿才剛剛包紮上,不要這麼劇烈的跑,對傷口不好,萬一落下疤就不漂亮了!"張冰洋結結巴巴的說著.

"不用你管,有疤沒疤都是我一個人的事,與你無關!"我的聲音很大,或許是特別著急擺脫這個跟屁蟲,所以語氣也很重.

和他喊完,轉身向教室跑去.

可是還沒等跑進教學樓,我就一不小心,再一次摔倒,強烈的疼痛感向我襲來.

張冰洋害怕極了,跑過來想要扶起我.

我卻一把甩開了他伸過來的手,然後大聲的和他吼叫著:"滾!"

他停止想要扶我的動作,整個人定格在空氣中.

絲絲拉拉的疼痛感,向我襲來,剛剛校醫才給我包紮好的紗布摔掉了,止住血的傷口,再一次摔破,比上一次傷口要深許多.

張冰洋焦急的試探著向我這邊彎下腰來,我就大聲的叫嚷著:"不用你管!"

說完我站起來,忍著痛,轉過身,向教學樓里面走去.

"宋曉,如果你不及時去醫務室處理傷口那樣會留下疤痕的!"張冰洋在我身後大聲的說著.

"不用你管!"我的聲音很大,冷漠至極,甚至都沒有回頭看上他一眼隨口而出這句巨人千里之外的話.

"有了疤痕就不漂亮了!"他不願意離開,還在糾結我的傷口到底會不會留疤這個問題上.

"與你無關!"我的聲音一聲高過一聲,冷漠透頂.我當然不願意讓校醫,或者任何人在我背後議論我是一個早戀的人,這怎麼可能,因為我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怎麼可能和他這樣的男人扯上半點關系,更不可能和他傳出緋聞來,我立志做一個好學生,一個三好學生,我一定要被保送重點高中的,我不能毀在他的手中.

于是,我快速的大踏步的走進了教學樓,任他在我身後怎樣喊,我都不願意理他,甚至是回頭看上他一眼.

下課之後,我一個靜靜的向洗手間走去,他經過我的身旁時,小聲的問了一句:"宋曉,腿還疼嗎?"

"滾,不用你管!"我垂著頭,完全一副不願理他的模樣,希望他早點走開的我身旁,于是我垂著頭對他低吼著.

他停住腳步,不再說半點詢問的話,就一直默默的看著我,我走進洗手間,直到出來他仍然原地不動的看著我,然後在與我擦肩而過的瞬間,塞了一封信給我.

我拿起來隨便瞟了一眼,只知道那是一封信,有很好的信紙,這個信紙我在學校的文具店里見過,是最貴的那一種,一個信封就要二十塊錢,我雖然很喜歡這個信封,但是卻是我討厭的男生送的,于是我看都不願意多看一眼,舉起信封狠狠的仍在地上,不肯罷休,抬起腳來,使勁的踩了又踩,直到信封上滿是肮髒,我才肯收回我的腳,看都不看上一眼站在我身旁一直沒有講話的張冰洋,轉身向教室走去.

他說那時候他的心都快被我踩碎,站在原地默默的哭泣著,他發誓一定好好學習,讓我注意到他,讓我喜歡上他.

放學以後,我一個人背著書包走在馬路邊上,他低著頭,默默的跟在我後面,在我感覺到有人跟著我的時候我害怕極了,可是走著走著卻發現跟著我人卻是他的時候,我心中的怒火再一次熊熊燃了起來.

我一直走,他一直跟,于是我突然回頭凶巴巴的對著他大吼:"你不要跟著我好嗎?"我甚至能夠感覺的到眼神中怒火,他真的討厭極了.

張冰洋停住腳步,眼淚含在眼圈里默默的打轉:"宋曉,這個是我給你買的藥水,傷口如果再不處理,一定會留疤的!"他的聲音不大,但是卻是顫抖著說的.

我沒有接他給我買的藥,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轉過身,繼續大踏步的氣喘籲籲快速走了起來.

他依舊不願放棄跟在我的身後.

我氣的不行,回頭凶巴巴的瞪著他.

他伸出手,想要將那瓶藥遞給我,我沒有接他遞給我藥,轉過身跑了起來,他同時也跟著我跑了起來.

我突然停住腳步,猛然轉過頭看著他,他依然伸出手來遞給我,他手中的藥瓶,這一次我接了過來,然後狠狠的摔在地上,踩了又踩:"我不知道你是誰,請你以後不要繼續跟著我了好嗎?"說完我轉身就跑了起來.

我猜想他這一次一定會放棄不再跟著我跑了,可是當我快跑到家門口的時候.

他依舊還在我的身後,我轉過身,怒視著他,他竟然還敢和我伸出手,遞給我早就踩的髒兮兮的那封信,我接過來,繼續特別狠的仍在地上,雙腳踩上去使勁的踩了又踩,然後看著他:"請你以後不要跟我,打擾我!"

這一次,我大踏步的走著,可是他仍舊在我身後跟著我,我轉過身十分無奈的問著:"你到底要干什麼?"

"我想要你看一看我給你寫的情書!我寫了幾個晚上的情書!"他將那封被我踩的髒兮兮的信封再一次遞給我.

我接過這封信,特別嫌棄的高高舉起,一點一點將信撕成碎片,攤在手中,一陣風吹過,將信的碎片,吹的四處飛揚,透過信的碎片,我似乎看見了他含淚的眼神,但與我無關,我只是希望他永遠不要再出現在我生活中,打擾我.

上篇:第六十三章 病房求婚     下篇:第六十五章 三封情書之第二第三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