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校花與野出租 4 當你看著深淵時,深淵也在看著你  
   
4 當你看著深淵時,深淵也在看著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4當你看著深淵時,深淵也在看著你我還注意到她短袖襯衣領口的扣子已經松開了,胸部漲鼓鼓的,像埋伏著兩枚炸彈.她的頭發隨意地紮在腦後,有一小部分沒有被收束住,而是從面頰兩邊披散下來,像是急于出牆的紅杏.

這個夜晚月光清亮,給她的身體鍍了一層凹凸有致的銀邊,同時給她的臉抹了層淺淺的陰影,使她看上去有些憂郁.盡管憂郁,她的身體語言卻又透露著躁動,她的腿在短裙底下叉得開開的,令我的心狂跳不已,必須承認,我一直不太懂得女人,許多經驗豐富的"壞男人"告訴過我,女人就是喜歡男人壞點,膽子一定要大!適當的時候耍點小流氓,反而能把女人輕松搞定.

但是,我過去長期卻一直以一種羞怯地方式與女人相處,在很多年前那個不冷的冬天,我18歲的時候,我遇到過自己的初戀,年輕人的愛意猶如山澗暴漲,洪水泛濫,又如遍野荒草肆意生長.好像從未有過這麼多話要對一個人講,但真正面對面時,卻又面紅耳赤,手足無措.我們笨拙地,毫無經驗技巧地開始了彼此的初戀,有許多次機會,我只要稍微強迫她一點,就可以進入她的身體,但是,我很珍惜她,看不得她說疼,看不得她恐懼和擔憂,于是,但我一直強忍著18歲火山般的欲望,不忍破壞她的純潔.

然而,我視若珍寶的姑娘,卻在旱冰場認識了一個混混,僅僅三天時間就讓那混混給操了,並主動跟我說了聲再見.我以為我會和她走入婚姻,但其實,結局和多數的初戀一樣,不是婚姻,而是分手.

回憶令我感到憤怒,我再次成了一只憤怒的小鳥.我眼睛盯住此刻身旁的醉酒女孩隨著呼吸微微起伏的胸部,暗罵自己一聲,"別再當膽小鬼了",鼓起勇氣,將手按到了她的兩只奶子上!

隔著薄薄的夏衫,和軟型的胸罩,我清晰地感受到她那兩只奶子的青春活力,如同兩座即將噴發的火山,讓我幾乎能感受到女孩身體深處的熔漿.

那一刻,本以為已經變得膽大的我,忽然還是怯場了,我怕那兩座火山會將我內心最後的那點善良純真焚燒得尸骨無存,我也怕第二天她告發我,讓自己真的變成強J犯.于是,我一咬牙沖出車門,靠在後車箱上,一邊透過後車玻璃看著她細長的後脖子,一邊猛打飛機.

隔著冰涼的玻璃,面對著一具昏睡的美女軀體,我先是狠狠盯著,但漸漸眯住眼睛,感受著那種如同漲潮的快意.終于,在我決堤的那一瞬間,我一邊快慰地顫栗,一邊睜開眼,忽然發現,不知何時她的脖子已經轉過來,臉貼著玻璃正對著我,那雙眼睛靜靜地睜開著,像兩個深淵.

當你看著深淵時,深淵也在看著你!

在這半夜里的寂靜樹林里,她的眼睛帶著一股冰冷的寒氣,令我悚然一驚.

我轉過身,不想和她對視.玻璃真的好冷,使我脊背一涼,于是我朝前走了兩步,離開汽車半米的距離,將自己收拾好.

這時我才發現,這片樹林非常陰森,盡管枝葉稀疏,月光可以大片大片地照下來,光線並不暗,可是,卻依然給人一種陰森感,我略感詫異地仔細打量四周,發現樹林中不遠處,有著一些稀疏的荒墳,看來,這里曾經是一塊墳地.

我並不怕墳地.我相信鬼只存在于那些做過虧心事的活人的心里.小時候,奶奶告訴過我,為人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我也許不是什麼高尚的人,喜歡意淫美女,喜歡打飛機,但是,我肯定是個善良的人,沒做過傷天害理的事,甚至也沒做過太虧心的事情,所以,我曆來是不怕走夜路的.包括此刻,在這貌似舊墳地的稀疏樹林里,我也並沒感到恐慌,相比之下,我甚至覺得那女孩剛才突然睜開的眼睛,更讓我畏懼一些.

我打開車前門,回到車里,沉默地從副駕駛座旁的找到一卷衛生紙,擦了擦手,重新打燃汽車,開出了這片樹林.不久,就到了影視學院大門邊.

女孩一直沉默無語,臨下車時,掏給我1張百元鈔票,而後略有點踉蹌地下了車.

我開回了租屋所在的院子,將車停好,已經凌晨四點了,我躺在床上,來風城之後第一次碾轉反側,很久都睡不著.我有些慶幸自己當時沒敢"吃這只醉雞",倒不僅僅因為後來發現她神志居然清醒,我有個直覺--那時我如果真的要進入她,她或許會裝醉默許.

那麼,我為什麼會慶幸沒做什麼呢?因為,我慶幸的是,沒有和這個眼神如此寒冷的女子發生任何糾葛.她的眼神里,有著一種異常的冷漠光芒,盡管那絲光芒一閃而過,通常不會被人注意到.

之後的那些天,我時常會想起那個女孩子.我的內心感受很複雜,既並不喜歡她,卻又隱約渴望再見到她.我依然每天在影視學院門口擺野出租車,希望她偶然會再來搭我的車,甚至僅僅希望在路上再看到她.可是,整整一周,我都沒再見到過她,以至于我偶爾以為那也夜晚只是幻覺.

我還時常反思自己那晚的再度怯場,究竟是為什麼我當時要從她奶子上挪開自己的手呢?其實那時,我除了怕自己徹底墮落,怕隔天萬一被告發為強J犯,還因為我在風城畢竟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我不希望惹任何麻煩.這個麻煩除了是被告發,還包括自己萬一愛上她.我怕我愛上這樣的女子.

如果我是風城本地人,在這里人脈寬廣,那我很可能什麼都不管了,畢竟,她的身體如同一個男人的天然陷阱,具有著令人墜落的強大引力.

但我卻不得不謹慎,因為在風城,我可謂人生地不熟,除了確實認識鎮派出所的大劉,來這里之前,真是一個人也不認識.

上篇:3 該不該暴殄天物     下篇:5 是世界欺騙了我,還是我的眼睛欺騙了我